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左傳所載占驗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20:2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左傳所載占驗

  • 陳宣公筮公子完之生
  • 畢萬筮仕於晉
  • 魯桓公筮成季之將生
  • 泰伯伐晉卜徒父筮之吉
  • 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
  • 晉文公筮勤王
  • 王子伯廖引易論鄭公子
  • 晉知莊子引易論先穀之敗
  • 晉厲公楚擊楚子
  • 魯穆姜筮往東宮
  • 崔武子筮娶齊棠公妻
  • 鄭太叔引易論楚子
  • 秦醫和引易對晉趙孟
  • 魯莊叔筮叔孫穆子之生
  • 衛孔成子筮立君
  • 魯南蒯筮以費叛
  • 晉蔡墨引易對魏獻子
  • 史墨舉易對趙簡子
  • 陽虎在晉筮救鄭

左傳所載占驗

註本杜預意而略文之

陳宣公筮公子完之生 兼卜

 一爻變

莊公二十二年:陳人殺其太子御寇,陳公子完奔齊,齊侯使敬仲為卿,辭使為工正。

御寇,陳宣公太子。完,御寇黨。齊侯,桓公也。敬仲,完字。工正,掌百工官。

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謂:鳳皇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

懿氏,陳大夫。鳳凰和鳴,猶夫婦相隨隨齊。媯,陳姓。姜,齊姓。京,大也。

陳厲公,蔡出也。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

姊妹之子曰出。五父,陳佗。

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於土上,山也。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土上,故曰『觀國之光』。庭實旅百,奉之以玉帛,天地之美具焉,故曰『利用賓于王』。猶有觀焉,故曰其在後乎。風行而著於土,故曰其在異國乎。若在異國,必姜姓也。姜,大嶽之後也。山嶽則配天,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

四為諸侯,變乾,有國朝王之象。艮為門庭,乾為金玉,坤為布帛。諸侯朝王,陳贄之象。旅,陳也。百言物備。姜姓之先為堯。四嶽,變在互體之艮,而上比乾,故知配天之業,當興於大嶽之後。

及陳初亡,陳桓子始大於齊,其後亡也,成子得政。 

桓子名無宇,敬仲五世孫。成子名常,敬仲八世孫。昭八年,楚始滅陳而復封。至哀十七年,終滅之。

○ 今按:此以《周易》占。易至周始有辭也,若夏商已前之易,則但有卦象。後凡言《周易》者放此。

雙湖胡氏曰:貞觀全體夾畫艮,三至五互體亦艮,今必曰「風為天於土上」為山於天光照山之材,故曰觀國之光。又曰庭實玉帛,具天地之美,故曰利用賓于王,如此則是觀因變否,有乾天之光,有艮山之材,有坤地之土,又具乾天坤地之美為贄而後成觀。六四,一爻之辭,何其繆也。杻合傅會,本不足法,特以其去經最近,取互體甚明,說象無滯礙,為有補焉耳。看來左氏所載占辭,決非盡當時史氏之筆,要皆左氏引而自文之言,故杻合傅會處尤多。

今按:雙湖謂左氏所載占辭,杻合傅會,斯言得之矣。但以其取互體為甚明,則文王周孔所重,本不在是,亦後人假此以觀卦空黨類之盛衰耳。若杜氏以艮為門庭,乾為金玉,坤為布帛,則亦講師說卦之雜象,而非出於聖人也,豈可以陳敬仲事在先秦而遂定為古法哉。且其所占,五世八世之言似亦後人已知。桓子成子專權篡國而發者乃邪說也,而欲據之以神易占,其惑世誣民甚矣。

畢萬筮仕於晉

 一爻變

閔公元年,晉侯作二軍,公將上軍,大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以滅耿、滅霍、滅魏。還,賜畢萬魏,以為大夫。

晉侯,獻公也。夙,趙衰兄。畢萬,魏犨祖父,其後至魏斯分晉為諸侯。右者為公御右也。耿、霍、魏,皆姬姓國。

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啟之矣。天子曰兆民,諸侯曰萬民。今名之大,以從盈數,其必有眾。」

