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卷四:占字總訣一

Jack 在 2016, 一月 20 - 11:4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梅花易數卷四

夫先天者,已露之機。後天者,未成之兆也。先天則有事,始占一事之吉凶。後天則有所未知,而出倉猝之頃,而休咎驗焉。故先天為易測,後天為難測也。先天則有執箸而成卦,後天觸物即有卦,此全在人心神之所用也。其能推測之精,所用之活,則無一事一物,莫逃之數矣。

我居者為中,現於前者為離,現於後者為坎,出於左者為震,出於右者為兌,在我左角者為艮,在我右角者為乾,在乾左角者為坤。此八卦位,八方而定吉凶,立八卦而定克應,取時日而定吉凶,觀變爻而定體用。故我坐則其禍福應二卦成數之間,我立則其禍福應於中分二卦之間。大抵坐則靜,行則動,立則半動半靜。靜則應遲,動則應速。凡有觸於我而有意,以為我之吉凶,則吉凶在我,應驗在人。意者何如?蓋八卦之畫既定,六爻之斷既明,余仍以生剋之理,究以刑冲之蕰,萬無一失矣。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仍當以心求,不可以迹求,不可拘泥物圓為天卦,物方為地卦,是為序。

指迷賦

嘗聞相字,乃前賢妙術,古今祕文,為後學之成規,辨吉凶之易見。相人不如相字,即相其人,變化如神,精微入聖。自古結繩為政,如今花押成數。言,心聲也。字,心畫也。心形如筆,筆畫一成,分八卦之休咎,定五行之貴賤,決平生之禍福,知目前之吉凶。富貴貧賤,榮枯得失,皆於筆畫見之。或將吉為凶,或指凶為吉,先問人之五行,次看人之筆畫。相生相旺則吉,相剋相泄則凶。如此觀之,萬無一失。

為官則筆滿金魚,致富則筆如寶庫。一生孤獨見,於字畫之欹斜,半世貧窮。乃是筆端之愚濁,非夭即賤。三山削出,皆非顯達之人。四大空亡,盡是寂寥之輩。父母俱存兮,乾坤筆肥。母早亡分,坤筆乃破。父先逝兮,乾筆乃虧。坎是田園並租宅,穩重加官。艮為男女及兄弟,不宜損折。兌上主妻宮之巧拙,離宮主官祿之榮枯。震為長男,巽為驛馬,乾離囚走,壬主競爭。震若勾尖,常招是非,妻定須離。若是圓淨,祿官亦要清明。離位昏蒙,乃是剝官之殺。兌宮破碎,宜昏硬命之妻。金命相逢火筆,剋陷妻兒。木命亦怕逢金,破財常有。水命不宜土筆,不見男兒。火命若見水筆,定生口舌。土命若見木筆,租產自消。相生相旺皆吉,相剋相刑定凶。舉一隅自反,遇五行而相之,略說根源,以示後學。

玄黃剋應歌

玄者天也,黃者地也,應者剋應之期也。天地造化,剋應之謂也,其歌曰:

