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折中象傳】3. 屯卦

Jack 在 2017, 五月 3 - 15:1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本義】坎不言水而言雲者,未通之意。經綸,治絲之事,經引之,綸理之也。屯難之世,君子有為之時也。 

【程傳】坎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為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于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集說】

○ 李氏舜臣曰:坎在震上為屯,以雲方上升,畜而未散也。坎在震下為解,以雨澤既沛,無所不被也。故雷雨作者,乃所以散屯。而雲雷方興,則屯難之始也。

○ 項氏安世曰:經者立其規模,綸者糾合而成之,亦有艱難之象焉。經以象雷之震,綸以象雲之合。

○ 馮氏椅曰:雲雷方作而未有雨,有屯結之象。君子觀象以治世之屯,猶治絲者,既經之又綸之,所以解其結而使就條理也。

○ 吳氏澄曰:君子治世猶治絲,欲解其紛亂。屯之時,必欲解其鬱結也。

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程傳】賢人在下,時苟未利,雖磐桓,未能遂往濟時之屯。然有濟屯之志,與濟屯之用,志在行其正也。九當屯難之時,以陽而來居陰下,為以貴下賤之象。方屯之時,陰柔不能自存,有一剛陽之才,眾所歸從也。更能自處卑下,所以大得民也。或疑,方屯於下,何有貴乎?夫以剛明之才,而下於陰柔,以能濟屯之才,而下於不能,乃以貴下賤也,況陽之於陰,自為貴乎。

【集說】

○ 王氏弼曰:不可以進,故磐桓也。非為宴安,棄成務也,故「雖磐桓,志行正也」。

○ 楊氏萬里曰:磐桓不進,豈真不為哉。居正有待,而其志未嘗不欲行其正也。故周公言居貞,而孔子言行正。

○ 王氏申子曰:初磐桓有待者,其志終欲行其正也。況當屯之時,陰柔者不能自存,有一陽剛之才,眾必從之以為主。而初又能以貴下賤,大得民心。在上者果能建之以為侯,則屯可濟矣,故利。

○ 胡氏炳文曰:乾坤初爻,提出陰陽二字,此則以陽為貴,陰為賤,陽為君,陰為民,陰陽之義益嚴矣。

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程傳】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為剛陽所逼,是其患難也。至於十年,則難久必通矣。乃得反其常,與正應合也。十,數之終也。

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程傳】事不可而妄動,以從欲也。无虞而即鹿,以貪禽也。當屯之時,不可動而動,猶无虞而即鹿,以有從禽之心也。君子則見幾而舍之不從,若往則可吝而困窮也。

【集說】

○ 楊氏簡曰:夫无虞而即鹿者,心在乎禽,為禽所蔽。雖无虞,猶漫往,不省其不可也。動於利祿,不由道而漫往求者,如之君子則舍之,往則吝則窮也。

○ 蔡氏清曰:從字重,是心貪乎禽也。故著以字,所謂禽荒者也,是以身徇物也。

【案】《象傳》有單字成文者,如此爻窮也,下爻明也,是即起例處。餘卦放此。

求而往,明也。

【程傳】知己不足,求賢自輔而後往,可謂明矣。居得致之地,己不能而遂已,至暗者也。

【集說】

○ 胡氏瑗曰:必待人求於己,然後往而應之。非君子性脩智明,其能與於斯乎!

○ 俞氏琰曰:彼求而我往,則其往也,可以為明矣。如不待其招而往,則是不知去就之義,謂之明可乎。

○ 蔣氏悌生曰:指從九五,凡退下為來,進上為往。

【案】《傳》義皆謂己求人也,胡氏俞氏蔣氏,皆作人求己。而己往從之,於求而往三字語氣亦叶。又易例六四應初九,從九五,皆有吉義,故作從初從五俱可通。

屯其膏,施未光也。

【程傳】膏澤不下及,是以德施未能光大也。人君之屯也。

【集說】

○ 谷氏家杰曰:施字當澤字,澤屯而不施,即未光,非謂得施而但未光也。

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程傳】屯難窮極,莫知所為,故至泣血。顛沛如此,其能長久乎?夫卦者事也,爻者事之時也。分三而又兩之,足以包括眾理。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

【集說】

○ 楊氏簡曰:「何可長」者,言何可長如此也。非惟深憫之,亦覬其變也,變則庶乎通矣。

【案】《象傳》凡言「何可長」者,皆言宜速反之,不可遲緩之意,如楊氏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