偃,晉掌卜大夫。 

初,畢萬筮仕於晉,遇屯之比。辛廖占之。

辛廖,晉大夫。

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

屯,險難,所以為堅固。比,親密,所以得入。

震為土,車從馬,足居之,兄長之,母覆之,眾歸之。六體不易,

震變坤為土,震為車,坤為馬,是車從馬也。震為足,為長男。坤為母,為眾。初一爻之變有此六義,不可易也。

合而能固,安而能殺。公侯之卦也。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

比合屯固,坤安震殺,故曰公侯之卦。萬,畢公高之後,果子孫眾多。

雙湖胡氏曰:朱子《啟蒙》謂,一爻變則以本卦變爻辭占,其下亦引畢萬所筮。以今觀之,未嘗不取之卦。且不特論一爻,兼取貞悔卦體,似可為占者法也。他倣此。

今按:雙湖論一爻變者不專主本爻為斷,真可以補朱子未備。若左氏之取象,大概本於《說卦傳》,固後世之臆見也。其意與陳敬仲之占同,亦邪說耳。

魯桓公筮成季之將生 兼卜

大有 一爻變

閔公二年秋八月,共仲使卜齮賊公于武闈。成季以僖公適邾。共仲奔莒,乃入,立之。

共仲,公子慶父,通夫人哀姜,故弒閔公。武闈,宮中小門。成季,公子友,以僖公入立之。

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間于兩社,為公室輔。季氏亡,則魯不昌。」

卜楚丘,魯掌卜大夫。在公右者,言用事也。兩社,謂周社亳社之間。朝廷執政之所在也。

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復于父,敬如君所。」

乾為君父,離變乾見,敬於均同。

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泰伯伐晉卜徒父筮之吉

 六爻不變

僖公九年,齊師會秦師,納晉惠公。

晉獻公因驪姬之難太子申生死,公子重耳、夷吾出奔。九年,獻公卒。秦穆公納夷吾,是為惠公。

晉侯之入也,許賂秦伯以河外列城五,既而不與。晉饑,秦輸之粟;秦饑,晉閉之糴,故十五年秦伯伐晉。卜徒父筮之。

徒父,秦之掌龜卜者。卜人用筮,隨其所見雜占而言之,不引用易文也。

吉,涉河,侯車敗。詰之。

涉河,以秦伯涉河言晉侯爵車敗。謂其車乘敗壞,未言軍敗也。而晉侯見獲,實由於此。此正所筮之吉辭。秦伯不解,謂敗在己,故詰之。

對曰:「乃大吉也,三敗,必獲晉君。其卦遇蠱,曰:『千乘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夫狐蠱,必其君也。蠱之貞,風也;其悔,山也。歲云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實落材亡,不敗何待?」

千乘,侯車也。三去,即三敗之意。所言蓋卜筮別書雜辭。以狐論晉君,落木取材言。秋風落木,實則材為人取也。

三敗及韓。壬戌,戰于韓原,秦伯獲晉侯以歸。

三敗,謂晉侯車三壞也。

穆姬曰:「晉君朝以入,則婢子夕以死;夕以入,則朝以死。惟君裁之。」

穆姬,晉獻公女,即伯姬,為秦穆公夫人。

乃舍諸靈臺。許晉侯平。

雙湖胡氏曰:朱子《啟蒙》六爻不變則占本卦彖辭,而以內卦為貞,外卦為悔。今雖不及彖辭,而以貞悔分彼我,亦可以見占法矣。

今按:雙湖所言六爻不變占法亦是,但其說全不根易理耳。所為雄狐者,意必艮體一陽在二陰之上。陰為狐,而陽為雄,有似於外君蠱惑自迷而實行見止之象歟?

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

歸妹 一爻變

僖公十五,初,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遇歸妹之睽。史蘇占之。

史蘇,晉卜筮史。

曰:「不吉。其繇曰:『士刲羊,亦無衁也。女承筐,亦無貺也。西鄰責言,不可償也。』歸妹之睽,猶无相也。

衁,血也。貺,賜也。本歸妹上六爻辭而言,上六无應,所求不獲,故下刲无血,上承无實。秦在晉西,故曰西鄰。兌,西方卦,為口舌,故有西鄰責言之象。償,答也。震變為離,水火焚燒,害及鄰境,此西鄰之所以有責言而无辭以答之也。相,助也。睽則乖離而不助,此皆嫁女不吉之占。下文乃申言此意。

震之離,亦離之震,為雷為火。為嬴敗姬,車說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師,敗于宗丘。歸妹睽孤,寇張之弧,姪其從姑,六年其逋,逃歸其國,而棄其家。明年,其死於高梁之虛。」

震為雷,離為火,火者木之所生,震木又為離之母也。嬴,秦姓。姬,晉姓。火動熾而害木,是嫁女害其母家之象,故曰為嬴敗姬。震為車,象車之輹。其上六爻動,則車不安於載,故為車脫輹之象。震木之動在上,象旗變而為離,故為火焚旗之象。車敗旗焚,故不利行師。丘,猶邑也。火還害母,故敗不出國,近在宗邑。韓有先君之廟,故以宗解。睽孤,睽上九爻辭也。處睽之極,失位而孤,故遇寇而有張弧之警。姪,晉子圉之象。姑,秦穆姬之象。離火乃震木所生,故以嫁女言,則震於火為姑,而離為姪。謂我姪者,吾謂之姑。此謂子圉質秦事。逋,亡也。家,指子圉婦懷嬴。此謂子圉在秦棄妻而逃歸於晉事。高梁,晉地。此謂惠公死之明年文公入而殺懷公于高梁事,皆詳言史蘇之占有應驗也。 ○ 凡筮者用《周易》,則其象可推。非此而往,則臨時占者,或取於象,或取於氣,或取於時日王相,以成其占,傅會以爻象,則搆虛而不經,故略言其歸趣以實之。

及惠公在秦,曰:「先君若從史蘇之占,吾不及此夫。」韓簡侍,曰:「龜,象也;筮,數也。物生而後有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先君之敗德,及可數乎?史蘇是占,勿從何益?