凡是揮毫落楮時,便將凶吉此中推。忽聽傍語如何說,便把斯言究隱微。

倘是歡言多吉慶,若聞愁語見傷悲。聽得鵲聲云有喜,偶逢鴉叫禍無疑。

帶花帶酒憂還退,遇醢逢醯事轉迷。更看來人何服色,五行深說處根基。

有人抱得嬰兒至,好把陰陽兩字推。男人抱子占兒女,婦人抱子問熊羆。

一女一子成好事,群陰相挽是仍非。若見女人攜女子,陰私連累主官非。

忽然寫字寬衣帶,諸事從今可解圍。跛子瞽人持杖至,所謀蹇滯不能為。

竹杖麻鞋防孝服,權衡炳印主操持。見菓斷之能結果,逢衣須說問良醫。

若見丹青神鬼像,斷他神鬼事相隨。若畫翎毛花果類,必然粧點事須知。

有時擊磬敲椎響,定有佳音早晚期。寺觀鈴鐃鐘鼓類,要知仙佛與禳祈。

倘是攜來魚雁物,友朋音信寫相思。逢梅可說娣媒動,見李公私理不虧。

見肉定須憂骨肉,見梨只怕有分離。仕宦官員俄頃至,貴人相遇不移時。

出筆拔毫通遠信,筆頭落地事皆遲。墨斷須防田土散,財空寫硯忽乾池。

犬吠如號憂哭泣,貓呼哀絕有人欺。賊盜將臨休見鼠,喜人摧動愛聞雞。

馬嘶必定有人至,鵲噪還應遠客歸。字是硃畫憂血疾,不然火厄有憂危。

樓上不宜書火字,木邊書古有枯枝。硃書更向爐邊寫,熒惑為災信有之。

破器傷來添硯水,切憂財秏物空虛。筆下忽然來蟢子,分明吉慶喜無疑。

若在右邊須弄瓦,左邊必定產男兒。葉上寫來多怨望,花間書字色情迷。

菓樹邊傍能結果,竹間阻節事遲疑。晴宜書日雨宜水,夏火秋金總是時。

更審事情分向背,玄黃剋應細推詳。

玄黃敘

龜形未判,此為太古之淳風。鳥跡既分,爰識當時之制字。

雖具存於簡牘,當深究其源流。

成其始者,信不徒然。即其終之,豈無奧義。寶田曰富,分貝為貧。

兩木相並以成林,每水東歸是為海。雖紛紛而莫述,即一一而可知。

不惟徒羨於簡編,亦可預占乎休咎。

春蛇秋蚓,無非歸筆下之功。白虎青龍,皆不離毫端之運。

今生好癖,博學博文。少年與筆硯相親,半世與詩書為侶。

識魯魚之外,窮百豕之訛。別賢愚之字,昭然於毫端。

察禍福之機,瞭然於心目。

鮮而當理,敢學說字之荊公。挾以動人,未遜後來之謝石。

得失何勞於龜卜,依違須決於狐疑。

豈徒筆下以推尋,亦至夢中而講究。

刀懸梁上,後操刺史之權。松出腹間,果至三公之位。

皆前人之已驗,非後學之私言。

洞察其陰陽,深明乎爻象,則吉凶悔吝可知矣。

玄黃歌

大抵畫乃由心出,以誠剖決要分明。出筆發毫逢定位,筆頭若出幹無成。

墨斷定知田土散,紙破須防不正人。犬吠一聲防哭泣,鼠來又忌賊來侵。

赤硃寫字血光動,葉上書來有怨盟。忽見雞鳴知可喜,人驚夢覺事通靈。

馬嘶必有行人至,貓過須防不正人。船上不宜書火字,樓頭亦忌有官刑。

有時戲在爐中寫,遇火焚燒忽不寧。破器莫教添硯水,定知財散更伶仃。

筆下偶然蠅蟢至,分明六甲動陰人。在左定生男子兆,右至當為添女人。

曾見人家輕薄輩,口中含飯問災迍。直饒目下千般喜,也問刑徒法裏尋。

花下寫來為色慾,女子情意喜相親。花開花落尋災福,刻應之時勿目盲。

麒麟鳳凰為吉凶,豬羊牛馬是凡形。此際直搜玄妙理,其中然後有分明。

應驗止須勤記取,災祥議論覺風生。

花押賦

夫押字者,人之心印也。古人以結繩為政,今人以押字為名。大凡窮通之理,皆與陰陽相應。先觀五行之衰旺,次察六神之強勝。

五行者,立木,臥土,勾金,點火,曲水之象。六神者,青龍,朱雀,螣蛇,玄武,勾陳,白虎之形。

上大闊方火乃發,用堅瘦兮木乃生榮。金要方面要圓,土要肥而木要正。故曰:炎炎火旺,玉堂拜相。洋洋水秀,金闕朝元。

木盛兮仁全義廣,金旺兮性急心剛。土薄而離巢破祖,土厚而福祿綿綿。故曰:少木多根根折挫,金少火多,兩窟三窩。金斜而定然子少,木曲而中不財豐。

蓋畫長兮象天居上,土臥厚兮象地居下。

內木停兮象人在於中央,三才全兮如身居其大廈。

無天有地兮父早刑,有天無地兮母先化。

有孤木兮昆弟難倚,天失兮故基已罷。

內實外虛兮雖才高無成,外實內虛兮終富貴而顯赫。

龍蟠古字,必有將相之權。不正偏斜,定是孤窮之客。

螣蛇纏體,飄流萬里之程。玄武剋身,妨妻害子。

身之土透天,常違父母之言,而有失兄弟之禮。

只將正理,按五行仔細推詳,大小吉凶,搜六神而無不驗矣。

探玄賦

且夫天字者,乃乾健也,君子體之。

地字者,乃坤順也,庶人宜之。

君子書天,得其理也。庶人書地,亦合宜也。

