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占斷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18:12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占斷

今立十卦占八事以為斷例

  • 筮求賢例一條
  • 筮行師例一條
  • 筮入仕例一條
  • 筮致仕例二條
  • 筮婚姻例一條
  • 筮禾稼例一條
  • 筮行旅例一條
  • 筮疾病例二條

筮求賢

大畜 外卦艮為悔,占外事 內卦乾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動爻為變占變

  初九,有厲利已

  六四,童牛之牯,元吉

  六五,豶豕之牙吉

之卦為悔占遠

  姤,女壯,勿用取女

斷曰:求賢,外事也,以外卦為主。乾,君道也,而在艮之下,有屈己下賢之象。遇止而不進,不敢以尊大加賢者也。自賢者言,則二陰在外,臣道也,動則有樂就之意,其心不敢自安,勉於忠信。而一陽在上為篤實光輝之德,能任大事,有不家食之吉。又之卦為姤,以陰遇迎,剛居中正而天下大行,君臣相遇,終成正大光明之業者也。但初陽在下,當畜之時,微陽戒於早發,故爻辭以為有厲而利已。在人君,求賢則幾動於初,宜速決者也。求賢之占,莫吉於此。

筮行師

未濟 外卦離為悔,占外事。 內卦坎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无攸利

動爻為變占變

 六五,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之卦為悔占遠

 訟,有孚,窒惕,中吉終凶。利見大人,不利涉大川

斷曰:行師,外事也,以外卦為主。坎,險德也,而在內體,此行師者不敢自安之心也。而離以明體居外,照能及遠,故威加有罪而不濫及無辜。六五之動,柔而得中,將濟之象也。行師,所以去逆,其事為逆。而未濟之時,人心猶未盡順,故將濟而猶有濡尾之虞,況六五變而為訟,則所以致師之本也。此當謀始息爭,而不以用武為功可也。

筮入仕

觀 外卦巽為悔,占外事。 內卦坤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

動爻為變占變

 六二,窺觀,利女貞

之卦為悔占遠

 渙,亨,王假有廟,利涉大川,利貞

斷曰:入仕,外事也。主於外卦,而巽體一陰,為卦之主,又從巽來在二陽之下,有能畜之義。而二陽居觀之上,九五陽剛中正,又從震來,畜而能通之象也。內體坤順,臣道所宜。六二又以柔中之德,上應九五中正剛靜之君,有得臣任事之象。況六二之動,直方之德,將發之時也。豈不進用哉。若窺觀之占,乃因小人觀上德者而發,不可以語坤道之正也。但巽在坤上,雖非順而麗乎大明,然危行言孫,高而不危,能長守貴者也。三當多凶之地,而八以柔居順體。又爻從離來,明能燭幽,無所不順矣。上九當巽成功之後,猶有一陽在上。而又從艮來,止之善者也。其功成名遂身退之時乎。渙為之卦之悔,所以占遠。蓋仁恩洽於四方之象也。應此占者,惟在利貞耳。

筮致仕

訟 外卦乾為悔,占外事。 內卦坎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訟,有孚,窒惕,中吉終凶。利見大人,不利涉大川

動爻為變占變

 六三,食舊德,貞厲,終吉,或從王事,無成

 九四,不克訟,復即命渝,安貞吉

 九五,訟,元吉

 上九,或錫之鞶帶,終朝三褫之

之卦為悔占遠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斷曰:致仕,外事也,以外卦為主,乾為外卦,三爻俱動,六為放歸之位,而爻亦從乾來,無休廢之理,此宜致用於時。但內卦為坎,一陽陷於二陰之中,必有險難訟言。而三之動,乃從坤來,能以順行,一遇外體之健,自將出險。二從艮來,當安靜以待之,且初從兌來,志悅於去,但陳情不久耳。上九雖有終朝三褫之辭,然此為訟發也。求去與爭訟不同,予奪自宜異矣。故升為之卦之悔,柔以時升,亦有元亨勿恤南征之吉。與六三義同。則後來尚有前進之日也。訟言利見大人,升言用見大人。豈有見大人者而可以為致仕之占乎。