雙湖胡氏曰:按僖公九年九月,晉獻公卒,子夷吾許秦穆公重賂。穆公納之,是為惠公。十年,不與秦賂。十一年,晉荐饑,乞糴于秦,秦輸之粟。十四年,秦饑,乞糴于晉,晉閉之糴。十五年九月,秦伯伐晉,獲晉侯。十一月歸晉候。十六年,晉太子圉質秦。秦妻之。二十二年,子圉逃歸晉。二十三年九月,惠公卒,子圉立,是為懷公。二十四年九月,秦穆公納公子重耳,是為晉文公。二月壬寅,入晉師。懷公奔高梁。戊申,文公使殺懷公于高梁。史蘇之占,一何神也。使晉侯踐言報施,秦師不興,占其能應乎。然史蘇謂嫁伯姬不吉,今乃以伯姬說身逃難。惠公猶曰:先君若從史蘇之占,吾不及此。不自反而咎先君,誤矣。

今按:史蘇之言,事皆傅會,大失其實。如懷公本惠公之弟,即里克所弒之卓也,而以為惠公子圉,文公弒之于高梁,其誣莫有甚於此者。已辯於春秋,私考僖公十年,里克弒卓,及二十四年,晉侯夷吾卒。下他又何足論乎。

晉文公筮勤王 兼上

 大有  睽 一爻變

僖公二十四年冬,甘昭公通於隗氏,王替隗氏。秋,頹叔桃子奉太叔,以狄師伐周,王出適鄭,處于氾,大叔以隗氏居于溫。

太叔,襄王弟,即子帶,食邑於甘,故為甘昭公。初襄王使大夫頹○○○夏,狄伐鄭,王德狄以狄女隗氏為后,太叔○○○○○○○叔桃子懼狄怨己,遂奉太叔以狄攻○○○,遂處於氾。氾,鄭邑。溫,周邑。

二十五年春正月丙午,秦伯師于河上,將納王。狐偃言於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筮之,

黃帝與炎帝之後戰阪泉之野,將戰,卜得此兆,而勝之。二帝相爭,而黃帝勝,故今得此兆為吉。晉文公不敢當帝兆,故曰不堪,而命筮之。

遇大有之睽,曰:「吉。遇『公用亨于天子』之卦。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

此以九三爻辭占。饗謂宴饗,即享字也。

且是卦也,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睽而復,亦其所也。」

此又以卦象占。乾為天,兌為澤,乾變為兌而上當離。離為日,日在天垂曜於澤,天子在上,說心在下,是降心逆公之象。去睽而復者,去睽卦還論大有也。乾尊離卑,降尊下卑,亦有天子降尊之象。

晉侯辭秦師而下。三月甲辰,次于陽樊。右師圍溫,左師逆王。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取大叔于溫,殺之于隰城。戊午,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

既行享禮而設醴酒,又加之以幣帛,以助歡也。宥,助也。

今按:襄王之出,五載蒙塵。至晉文盟踐土而始迎復辟,別無晉侯勤王取太叔于濕之事。左氏之說,乃傳會也。假使有之,則文公攘楚而後勤王,本其成筭即位之楚,楚方強橫,豈遑即有勤王之卜乎。詳辯於《春秋私考》僖公二十四年天王出居于鄭下矣。黃帝與炎帝之後戰阪泉似非上古聖神道化之事,蓋亦誕說耳。

王子伯廖引易論鄭公子

 一爻變

宣公六年,鄭公子曼滿與王子伯廖語,欲為卿。

二子鄭大夫。

伯廖告人曰:「無德而貪,其在《周易》豐之離,弗過之矣。」

豐上六之變,其辭曰:「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義取無德而大其屋,不過三歲,必滅亡。

間一歲,鄭人殺之。

雙湖胡氏曰:言不可不慎也。心一動於欲而形於言,見吉凶焉,豈伯廖舉豐上六之辭奇中哉。易之變,固已前知之矣,觀此類,其殆所謂易有聖人之道四焉。其一曰以動者尚其變之謂乎。夫所謂動不特謂我欲動而見諸行事也。見人之善惡是非,乎動其心,而必尚易之變以論之亦是也。于易其神矣乎。人心之靈,其神矣乎。

今按:伯廖以易辭占,非筮也。然以易理言之,上六有蔀屋之象。蔀屋者,豐之蔽也。蔽則宜有滅王之咎。然三歲不覿之云,亦偶中耳。

晉知莊子引易論先之敗

 一爻變

宣公十二年春,楚子圍鄭,克之。入自皇門,至于逵路,

楚子,莊王也。前年,鄭從楚盟辰陵而又徼事晉故。楚圍鄭皇門,鄭郭門。塗方九軌曰逵。

鄭伯肉袒牽羊以逆,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退三十里,而許之平。

鄭伯畏楚出降,本非下人而能信用其民者。此史氏文勝之辭也。

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救鄭。先縠佐之。及河,聞鄭既及楚平,桓子欲還,彘子不可,以中軍佐濟。