夏木春花,此乃敷榮之日。冬梅秋菊,正是開發之時。

一有背違,寧無困頓。

日字要看停午,月來須問上弦。

假如風雨,要逢長旺之時。若是雪霜,莫寫炎蒸之候。

牡丹芍藥,只是虛花。野杏山桃,皆為結實。

森森松柏,終為梁棟之材。鬱鬱蓬蒿,不過園籬之物。

書來風竹,判以清虛。寫到桑蠶,歸於飽煖。

鑼鳴炮響,可言聲勢之家。浪滾船行,俱作飄流之士。

魚龍上達,犬豕下流。

泉石烟霞,自是清貧之士。軒窗臺榭,難言暗昧之徒。

河海江山,所為廣大。澗溪沼沚,作事卑微。

燈燭書在夜間,自然耀彩。月星寫於日午,定是埋光。

椒桂芝蘭,豈出常人之口。桑麻禾麥,決非上達之人。

黃白綠青紅,許以相逢艷冶。宮商角徴羽,言他會遇知音。

劍戟戈矛,終歸武士。琴書筆硯,乃是文人。

問錢與貧,因見自謙之德。書富乃貴,已萌妄想之心。

金玉珍珠,不過守財之輩。榮華顯達,宜尋及第之方。

恩情歡愛,既出筆端。淫蕩癡迷,常眠花下。

酒漿膾炙,哺啜者必常書之。福壽康寧,老大者多應寫此。

且如龍蟠虎踞,寧無變化之時。鳳翥鸞翔,終有飛騰之日。

體如鷺立,孤貧之士無疑。勢如鴉飛,饒舌之徒可測。

驚蛇失道,只尋入穴之謀。舞鶴離巢,自有沖霄之志。

急如鵲跳,是子輕浮。緩似鵝行,斯人穩重。

如篁蓊鬱,休言豁達心懷。似水漂流,未免蕭條家道。

或若炎炎之火,或如點點之雲。

一生喜怒無常,終身成敗不保。

風搖嫩竹,早年卓立難成。雨洗桃花,晚歲羈棲無椅。

為人瀟洒,乃如千樹之江梅。賦性溫柔,何異數株之岸柳。

烟蘿繫數,卓立全倚於他人。霜葉辭柯,飄零不由乎自己。

畫似棱棱之枯木,孤苦伶仃。形如泛泛之浮萍,貧窮飄泊。

無異巉岩之怪石,巇險營生。有如聳拔之奇峰,孤高處世。

金繩鐵索,此非岩谷之幽人。玉樹瑤琴,定是邦家之良佐。

亂絲纏結,定知公事牽連。利刃交加,即是私家格角。

撇如羅帶,際遇陰人。捺似拖鉤,刑傷及已。

勾似錦靴,遭逢官貴。畫成橫枕,疾病臨身。

切忌橫冲半斷,不保榮身。仍嫌直落中枯,難言高壽。

剔成新月,出門便見光輝。點作星飛,守舊寧無晦滯。

至若揮毫帶煞,秉生死之重權。若紙無成,作奔趨之賤役。

起騰騰之秀氣,主有文章。生凜凜之寒光,寧無聲價。

半濃半淡,作事多乖。倚東倚西,撐持不暇。

字短則沉淪不顯,字長則潦倒無成。

拾後拈前,所為險阻。忘前頓後,舉動趑趄。

且如偃仰,遇庶人則成號泣,君子飛騰。

若是拘攣,逢君子乃是刑囚,庶人必能勸苦。

造其理也,即此推之。余向遇異人,曾授玄黃諸篇,今遇異翁,授此賦畢。問之曰:「願得公之名姓。」公不答而去。

齊景至理論

天下之妙,無過一理。理既能明,在乎名學。學者窮究,莫難乎性。性既明達,其理昭然。

且蒼頡始制之時,觀跡成象。以之運用,應變隨機。且釋老梵經王勃佛記,迨乎今飛輪寶藏之內,既深且密,非高士莫得而聞,何由睹之?其漢高有滎陽之圍,以木生火,終不能滅。有人夢腹上生松,絲懸山下,後為幽州刺史。松為十八公,不十為卒。《春秋》說「十四心為徳」,《國誌》云「口在天上為吳」,《晉書》「黃頭小人為恭,以人負吉為造」。八女之解安樂山,兩角女子綠衣裳。端坐太行邀君王,一止之月能滅亡。正月也。郭璞云:「永昌有昌之象,其後昌隆。」羅,四維也,其偶如此。且人稟陰陽造化,憑五行妙思,一言一語,一動一靜,然後揮毫落楮,點畫勾拔,豈不從於善惡,得之於心,懸之於手。心正則筆正,心亂則筆亂。筆正則萬物咸安,筆亂則千災竟起。由是考之,其來有自。達者以理曉,昧者以字拘。難莫難於立意,貴於言辭。立意須在一門,言詞務在必中。

余幼親師友,溫故知新,志在取進場屋,為祖宗之光,遂乃屈身假道。每以詩酒自娛,渡江乘興,偶信卜於岩谷,觀溪山之清流,聞禽鳥之好音,殆非人世。忽見一人,道貌古怪,披頭跣足,踞坐磻石之上。余由是坐之於側,良久交談之際,詢余曰:「子非齊景乎?」予驚訝預知姓名,疑其必異人也。遂答之曰:「然。」異人曰:「混沌既判,蒼頡制字者。余也,自傳書契於天下,天下大定,後登天為東華帝君。今居於此,乃東華洞天。余曾有奇篇,昔付謝石,今當付汝。今子之來,可熟記速去。不然,塵世更矣。」於是拜而受之,退而觀其奧妙,乃玄黃妙訣神機,解字之文。得其方妙,如谷之應聲。善惡悉見,禍福顯然。定生死於先知,決狐疑於豫見。後之學者,幸珍重之。

