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圖/ 方位圖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11:1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圖邵子書本名八卦重為六十四卦圖

此圖以黑白別奇偶,說見前八卦次序圖下。

○ 八卦之上重加八卦為六十四卦,皆伏羲時所有,而其名亦自伏羲命之。蓋《書》稱「龜筮協從」,則堯舜之前已有卜筮,故大禹敘疇於稽疑之筮,已有貞悔。內卦為貞,外卦為悔,則外體三爻非至文王而始加也。既有重卦,則必有名,否則所值之卦指為何物,以教民耶?但此圖則未必伏羲所畫也。

《繫辭傳》曰「兼三才而兩之,故六。六者非他,三才之道也。」又曰「剛柔相磨,八卦相盪」。

又曰: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

邵子曰:八卦相錯,故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八分為十六,十六分為三十二,三十二分為六十四。

今按:重卦者伏羲,於一卦之上又加一卦也。如蒙之險而止,豫之順以動也。貞為卦之體,悔為卦之用,故內卦一定而不可易,外卦則隨寓變通者也。內卦以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為序,邵子因橫圖陽右陰左之序,而為此說也。外卦之加,亦依此序。自方圖加一倍法而觀之,似亦如此。但伏羲畫卦,本於河圖,惟圓圖為順天地自然之運,則其數當以震一離二兌三乾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為序,而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之序,恐非運卦之常也。蓋陰陽對待,兩兩相交,故其序與圓圖之運行者不同,其曰一分為二,積而至於六十四,此正加一倍法也。然易之理,惟以內外兩卦為體用而立義,加一倍法乃其交易之漸次,卦辭內未有及焉,豈非以其法但可以見陰陽之交,而體用無常之變,則各卦皆因六爻備而後畫歟。

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圖一名六十四卦方圓圖

邵子書本名六十四卦圖

西山蔡氏曰:六十四卦圓布者,乾盡午中,坤盡子中,離盡卯中,坎盡酉中。陽生於子中,極於午中。陰生於午中,極於子中。其陽在南,其陰在北。方布者,乾始於西北,坤盡於東南,其陽在北,其陰在南。此二者陰陽對待之數。圓於外者為陽,方於中者為陰。圓者動而為天,方者靜而為地者也。

雙湖胡氏曰:伏羲六十四卦圓圖亦就前六十四卦橫圖中。揭陽儀中前三十二卦,自乾至復居圖左方,乾在南之半,復在北之半。揭陰儀中後三十二卦,自姤至坤,居圖右方。姤在南之半接乾,坤在北之半接復。先自震復卻行至乾,乃自巽姤順行至坤。圖既成,坤復間為冬至子中,同人臨間為春分卯中。乾姤間為夏至午中,師遯間為秋分酉中。自合四時運行之序,但陰陽消長,較之文王十二月卦疏密不同,復隔十六卦為臨,臨隔八卦為泰,泰隔四卦為大壯,大壯隔一卦為夬為乾。姤、遯、否、觀、剝,坤亦然。若依陰陽消長之次分節候,未免疏密不齊。要之,伏羲卦氣自是一樣,坤復乾姤與文王十二月卦適同,餘皆不同。文王自是一樣,不可混而觀也。天道左旋,其運行之序,自北而東,東而南,南而西,西而北,北而復東也。

今按:伏羲畫卦,先有圓圖,以定八卦,而每卦之上,又加八卦,於是成六十四卦。而圓圖之六十四卦,皆因圓圖之八卦而引伸之也。由圓圖橫布分陰陽之兩位,而每加一倍則橫圖之所由出也。圓圖之序,震一離二兌三乾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方圖之序,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圓圖乃伏羲畫卦之本旨,方圖則後人數學之別傳也。蓋伏羲所重之卦,內卦為貞,外卦為悔,以兩卦為體用,而以陰陽加一倍之法兩兩相生,以成六十四者,推數之變至於無窮也。故論易當以圓圖為主,主於圓圖則對待流行,體用全備。而所謂用者不離於體,豈若方圖之積,不以三畫為內外卦之節者哉。夫三畫之加為六也,即一卦之重為八也。重卦之義,內八卦譬如春夏秋冬,外八卦譬如每時,中各有四時之變。當春之時,皆春氣也。而春之有盛衰,或愆其候,則其變矣。當夏之時,皆夏氣也,而夏之有盛衰,或愆其候,則其變矣。秋冬亦然。此皆以運行之序言也。圓圖八卦,其運行既以震離兌乾巽坎艮坤為序,則其重卦之序,亦當如圓圖八卦之運行,乃用橫圖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之序用數,與體數不同,此豈伏羲之宗旨哉。故知此圖皆後人所為也。或謂,先天方圓圖始於麻氏心悟,必有所受,而朱子謂其不然。察亦欠精矣。原其意,但欲以復次坤,為一陽初生之象。以姤次乾,為一陰初生之象。殊不知,復之陽生以漸至於六陽而為乾,姤之陰生以漸至於六陰而為坤,乃其卦氣進退之漸,別為一義,不可以六十四卦為有取於此也。如以六十四卦而取此義焉,則陽之繼復而長者為臨泰大壯夬,以至於乾。陰之繼姤而長者為遯否觀剝,以至於坤。其在圖,相隔之位疏密不齊,有如雙湖所論者,奚必專主復姤以為乾坤之始交耶。故此圖六十四卦之序,皆以橫圖自右至左之卦起數,此真出於數學之傳,豈可以汨伏羲義理之奧性命之原哉。至以橫圖矩之為方,而置於圓圖之中以成地居夫內之象,固亦後人之所強排也。朱子曰:此圖若不從中起以向兩端,而但從頭至尾,則此等類皆不可通。故嘗取出圓圖中方圖在外,而虛中以象太極,則又因其說之不通而欲強正之也。併其合方圓圖為一之意,而失之矣。方圖之說又見下文。

邵子《大易吟》曰:「天地定位,否泰反類。山澤通氣,咸損見義。雷風相薄,恒益起意。水火相射,既濟未濟。四象相交,成十六事。八卦相盪,為六十四。」

又曰:乾七子,兌六子,離五子,震四子,巽三子,坎二子,艮一子,坤全陰故無子。乾七子,坤六子,兌五子,艮四子,離三子,坎二子,震一子,巽剛故無子。

又曰:乾坤七變,兌艮六變,離坎五變,震巽四變。

今按:此皆以方圖言也。以四隅言,自外而內,則乾坤否泰為第一層之四隅,艮兌咸損為第二層之四隅,坎離既未濟為第三層之四隅,震巽恒益為第四層之四隅。乾七子,兌離震巽坎艮坤也。兌六子,去乾而言也。離五子,去乾兌而言也。餘倣此。此以次序言。乾七子,坤兌艮離坎震巽也。坤六子,去乾而言也。兌五子,去乾坤而言也。餘倣此。此以對待言。巽在經世衍易圖為少剛,二陽在上則剛過而退,故無子。乾七變,兌離震巽坎艮坤也。坤七變,艮坎巽震離兌乾也。兌艮在乾坤內,去乾坤,故為六變。離坎在艮兌內,又去艮兌,故為五變。震巽在離坎內,又去離坎,故為四變。邵子此數條,但以見方圖之卦氣漸消,數因漸縮,而內外廣袌,隨所取用耳,無他意義也。其以??地亦見地中,具此六十四卦,非真以乾為西北而坤為東南也。觀者求其意於言意之表,則不為卦位所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