荀林父即桓子。先縠即彘子。時林父之弟荀首為下軍大夫,是為知莊子。

知莊子曰:「此師殆哉!《周易》有之,在師之臨,曰:『師出以律,否臧,凶。』執事順成為臧,逆為否。眾散為弱,川壅為澤,有律以如己也,故曰律。否臧,且律竭也。盈而以竭,夭且不整,所以凶也。不行之謂臨,有帥而不從,臨孰甚焉!此之謂矣。果遇,必敗,彘子尸之,雖免而歸,必有大咎。」

順成,不逆命也。坎為眾,變為兌,則柔弱。坎為水,變兌為澤,則川見壅。壅則不行也。律,法也。如,從也。坎為法象,法行則人從法,法敗則法從人。今為眾而散,為川而壅,是失法之用而法反從人也。竭,敗也。坎變為兌,法壅不行,乃法敗也。夭遏亦壅塞之義,水宜盈滿而不得整流則不行而為臨,是以臨取在下位者凌逼於上之義也。遇,遇敵也。尸,主也。此言先縠違命而必取禍也。

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

邲,鄭地。

明年秋,赤狄伐晉,及清先縠召之也。冬,晉人討邲之敗與清之師,歸罪先縠而殺之,遂滅其族。

雙湖胡氏曰:行不可不慎也。心一動而差其所行,凶悔吝已隨之,況兵凶器,戰危事乎。救鄭之師,晉人所不得已也。鄭既及楚平,桓子欲還,當矣。彘子乃不可,已昧師左次之訓,乖長子帥師之義,犯弟子輿尸之戒,又況師之臨,失律否臧凶。又有如知莊子之所云者乎。其喪師亡身滅宗,固其宜矣。嗚呼!以動者尚其變,知莊子引易,其殆所謂不假卜筮而知吉凶者歟。讀易者試思之。

今按:此亦以辭占,非筮也。而其說易之言,乃以意為解,非得易理之精者也。

晉厲公楚擊楚子

 六爻不變

成公十六年春,楚子以汝陰之田求成于鄭。鄭叛晉,從楚子盟于武城。夏四月,晉侯將伐。師起,楚子救鄭。五月,晉楚遇於鄢陵。

楚子,共王也。汝陰之田,在汝水之陰,近鄭地。鄭謂鄭成公。武城,楚地。晉侯,厲公也。鄢陵,鄭地。

苗賁皇言於晉侯曰:「楚之良在其中軍王族而已,請分良以擊其左右,而三軍萃於王。卒必大敗之。」

賁皇,楚闘椒子,宣四年奔晉。

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復,曰:『南國䠞,射其元王,中厥目。』國䠞王傷,不敗何待?」公從之。

復,陽長之卦。陽氣起子,南行推陰,故曰南國䠞也。南國勢䠞,則離受其咎。離為諸侯,又為目,陽氣激而飛矢之象。元王,猶言六君,故曰射其元王中厥目。此卜筮書別也此辭,不用《周易》也。

有淖于前,乃皆左右相違于淖。步毅御晉厲公,欒鍼為右。彭名御楚共王,潘黨為右。石首御鄭成公,唐苟為右。欒、范以其族夾公行,陷于淖。欒書將載晉侯,鍼曰:「書退!國有大任,焉得專之?且侵官,冒也;失官,慢也;離局,姦也。有三罪焉,不可犯也。」乃掀公以出于淖。

呂錡夢射月,中之,退入於泥。占之,曰:「姬姓,日也;異姓,月也,必楚王也。退入於泥,亦必死矣。」及戰,射共王中目。王召養由基,與之兩矢,使射呂錡,中項,伏弢。以一矢復命。楚子宵遁,晉入楚軍。三日穀。

弢,弓衣也。三日穀,言食楚食三日也。

雙湖胡氏曰:此卦占辭與卦象絕不類,註終未的確意者。震坤拱,巽離在中間。楚正南國,今有東方震,西南角坤,而无巽離,西南共坤,各得坤一半。坤為國,豈非南國䠞乎。巽為白眼,離為目,无離无巽,豈非喪目乎。震為蒼莨竹,豈非矢乎。若只就兩體占,貞我悔彼,初九元吉,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坤西南,即南國也。震木克坤土,射之義也。國君,即元王也。有災眚為目疾,即中厥目之象也。亦可以旁通矣。

今按:雙湖之說雖比史占為詳矣,然亦牽強費力,皆後世之見也。

魯穆姜筮往東宮

隨 五爻變

襄公九年,穆姜薨於東宮。

東宮,太子宮。成公,穆姜子。穆姜淫僑如,致廢成公。公方從晉伐鄭還,逐僑如,而徙姜居東宮,蓋閉之也。事在成十六年。

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謂艮之隨,隨其出也,君必速出。」姜曰:「亡!