字畫經驗

字:昔在任宰請拆之,云:此字十日內放筆,果以十日罷任。

字:凡人書此,家宅不寧。空字頭下豕,應在亥月者也。

字:廾而刑,不利小人,大宜君子。

字:有一字天出之亂爾,見明之兆。

字:曲折多,四七日有興進之兆,貴人必加官進祿,四十日有進納之喜。

字:凡事善果披剃,蓋口中無才,又云進小口。

字:昔有馬雅官,寫馬字無點,馬無足不可動。

字:來帶兩人之才,皆未見信,行人未應,三人同來財,午未年發。

字:逢春發生,又占名利,逢葵可發。占病不宜,廿日有驚恐之兆。

字:如日初升,常人主孤,凡事未如意,十日身坦然。

字:故人嫌,蓋無廉恥,目下有事,多是非。

字:高不高,了不了,須防小人不足,及外孝不祥。

字:廿日未達,即日并不順,少喜多憂。

字:占婚奇偶未諧,應十日。難為兄弟,事不全。

字:一住一利,交友難為。父兄反覆,文書千連變易凶。

字:占病,堂上人災,有異姓異母。上有堂字頭,下有哭字頭。

字:昔曹石遺人相此字,異日必為人母,後果然。

字:逢丁戊日六神動,忌丁戊日,田土不種,進力成功。

字:凡事拖延有日,逢地必利,蓋添蟲為虵。

字:宋高宗寫此字,時秦檜用事,相者云:秦頭太重,壓日無光,檜聞言召而遣之。

字:土字一字王也。

字:有吏人書益字,廿八日有血光之厄,至期果然。

字:有人書此相言,直看是王,橫看是王,必主大貴。

字體詩訣

天字及二人,作事必有因。一天能庇蓋,初主好安身。

地字如多理,從此出他鄉。心如蛇口毒,去就儘無妨。

人字無凶禍,文書有人來。主人自卓立,凡事保和諧。

金字得人力,屋下有多財。小人多不足,凡事要安排。

木字人未到,初生六害臨。未年財祿好,切莫要休心。

水字可求望,中妨有是非。文書中有救,出入總相宜。

火字小人相,中人發大財。災憂相見遇,日下有人來。

土字日下旺,田財盡見之。穿心多不足,骨肉主分離。

東字正好動,凡事早求人。牽連須有事,財祿自交欣。

西字宜遷改,為事忌惡人。心情雖洒落,百事懶棲身。

南字穿心重,還教骨肉輕。凡事卻有幸,田土不安寧。

比字本比和,不宜分彼此。欲休尚未休,問病必見死。

身字主已事,側伴更添弓。常藉人舉薦,仍欣財祿豐。

心字無非大,秋初陰小災。小人多不足,夏見必災來。

頭來須鄙衰,發可卻近貴。要過子丑前,凡事皆順利。

病來如何疾,木命最非宜。過了丙丁日,方知定不危。

言字如何拆?人來有信音,平生多計較,喜吉事應臨。

行字問出入,須知未可行。不如姑少待,方免有災驚。

到字若來推,出入尚顛倒。雖然吉未成,卻於財上好。

得來間日下,寧免帶勾陳。凡事未分付,行人信不真。

開字無分付,榮謀尚未安。欲開開不得,進退兩皆難。

附字問行人,行人猶在路。為事卻無凶,更喜有分付。

事字事難了,更又帶勾陳。手腳仍多犯,月中方可人。

卜字求測事,停筆好推詳。上下俱不足,所為宜不祥。

望字逢寅日,所謀應可成。主須不正當,卻喜有功名。

福字來求測,須防不足來。相連禍逼迫,一口又興災。

祿字無祖產,當知有五成。小人生不足,小口有災驚。

貴字多近貴,六六發田財。出入須無阻,宜防失落災。

用字主財用,有事必經州。誰識陰人事,姓王并姓周。

康字未康泰,宜防陰小災。所為多不逮,財祿亦難來。

寧字占家宅,家和人口增。財於中主發,目下尚伶仃。

吉字來占問,反教吉又凶。因緣猶未就,作事每無終。

宜字事且且,須知在目前。官非便了當,家下亦安然。

似字眾人事,所為應不成。獨嫌人力短,從眾則堪行。

多字宜遷動,死中還得生。事成人侈靡,兩日過方明。

古字多還吉,難逃刑剋災。雖然似喜吉,口舌卻終來。

洪宜人共活,火命根基別。事還牽制多,應是離祖業。

香字忌暗箭,木上是非來。十八二十八,好看音信回。

清字貴人順,財來蓄積盈。陰人是非事,不淨更多年。

虛惟頭似虎,未免有虛驚。凡事亦可慮,仍防家不寧。

遠字事多達,行人有信音。為事既皆遂,喜吉又來臨。

同字如難測,商量亦未然。兩旬事方足,尚恐不周員。

眾字人共事,亦多生是非。所為應不斂,小口有災危。

飛字須可喜,反覆亦多非。意有飛騰象,求名事即宜。

秀字多不實,無事亦孤刑。五五加一歲,還生事不寧。

風字事無寧,逢秋愈不吉。疾多風癬攻,更防辰戌日。

天字已成天,亦多吞噬心。事皆蒙庇蓋,行至二人臨。

元字二十日,所為應有成。平生刑剋重,兀兀不安寧。

秋字秋方吉,小人多是非。須知和氣散,目下不為宜。

申字是非長,道理亦有破。終然屈不伸,謀事難為禍。

甲字利姓黃,求名黃甲宜。只愁填土上,還惹是和非。

川字如來問,當知有重災。仍防三十日,不足事還來。

墟字若問事,虎頭蛇尾驚。有人為遮蓋,田土不安寧。

辰字如寫成,主有變化象。進退雖兩難,功名卻可望。

青字事未順,須知不靜多。貴人仍不足,日久始安和。

三字多遷改,為事亦無主。當知二生三,本由一生二。

人如來問測,分字亦安讓。凡事多費解,仍妨公擾憂。

字須有學識,初主似空虛。裳下不了事,名因女子中。

士為大夫體,未免犯穿心。拮括是非散,番多吉事臨。

四季水筆

春水昏濁,夏水枯涸,秋水澄清,冬水凝結。

水為財,忌居乾兌坎,ㄋ乙ㄋ勹,點不為殺,必為貴人。

畫有陰陽

長中有短,為陽中陰。短中有長,為陰中陽。粗細輕重,以此為例。陽中有陰則佳,陰中有陽反凶。壬字頭畫,是陽中有陰。任字頭畫,是陰中有陽。水筆不流,流則不佳。戴流珠,名暎星,小人囚係。取福下至上一三,取禍上至下一三。

