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卷五:占字總訣二

Jack 在 2016, 一月 20 - 11:52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梅花易數卷五

五行全備

一點一畫五行全,試看首尾秘為占。點畫若無疵筆露,功名發達享高年。

如一點端正,無破綻、鴉嘴等形,則是五行全。如不合式,仍屬水。

亦五行全,此象乃庖羲氏畫卦之初,而混元一氣之數也。

此太極未分時,亦五行全大之象也。

歌曰:四匡無風全五行,是亦五行全也,如出字園字之類,四匡緊緊不透風,乃是。如筆稀者,不是。口小者屬金,亦不是,此地之象也。

六神形式

青龍 丿 ㄟ

蠶頭燕額是青龍,凡撇捺長,而有頭角之樣,即作青龍。如撇短,則不足。如成青龍之式,不拘撇捺,皆化木,如無鬚角,雖長亦非青龍。

朱雀 ㄨ 丿

尖短交加朱雀神,撇短而有尖嘴之形,則為朱雀。主文書事,原屬火無化。

螣蛇 乙 乞    叉

螣蛇長曲勢如行,其樣如蛇,皆化火看,亦主文書,乃驚怪等。

勾陳 勹  

灣弓斜月勾陳象,凡帶長者是也,屬土無化,主羈滯。

白虎 兄 几 圭

尾尖口闊方為虎,口不開者,非虎也,化作金用,主疾病,凶之兆也。

玄武 ㄙ 么 ㄠ 云

體態方尖玄武形,化木,主盜賊事,又主波浪險阻等事。

八卦辨

口形為兑捺為乾,三畫無傷乾亦然。

三點同來方是坎,撇如雙見作離占。

土山居上名為艮,居下為坤不必言。

蛇形孤撇皆從巽,雲首龍頭震占先。

詳明八卦知凶吉,學者參求理自全。

貴神

中   上   貝   日   月   大   人

喜神

士   口   言   鳥

福星

不   田   凡子孫動者,亦作福星看。

文星

二   乂   曰   子

印信

E  ㄗ 卩 子

馬星

   灬   辶   走

祿神

甲祿在寅,乙祿在卯,丙戊祿在巳,丁己祿在午。

庚祿在申,辛祿在酉,壬祿在亥,癸祿在子。

俱以占者年庚本命,于求之筆畫為準。

如甲命人,即以字中長直為祿、餘倣此。

會神

田 曰 云 禺

生神

一 、 元 甲 子 初

蓋一者數之始、元者洪濛之初。甲子者乃干支之首,故皆為生神之用也。

亡神

十 千 百 萬 貞 亥 癸

十千百萬皆數之終,貞乃元之盡,亥癸是干支之末,故為亡神。

家神

宀 乇 火(竈神,以四點同) 土(土者奧神是也) 堂(堂者香火神也) 水(水者井神等。三點亦同用)

官符

宀 付 

文書

二 乂 丿 乙 朱雀螣蛇皆是

災煞(即病符)

巛 宀 火 广 丙 矢(字中見舊太歲,亦為病符星)

天狗煞

字中見太歲,前年干支是也。(如子年見戌,甲年見壬皆是)

科名星

禾 斗 (以本人年甲所屬是科名,如甲乙以一直,丙壬以一撇,皆科名也。餘倣此)

喪門

白   兄

空亡

即六甲空亡,甲子旬中空戌亥之類是也。(假如甲子旬中空占,即以腰間一點為亥空,以長畫為戌空。餘倣此。)

宜神

子為財之宜神,鬼為父之宜神,兄為子之宜神,財為鬼之宜神,父為兄之宜神是也。

忌神

子為鬼之忌神,鬼為兄之忌神,兄為財之忌神,財為父之忌神,父為子之忌神是也。

主神

眼前小事日干尋,代友占親看納音。疾病官非詳本命,字中末筆主終身。

假如占眼前出行、求財等事,俱以日干生剋字中筆畫為主,如替人問事,以本日納音為主。如疾病官非,又以本人年干為主,如占自己終身,俱以末後一筆為主,看生剋衰旺,而詳占之。