史謂隨非閉固之卦,當有從出之時。君指穆姜。亡,謂無此理。下文乃詳言也。

是於《周易》,曰:『隨,元亨利貞,无咎。元體之長也,亨嘉之會也,利義之和也,貞事之幹也。體仁足以長人,嘉德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然故不可誣也。是以雖隨无咎,今我婦人而與於亂,固在下位,而有不仁,不可謂元;不靖國家,不可謂亨;作而害身,不可謂利;棄位而姣,不可謂貞。有四德者,隨而无咎,我皆無之,豈隨也哉。我則取惡,能无咎乎。必死於此,弗得出矣。」

婦人卑於丈夫,故曰在下位。姣者,淫之別名。穆姜自知隨善則吉,隨惡則凶,蓋其本心之明,不能自昧也。

雙湖胡氏曰:棄位而姣等語,正姜氏所諱,豈肯自播其惡,況其言曰:是於《周易》曰隨元亨利貞无咎,而繼之以元體之長云云,則夏商所未嘗道,可見此愚所以為左氏本《文言》語作為穆姜之言明矣。一時不暇詳密,徑以夫子之言為穆姜之言。後之人反以為夫子引穆姜之言也。

今按:穆姜所論元亨利貞之義,雖本《乾文言》之辭,然或周時已有此語,而作《文言》者引之,不必以為起於穆姜也。歐陽氏據以為夫子引穆姜之言,則過信矣。然亦不可以左式為本《文言》而作也。卦以艮變為隨而曰艮之八者,惟第二爻不變也,不變之陰則為八。八而占隨之彖,可見既變則占之卦之不變爻也。不變之爻在之卦於陰則為六二,不可謂之八矣。

崔武子筮娶齊棠公妻

大過 一爻變

襄公二十五年春。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妹也,東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御武子以弔,見棠妻而美之,使偃取之。偃曰:「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

棠公,齊棠邑大夫。崔武子即崔杼。丁,齊丁公。杼之祖桓,齊桓公。偃之祖同姜姓。

武子筮之,遇困之大過,史皆曰吉,示陳文子。文子曰:「夫從風,風隕妻,不可聚也。且其繇曰: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困于石,往不濟也。據于蒺蔾,可恃傷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無所歸也。

坎為中男,故曰夫,變巽,故曰從風。風能隕落物者,故妻不可娶。坎為險,水之險者在石,故往則不濟。變兌為澤,澤之生物惟蒺蔾為險,故侍之則傷。六三失位无應,則喪其妻,失其所歸也。此以六三爻辭占。

崔子曰:「嫠也何害,先夫當之矣。」遂取之。莊公通焉。夏五月弒莊公,立景公,相之。慶封為左相。

景公,杵臼。靈公嬖人子。莊公異母弟。慶封,崔黨,左以尊右。

初崔杼生成及彊而寡。娶東郭姜,生明。姜以孤入,曰棠无咎,與東郭偃相崔氏。成疾廢,立明。二十七年九月,崔成、崔彊殺東郭偃、棠無咎,崔杼怒見慶封。慶封使盧嫳滅崔氏,殺成與彊,而盡俘其家,其妻縊。嫳復命崔子,且御而歸之。至,則無歸矣,乃縊。崔明夜辟諸大墓。

寡,特也。偶喪曰寡,即老而無妻之鰥。无咎,棠公之子。蒲盧嫳,慶封屬大夫御嫳為崔杼御車也。辟與闢同,謂開先人冢而藏之。崔杼見妻縊,無所歸,而亦自縊,此終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之占。

雙湖胡氏曰:崔杼以一婦人之故弒其君,滅其家,殺其妻,而喪其身。貪色違筮之禍,酷烈如此悲夫。

今按:此惟以坎變巽及六三爻辭取義。

鄭太叔引易論楚子

 一爻變

襄公二十八年:鄭伯使游吉如楚,及漢,楚人還之,曰:「宋之盟,君實親辱。今吾子來,寡君謂吾子姑還,吾將使驛奔問諸晉,而以告。」

鄭伯,簡公。游吉,即子太叔。問諸晉者,以宋之盟晉楚彌兵,而使諸侯交相見,故楚因鄭伯不親朝而欲問晉也。

子太叔歸,復命,告子展曰:「楚子將死矣!不脩其德政,而貪昧於諸侯,以逞其願,欲久,得乎?《周易》有之,在復之頤,曰:『迷復,凶。』其楚子之謂乎!欲復其願,而棄其本,復歸無所,是謂迷復,能無凶乎?君其往也,送葬而歸,以快楚心。楚不幾十年,未能恤諸侯也,吾乃休吾民矣。」十二月,楚子昭卒。