八卦斷

乾宮筆法如雞腳,父母初年早見傷。若不早年離侍下,也須抱疾及為凶。

坤宮屬母看榮華,切忌勾陳殺帶斜。一點定分榮祿位,一生富貴最堪誇。

艮位排來兄弟宮,勾陳位筆性他凶。縱然不剋并州破,也主參商吳楚中。

巽宮帶口子難逢,見子須知有剋刑。饒君五個與三個,未免難為一個成。

震位東方一位間,要他筆正莫凋殘。若逢枯斷須霑疾,腰腳交他不得安。

離是南方火位居,看他一點定榮枯。若還員淨榮官祿,燥火炎炎定不愚。

坎為財帛定卦位,水星筆橫占他方。若見筆尖無大小,根基至老主榮昌。

兌位西方太白間,只宜正直莫凋殘。若然坑陷并尖缺,妻子驕奢保守難。

新訂指明心法

相字心易

凡寫兩字,止看一字,蓋字多必亂。若謀事之類,亦必移時,方可再看。

辨字式

富人字多穩重,無枯淡。貴人字多清奇,長畫肥大。貧人之字多枯淡,無精神。賤人字多散亂,帶空亡。百工字多挑趯。商字多遠邇,男子字多開闊,婦人字多偪側,餘皆濃淡肥瘦斜正分明之類斷之。

筆法筌蹄

凡書字法,有濃淡、肥瘦、長短、闊狹、反覆、順逆,曲直、高低,小大、軟硬、開合、清濁、虛實、凹凸、平正斜側、圓滿直牽、明白輕快、穩重挑趯、勾挽破碎、枯槁尖削、倒亂鶻突、孤露交加、肥滿尖瘦、剛健精神、艷冶氣勢、衰弱小巧、軟滿老硬、骨稜草率、開闔之分,各有一體,難以盡述,學者變化,知機其神。

歌曰

筆畫穩重,衣食豐隆。筆畫平直,豐衣足食。

筆畫端正,衣祿鐵定。筆畫分明,決定前程。

筆畫圓淨,富貴無並。筆畫肥濃,富貴無窮。

筆畫潔淨,功名可決。筆畫輕快,諸事通泰。

筆畫剛健,力量識見。筆畫精神,必有聲名。

筆畫光發,榮顯通達。筆畫氣勢,慷慨意志。

筆畫寬洪,逞英逞雄。筆畫尖小,其人必了。

筆畫如線,有識有見。筆畫似繩,一世平寧。

筆畫挑剔,奸巧衣食。筆畫烏梅,面相恢恢。

筆畫懶淡,兄弟離散。筆畫分掃,破家必早。

筆畫彎曲,奸巧百出。筆畫迭蕩,一生浮浪。

筆畫枯槁,財物虛耗。筆畫糊塗,戇蠢無謀。

筆畫黏滯,是非招怪。筆畫大小,有歉有好。

筆畫高低,說是說非。筆畫淡泊,瘡痍剋剝。

筆畫反覆,心常不足。筆畫破碎,家事常退。

筆畫欹斜,飄泊生涯。筆畫惡,無知無學。

筆畫如蛇,常不在宅。筆畫偏側,衣食斷隔。

筆似鼓槌,至老寒微。筆勢如針,此人毒心。

筆勢勾斜,官事交加。筆勢如鈎,害人不休。

筆勢散亂,財榖絕斷。筆格常奇,訣以別之。

奴婢

恰似霜天一葉飛,畫如木檐兩頭垂。畫輕點重君須記,定是前趨後擁兒。

陰人

陰人下筆意如何,只為多羞膽氣虛。起處恰如針嘴樣,卻來不筆定徐徐。

隔手

隔手書來仔細詳,是他紙墨字光芒。更看體骨蘇黃格,淡有精神是貴郎。

視勢

每遇人寫來,必別是何字。如天字,乃是夫字及失字基址。女人寫妨夫,男子寫有失。

象人

凡字必別是何人寫,亦象人而言。如天字,秀才問科第,今年尚未,當勉力讀書,來年有名望及第。官員求官亦未,勉力政事,主來年得人薦舉,受恩。若庶人占之,病未安,用巫方愈。訟者未了主費力,必被官劾斷之。

天加直成未,再加點成來,來力成其刺。

有所喜

如問財見金寶偏旁及禾斗之類,決好。

有所忌

如問病見土木,及問頌見血井字,皆凶。

有所聞

如問病,忌聞悲泣聲,占財不宜破碎聲。

有所見

如立字,見雨下或水聲則成泣字。又如言字,見犬成獄字,問病訟皆忌之。

以時而言

如草木字,春夏則生旺有財,秋冬則衰替多災,風雲氣後之類亦然。

以卦而斷

如震字,春則得時,冬則無氣,皆以其卦言之。

以禽獸而斷

如牛字,則為人勞苦,春夏勞苦,秋冬安逸。

取類而言

如樓字,筆畫多,不可分解,以樓取義,乃重屋也,重屋拆開,乃千里尸至,問字人必有人死在外,屍至之事。

以次而言

如字先寫筆畫,喜則言吉,次則吉凶,又次則言半凶半吉,以次加減,亦察人之氣也。

當添亦添

且如官員寫尹字,乃君字首,斷其人必見上位,定不祿而還,以君無口故也,如書君字,乃是郡旁,其人當得郡。

當減亦減

如樹字中有吉字,寫得好者,則減去兩邊,只是言吉。

筆畫長短

如吉字上作士字,終作士人,如作土字,乃口在下,問病必死,若生命屬木,自身無妨,屋下木土生,不過十日必亡。

如常字,上作小字,只是主家內小口灾,不為大害,若上草作小,如此寫乃是灾字頭,中乃門字,下是吊字,主其人大災患臨頭,弔客入門,大凶。然亦須仔細,仍觀人之氣色,象人而言。如士人氣色惡黑者必退,若土命者,必死,俱不過十日。

