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楊雄卦氣圖/橫圖/太玄首贊辭略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17:3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楊雄卦氣圖

字子雲,西漢成都人。

此圖出《周易翼傳》,本名〈太元方州部家八十一首圖〉,而不列易卦。

太玄本圖亦不列易卦,而加二十四氣,今損益之。

原始三方,方有三州,州有三部,部有三家,皆一生三,故有三方九州二十七部八十一家也,是為八十一首。首有四畫,最上一畫為方,第二畫為州,第三畫為部,最下第四畫為家。一長畫為一方,二短畫為二方,三短畫為三方。方州部家皆然,方州部家亦借以明一統三,三統九之意云爾,無他義也。元分為三,以天地人為別,每一元二十七首。元或作玄,蓋通用之。

橫圖

八十一首橫看。首一九贊直看。

太元擬卦日星節候圖

此係王薦所作,見《元圖發微》。圖內首畫并九贊,皆自上而下。

太玄首贊辭略

中首尾信,可以為庸。測曰:龍出于中,見其造也。

○ 次四,庳虛无因,大受性命否。測曰:庳虛无因,不能大受也。

○ 次五,日正于天,利以其辰作主。測曰:日正于天,貴當位也。

○ 次六,月闕其慱,不如開明于西。測曰:月闕其慱,明始退也。

○ 次七,酋酋大魁,顧水包貞。測曰:酋酋之包,任臣則也。

○ 次八,黃不黃,覆秋常。測曰:黃不黃,失中德也。

○ 上九,巔靈氣形反。測曰:巔靈之反,時不克也。

右太元第一首也,為陽氣之始

 二方二州二部二家

應陽集于上,陰信萌乎下。上下相應。首測曰:擬咸地元陽家五土中,中日在井二十九。

○ 初一,六幹羅如,五枝離如。測曰:六幹羅如附離君也。

○ 次二,上歷施之,下律和之,非則否。測曰:上施下和,匪其肯也。

○ 次三,一從一橫,天網䍚䍚。測曰:一從一橫,經緯陳也。

○ 次四,援我罘罟,絓羅于野至。測曰:援我罘罟,不能以仁也。

○ 次五,龍翰于天,貞栗其鱗。測曰:龍翰之栗,極懼墜也。

○ 次六,熾承于天,水萌于地。測曰:承天萌地,陽始退也。

○ 次七,彊其衰,應蕃貞。測曰:日彊其衰,惡敗類也。

○ 次八,陽極徵陰,不移日而應。測曰:極陽徵陰,應其發也。

○ 上九,元離之極,君子應以大稷。測曰:元離之極,不可遏也。

右應太玄第四十一首也,為陰陽之中

 三方三州三部三家

養陰弸于野,陽蓲萬物,赤之於下。首測曰:養擬頤人元陽,家九金上上日在斗二十二。

○ 初一,藏心于淵,美厥靈根。測曰:藏心于淵,神不外也。

○ 次二,墨養邪,元函否。測曰:墨養邪,中心敗也。

○ 次參,糞以肥丘,育其根荄。測曰:糞以肥丘,中光大也。

○ 次四,燕食扁扁,其心儍儍,利用征賈。測曰:燕食扁扁,志在賴也。

○ 次五,黃心在腹,白骨生肉,孚德不復。測曰:黃心在腹,上得天也。

○ 次六,次次,一日三餼,袛牛之兆,肥不利。測曰:次次之餼,肥无身也。

○ 次七,小子牽象,婦人徽猛,君子養病。測曰:牽象養病,不相因也。

○ 次八:鯁不脫毒,疾發鬼上壟。測曰:鯁疾之發,歸于墳也。

○ 上九:星如歲如,復繼之初。測曰:星如歲如,終始養也。

○ 踦贊一:凍登赤天,晏入元泉。測曰:凍登赤天,陰作首也。

○ 嬴贊二:一虛一嬴,踦奇所生。測曰:虛嬴踦奇,禪无已也。

右養太元第八十一首也。為陰陽之終,故繫踦嬴二

贊於七百二十九贊之末。○ 舉此三首義,可概見矣。