復願,謂欲得鄭朝以復其願。棄本,謂不脩德。昭楚,康王名,此年康王卒,後至昭四年,楚靈王復合諸侯于申,距今八年,故曰不幾十年。蓋以應爻辭十年不克征之占也。

今按:此亦以易辭論,非筮也。

秦醫和引易對晉趙孟

  六爻不變

昭公元年:晉侯有疾,求醫於秦。

晉侯,平公。

秦伯使醫和視之,曰:「疾不可為也,是謂近女室,疾如蠱。非鬼非食,惑以喪志。」趙孟曰:「何謂蠱?」對曰:「淫溺惑亂之所生也。於文,皿蟲為蠱。榖之飛亦為蠱。在《周易》,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皆同物也。」

皿,器也,受蟲害者為蠱。巽為長女,為風。艮為少男,為山。少男而說長女,非匹,故惑。山木得風則落。

趙孟曰:「良醫也。」厚其禮而歸之。

今按:此以卦象別起一義。

魯莊叔筮叔孫穆子之生

明夷 一爻變

昭公四年初,穆子去叔孫氏,及庚宗,遇婦人,使私為食而宿焉。適齊,娶於國氏,生孟丙、仲壬。夢天壓己,弗勝,顧而見人,深目豭喙,號之曰:「牛!助予!」乃勝之。旦而召其徒,無之。且曰:「志之。」及魯人召之,歸。既立,庚宗婦人獻雉。問其姓,對曰:「余子長矣,能奉雉而從我矣。」召而見,則所夢也,號曰「牛」,使為豎。有寵,長使為政。公孫明知叔孫於齊,歸,未逆國姜,子明取之,故怒其子,長而後使逆之。牛譛而殺孟,又譛而逐仲。穆子疾病,牛寘饋弗進,叔孫不食,卒。牛立昭子相之。

穆子,叔孫豹也,僑如之弟。成十六年避僑如難,奔齊。庚宗,魯地。國氏,齊正卿,姜姓。夢天壓己者,穆子所夢也。豭喙,口似豬也。立者,魯人昭穆子歸而立為卿也。姓,生也。問其生子否也。穆子成十六年奔齊。至襄二年,召立為卿,既立,而庚宗婦人獻雉,則豎牛必五、六歲矣。豎,小臣也。公孫明,齊大夫子,知叔孫者。謂穆子在齊時,明與相知也。怒,怒國姜為明所娶也。怒其母并留其所生二子於齊,俟其長,始逆之歸魯也。叔孫不食者,豎牛絕其糧,三日而卒也。昭子名婼,穆子之庶子也。

初,穆子之生也,莊叔筮之,遇明夷之謙,以示卜楚丘。

莊叔,叔孫得臣也。穆子之父。穆子之生,當在宣公末年,然季友之生在桓公時,已命卜楚丘卜之,豈其人至宣公時尚在乎。蓋楚丘,魯地,必其家居楚丘,世業卜官,故以地名耳。

曰:「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

將行,謂有出奔之事。而歸,則繼莊叔以奉宗祀也。卒以餒死,謂豎牛之亂也。此卜楚丘斷占之總語。下文乃詳言之。

「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以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

明者離日也。夷,傷也。日數十,謂甲至癸也。十時當十位,謂日中當王,食時當公,平旦為卿,雞鳴為士,夜半為皁,人定為輿,黃昏為隸,日入為僚,晡時為僕,日昳為臺也。融,朗也。離在坤下則日在地而未高。又變為謙,其道卑退,與王之日中,公之食日者不同,是明未融而當旦也。當旦,則為卿位。莊叔,卿也。為穆子筮而得此象,必嗣為卿。此申言為子祀之意。

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

離為日為鳥,鳥則能飛,變謙則日光不足,於日未融。不能高飛,故為垂翼。初九陽剛得位,君子象也。在明傷之世,居謙下之位,故將避難而行,此申言是將行之意。

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

旦位在三,又非食時,謂豎牛不進饋而穆子三日絕糧也。此申言卒以餒死之意。

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

艮為言,火焚而敗,故知為饞。純離為牝牛,火焚山則離勝而牛獨存,故知為牛。此申言以饞人入,其名曰牛之意。

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

不足,卑近也。翔,回翔也。峻,高也。廣,廣運也。不遠去,則必歸家,故知當為莊叔後。此又申言歸字之意。

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

終,盡也。旦日者正卿之位。亞卿不足以盡。卦體言當有進,蓋謏辭也。

昭子即位,朝其家眾,曰:「豎牛禍叔孫氏,殺適立庶;罪莫大焉。必速殺之。」牛懼,奔齊。孟仲之子殺諸塞關之外,投其首於寧風之棘上。

寧風,齊地。

仲尼曰:「叔孫昭子之不勞,不可能也。周任有言曰:『為政者不賞私勞,不伐私怨。』《詩》云:『有覺德行,四國順之。』」

雙湖胡氏曰:此卦占辭亦多傅會,又必兼之卦以論本卦爻辭,亦如前失。

今按:雙湖之論得之矣。

衛孔成子筮立君

屯 六爻不變 ○ 屯比 一爻變

昭公七年:衛襄公夫人姜氏無子,嬖人婤姶生孟縶。孔成子夢康叔謂己:「立元,余使羈之孫圉與史苟相之。」史朝亦夢康叔謂己:「余將命而子苟,與孔烝鉏之曾孫圉,相元。」史朝見成子,告之夢,夢協。婤姶生子,名之曰元。孟縶之足不良,能行。