偏旁侵客

如宀字乃家頭,如宀寫乃是破家宅,無其家,必退,如此山寫,必興門戶,乃是山字形,如山有缺筆,乃是懸針之山,必大凶也。

字畫指迷

如人字,正人作貴相,睡人作疾病,立人傍托人,雙人傍作動人,其人逆多順少。从做兩人相從,作群黨生事,坐人作阻隔,更作閑伴人。如申字作破田煞,常人不辨破田之說,用事重成之義也。

如田字,藏器待時,頭足有所爭,爭而有所私,忌田產不寧。如彐字作橫山取之,衣祿漸明矣,又作日間破防。如黃字作廿一後,方得萌芽,又作廿一用可喜也。又云上有一堆草,中有一條梁,撐殺田八郎。如言字有謀有信取之,如草之作木取之,心不定也。如心字三點連珠,一鈎新月,皆清奇之象。或豎心性情,作小人之狀,近身作十字,作穿心六害取,凡百孤獨。如寸字,亦心也,一寸乃十分,為人有十分之望,謀望有分付也。又作一十取之,如辛字,乃六七日內見,立用干求,遠作六十一日,或云有幸相成也。

問婚姻

凡事寫得相粘者,可成。又字畫直落成雙者,可成。字中間闊而不粘,及直橫成雙者,偏傍長短者不成。

凡寫字得腳匀齊者,皆就字,四齊者尤吉。字上短下長者,日久方成。字乾上有破,父不從。坤宮破,母不從。左邊長者,男家順,女家不肯。右邊長者,女家順,男家未然。

官事

或見文字,或字腳一丿一ㄟ破碎,斷有杖責。或見牛字,有牢獄之災。士人大失,或木筆開口者,亦有杖責。字畫散亂者,易了。或有丿乁長者聳者,亦有杖刑。或見杖竹之類,亦有打兆。

火命人寫水字來問,必有官災。或字有草頭者,說草頭姓得力之類。

疾病

金筆多,心肺痰,臟腑疾,西方金神為崇。

木筆多,心氣疾,手足疾,木神林壇為崇。

水筆多,瀉痢吐嘔之症,水鬼為凶。

火筆熱潮,傷寒時行,火鬼為怪。又云四肢寒,時氣疾病。火筆多者,病不死。

土筆多,脾胃兼瘡疾客亡,伏尸鬼疼痛之疾。土筆多者,病死。

凡有喪字,虎字頭,或兩口字者,皆難救。

六甲

字凡有喜字吉字體者皆吉,字凡帶白虎筆,難產,子必死。寫得粘者,易產。字畫纖斷者,主有驚險。字有騰蛇者,主虛驚。直落成雙者女喜,成單者男喜。

求謀

凡事寫得中間闊者,所謀無成。謀字寫得相粘者,二十四五前成,蓋有隔字體故也。求字來問者,木命人吉,土人不利。

行人遠信

如行字寫得腳短,一般齊者,人便至。字腳或不齊,行人皆不至。字畫直落點多者,其人必陷身。字畫少者,人便至。乃詳字體格範。

官貴

凡事有二數,一點當先者無阻,事濟。所寫之字相粘伶俐者,貴人順。點多者,事不成。

失物

凡字有失字體,及字中皆難覓,朱雀動,有口舌,日久難尋。金筆多艮土,有破五金之物,宜速尋。土筆多,坎上有破碎之物,在北方古井,或窯邊,及坑坎之所,瓦器覆藏,五日見。坤上有一鈎者,乃奴婢偷去,不可取得。兌上不足,乃妻妾為,腳帶金,人將去。離上一畫不完者,乃南方火命,人將去,見官方,失物仍在。