雙湖胡氏曰:《太玄經》者,楊雄之所作,以擬易者也。其畫四,以方州部家為次,自上而下,最上一畫為方,第二畫為州,第三畫為部,最下為第四畫,為家。每四畫為一首,一元生三方,三方生九州,九州生二十七部,二十七部生八十一家,而成八十一首。首各有名,以擬易六十四卦。每首雖四畫,而贊則有九。以初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七,次八,上九為次,而分水火木金土。一六水,二七火,三八木,四九金,五土。每首九贊八十一首,共七百二十九贊。末一首上九後,獨增踦嬴二贊,以擬易之三百八十四爻。爻首之下各有辭,贊亦亦各有辭。贊下又各有測辭,以擬爻之小象。又有元文,以擬文言。有元攡,元瑩,元棿,元圖,元告,以擬《繫辭》。有元數、元衝、元錯,以擬《說》、《序》、《雜》。八十一首分天地人。二元七百二十九贊又加踦嬴,分晝夜日星節候以直一歲三百六十五日二百三十五分,以擬卦氣。又有揲蓍法筮守贊,以斷事之吉凶。(二百三十五分以日法為九百四十分而四分得一之數也。○ 元文等篇以其通論??義故其辭不歸。)

今按:八十一首《太玄》之卦名也。不曰卦而曰首,以別於卦也。玄以首名準易者,若訓字。然如蒙之為童,隨之為從,晉之為進,解之為釋,訟之為爭,革之為更,師之為眾,比之為親,乾之為強,姤之為遇,豐之為大,損之為減,萃之為聚,觀之為視,遯之為逃,益之為增,恒之為常,賁之為飾,困之為窮,艮之為止,蹇之為難,頤之為養之類。只如解說易卦之名而已。至於重二十一卦以配八十一首之數,則尤無意義,其淺陋亦甚矣。有九贊,故一首之下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位,每贊直半日,則九贊直四日半而為一首。九贊當四日半,而曰五日者,以夜同於晝也。晝夜相配則為一日矣。故於初贊即言,一日至八十一首之九贊,當得三百六十四日半,而曰三百六十五日者,以踦一之半日為夜,併言於晝也。又有嬴二日之半為四分度之一,則踦嬴二贊在八十一首之外矣。夫楊雄所用,固京房法也。房去震離兌坎四正卦,而止用六十卦,故卦直六日七分,雄亦去四正卦,而重二十一卦為八十一卦,則卦直四日半,是雄雖用京房法,而亦以己意更改矣。以雄之法推筭,亦合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但比六日七分之法牽強而不整齊耳。虛谷方式謂,太玄精於卦氣,特以其所紀日星氣候比京房稍詳,而豈知增益易卦以私見強排乃朱子所謂工夫之拙者哉。又一陰一陽者,玄相錯之法也,故陽首數奇而主陽,謂之陽家,陰首數偶而主陰,謂之陰家。至於八十一首交於初首,則皆陽也。所餘踦嬴二贊,又附於末首之末,則皆以陽數為主,而陰陽無相錯之義矣。水火木金土者,玄相禪之法也。玄以九成數,故以五居成數二數之中。五土也,一二三四,生數居五之前,六七八九,成數居五之後,然五行各自為序,自九交初,亦未驗其有相禪之義也。雄雖自謂準易而實不知易者也。夫易本以一陰一陽之交,以成八卦,自復而升,以至於乾,自姤而降,以至於坤,其流行之不已,固其對待之不偏者也。而雄則以一歲之氣分而為三,自子中至辰中為天元,自辰中至申中為地元,自申中至子中為人元。而於易中陰陽消長之序,則既但矣。蓋本好奇之見,而非剛柔立本變通趨時之道也。可以謂之知易乎?雄惟為人深沉,頗能思索,故略見天地之理而於卦氣之起中孚則曰:陽氣潛萌於黃宮,信無不在其中,而其八十一首亦因一歲陰陽之氣立義焉,故邵子稱之曰:楊雄知曆法又知曆理。其子伯溫遂曰:楊子雲知易之本。是亦即其所見之一班而許之耳。徒守靜虛而不得其正,則動必有咎,此雄之所以卒至失節敗名也歟。雄之書,宋時亦少有傳者,故或者謂其用六十四卦,不去震離兌坎四正卦,與京法異。而四正卦在六十四卦之中,則又易置其位,以為房以坎應大雪,而雄以兌。房以兌應秋分,而雄以坎。則許翰既有辯矣。說見前。

焦圖下

《太玄》揲蓍法命曰曰:假太元,假太元孚貞。爰質所疑于神于靈,休則逄陽,星時數從。咎則逄陰,星時數辭違。凡筮有道,不精不筮,不疑不筮,不軌不筮,不以其占不若不筮。神靈之神靈曜曾越卓。(星謂牛女虛也。時謂旦中夕也。數位首數之奇偶也。辭謂九贊之辭也。若順也。曜明也。曾則也。言其明卓然示人遠也。○ 此命筮之辭。)三十有六而策視焉,虛三別一以挂于左手之小指,中分其餘,以三搜之,并餘於艻,一艻之後而數其餘,七為一,八為二,九為三,六筭而策道窮也。(搜即揲也。艻即扐也。七為一,八為二,九為三,去六而言也。所去之六,是為六筭。)