用神

官鬼父母才兄子,據事參詳要仔細,認定一筆作用神,此為相字真消息。

假如占功名用官鬼,占生意用財爻,據事而取用神,只以一筆為主,詳其旺相休囚,以定吉凶。

七言作用歌

用神加直五行真,謀望營為百事成。疾病官非兼口舌,縱逢凶處不成凶。

 此金木水火土,真字皆宜用,乃五行真也,諸事皆利。

年午所屬是科名,未斗皆為首占星。有此求名皆遂意,如無考試定成空。

 凡占科名,必要科名入數,再兼官鬼文書動而旺相,科名可成,如無科名莫許。

求名之數祿神臨,始斷今科考事興。若遇科名同在數,自然高薦遂生平。

 祿神,即甲祿在寅是也。

有田有日會神興,見客逢人不必尋。馬星原是灣弓腳,四點原來用亦同。

 凡謁貴尋人,俱要會神,行人俱要馬星妙。

士頭口體喜神俱,嫁娶婚姻百事宜。只怕重重見火土,許多剋伐反非奇。

 士屬土,怕木。口屬金,怕火。所以見木土,反非吉也。

筆清墨秀琢磨深,方正無偏必縉紳。疾走龍蛇心志遠,行藏慷慨位三公。

字兼骨格有精神,窗下工夫用得深。筆跡豐肥金見火,詩書隊裏久陶鎔。

金木重重見貴神,筆揮清楚主聰明。聳直一行衝寶蓋,富貴榮華日日新。

方圓端正筆無塵,年少登科入翰林。只恐弱木逢金剋,纏身疾病不明萌。

木形之字有精神,可云發達耀門庭。火多年少心多燥,水盛為人智必清。

一直居中勇更明,少年黽勉得功名。末筆更逢金土厚,為官享祿更廉明。

筆端勢小事無成,粗俗須知業不精。起頭落尾如鶯嘴,心裏奸謀刻薄人。

土形之字活而圓,用神清楚是英賢。筆底到頭無間斷,一家榮耀有餘錢。

字貶無神筆更聯,公門吏卒度餘年。勉強操觚無實學,欺人長者被人嫌。

戰兢愓厲若臨淵,靜裏修持及有年。寫筆果然無俗氣,終須榜上有名填。

日月當頭筆跡強,精神骨格字無傷。國家樑柱何消息,更有奇衷佐聖疆。

衣食身傍黑帶濃,最嫌軟弱與無神。字中人口如枯暗,莫待長年主惡終。

下筆頭高志必雄,落頭不是正經人。尖頭禿尾人無智,老死衙門不得名。

一字忙忙寫未全,有頭無尾不須言。作事率然多失錯,琢磨早失在當年。

字無骨格少精神,一生多耗病沉沉。問名帶草索連就,滿腹文章亦落空。

草寫香花定主貧,弱軟乾枯受苦辛。於中若是為官客,幾日新鮮一旦傾。

比例歌

斗日來占事不差,無心書鬼狀元家。功名第二推為政,死字登科作探花。

辰時執筆若書才,大振聲名事必來。正午書言真是許,水旁寫半見黌開。

逢三書八士能成,照例推之理便通。申車不亂推聯捷,數逢三一始為真。

二人同到讀書余,一定其間事必徐。問失執金知是鐵,始為一舉反三隅。

此例之類,不過詳其理也。暫錄四首,為後學之門,餘倣此。

西江月

要見卦爻衰旺,端詳其內章圖。欲知事物識天機,細把玄黃篇記。

臨占觀形察物,叶音即義斷之。若逢王者世為奇,君免猜疑直示。

易理玄微

昔李淳風占赤黑二馬入河,人問二馬何先起?有人演得離卦,云:「離為火,火赤色,赤馬先起。」李曰:「火未然,煙先發。黑馬先起,果然。」

斷扇占

昔有一婦,其夫久客不歸,因請李淳風先生求斷易數,適値他出。問其子,其子見婦手中攜一扇,其扇面忽然落地。因斷曰:「骨肉分離,不得相見矣。」婦泣而歸,恰路遇李淳風先生,婦訴其故。李斷曰:「穿衣見父,脫衣見夫,不妨。爾夫今日必到。」將晚,果然至家。可見各解不同,其斷精微如此。

買香占

酉年八月二十五日午時,有楊客賣香。康節曰:「此香非沉。」客曰:「此香真不可及。」康節曰:「火中有水,水澤之木,非沉香也,恐是久陰之木,用湯藥煮之。」客怒而去。半月後,有賓朋至,云是清尾人家做道場,沉香偽而不香。康節曰:香是何人帶來,但問其故,我已先知之矣。溫伯令人去問,果是楊客。康節曰:前日到門首,因觀之,未問之前,先失手。其香墜地,故取年月日時占之,得睽之噬嗑。睽下卦屬兑,兌為澤。噬嗑下卦屬震,震為木,乃水澤之木,即非沉香。睽卦上互得坎,坎為水,下互得離,離為火,上有水,即湯。噬嗑卦上互見坎,坎為水。下互見艮,艮為山,中有水,亦澤之象。此乃水澤久損污濕之木。以湯煮之,此理可曉。從此大小事,不可不較其時也。