問壽

字畫寫得長而瘦者,壽耐久,如肥壯者耐老,若短促者,無壽。

功名

字要貴人頭者,有功名。字金筆,多端正,及木筆輕而長者,皆貴。

行人

人字潦倒,未動。寫得人字起者,已動。人以「來」字問者,未至。「行」字問者,且待。凡字中有言字者,有信至,人未至也。

反體

喜字來問者,未可言喜。有舌字腳,有以慶字來問者,未可言慶。有憂字腳,星字來問者,日在上,星辰不見,問病必凶。

大凡文人不可寫武字。武人不可寫文字,陰人不可寫陽字,陽人不可寫陰字,皆反常故也。

六神筆法

○丿ㄟ青龍木 ○ㄨ朱雀火 ○勹勾陳土 ○螣蛇(無正位) ○几白虎金 ○ㄙ玄武水

蠶頭燕額是青龍,兩筆交加朱雀凶。

玄武怕他枯筆斷,勾陳回筆怕乾宮。

螣蛇草筆重重帶,白虎原來坤位逢。

此是六神真數訣,前將斷語未流通。

六神主事

青龍主喜事,白虎主災喪,朱雀主官司,勾陳主留連,螣蛇主妖怪,玄武主盜賊。

六神都靜,萬事咸安。莫交一動之時,家長須憂不測。若非財散,必主刑囚獄訟。

青龍形式

ㄟ丿青龍要停匀,百事皆吉。

青龍筆動喜還生,謀用營求事事通。人口增添財祿厚,主人日下盡亨通。

朱雀形式

ㄨ朱雀臨身文書動,主失財,有口舌,生橫事,忌惹人,有憂驚之事。

朱雀交加口舌多,令人家內不安和。若逢水命方無怪,他命逢時有怨疴。

勾陳形式

勹勾陳主驚憂之事,遲滯,忌土田,是非未決,并惹閑非。

勾陳逢者事交加,謀事中間件件差。田宅官司多撓括,是非門內有喧嘩。

螣蛇形式

螣蛇主憂慮,夢不祥,作事多阻,有喧爭,惹舊愁,宜守靜。

螣蛇遇者主虛驚,家宅逢之盡不寧。出入官謀宜慎取,免教僕馬有災形。

白虎形式

几白虎主有不祥之招,產病,有孝服,及官鬼,惹口舌,在囚獄。

白虎逢之災孝來,出門凡事不和諧。更防失脫家財損,足疾憂人百事乖。

玄武形式

ㄙ玄武貴人華蓋,主盜,財亦難尋。

玄武動時主失脫,家宅流離慎方活。更防陰小有災危,又至小人生拮括。

筆畫犯煞

 風麟 丅斷伏 口活法  用煞

日連(圖帶) 隔伏  欹 伏 中伏

流金 活金 乙伏曲 ㄋ曲伏

口死金 活火 死火 騰蛇

死土  蛇土  隔伏

玄黃筆法歌

厂反

反旁無一好,十個十重災。傍裏推詳看,臨機數上排。

廴走

走遶字如何,須防失脫多。若還來問病,死兆不安和。

孑系

系絞同絲絆,幹事主留連。卻喜財公問,傍看日數言。

阝卩

附邑旁邊事,當從左右推。兌宮知事定,震位事重為。

灬二

四點皆為火,逢寅過于通。若還書一畫,百歲盡成空。

亻彳

卓立人傍字,謀為傍倚成。若還來問病,死去又逢生。

之辶

之繞身必動,看其內必凶。問病也須忌,其餘卻少通。

弓伴休乾用,反處口難憑。先自無弦了,如何得箭行。

山穴

穴下災禍字,占家更問官。更推從來用,凶吉就中看。

ㄑ冫

兩點傍邊字,還知凝滯攢。要問端的處,傍取吉凶看。

呂叩

雙口相排立,因知慟哭聲。各逢於戈日,亦主淚如傾。

戶尸

戶下屍不動,休來占病看。其餘皆是吉,即斷作平安。

阝阜

阜邑傍邊字,當為仔細推。兌宮知事息,震位又重為。

衣禮

禮字傍邊折,必定見生財,疋字如逢見,須從人正來。

月骨

骨傍人有禍,囚獄一重來。門內生荊棘,施設不和諧。

身自

自家身傍限,分明身不全。有謀難得遂,即日是多煎。

反定

定遶自來看,身必有所動。吉凶意如何,相裏臨時用。

山山

山下災祥字,占家宜用官。更推從西用,凶吉數中安。

人欠

欠字從西體,須知望用難。吹噓無首尾,不用滯眉看。

禾邊山則刑,春季則為殃。夏日宜更改,人中好舉揚。

耳耳

耳畔雖有紀,輕則是虛聲。旺事宜重用,取謀合有成。

五行體格式

水筆式

○水圖,多性巧。濁者,定昏迷。水泛,為不定。水走,必東西。

火筆式

火重,性不常。火燥,見災殃。彡火多,攻心腹。火輕,足衣糧。

土筆式

一土重,根基好。一土輕,離祖居。土滯,破田宅。土定,無虛圖。

金筆式

口金方,利身主。亻金重,性多剛。金走,為神動。已慷慨,及門牆。

木筆式

丨木長,性聰明。木短,定功名。川木多,才學敏。木斜,廢支撐。

時辰斷

看字先須看時辰,時辰剋應不相親。

時辰若遇生其用,作事何憂不趁心。

此字中第一要緊用也。

起六神卦訣

甲乙起青龍,丙丁起朱雀,戊日起勾陳,已日起螣蛇,庚辛起白虎,壬癸起玄武。

附例(今以甲乙丙丁日附載為式,餘倣此)

     六爻 五爻 四爻 三爻 二爻 初爻

甲乙日例 玄武 白虎 螣蛇 勾陳 朱雀 青龍

丙丁日例 青龍 玄武 白虎 螣蛇 勾陳 朱雀

辨別五行歌

橫畫連勾作上稱,一挑一捺俱為金。

撇長撇短皆為火,橫直交加土最深。

有直不斜方是木,學者方明正五行。

一點懸空土迸塵,三直相連化水名。

孤直無依為冷木,腹中橫短作囊金。

點邊得撇為炎火,五行變化在其中。

三橫兩短若無鈎,乃為濕木水中流。

兩點如挑金在水,八字相須火可求。

空雲獨作寒金斷,好已心鈎比木舟。

無勾之畫土稍寒,直非端正木休恭。

圍中橫滿無源水,口小金方莫錯談。

四匡無風全五事,用心辨別莫疑難。

穿心撇捺火陶金,走之平穩水溶溶。

直中一捺金傷木,踢起無尖不是金。

數點筆連休作火,奇奇偶偶水源清。

無直無鈎獨有橫,水因土化復何云。

點挑撇捺同相聚,共總將來化土音。

四點不連真化火,孤行一筆五行同。

辨別六神歌

蠶頭燕額是青龍,尖短交加朱雀神。灣弓斜月勾陳象,螣蛇長曲勢如行。

尾尖口闊為白虎,體態方尖玄武行。此即六神真妙訣,斷事詳占要認真。

五行歌并式

木瘦金方水主肥,土形敦厚背如龜。上尖下闊名為火,字像人形一樣推。

木式

丨:有直不斜方是木,即此是也。凡字有木,不偏不倚始為木。若無倚靠,上下左右者,此係冷木。故云:直無倚為冷木。另作別看。

三:此乃濕木也,歌曰:三橫兩短又無鈎,乃為濕木水中流。此土化水也。如聿字下三橫,春字上三橫,皆為濕木。凡有鈎之橫,及三橫不分長短者,皆非木也。

乙:此舟船木也,象如勾陳,屬土。邵子云:好把心鈎比木舟,故借作舟船木用。如占在水面上行等事,即作舟船木用。如占別用,論勾陳,乃作土看,在占者臨時變化,切不可執一而論也。

