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象占指定事應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20:1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文字輸入:fenfen


象占指定事應

此即象占取應於易辭之中者也。

鄱陽汪氏所性作占例,本名卜筮合象占為一

所性名深

  • 君道 臣道
  • 訟獄 兵師
  • 家宅 婚姻
  • 師友 見貴
  • 仕進 君子
  • 出行 舟車
  • 旅客 酒食
  • 疾病 祭祀
  • 禱雨 寇盜
  • 畜產

君道

比,吉,原筮元永貞,无咎。不寧方來,後夫凶。

筮比天下之道。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筮處豐亨之道。

渙,亨,王假有廟。

筮假廟。

萃,亨,王假有廟,用大牲吉。

筮假廟致享。

屯,元亨利貞,利建侯。

筮立君。

豫,利建侯、行師。

筮立君用兵。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筮受朝覲。

師,貞丈人吉,无咎。

筮命將出師。

夬,揚于王庭。夫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

筮去小人。

井,改邑不改井。

筮改邑。

乾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筮即位。

比九五:顯比,王用三驅,失前禽。

筮比道及田獵。

家人九五:王假有家,勿恤,吉。

王者納后吉占。

渙九五:渙汗其大號,渙王居,无咎。

筮發號施惠。

屯初九:盤桓,利居貞,利建侯。

筮建侯。

益上九:得臣无家。

筮用人。

益六二:王用享于帝,吉。

筮祭天。

隨上六:王用享于西山。

筮祭天。

升六四:王用享于歧山。

筮祭山。

晉六二:受兹介幅,于其王母。

王者筮享先妣。

離上九:王用出征,有家折首,獲匪其醜。无咎。

筮征伐。

既濟: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

筮征伐。

師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筮賞戰功。

泰六五: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筮嫁妹。

歸妹六五:帝乙歸妹。

占同上。

剝六五:貫魚,以宮人寵,无不利。

筮宮人。

遯九三:畜臣妾吉。

 

臣道

坤六三:或從王事,无成有終。

筮從王事。

訟六三:或從王事,无成。

同上不吉。

大有九二:公用享于天子,小人弗克。

筮朝覲。

益六三: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筮告公。

益六四:中行,告公從,利用為依遷國。

筮告公遷國。

蹇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大臣當國難之占。

鼎六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大臣不吉之占。

 

訟獄

訟,有孚窒惕,中吉終凶。

筮公訟。

噬嗑,亨,利用獄。

筮用獄。

訟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終吉。

筮訟吉。

訟九二:不克訟,歸而逋,其邑人三百戶,无眚。

筮訟逋无眚。

訟九四:復即命渝,安貞吉。

筮訟貞吉。

訟上九:或錫之鞶帶,終朝三裭之。

筮訟受帶為人所奪。

蒙初六: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

噬嗑初九:屨校滅趾,无咎。

噬嗑上九:何校滅耳,凶。

坎上六:繫用徽纆,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睽六三: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終。

 

兵師 田附。

師,貞丈人吉。

已見君道類。

夬,不利即戎。

師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

筮師以律吉。

師九二: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

筮師吉。

師六三:師或輿尸,凶。

筮師敗,凶。

師六四:師左次,无咎。

筮行師。

泰上六:勿用師,自邑告命。

同人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歲不興。

同人九五:同人先號兆而後笑,大師克相遇。

筮師克。

謙六五:利用侵伐,无不利。

謙上六:利用行師,征邑國。

筮師利。

復上六:行師,終有大敗,國君凶,十年不克征。

筮行師凶。

晉上九:維用伐邑,厲吉,无咎。

明夷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

夬九二:莫夜有戎,勿恤,吉。

未濟九四: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于大國。

履六三:武人為于大君。

筮將帥。

巽初六:武人之貞。

屯六三:即鹿无虞,入于林中,往吝。

筮田不吉。

師六五:田有禽,利執言,无咎。

筮田吉。

恒九四:田无禽。

解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巽六四:田獲三品。

 

