您在這裡

敬跋易學四圖別錄後

Jack 在 2017, 十月 24 - 13:3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敬跋易學四同別錄後

嘉靖初,家君以御史言事謫揭陽主簿。歲丁亥,抱痾在告,少瘥,即就床第讀易。隨日力所至,以觀卦爻,惟據程朱二子傳義,以解析四聖之言。又據蔡虛齋蒙引以通二子之釋,時亦未敢有所異同。既而漸有疑焉,頗恠二子說經,支離牽強,牴牾者多。而虛齋疏義,頭緒紛紜,蔓延尤甚,似非潔淨精微之教,而四聖遺文,不相合一,豈不滋學者之惑哉。乃復反覆諦思二日,而窮一卦,以至全經,無不周徧,然後得其貫通之旨而為詩曰:

兩畫剛柔意若何,只須心上看中和。
自從四聖分門後,惹得人間異論多。

又曰:

開門日日見庖羲,不向牎前守舊知。
除卻伊川還有易,但無人肯撤皐皮。

庚寅之歲,家君移尹弋陽友人胡惟一純過訪,與之論易,因書此詩贈別。當時所見已如此矣。今既三十餘年,沉潛日久,所得益深,乃於去年夏始緝此書,蓋非一時臆見也。丑生於己丑冬,未知所始,而緝書之時,家君年既七十有五,以目力之弗強,命丑檢搜諸籍,得預聞焉,敢附數言於後,以記始末云。

嘉靖三十九年歲次庚申仲春晦日男丑百拜謹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