古人相字

昔謝石以拆字名天下,宋高宗私行遇石,以仗於土上畫一一字,令相之。石思之曰:「土上加一畫,成王字,必非庶人。」疑信之間,帝又畫一問字,令相之,為田土所梗,兩旁俱斜側飄飛。石尤驚曰:左看是君字,右看是君字,必是主上,遂下拜。上曰:「毋多言。」石俯伏謝恩。帝因召見之。次日,召見偏殿,書一春字,命相。石奏曰:「秦頭太重,壓日無光。」上默然。時秦檜弄權,適忤檜,竟貶之邊地,途中遇一女子,云能拆字。石怪曰:世間復有如我拆字者乎?遂書謝字,令相之。女曰:不過一術士耳。石曰:何故?女曰:是寸言中立身爾。石又書一皮字,令相。女曰:石逢皮即破矣,蓋押石之卒,即皮姓也。石大驚服,石曰:吾亦能相字,汝可畫字,吾相之。女曰:吾在此,即字也,請相。石曰:人傍山立,即仙字,汝殆仙乎,女笑而忽失。蓋世有妙術,術有妙理,在人心耳。然數定,固莫能逃也,後石竟不返。

張乘槎善相字,浙江舊有拱北樓,王參政蒞浙,改為來遠樓。初揭匾,命槎占之。槎曰:殀矣,尚何占哉。是晚,訃音果至。異日叩之故,槎曰:豐字之形,山者,墓所也。二手者,冢上樹也。豆者,祭器也。其兆如此,豈非死乎。

劉嘗心有所欲占,延槎而不言其事,但令射之,以驗其術。槎曰:書一字,方可占。適有小學生在旁習字,正寫千字文,至德建名立一句,劉就指徳字令占之。槎曰:子欲占行人耳。劉曰:然,何時當至?槎曰:自今十四日必來。劉曰:恐事不了,不肯來。槎曰:一心要行,悉如所占。劉問故,槎曰:德字雙立人,乃行人也,故知占行。傍有十四字頭,故云十四日。其下又有一心字形,所以云心要來也。

斐晉公征吳元濟,掘地得一石,有字云:雞未肥,酒未熟。相字者解曰:雞未肥,無肉也,為已。酒未熟,無水也。酒去水為酉,破賊在已酉,果然。

唐僖宗改為廣明元年,相字者曰:昔有一人自崖下出來,姓黃氏,左足踏日,右足踏月,自此天下被擾也。是年黃巢在長安作亂,天下不安。

宋太宗改元太平興國,相字者曰:太平二字,乃一人六十壽也,太宗果享年六十而崩。

周尚幹年終將換桃符,製十數聯,皆不愜意。周梅坡扶箕降紫姑仙,得兩句云:門無公事往來少,家有陰功子孫多。甚喜,大書於門。相字者曰:每句用上三字,其兆不祥。上句云門無公,是年尚幹卒于官,乃父致政亦卒,乃兄卒,俱無子。門無公,家有陰,兆于先矣。

斷富貴貧賤要訣

凡字寫得健壯,其人必發大財,有田土好產。二畫一點者,多貴,為官食祿,不然,亦近貴。才字中或多了一畫,一丿一ㄟ,亦主橫發財祿,多遇異貴,得成名利,或少了一畫一丿一ㄟ,其人破蕩棄祖,自立成敗。