家宅妾附

家人,利女貞。

大過,棟撓。

蠱初六: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

蠱九二:幹母之蠱,不可貞。

蠱九三:幹父之蠱,无大咎。

蠱六四:裕父之蠱,往吝。

蠱六五:幹父之蠱,用譽。

家人初九:閑有家,悔亡。

家人六二:无攸遂,在中饋,貞吉。

家人九三:家人嗃嗃,悔厲吉。婦子嘻嘻,終吝。

家人六四:富家大吉。

家人上九:有孚威如,終吉。

小畜九三:夫妻反目。

恒六五:恒其德,貞婦人吉,夫子凶。

困六三: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漸九三:夫征不復,婦孕不育,凶。

漸九五:婦三歲不孕,終莫之勝,吉。

既濟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大過九三:棟橈凶。

大過九四:棟隆,吉。

筮宅吉。

豐上六:豐屋蔀家,闚戶无人,凶。

鼎初六:得妾子,无咎。

筮納妾有子。

遯九三: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

亦納妾吉占。

小畜九四:有孚孿如,富以其鄰。

泰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鄰。

謙六五:不富以其鄰。

震上六:震不于躬,于鄰,无咎。

 

婚姻

咸,亨利貞,取女吉。

姤,女壯,勿用取女。

漸,女歸吉,利貞。

歸妹,征凶,无攸利。

屯六二: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六四:求婚媾,往吉利。

賁六四:匪寇婚媾。

睽上九:匪寇婚媾,遇雨吉。

蒙九二:納婦吉。

蒙六三:勿用取女,不有躬,无攸利。

大過九二: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大過九五: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

震上六:婚媾有言。

歸妹上六:女承筐无實,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師友客附

蒙,亨,童蒙求我。初筮告。利貞。

損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隨初九:出門交有功。

隨六二:係小子,失大夫。

隨六三:係丈夫,失小子。

豫九四:勿疑,明盍簪。

咸九四:憧憧往來,朋從爾思。

蹇九五:大蹇朋來。

解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需上六: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見貴

訟,利見大人。

蹇,利見大人。

升,用見大人。

巽,利見大人。

乾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乾九五:利見大人。

見君道類。

蹇上九:往蹇來碩,吉。利見大人。

 

仕進 隱附

大畜,不家食吉。

泰初九:拔茅茹,以其彙,征吉。

觀六三:觀我生,進退。

觀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

中孚九二: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坤六四:括囊,无咎无譽。

筮此宜隱。

蠱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筮此宜隱。

君子 筮與小人勝負。

泰,小往大來,吉亨。

否,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同人,利君子貞。

謙,亨,君子有終。

剝,不利有攸往。

不利君子之占。

遯,亨,小利貞。

君子以遯而亨之占。

夬,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立即戎。利有攸往。

君子去小人之占。

否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

眾君子吉占。

觀初六:小人无咎,君子吝。

觀九五:觀我生,君子无咎。

關上九:觀其生,君子无咎。

剝上九:君子得輿,小人剝盧。

遯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明夷初九:君子于行,三日不食。

明夷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貞。

睽初九:見惡人,无咎。

解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夬九三:君子獨行,遇雨若濡,有慍,无咎。

革上六:君子豹變,小人革面。

未濟六五:君子之光,有孚,吉。

 

出行

坤,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屯,勿用有攸往。

賁,亨,小利有攸往。

剝,不利有攸往。

復,亨,出入无疾,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

无妄,不利有攸往。

大過,利有攸往。

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恒,亨,无咎,利貞,利有攸往。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

解,利西南,有攸往,夙吉。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

益,利有攸往。

夬,利有攸往。

萃,亨,利有攸往。

升,南征吉。

巽,小亨,利有攸往。

屯六四:往吉,无不利。

蒙初六:乙往吝。

小畜上九:君子征凶。

履初九:素履,往无咎。

泰初九:拔茅茹,以其彙,征吉。

隨六三:利居貞。

賁初九:舍車而徒。

復初九:不遠復。

復六四:中行獨復。

无妄初九:无妄往,吉。

无妄六二:不耕穫,不菑畬,則利有攸往。

无妄六三:或繫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

无妄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大畜初九:有厲,利已。

大畜九三:利有攸往。

大畜上九:何天之衢,亨。

頤六二:征凶。

咸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咸九三:咸其股,執其隨,往吝。

遯初六:勿用有攸往。

大壯初九:壯于趾,征凶。

晉六五:往吉,无不利。

明夷初九:有攸往,主人有言。

明夷:用拯馬壯吉。

筮避患吉。(按:此為明夷六二爻辭。)