ㄨ:此木被金傷也,一樣屬金,故云:直中一捺金傷木,凡占得此木,為用傷者,皆主不得其力也。

干支辨

直長為甲亦為寅,細短均為乙卯身。

孤直心鈎兼濕木,干支無位不須論。

假如車字,中央一直,徹上徹下,強健無損,則屬陽。所以為甲木寅木,餘皆倣此。

如幸字,上一直,下一直,皆短弱,屬陰,所以作乙木卯木論也。凡一直細弱木健,即長如車之直,亦作乙卯木,看其心鈎舟船木,并三橫兩短木,一概不在干支論,因其不正故也。

火式

丿

撇長撇短皆為火,此式是也。

點邊得撇為炎火,此即是也,要一點緊緊相連,始合式,如不聯屬點,仍屬水,火非炎火看也。

八字相須火可求,此餘火也。如八字,捺長則一撇為火,一捺另作金看。

四點不連真化火,此真火也。如四點,筆法牽連不斷,則屬水,非火論也。

干支辨

撇長丙巳短為丁,午火同居短撇中。八字螣蛇兼四點,天干不合地支衝。

假如盧字撇長,則取為丙火巳火用,丙巳屬陽,故用撇長者當之,餘倣此。

如從字,撇多皆短,則取為丁火午火用,丁午屬陰,故用短弱者當之。邵子之作,皆有深理存焉,餘仿此。如八字四點之類,皆火之餘,不入干支論。

土式

此橫畫連鈎作土稱是也,如用畫無勾,直無撇捺相輔,此為寒土化水用,故無直無鈎獨有橫。土寒化水復何云也。如二字且字竺字之類也,如血字土字,與直相連,仍作土看。

歌云:橫直交加土最深,即此是也。凡橫書有一直在內為木,非深厚之土,不能培木,所以云土最深也,餘倣此。

歌云:一點懸空土迸塵,此乃沙塵土也。凡求字戈字末後一點,皆是。如文字章字當頭一點屬水,不在此論。涼字減字起頭一點,亦屬水,不在此論。

此無勾之畫,為寒土,解見前。

此點挑撇捺同相聚,共總將來化土音,作土看。

干支辨

橫中有直戊居中,畫短橫長作已身,末點勾陳皆丑未,長而粗者戊辰同。

假如聿字之類,第二畫長,末後一畫長,餘畫皆短,明長者為陽土用,短者為陰土用,必取橫中有直者為準,如無直者,及無依輔者,另看輕細,雖長,亦作陰土。

假如求字之點,可作己土丑未用。其挑撇點捺同相聚,無名之土,不入於干支之論也。

金式

歌云:一挑一捺俱為金,即此是也。挑起定要有鋒尖,始為金。如踢起無尖,又非金看也。

捺要下垂始為金,如走之平平,又變水看矣。學者辨之,不可不明。

口小金方,即此是也。如因字國字匡字,四匡大者,皆非。

歌曰:腹中橫短是囊金,假如目字中兩橫短,而作囊內之金看。如兩橫長滿者,乃圍中橫滿無源水,又不作金用也。如目中用兩點,非橫者,亦是水,非金也。餘倣此。

此兩點加挑,金在水,云金,乃水中之金也。

此空雲獨作寒金斷,乃寒金也。


穿心撇捺火陶金,此金在火中也。

干支辨

口字為庚亦作申,挑從酉用捺從辛。空頭頑鈍囊金妙,不在干支數內尋。

假如喜字上下兩口,皆屬陽,取其方正故也,俱為庚金申令用。

假如扒字挑才一挑,取為酉用。八字一捺,取為辛用。因其偏隘,故作陰金用,餘倣此。

水式

此一點當頭作水稱,乃雨露水也。歌出邵子舊本,又云有點筆清皆作水,云有點屬水也。又一點懸空土迸塵,點在末後,一點化水。解見前。四點相連,又化作火,亦見於前解也。

此三直相連化水,取川字之義也。

此字中央一滿畫,乃無源之水也,如畫短不滿者,不是水,另作別看。

此走之平穩,水溶溶,捺不下垂,故作水看也。

此數點相連,野水也。即四點筆跡不斷,亦作水看。

此土寒化水也,凡有依附者,即非,仍作土看也。

干支辨

點在當頭作癸稱,腹中為子要分明。點足為壬腰作亥,餘皆野水不同群。

假如文字一點,即為癸水。癸水乃雨露之源,因其在上故也,餘倣此。

假如月字腹中之點,即為子水,因其在內故也。凡勺字自字等字皆同用,餘倣此。

如景字中央一點,乃亥水。下二點,為壬水,故點足為壬腰作亥,取江河在下義也,餘倣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