○ 按:《易學啟蒙》占例,四爻變則以之卦二之不變爻占,仍以下爻為主。前於考變定占之法,已論之矣。蓋諸卦爻辭以陰陽定剛柔,二二少一也。但因斷而顯,故舉九六占七八則靜而不用耳。若舉不用之七八而以之卦之九六占,則以不用為用。按陰陽老少之常,失剛柔動靜之正矣,故別為一法。如左云。

又筮致仕

蒙 外卦艮為悔,占外事。 內卦坎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動爻為變占變

 六三,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六四,困蒙,吝

 六五,童蒙,吉

之卦為悔占遠

 姤,女壯,勿用取女

斷曰:致仕占外卦,以艮體上爻為主。其爻自艮而來,終於止者也。六四六五連比而動,六三又相與為黨,皆由坤來,昏暗之甚者也。初八自離來,七二自震來,明而能動,然居下體之坎,上遇三陰,昏暗之時,危厲不安,此所以明炳機先而欲求去也。以七二之能動,上與五應,若非三陰並興,則五為順巽而有童蒙之吉,惟其昏暗,此其所以不能容賢智之臣也。當艮之上,又自艮來,無復進,幾其退必矣。又之卦以姤為悔,一陰初主,當戒女壯,亦見幾而作之意也。

筮婚姻

益 外卦巽為悔,占外事。 內卦震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動爻為變占變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王用享于帝,吉

 九五,有孚惠心,勿問元吉。有孚惠我德

之卦為悔占遠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爻辭缺「永貞吉」。

斷曰:婚姻內事,主內卦,震初爻為主,而外應巽之八四,有相與□。震巽又先天相配之卦,六二之陰又與九五之陽相應。觀其來卦,各得乾坤之正。男女正位乎外,內必能宜其室家矣。初與四,陽下降而陰上升,交而得位,始之能正者也。卦中非此二爻有交,則雖二五中正,亦成否隔而情不通矣。三從兌來,應上艮體,又在二五之上,陰陽已得配,而男女不昵燕私之義也。損為之卦之悔,正以見損過斯可以成益耳。損之二五,陰陽易位,則晚年家道既成,天道下濟,地道上行,亦足相與以有終,故其象見於之卦,此婚姻之吉占也。

筮禾稼

萃 外卦兌為悔,占外事。 內卦坤為貞,占內事。

萃,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斷曰:禾稼,內事也,以內卦為主。坤體三陰,發生不早,至八三兌體二陽始升,交於外體之兌。七四又從震來,乃始暢達,至七五遇艮體而止。二陽萃於四陰之中,有畜聚之象焉。六爻不動,無為而成者也。上八從兌來,收穫而說矣。但在兌體,當防其過耳。

筮行旅

蠱 外卦艮為悔,占外事。 內卦巽為貞,占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動爻為變占變

 九三,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

 六四,裕父之蠱,往見吝

之卦為悔占遠

 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無攸利

斷曰:行旅,外事也,主於外卦。而艮之上七為卦之主,從震而來,動而止者也。六四從坤而來,以入艮體,而承八五之柔。內卦巽體退怯不前,七二又從坎來,陷而不出。九三動於下位,地當童僕,或有不寧,心□急歸,亦多牽係,重以未濟為之卦之悔,有小狐汔濟濡其尾之象,則信乎欲行而未得矣。但七二之陽為九三之動所乘,猶能上進,故振作有為,不終怠馳,是為元亨利涉大川也。利涉大川則歸亦可以涉險矣。計其歸□則卦有二動爻,當以月占。三爻來卦乾於地支直巳午,上爻來卦震於天干直癸甲,當在癸巳甲午兩月,同內外動爻相連,其行無所滯也。若起程之日,則已動之卦,當占六爻陰陽老少之生數而主進。初爻少陰二數,二爻少陽三數,三爻老陽一數,四爻老陰四,數五爻少陰二數,六爻少陽三數,共得十五,以六除去十二,得畸三,當三之陽爻,屬寅,在占卦前之寅月起程。若論方位,則巽先天西南方之卦也,艮先天西北方之卦也,其家在縣邑之西南,而其至自他鄉之東北,亦分內外體而占之。