明夷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

睽六四:往何咎。

睽上九:往,遇雨則吉。

蹇初六:往蹇來譽。

三四同上往蹇。

損初九:遄往无咎。

損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

損上九:利有攸往。

夬初九:往不勝為咎。

夬九四:臀无膚,其行次且。

夬九五:中行无咎。

姤初六:有攸往見凶。

姤九三:其行次且,厲无大咎。

萃初六:往无咎。

萃六三:往无咎,小吝。

困九二:征凶。

困上六:征吉。

革六二:征吉,无咎。

革九三:征凶,貞厲。

革上六:征凶,居貞吉。

鼎九三:其行塞。

震六三:震行无眚。

震九四:震遂泥。

震六五:震往來厲。

震上六:征凶。

艮初六:艮其趾。

艮六二:艮其腓。

艮六四:艮其身。

漸九三:夫征不復。

歸妹初九:征吉。

豐初九:往有尚。

豐六二:往得疑疾。

巽初六:進退。

渙初六:用拯馬壯吉。

筮濟渙。

節初九:不出戶庭,无咎。

節九二:不出門庭,凶。

節九五:往有尚。

小過九四:往厲必戒,勿用永貞。

未濟六三:往凶。

 

舟車

需,有孚,利涉大川。

訟,窒惕,不利涉大川。

同仁于野,亨,利涉大川。

蠱,元亨,利涉大川。

大畜,利涉大川。

益,利涉大川。

中孚,利涉大川,利貞。

謙初六:用涉大川,吉。

頤六五:不可涉大川。

頤上九:利涉大川。

未濟六三:未濟,凶,利涉大川。

大有九二:大車以載。

大畜九二:輿說輹。

小畜九三:輿說輻。

大壯九四:壯于大輿之輹。

困九四:困于金車,吝。

既濟初九:曳其輪,无咎。

未濟九二:曳其輪,貞吉。

 

旅客

旅,小亨,小貞吉。

旅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旅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

旅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旅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旅上九: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酒食

頤,貞吉,自求口實。

大畜,不家食吉。

需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噬嗑六二:噬腊肉,遇毒,小吝,无咎。

噬嗑九四:噬乾胏,得金矢,利艱貞,吉。

噬嗑六五:噬乾肉,得黃金,貞厲,无咎。

困九二:困于酒食。

鼎九三:雉膏不食。

 

疾病

豫六五:貞疾,恒不死。

无妄九五:无妄之疾,勿藥有喜。

遯九三:有疾,厲。

損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鼎九二: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豐六二: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兌九四:商兌未寧,介疾有喜。

 

祭祀

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

損,有孚,曷之用,二簋可用亨*。

(按:「亨」當作「享」。)

萃六二:孚乃利用禴。

升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困九二:利用享祀。

困九五:利用祭祀。

既濟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禱雨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小畜上九:既雨既處。

睽上九:往,遇雨則吉。

鼎九三:方雨虧悔,終吉。

小過九五: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寇盜

蒙上九:不利為寇,利禦寇。

需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解六三:負且乘,致寇至。

漸九三:利禦寇。

 