如名目字,寫得如法,正當無缺折者,其人有名分。

筆多清貴虛名。

上筆多富而貴。

字中有畫,當短而長,其人慷慨,會使錢,近貴。

字畫直長而短,其人鄙吝,一錢不使。

字有懸針,或直落尖,皆刑六親,傷害妻子。

橫畫兩頭尖者,傷妻。

直落兩頭尖者,傷子。

字捩畫少者孤,捩畫不沾者,亦孤,為僧或九流。

如見十字兩頭尖者,穿心亦害,刑妻子兄弟,骨肉皆空。

字中點多者,主人淫濫漂蕩,貪花好色,居止不定。

十字下面腳不失者,晚得子力。

如見上一畫重者,平頭殺,亦難為六親,輕者,初年不足,中末如意,或點重者,為商旅發財,離鄉失井,出外卓立。

若水命金命見點畫輕者,或早年有水災。捩者無安身之地,作事成敗,主惡死不善終。

直落多者,聰明機巧,為手藝之人,白手求財。

畫多者,必有心脇脾胃之疾,木多有心氣之疾,晚年見之。

寫口字或四圍有口開者,有口舌,旬日見之,或破財不足。

發字頭見者,末主發財。

一字分作三截,上中下三主斷之。

士頭文腳,主有文學。

金筆靈,或見于干戈字腳者,必是用武之士。

凡婦人寫來字畫不正者,必是偏室,或帶三點,必有動意,如三之類。

凡寫字之人,偶然出了筆頭,此事破而無成,或近火邊寫字,必心下不寧。

或寫字用破器添硯水,家破人亡。

或寫字時,犬來左右吠,不吉。

或取紙來寫,破碎者,主有口舌。

或寫字時貓叫,此人有添丁之喜。

或在樓上寫來,問者主有重疊之事。

或在船上寫來,主有虛驚。

或扇上寫來,問夏吉,冬不吉。

如本命屬金,金筆多者貴,土筆多者富。五行生剋亦然,餘倣此。

五行四時旺相休囚例

  春 夏 秋 冬 四季之月

旺 木 火 金 水 土

相 火 土 水 木 金

休 水 木 土 金 火

囚 土 金 木 火 水

五行相生地支

木生在亥 火生于寅 金生于巳 火土長生居申

天干地支屬五行

甲乙寅卯屬木 丙丁巳午屬火 戊已辰戌丑未屬土 庚申辛酉屬金 壬癸亥子屬水

論八卦性情

乾健也 坤順也 震起也 艮止也

坎陷也 離麗也 兑說也 巽入也

八卦取象

乾為天 坤為地 震為雷 巽為風 坎為水 離為火 艮為山 兑為澤。

六十甲子歌

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爐中火,戊辰已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傍土。

壬申癸酉劍鋒金,甲戌乙亥山頭火,丙子丁丑澗下水,戊寅已卯城頭土。

庚辰辛巳白臘金,壬午癸未楊柳木,甲申乙酉井泉水,丙戌丁亥屋上土。

戊子己丑霹靂火,庚寅辛卯松柏木,壬辰癸巳長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

丙申丁酉山下火,戊戌已亥平地木,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癸卯金箔金。

甲辰乙巳覆燈火,丙午丁未天河水,戊申已酉大驛土,庚戌辛亥釵釧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甲寅乙卯大溪水,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已未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

六十四卦次第歌

乾坤屯蒙需訟師,比小畜兮履泰否。同人大有謙豫隨,蠱臨觀兮噬嗑賁。

剝復無妄大畜頤,大過坎離三十備。咸恒遯兮及大壯,晉與明夷家人睽。

蹇解損益夬詬萃,升困井革鼎震繼。艮漸歸妹豐旅巽,兑渙節兮中孚至。

小過既濟兼未濟,是為下經三十四。

繫辭八卦類象歌

乾為君兮首與馬,卦屬老陽體至剛。坎雖為耳又為豕,艮為手狗男之祥。

震卦但為龍與足,三卦皆名曰少陽。陽剛終極資陰濟,造化因知不易量。

坤為臣兮腹與牛,卦屬老陰體至柔。離雖為目又為雉,兑為口羊女之流。

巽卦但為雞與股,少陰三卦皆相眸。陰柔終極資陽濟,萬象搜羅靡不週。

渾天甲子定局

乾:壬戌土,壬申金,丁午火。(上卦) 甲辰土,甲寅木,甲子水。(下卦)

坎:戊子水,戊戌土,戊申金。(上卦) 戊午火,戊辰土,戊寅木。(下卦)

艮:丙寅水,丙子水,丙戌土。(上卦) 丙申金,丙午火,丙辰土。(下卦)

震:庚戌土,庚申金,庚午火。(上卦) 庚辰土,庚寅木,庚子水。(下卦)

以上四宮屬陽,皆從順數

巽:辛卯木,辛巳火,辛未土。(上卦) 辛酉金,辛亥水,辛丑土。(下卦)

離:己巳火,己未土,己酉金。(上卦) 己亥水,己丑土,己卯木。(下卦)

坤:癸酉金,癸亥水,癸丑土。(上卦) 乙卯木,乙巳火,乙未土。(下卦)

兌:丁未土,丁酉金,丁亥水。(上卦) 丁丑土,丁卯木,丁巳火。(下卦)