筮疾病

小畜 外卦巽為悔,主外事。 內卦乾為貞,主內事。

本卦為貞占近

 小畜,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動爻為變占變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上九,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

之卦為悔占遠

 夬,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斷曰:疾病內事也,以內卦為主,乾體三陽在內,其勢上進,三能以艮道自止,而六四在巽體又以陰畜之,有血去惕出之象。五雖陽剛,猶陷於險,而巽終力弱,牽纏不能自拔。至於上九,則陽爻動矣。病雖復作,然陽剛根於內體之乾,非死絕之道也,但難即癒耳。又須以柔道調將,乃得無咎,故之卦有告自邑,不利即戎之戒。不利即戎,謂不必攻擊太過也。蓋久而後能脫,故其象應於之卦之彖辭,脫病之期,則三爻來卦艮值酉戌,二爻來卦乾直丙丁,動爻有阻擋在丙戌□滿月之間。外卦兩爻動,故以月為主。

又筮疾病

明夷 外卦坤為悔,主外事。 內卦離為貞,主內事。

明夷,利艱貞

斷曰:卦雖六爻不動,於疾並為安,然為卦內體八二爻自離來,離體之三乃易動之地,與初又皆自震來。不動之動,而動益□者。當明夷之三,明不能晦,至于南狩有功,此致禍之道也,正猶疾病而妄□□□則□□□衰,非安靜所能養□□明夷之□明入地下。外體三陰,陽道盡滅,又坤為死絕之地,全無生氣,必死之占也。但卦無動爻,未□即死,當延及歲餘耳。

右八例所畫卦,每爻旁列一卦。於右予其所從來之卦,蓋三揲左右扐之策,本有此象,非強立也。其左六位序為六時,則以□之本□□尾相因,易道原始要終以為質,其時物等差,亦理所之有也。若以每卦六位分立六名,如入仕則初為藏脩,二為名□,三為艱危,四為薦引,五為登庸,六為退休。致仕則初為見幾,二為陳情,三為怫眾,四為□□,五為留止,六為放歸。婚姻則初為前緣,二為女□,三為□□,四為禮物,五為男家,六為成就。禾稼則初為土地,二為□□,三為耕耘,四為雨露,五為成熟,六為收穫。行旅則初為□舍,二為行李,三為童僕,四為起程,五為在路,六為□家。疾病則初為根因,二為醫藥,三為觸發,四為支持,五為痊可,六為安養。諸事以□□□□□隨□□□蓋亦六爻相錯,唯其時物之□□也。而大□則盡於原始要終,多譽多懼,多凶多功之數言,亦唯知者以意會之而□來,卦所以盡變事。位所以盡時□。此定占似為古法,自左氏以來,率主□□一能盡推天下事理,則已拘矣。而《焦氏易林》又逐爻自為一說,□又妄焉。據辭斷事,正如執神祠中筊籤詩語以決人疑,何足以周待物之無窮哉。京房知其然也,乃為火珠林法以代筮。其法以卦屬五行,以爻推八世,以陰陽逆順布六辰,以六辰生剋配六親,以世應分體用,以時日論盛衰,庶幾足以該括物情,誠應亦多有驟然□外,自成一家之說,亦近於安排矣。蓋房專據後天,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卦次,以□定位而以事□合焉。殊不知,定位乃在先天,而後天八卦不過為□□□發一例耳。其於卦變,固未盡□,安得執此為典要邪。且易為君子謀,不可以占險。凡以開物成務,使人趨吉避凶。而房之術,不問心術之正邪,但計事為之□告,不用卦德驗吉凶於心,而以五行推禍福於□□,使僥倖者得苟免焉,此豈聖人吉凶與民同患,以神道神教之本意哉。今立八條事上,皆據易定例,一本自然之法象,雖不遺象辭,然實不□於象辭者也。蓋義從心起,通變盡神,隨事□□,各有攸當。如人之賢愚強弱,萬有不齊,苟占一事,爻象皆同而感□,六爻吉凶宜自異矣,亦豈可以一例拘哉。但非聖明睿智,圓神無滯者,不足以盡天下之變,成天下之亹亹者,欲以昏蔽之德,求與鬼神合吉凶,難矣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