姜氏,宣姜也。孔成子,衛卿,烝鉏也。羈,烝鉏子。苟,史朝子。元,是為靈公。元生在昭二年,夢時尚未生。足不良,行跛也。

孔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元尚享衛國,主其社稷。」遇屯。又曰:「余尚立縶,尚克嘉之。」遇屯之比。以示史朝。朝曰:「元亨,又何疑焉。」成子曰:「非長之謂乎?」對曰:「康叔名之,可謂長矣。孟非人也,將不列於宗,不可謂長。且其繇曰利建侯。嗣吉,何建?建非嗣也。二卦皆云子其建之。康叔命之,二卦告之,筮襲於夢,武王所用也,弗從何為?弱足者居,侯主社稷,臨祭祀,奉民人,事鬼神,從會朝,又焉得居。各以所利,不亦可乎。」

屯之彖曰:「元亨,利居貞,利建侯。」屯之初九亦曰:「利建侯。」史朝之占以元為名,不以為長,非長則非所當立,故立則為建侯。得屯卦皆利建侯,是二卦皆云也。《太誓》曰:「朕夢協朕卜,襲於休祥,伐商必克。」此武王所用也。孟跛,利居。元吉利建,是各以所利也。

故孔成子立靈公。

今按:元,靈公名,元亨之元,以意斷,取義於名,或神啟之歟。

魯南蒯筮以費叛

 一爻變

昭公十二年,季平子立,不禮於南蒯。南蒯欲出季氏,使子仲更其位。不克,以費叛。如齊。

蒯,南遺之子,季氏費邑宰也。出,逐也。子仲,公子愍也。更,代也。

南蒯之將叛也,枚筮之,遇坤之比,曰:「黃裳元吉。」以為大吉也,示子服惠伯,曰:「即欲有事,何如?」惠伯曰:「吾嘗學此矣,忠信之事則可,不然,必敗。外彊內溫,忠也;和以率貞,信也。故曰『黃裳元吉』。黃,中之色也;裳,下之飾也;元,善之長也。中不忠,不得其色;下不共,不得其飾;事不善,不得其極。外內倡和為忠,率事以信為共,供養三德為善,非此三者弗當。且夫《易》,不可以占險,將何事也?且可飾乎?中美能黃,上美為元,下美則裳,參成可筮,猶有闕也,筮雖吉,未也。」

泛筮曰枚。坎險,故彊。坤順,故溫。水和則土安貞。不黃不裳,而失中德,不可以當此占。有闕,謂闕一則非參成也。

十三年,費人叛南氏。十四年,司徒老祁,慮癸,遂劫南蒯,曰:「群臣不忘其君,將不能畏子矣,子何所不逞欲,請送子。」南蒯遂奔齊。司徒老祁,慮癸來歸費。

老祁,慮癸二人皆南蒯家臣。君謂季氏。歸費,以費歸於魯也。

雙湖胡氏曰:朱文公嘗謂,易中都是正吉,不曾有不正吉。都是利正,不曾說利不正。又曰:大率易為君子設,非小人盜賊所得竊取而用。又曰:易中言占者,有其德則其占如是吉。无其德而得是占者,卻是反說。如南蒯得黃裳元吉之占是也。且載其事於坤六五爻,而曰此可以見占法矣。學者宜有見於斯。

今按:易為君子謀。故不可占險,但貞字之義,先儒說易未盡。其曰貞吉、利貞固是。然有言貞凶不利君子貞者,則又有義存焉。說建屯九五及否彖辭。蓋貞靜,德也。有宜以為主者,有不可過用者。以此別之而已。

晉蔡墨引易對魏獻子

乾 姤 同人 大有 夬  皆乾變

坤  坤變 內五卦一爻變 一卦六爻變

昭公二十九年秋,龍見于絳郊。魏獻子問於蔡墨曰:「吾聞之,蟲莫知於龍,以其不生得也,謂之知。信乎?」對曰:「人實不知,非龍實知。古者畜龍,故國有豢龍氏,有御龍氏。」「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擾畜龍以服事舜,帝賜之姓曰董,氏曰豢龍。其後又有劉累,學擾龍於豢龍氏,以事孔甲,賜氏曰御龍。龍一雌死,醢以食夏后。既而使求。懼而遷于魯縣。」「龍,水物也,水官棄矣,故龍不生得。不然,《周易》有之,在乾之姤曰『潛龍勿用』,其同人曰『見龍在田』,其大有曰『飛龍在天』,其夬曰『亢龍有悔』,其坤曰『見群龍无首,吉』。坤之剝曰『龍戰于野』,若不朝夕見,誰能物之?」