畜產

坤,元亨,利牝馬之貞。

晉,錫馬蕃庶。

離,畜牝牛吉。

屯六二:乘馬班如。

四上同。

賁六四:白馬翰如。

大畜九三:良馬逐。

明夷六二:用拯馬壯吉。

渙初六同。

睽初九:喪馬勿遂,自復。

中孚六四:馬匹亡,无咎。

无妄六三:或繫牛,行人得,邑人灾。

大畜六四:童牛之梏,元吉。

遯六二:執之用黃牛之革。

睽六三:見輿曳,其牛掣。

革初九:鞏用黃牛之革。

旅上九: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

大壯九三:羝羊觸藩,羸其角。

大壯六五:喪羊于易。

大壯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

夬九四:牽羊悔亡。

歸妹上六:士刲羊无血。

大畜六五:豶豕之牙,吉。

睽上九:見豕負塗。

姤初六:羸豕孚躑躅。

鄱陽汪氏占例序曰:昔者聖人用易,明民托之一筮,然所得之辭,或有懸隔者,如問婚而得田獵,問祭祀而得涉川,問此答彼,闊然不相對,豈有遷就迂誕而用之者哉。若是,則卦爻之辭皆贅言矣。《傳》曰: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隱。因貳以濟民行,以明失得之報。又曰:明於天之道而查於民之故,是興神明以前民用。又曰:探頤索隱,鈎深致遠,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龜。故繫辭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及凶,所以斷也。今占筮所得之辭,乃不應合,而在於遷就用之,則奈何哉。蓋嘗思之:易以卜筮設教,古人之卜筮,蓋少非有大事不疑不卜也。其見於書者,虞有傳禪之筮,周有征伐之卜而已。故《洪範》曰:汝則大有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而從逆之間,人謀先之,卜筮次焉,誠以事有兩可之疑,而後托之卜筮也。而其占又必誠敬專一,積其求決之真情至誠,以達於神明,故神明感應之。誠亦正告之以利害趨向而不浪漫也。且易之初,其以六十四卦示人占例,亦已廣矣。求君父之道於乾,求臣子之道於坤,婚姻於咸、恒、漸、歸妹。待於需,進於晉,行師于師,爭訟于訟,聚於萃,散於換,以至退於遯,守於困,安於泰鼎,厄於夷、蹇,盈於豐、大有,壞於損、蠱。家人之在室,旅之在塗,既未濟、損益、大小過、大小畜,得失進退之義。雖卦名為七十九字,文義明白,條例具足,亦可決矣。此未有文王卦辭之前,已可占斷,况又三百八十四爻示之以變乎。夫人誠有大疑,謀及卜筮,必積其誠意,備其禮物,齋戒專一以占之。《大傳》曰:是以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響,無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此占筮必得應合之辭。受命者神明,受禱占者之命辭也。如響者應之端的而不漫浪以告也,儻有一毫不敬不誠,不一之心則問此而告彼闊焉不與事相酬答,實神明之所不主而不告者也,又何受命如響之云。曷不即卦辭考之。文王於蒙嘗起其占筮之教矣,其言曰: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問子曰筮者扣神也,再三瀆,瀆則不告矣。此文王之所以起其例也。夫占而揲蓍,積十有八變,必成一卦。卦必有卦辭,爻必有爻辭,何以言其告不告也?蓋誠意專一而筮,則神之告之卦辭爻辭,應合所問。如占婚姻,與之咸恒,曰納婦吉,曰勿用取女,曰歸妹征凶无攸利。占征伐,曰利用侵伐,曰在師中吉,曰不利行師,曰勿用師。占田獵,曰田獲三狐,曰田獲三品,曰即鹿无虞,曰田无禽。若此者,皆所謂告也。若夫卦辭爻辭不應所占之事,此則誠意不至,二三之瀆,而所謂不告者也。不然,則得卦爻必有辭以告之,又何以有不告之云。夫誠敬不至,則吾心之神明不存,而神明之神亦爽,得不合之辭,而猶曰神明之告我也,必有他意揣摩臆度,遷就曲推,以定吉凶,以至狂妄僥倖,悖辭之念,皆自此生者,古有之矣。是惑之甚也,况世之占者,忽畧滅裂,褻瀆瑣細,不敬允甚,乃欲以此求神明之指其所之,至於不驗,又妄以為卜筮之理不可信,彼豈知告不告之道哉。余有見乎此也,乃取卦爻辭以人事分門別例,編為一書,俾世之占者以類求之,必本乎誠敬專一而知占之不妄以告人也,豈不有以解千古之惑而發聖人之蘊乎。

今按:朱子答呂東萊書有曰:易中如利用祭祀、利用享祀,只是卜祭則吉。田獲三品只是卜田則吉。公用亨于天子,只是卜朝覲則吉。利建侯只是卜立君則吉。利用為依遷國只是卜遷國則吉。利用侵伐只是卜侵伐則吉之類。推之於事,此類不一,亦欲私識其說與朋友訂之,而未能也。《語錄》亦云:易本為卜筮設,如曰利涉大川,是利於行舟也。例有攸往,是利於啓行也,大率如此。又吳必大問:何以得爻辭與所占之事相應?朱子答之曰:自有此道理。如今抽籤者亦多與占相契,若爻辭與占意相契,即用爻辭斷,如屯利建侯,屯只是卦,如何去利建侯,乃是占得此卦者之利。晉文公鲁占得此卦,屯豫皆有此辭,果能得國。萬一占病,却得利建侯,又須卦爻上別討義。今觀鄱陽汪氏之言,本朱子意也。但卦爻之辭,取象於祭祀侵伐之類,本為卦爻有利不利而發,亦假象爾。辭有盡而意無窮,豈以人專有祭祀侵伐等事而設此辭以待其占哉。占者之精誠足以感格,則神或應所占之事而告之。固有此理。不可以不告所占之事者,即為不誠也。雖事與辭不相應,而以理推斷,無不可知,亦不害其為告也。其人靈竅不開,不能遂知來物,然後為不告爾耳。故汪氏此例,亦執象之見也,況其所陳卦義,亦多牽合,未可以為知易也。夫大事卜,小事筮,《禮》有明文。而謂古人卜筮為少,非有大事不疑不卜,則又不知聖人以神道設教,不敢自私己見之意矣。

雜集諸家占驗此集以己意斷占有??而。

非出於易理之自然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