逄有下中上。下思也,中福也,上禍也。思禍福,各有下中上,以晝夜別其休咎焉。一從二從三從,是謂大休。一從二從三違,始中休終咎。一從二違三違,始休中終咎。一違二違三違,是謂大咎。占有四,或星或時或數或辭,旦則用經,夕則用緯。觀始中決從終。(南北為經,東西為緯。經者一二五六七也,緯者三四八九也。即河圖縱橫之數。凡用贊,下為始,此為中,上為終,此所謂觀始中,決從終也。○ 每二贊直一日,晝夜各分一贊,此一年決定死數也。但占法則以旦中夕所筮分三表,而以陰陽二家分休咎。陽家則一三五七九為從,二四六八為違。陰家二四六八為從,一三五七九為違,故四揲得首??首九贊九贊分而為三,則為三表。三表在九贊之中,而所遇之數即其所用之贊也。故表有二百四十三,而贊有七百二十九。贊嬴入表,表嬴入家,家嬴入部,部嬴入州,州嬴入方,方嬴則玄。其法旦筮用九贊之一五七。占遇陽家則為晝,而休。遇陰家則為夜而咎。夕筮用九贊之三四八占,遇陰家則四八為晝而休,三為夜而咎。遇陽家則三為晝而休,四八為夜而咎。日中夜中筮者用九,贊之二六九占,遇陽家則以九為晝而休,二六為夜而咎。遇陰家則以二六為晝而休,九為夜而咎。是為六等休咎。○ 三八為木,四九為金,二七為火,一六為水,五為土。又自五行之旺相休囚而斷焉。)

老泉蘇氏曰:雄之說曰,一扐之後而數其餘。夫一挂一扐之多,不過乎六。既六而其餘二十七者,可以為九,而不可以為八七,況又不至於六哉。《太玄》雄作其揲法,宜不謬意者,傳之失也。王涯之說,一扐之後,而三二數之,三七之餘而一一數之,及八以為二及九以為三,不及八不及九從三三之數而以三七為一。是茍以牽合乎。一扐之言而不知夫八者,須挂一扐三而後成,而扐終不可以三也。易之三揲也,每分輒挂而列乎三指之間,玄之再扐也。再扐不挂而歸於初扐之指,吾於其挂而後分也見焉。易分而後挂,故每分輒挂,挂必異處,故列乎三指之間。玄挂而後分,故再扐不挂,再扐不挂,故歸於初扐之指。指者,視其挂者也。然則不再扐,吾之雄之不先挂也。

今按:《太玄》揲法註家多不能通其說,老泉以為傳之失者,得其意矣。蓋玄之虛三地之所以配天也。而挂一於左手之策則天之所以運行乎地也。其曰挂一,非謂所用三十三策之中而挂其一也。所用三十三策而挂其一,則歸餘者與七八九之是不合矣。故挂一者十策之中,而挂其一也。是三十策之中分之為三,而各挂一策,所用實止三十策也。范叔明曰:十取出一,名以為艻,謂之艻者,蓋以識三十蓍之數也。如此則當其中分左右也,止揲左策以其所餘者,或一或二或三,以合於所虛之三,所挂之三則得一者為七,得二者為八,得三者為九,而右策亦不必揲矣。故不再扐也。意其傳之者失此法耳。所幸范註略發此意,尚得以尋其緒焉。雄之揲法,止用三十六策,而三十六策之中所虛者三,所挂者三,又以三揲之,一揲而不再扐,此與大衍之法用四十八策以四揲之而一掛再扐以成陰陽老少者全異。故四畫而成一首,一首而分九贊,自中至養,凡八十一首,七百二十九贊,以八十一首名強附於四畫之下。而以七百二十九贊又強附於八十一首之下,又踦嬴二贊乃揲法之所不及也,而又強以附於養。首九贊之後,此皆以私意編排,初無自然法象,謂之工夫之拙,豈不信乎。

○ 又按:《太玄》占法首贊各有辭,則吉凶在辭矣。而其用又在於氣候日星之運,此固卦氣直日之法也。而占之有驗則存乎其人耳,豈繫於立法之加詳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