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郭璞洞林所載占驗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20:4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郭璞洞林所載占驗

  • 為中丞相楊州卦安危諸事
  • 占晉王將即祚
  • 因寇戎並作卜逃死之處
  • 因昌邑不靖占避難之處
  • 占仍叔寶患傷寒得牛而愈
  • 占桓茂倫嫂病飱兔即愈
  • 占景緒食兔愈病
  • 占弘恭言家有祥

為中丞相楊州卦安危諸事

(二爻變)

歲在甲子正月中,承相在揚州。

甲子惠帝永興元年也,中承相晉瑯邪恭王之子,名睿,後為元帝。睿初徙封會稽,尋還瑯邪,進為左丞相,鎮健康。時在揚州。

令余卦安危諸事,得咸之井。按卦:東北郡縣有武名地,當有銅鐸六枚。一枚有龍虎象,異祥。

兌為金,金有口舌來達號令者,銅鐸也。東北丑位,則金墓也。晉陵武進縣即武名地也。

又當犬與豬交者。

之卦井五爻在坎體為戌,犬也。二爻在巽體為亥,豬也。土勝水亥,與本卦午相連。午戌火局,則犬豬二物相交合為一體。

民當以水妖相警。

歲在水位而水爻復變成坎,當出大水之象。

西南郡縣有陽名者,井水當自沸。

卦變入井而六二納甲為丙午,是為井中陽升,井水上湧之象也。現有陽明者,謂歷陽也。以建康為主則武進在東北,歷陽在西南。

虎來入州城寺。

兌西方虎,卦艮山,又為門闕。虎出山而入門闕,正月建寅戌為天煞,乃刺史宅。虎屬寅,併臨寅月,此大人將興之兆也。

東方當有蠏鼠為災,必食稻稼。

井三四爻互離為蠏,有體眼相連之象。艮為鼠,又煞陰在子,子亦鼠,而歲子來刑卯,故知東方有災。

又當以鵝應翔為瑞。

井下體巽為鵝。

其年,晉陵郡武進縣民陳龍果於田中得銅鐸六枚。言六者,用坎數也。銅者,咸有兌象故也。口有龍虎文,又得者名龍益審。艮生金之用,武者乃主金言也。

兌為口舌為虎,二卦皆互乾為龍,此口有龍虎文之象也。人名龍亦龍象也。地名武者,亦金象也。

丹徒縣流民趙子康家有狗,與吳人豬相交,其年六月,天連雨,百姓相驚。妖言云:當有十丈水,翕然駭動,無幾自靜。又眾人傳言,延陵大陂中有龍生草蓐,復數里竟不知其信否?其明年丑歲九月中,吳興臨安縣民陳嘉得石瑞,此祥氣之應也。又明年寅歲六月十五己未日未時,歷陽縣中井水沸涌,經日乃止。陰陽相感,各以其類,亦是金水之應也。六月晦日,虎來州城浴井中,見覺便去。其秋冬,吳諸郡皆有蠏鼠為災,鼠為子,子水,蠏亦水物,皆金之子。晉主初登祚五日,有群鵝之應。此論一歲異事,略舉一卦之意。

占晉王將即祚

豫之睽 三爻變

攝提之歲,晉王將即祚,太歲在寅,為攝提格。

此戊寅年也。丞相睿已立為晉王,聞愍帝為劉聦所弒,是年三月即皇帝位,改元大興,是為元帝。

余自通占國家徵瑞之事,得豫之睽。按卦論之曰:會稽郡當出鍾,以告成功。王者功成作樂。會稽,晉王初所封國,又會稽山靈祥之所興也。出於民家井者,子爻併,故知此實王者受命之事也。上有銘勒,離為文章*,與天子爻併,故知晉王受命之事。準此應在民間井池中得之,鍾出於民家井中者,以象晉王出家而王也。金以水為子,子相扶而生,此即家之祥徵事也。