絳,晉國都。蔡墨,晉太史。畜,養也。豢龍,官名,後亦為御龍。飂,古國也。叔安,其君名。玄孫之後為裔。擾,順也。求,求致龍也。魯縣,即魯。陽物,謂見其形而《周易》能名之也。說易者皆以龍喻陽氣,如史墨之言則為皆是真龍。

雙湖胡氏曰:乾六爻皆陽,且變動不居,故以為六龍之象,最為的當,豈得為皆是真龍也哉。然而善易者胸次悠然與易為一,居觀象翫辭,動觀變翫占,真見其上下無常,剛柔相易,是亦一真龍而已。昧者為足與語此。

今按:龍陽物也。故以取象,不必遷就蔡墨之說為真龍也。其曰豢龍蓋亦設官以事龍神,欲興雲雨則有術以致其來耳,龍豈可豢之物哉。云龍死而醢之,乃誕說也。

史墨舉易對趙簡子

 大壯 六爻不變

昭公三十二年十二月,昭公薨于乾侯。

乾侯,晉地。昭二十五年,公為季氏所逐,奔齊,齊不與納。適晉,又不得入。次于乾侯而卒在外。凡八年。

趙簡子問於史墨,曰:「季氏出其君,而民服焉,諸侯與之,君死於外,而莫之或罪也。」對曰:「物生有兩,有三有五,有陪貳,故天有三辰,地有五行,體有左右,各有妃耦。王有公,諸侯有卿,皆有貳也。天生季氏,以貳魯侯,為日久矣,民之服焉,不亦宜乎。魯君世從其失,季氏世脩其勤,民忘君矣,雖死於外,其誰矜之。社稷無常奉,君臣無常位,自古以然。故《詩》曰:高岸為谷,深谷為陵。三后之姓,於今為庶。王所知也。在易卦,雷乘乾曰大壯,天之道也。

趙簡子,名鞅。妃,與配同。妃耦,即陪貳。三后,虞夏商也。乾為天,震為諸侯,而在乾上,君臣易位,臣方壯大,猶天上有雷也。

雙湖胡氏曰:昭公乾侯之事,天地間人道非常之大變也。史墨乃妄引陪貳之說,而謂天生季氏以貳魯侯,又明言社稷君臣無常奉無常位。左氏從而書之。其與《春秋》書公薨乾侯以誅季氏不臣之罪者異矣。夫易乃崇陽抑陰之書,雷在天上,夫子大象但取其成四陽壯長之卦,而曰君子以非禮弗履耳,未必知杜氏注所謂君臣易位也。史墨不求其義,妄引以對,可謂誣天矣。天但使季氏貳君,何嘗使季氏逐君哉。如墨言一歸之天道,則公僭王,卿僭侯,亂臣賊子接迹於世矣。綱常安在?請得為易大壯,一洗史墨之惡論。

今按:雙湖此論最為嚴正,不然人孰知史墨之為邪說哉。

陽虎在晉筮救鄭

 一爻變

哀公九年夏,宋公伐鄭。秋,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

水適火,水火之兆。服虔云:兆南行適火,卜法橫者為土,立者為木,邪向經者為金,背經者為火,因兆而細曲者為水。今按:凡卜皆言兆而不言卦。意左氏所言,蓋亦後世灼死龜之法也。

占諸史趙、史墨、史龜。史龜曰:「是謂沈陽,可以興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伐齊則可,敵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敵,不可干也。炎帝為火師,姜姓其後也。水勝火,伐姜則可。」史趙曰:「是謂如川之滿,不可游也。鄭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鄭則不吉,不知其他。」

沈陽者,火陽得水,故沈。姜,齊性。宋,子姓,出自商,故曰子商。盈,趙鞅姓。水盈坎,乃行子姓,又得北方水位。二水俱盛,為名位敵。火師,炎帝,以火名官也。姜姓出自炎帝,既盈而得水位為川滿。鄭先挑宋,曲在鄭也,故宋伐之,救鄭則當伐宋,故不吉也。三史之言皆不利子商之意,時晉方欲伐齊,故其說如此。

陽虎以周易筮之,

陽虎以定九年叛魯奔晉,適趙氏,故為趙鞅筮。

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與也。微子啟,帝乙之元子也。宋、鄭,甥舅也。祉,祿也。若帝乙之元子歸妹而有吉祿,我安得吉焉?」乃止。

宋,微子後。今得泰九五爻有帝乙歸妹之祉,故謂宋吉不可與戰。止,謂罷救鄭之師也。此與三史之卜占意同,為明年晉趙鞅侵齊張本。

今按:宋鄭既以甥舅之親,而以宋歸妹之吉,乃聽其伐鄭,可乎?蓋陽虎之意在於論利害,非審是非也。然憑據爻辭,猶可遷就。若史占卜兆而以子姓之子為水之方,以盈姓之盈為川之滿,是又論字義也。於姓何干?其扭捏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