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文王十二月卦氣圖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11:2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文字輸入:laughforget


文王十二月卦氣圖一名辟卦

按:圓圖皆以乾南坤北為主,然乾盡午中,坤盡子中,則中分子辰,當以前一半屬坤,後一半屬復,以後十一辰皆以中為前卦之終,後卦之始。

臨卦彖辭曰: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草廬吳氏曰:自天正建子之月,一陽始生為復。其二建丑之月,二陽長而為臨。其七建午之月,一陰始生為姤。至其八建未之月,則二陰長而為遯,遯者臨之正對,臨卦六畫變盡也。今二陽之臨,陽長而消陰也,至于八月,二陰之遯則陰長而消陽矣,故為至于八月則有凶也。

今按:《本義》序文王八卦次序圖及八卦方位圖,皆以為後天之學,而不及此卦氣一圖。此圖惟見於雙湖胡氏《周易翼傳》,蓋因文王有至于八月有凶之言。八月者,建未之月也,故推其卦序如此。雖文王始有此言,而其卦畫實在伏羲六十四卦之中,不可謂伏羲不知此理也,故今列此圖於後天八卦之前。邵子〈觀物詩〉所謂「乾遇巽時為月窟,地逢雷處見天根」,即此圖。姤繼乾,復繼坤之義也。○ 又按:此圖以子起一月,丑為二月,即周正之序也。但文王時未有周正,故草廬以天正言之,而周以子為天正之義,已肇於此。朱子於《本義》遇此十二辟卦者,皆以夏正言。如以復為十一月之卦,臨為十二月之卦之類,皆非文王之意也。詳見臨彖。

漢上朱氏曰:二十四氣七十一候見於周公時訓,呂不韋取以為月令,其書則見於夏小正。夏小正者夏后氏之書,孔子得之於杞者也。夏建寅,故其書始於正月。周建子,而授民時,巡狩蒸享,皆用夏正,故其書始於立春。夏小正具十二月,而無中氣,有候應而無日數,至于時訓乃五日為候,三候為氣,六十日為節,二書詳略雖異,其大要則同,豈時訓因小正而加詳歟。

今按:二十四氣之名皆取於夏正。周正建子,其春夏秋冬之名未必如此,而謂其授民時巡狩蒸享皆用夏正,故其書始於立春,則於春秋以子月為春王正月者,義不相合,辨巳見《春秋私考》隱公元年矣。然則時訓亦戰國時逸民處士之所纂緝,而非出於周公也。至於雨水之為正月中也,漢初以為驚蟄蓋本夏小正正月啓蟄之言也,驚蟄之為二月節也。漢初以為雨水蓋本月令仲春之月,始雨水之言也。孔氏春秋疏謂,漢氏之始,以啓蟄為正月中,雨水為二月節,及太初以後,更改氣名,以雨水為正月中,驚蟄為二月節,以迄于今,踵而不改,則漢曆之先雨水而後驚蟄,蓋自太初始也。古曆今無可考,但漢之所以改舊曆者,乃本時訓,而時訓與夏小正月令異者,豈以蟄雖始起於正月,而大驚則在二月。雨雖盛行於二月,而始發則在正月,因其氣候而驗之歟。夫月令紀十二月時候,體例不一。氣候在前先言之,在後後言之,而先後之序相疑者,亦或可互言之,此當以意會而已,但開物閉物,則有定候。邵子謂:開物於星之七十五,猶歲之驚蟄也,閉物於星之三百一十五,猶歲之立冬也。夫自冬至數至正月,終得七十五日而始交。驚蟄註云:月寅星戊正正月大盡之日也。自冬至數至十月,終得三百一十五日而始交。立冬註云:月戍星戊則九月大盡之日也。開物雖在驚蟄二月節,而啓蟄之端巳在正月之中。閉物雖在立冬十月節,而閉蟄之端巳在九月之中。故魯齋鮑氏曰:開物於寅中而起於驚蟄者,二月初氣也閉。物於戍中而終於立冬者,十月初氣也。知此可以明節氣先後之說矣。夫十二月辟卦之序,由復陽生而臨而泰而大壯而夬,以至於乾。由姤陰生而遯,而否而觀而剝,以至於坤,此陰陽消長之常也。雨水驚蟄之交,當泰之時而開物。霜降立冬之交,當剝之時而閉物。此萬物啓閉之限也。而啓閉亦惟節消長之過耳。故冬至者閉物之極也,夏至者開物之極也,其氣互有盛衰。折盛衰之中,則陰陽適得其均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