二卦皆互坎,此子爻併也。上震變離,震為太子,離為文章,是文章與太子爻併也。

編按:依胡一桂《周易啟蒙翼傳》,「離為文章」當作「坤為文章」,《說卦傳》「坤為文」。

繇辭所謂「先王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言王者祭天以告成功,亦安樂無事也。其後歲在執徐,

太歲在辰曰執徐,此當為戊辰也。

會稽郡剡縣陳青井中得一鍾,長七寸四分,口徑四寸半,器雖小,形製甚精,上有古文奇書十八字。時人莫之能識,蓋王者踐祚必有靈符,塞天下之心與神物契合,然後可受命。觀鐸啟號於晉陵,鍾造成於會稽,端不失類。皆出以方天人合際,不可不察也。

因寇戎並作卜逃死之處 此據本文言,卜即筮也

明夷 六爻不變

同人 一爻變

 五爻變

余鄉里曾遭危難,因之災厲,寇戎並作,百姓遑遑,靡知所投。於是普卜郡內縣道,可以逃死之處,皆遇明夷之象,乃喟然而嘆,潛命姻妮與共流遁,當由吳坂,遇賊卻回,之河北時,草賊劉石集群掠害,勢不可過。於是同行君子,未審所之,乃令吾決其去留。卦遇同人之革,其《林》曰:「朱雀西北,白虎東起。奸猾銜璧,敵人束手。占行得此,是謂无咎。」

離為朱雀,兌為白虎,言火能銷金之義。兌為口,乾為玉。玉在口中,故曰銜璧。

余初占未定,眾不從,卻退猗氏縣,而賊遂至。諸人遑窘,方計從此至河北有一間逕,名焦丘,極險難過,然勢危,不可得停,復自筮之,得隨之升,其《林》曰:「虎在山石,馬過其左。駮為功曹,猾為主者。垂耳而潛,不敢來下。爰升虛邑,遂釋魏野。」

兌虎,震馬,互艮山石。駮猾,二獸名,能伏虎,虎屬金,能伏之者火也。卦中無火象,此必以午年月日占火勝之氣也,則駮猾當為火象。兌虎去則不敢下犯震馬而隨其所潛矣。虛邑以升九三爻辭言,升之三於納甲為辛酉,即虎象,當為賊也。虛邑蓋指猗氏。釋謂舍而不攻。魏野即河北。

便以《林》義通示行人,說欲從此道之意,咸失色喪氣,無有贊者。乃更申命,契以禍機,約十餘家,即涉此逕。詣河北後,賊果攻猗氏,合城覆沒。

因昌邑不靖占避難之處

 六爻不變

既濟 六爻不變

 六爻不變

小過 二爻變

昌邑不靖,復南過潁,由脉頭口渡去三十里,所傳高賊屯駐,柵斷渡處以要流人,時數百家,車千乘,不敢前。令余占決,得泰。欣然語眾曰:群類避難,而得拔茅彙征之卦。且泰者,通也。吉。又何疑?吾為前驅,從者數十家,至賊界,賊已去。餘皆迴避樏津渡,為賊所劫。

至淮南安豐縣,諸人緬然懷悲,咸有歸志。令余卦決之,卜住安豐,得既濟。其《林》曰:「小狐迄濟,垂尾累衰。初雖偷安,終靡所依。案卦言之,秋吉春悲。」

垂尾累衰者,言垂渡而困。

卜詣壽春,得否,其《林》曰:「乾坤蔽塞道消散,虎刑挾鬼法凶亂。亂則何時時建寅,僵尸交林血流漂。此占行者入塗炭。」

十一月虎刑在午,為鬼。鬼即賊。寅火鬼生處,虎刑與鬼并,故僵尸漂血。

卜詣松滋不吉。卜詣合淝又不吉。卜詣陽泉得小過之坤。其《林》曰:「小過之坤卦不奇,雖有旺氣變陽離。初見勾陳被牽羈,暫過則可羈不宜。將見劫追事幾危,賴有龍德終无疵。」

卜時立春,其氣雖盛,而卦中二陽變陰成坤,則陽廢矣。勾陳,土也。辰在初爻故也。十二月龍德在艮,凡有月德終能無患。

於是諸計皆不可,伴人悉散。乃獨往陽泉,會壽春有事,周馥反為陽泉群凶所迫,登時惶慮。卒無所至,乃至廬江,其春三月,諸家住安豐者,為賊所得。所謂春悲也。松滋合淝,殘夷更相攻。人無有全者。

占仍叔寶患傷寒得牛而愈

 一爻變

義興郡丞仍叔寶得傷寒疾,積日危困,令卦。得遯之姤。其《林》曰:卦象出墓氣家囚,變身見絕鬼潛遊。爻墓充刑鬼煞俱,卜病得此歸蒿丘。誰能救之坤上牛,若依子色吉之尤。」案林即令求白牛。

乾體屬金,艮土在丑位,為金墓。爻見墓,丙午又直世,生丑,卜時五月故金在囚而入墓,身即世位,丙午變辛亥,在五月,亥水當夏,不能制火,故鬼但潛遊。戌能生我,而為鬼墓。初六辛丑刑戌,故言充刑,戌見刑,則午火不死,金終為火勝也。金為白虎,乾金在上,而月煞又臨丑,虎煞相并也。救之全在白牛,下爻丑為牛,辛金色白,此金盛之象。虎煞在丑,壓之令伏不動,故能扶身勝鬼。又艮東北方陽土,坤西南方陰土。陰土得陽土相衝而後和,故牛須自坤土來也。

而廬江荒僻,卒索不得。即日有大牛從西南來詣,途中仍留一宿。主人乃知過將去,去之後尋復,撓斷綱來臨叔寶。叔寶驚愕起,病得愈也。

占桓茂倫嫂病飱兔即愈

 四爻變

丞相掾桓茂倫嫂病,困慮不能濟。令余卦,得賁之豫,其《林》曰:「時陰在初卦失度,煞陰為刑鬼入墓。建未之月難得度,消息卦爻為扶助。馮馬之師乃寡嫗,自然奇救宜飧兔。子若恤之得守故。

卜時四月,降陰在初,而見陽爻。此為失度。四月煞陰在申,申為木鬼,與煞陰并。又身為卯,變入乙未,未是木墓。乙未當是乙丑,亦相承之誤也。馬午,午為火。馮亦馬,申是煞陰,以火姓消之。能變震,互體成巽,巽為寡婦。兔屬卯,所謂破墓出身。

茂倫歸求得兔,令嫂食之,便心痛不可堪,於是病愈。

占景緒食兔愈病

 二爻變

東中郎參軍景緒病,經年不瘥。在丹徒遣弟景岐來卦,六月癸酉日得臨之頤。  其《林》曰:「卯與身世并而扶天醫。

六月,天醫在卯。

案卦,病法當食兔。弟歸,捕兔食之而瘥。

占弘恭言家有祥

 一爻變

余至揚州從事,弘泰言家器。余曰:「家適有祥,試為卦。」卜之,遇豫之解,其《林》曰:「有釜之象無火形,

不見離也。

變見夜光連月精。

坎為月。

潛龍在中不游行,

言蟠者。

案卦卜之,藻盤鳴金妖所憑,无咎慶。藻盤非鳴,或有鳴,其家至今無他。」言大駭,云:「前夜月出盥盤忽鳴,中有盤龍象也。」

今按:此敘璞占八條,亦以類從,不依《洞林》舊次。其法本京房火珠林最為詳密,但其書不傳世,未及見,不知璞術能盡同於房否也。又按:史稱璞好經術,博學高材,善辭賦,妙於陰陽筭曆,有郭公者授以青囊中書九卷,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禳災轉禍,通致無方。此誠可以遠軼梓禆,豈特中興才學之宗哉。但倚於象數,所見甚麄,雖有奇中,於易理無關,故其試人嘗用妖術,如救馬攜婢之事,皆非正道也。又性輕易,不脩威儀,嗜酒好色,負伎騁能,昧於進退之幾,此與房之談易何異。故璞嬰王敦之禍,亦猶房遭石顯之讒也。善學易者,豈宜至是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