以上四宮屬陰,皆從逆數

右訣從下念上,一如點畫卦爻法,學者宜熟讀之。

○ 後天時方 子陽辰丑陽戊以下皆吉。

子日子罡起。滅跡四位申。五敗七破位。十禍日皆同。

甲子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孤苦 亥空亡 

乙丑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破碎 申凶敗 酉 戌 亥

丙寅 子孤苦 丑 寅 卯敗凶 辰 巳 午破敗 未 申 酉敗禍 戌滅空 亥空亡

丁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戊辰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己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庚午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辛未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壬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癸酉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甲戌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乙亥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丙子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丁丑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戊寅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己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庚辰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辛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壬午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癸未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甲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乙酉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丙戌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丁亥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戊子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己丑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庚寅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辛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孤凶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壬辰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癸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甲午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乙未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丙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丁酉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戊戌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己亥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庚子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辛丑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壬寅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癸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甲辰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乙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丙午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丁未 子死炁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戊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己酉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庚戌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辛亥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壬子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癸丑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甲寅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乙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丙辰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丁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戊午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己未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庚申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辛酉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壬戌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癸亥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八反格

問喜何曾喜,問憂未必憂。問樂何曾樂,問愁何曾愁。

問死何曾死(心懷死必活),問生不曾生。

問官官不諧,見財財不成。

四言獨步

看字之法,毫不可差。下筆是我,其餘是他。

子孫父母,官鬼要財。兄弟之類,次敘安排。

詳占一事,先看用神。或強或弱,詳斷吉凶。

用神健旺,事所必宜。用神衰弱,必失其機。

字無用神,始推末筆。末筆參差,諸事不立。

上頭中貝,日月大人。字中有像,便是貴人。

貴人在爻,禍事必消。逢險可救,財利必招。

左右有人,功名可許。筆法軒昂,上人薦舉。

求財取債,金忌火多。再逢夏月,本利消磨。

五行俱全,人事宜然。用神清楚,妙不可言。

相爭詞訟,字詳結尾。兩筆分明,勝負立剖。

字可平分,訟不成凶。人居圈內,縲絏之中。

青龍在數,求謀不誤。若無水來,反為無助。

玄武自來,水上生財。白虎同至,惹禍招災。

朱雀臨頭,文書巳動。事在公門,不與人共。

朱勾疊疊,口舌重重。若無救助,畢竟成凶。

水冷金寒,親戚無緣。求謀未遂,作事遷延。

五行正旺,財利可求。吉神相助,萬事無憂。

土內埋金,功名未遂。或者水多,前行可貴。

人病在床,木被金傷。六神不動,畢竟無妨。

字不出頭,蹭蹬乖蹇。五行有救。漸漸可展。

字無勾踢,人必平安。凶神亂動,好處成難。

末後一筆,一身之原。如無破綻,福壽綿綿。

一字聯絡,骨肉同門。孤懸一點,遊子飄蓬。

金得鑪錘。方成器皿。木無金制,可曰愚農。

木從土出,要人培植。水中浮木,波浪成風。

落筆小心,作事斟酌。小心太過,為人刻薄。

寫來粗草,放蕩之人。筆端熟溜,書記傭工。

字法龍蛇,仕途已往。秀而不俗,文章自廣。

風流筆法,好逞聰明。寫來透古,腹內不空。

墨跡滯澀,學問難誇。一筆無停,定是大家。

燈前窗下,歲月蹉跎。禾麻菽麥,俱已發科。

字無倚靠,不利六親。字無筋節,事可讓人。

直仰兩足,奔波勞碌。擺尾搖頭,心滿意足。

字問日期,切勿妄許。有丁有日,類可說與。

山曰草木,咸不宜冬。星辰日月,乃怕朦朧。

真正五行,不怕相剋。如直用神,求謀易得。

筆法未全,作事多難。行人不至,音信杳然。

水火多源,木枯無枝。子孫宗派,於此可思。

終身事業,我即用神。生我者吉,剋我者凶。

字只兩筆,壽年不一。有撇七三,無撇六一。

字如三筆,亦各有數。常為十六,變為念五。

無勾為變,有勾為常。依斯立法,仔細推詳。

字不出頭,壽増五歲。當頭一點,須減三年。

字若無鈎,添九可求。字如無直,壽當増十。

筆畫過半,須知減點。一點三年,歲數可免。

耳畔成三,口頭除四。明徹斯傳,始精相字。

妙訣無多,功非一日。仔細詳占,萬無一失。

五言作用歌

斷事不可泥,變通方是道。細細察根源,始識先賢奧。

十人寫一字,筆法各不同。一字占十事,情理自然別。

六神無變亂,五行有假真。草木看時節,日月察晦明。

字中有子孫,子孫必不少。詳其盛與衰,便知賢不肖。

我剋不宜多,多必妻重娶。剋我一般多,諧老又可許。

青龍値用神,萬事皆無阻。若是無水澤,猶為受用苦。

白虎値用神,吉事反成凶。官事必受害,疾病重沉沉。

用神見朱雀,利於公門中。君子功名吉,小人口舌凶。

用神見騰蛇,俱是文書動。功名眼下宜,富貴如春夢。

末筆是青龍,萬事不成凶。名利皆如意,行人在路中。

末筆是朱雀,公事有著落。只恐閨門中,有病無良藥。

末筆是勾陳,淹留費苦心。行人音信杳,官訟混如塵。

末筆是螣蛇,遠客即來家。憂疑終不免,官訟苦嗟吁。

末筆是白虎,疾病須憂苦。獄訟必牽纏,出往多攔阻。

末筆是玄武,盜賊須隄防。水上行人利,家中六畜康。

末筆明五行,所用看六神。先定吉凶主,然後字中尋。

別理論

字義渾論,辨別之篇須下學。理研變化,至誠之道可前知。

字同事不同,不宜此而宜彼。事同字亦同,倏變吉而變凶。

設若中也者,天下之大本,問終身與昆仲無緣。信乎哉,人間之最要,欲要之於朋友更切。

再如地天為泰,不遇陽開猶是否。雷火為豐,如逢陰極可云臨。

既虚矣,復反而為盈。既危矣,復還而為安。

時盛必衰,天地不踰其數。治極而亂,聖人能預為防。

先則看其筆端,然後察其字義。須知字義古怪,學問宜深。

筆走龍蛇,崢嶸已過。龍身草草,非正途顯達之官。豹字昂昂,是執殳荷戈之職。

志無心,定是飄蓬下士。斌不亂,始稱文武全才。

貝邊月下定歸期,足畔口頭人必促。

團團寶蓋,多生富貴之家。濟濟冠裳,定是風雲之客。

無事生非因北字,有錢不享是亨來。

合則婚事難成,力乃功名未妥。以他人問子,男女皆空。

書本姓求官,聲名遠播。

書先覓物終須失,寫望追人定是亡。

馬字偏斜,惟恐落人之局。口頭闊大,定招閑事之非。

青字有人求作主,事可全於丹抄。妙字一女欲于歸,少亦可出閨門。

天字相聯,一對良緣先注定。好字相屬,百年美眷預生成。

丁寸等字,皆才不足之形。占吉之類,乃告不成之象。

香開晨昏揚譽遠,花占百事一番新。

小為本分之人,大是虚名之士。

赤子依親是每,一例可推。大人蓋小因余,倣斯可斷。

貝左一生多享福,空頭半世受孤寒。

東西南北,欲就其方。左右中前,乃擇其地。

一人傍立,求名是佐貳之官。一直居中,占身乃正途之士。

草木逢春旺,魚龍得水舒。

遠字走長人未到,動傍撇短去猶遲。

赤子兒曹之類,必利見大人。公祖父師之稱,則相逢貴人。

干則立身無寸地,永如立志有衣冠。

操為一品之才,飲定大人之食。

之非出往,必求財者;不呼盧,定六畜。奇欲立而不可,用非走而不通。

口居中,儼然一顆方印。元落後,前程可定魁名。

體用昂昂,功名之客。性情亟亟,荼苦之儒。

朔邦還未入朝廊,田里多應在鄉黨。

活潑潑鳶魚,是飛騰之象。樂滔滔鳧雁,為流蕩之徒。

川上皆聖賢遊樂之餘,周行是仕宦經由之道。

崔巍遠人猶在望,平安近事不能成。

日小見天長,心粗知膽大。

歸則歸兮歸則止,笑如笑兮笑成悲。

國字謂何,一口操戈在內。爾來何故,五人合夥同居。

火字乃人在水中,一遇羊頭為盡美。天字是人居土內,出頭一日始逢春。

以餘字問必有,以有字問反無。

龍雖在天在田,看筆跡如何佈擺。師既容民畜衆,察精神始識興衰。

蓋載有人,終享皇家福。傘帶全備,定是極品官。

有撇斷為兄弟,無點莫問兒孫。

工欲善其事而成藝,何不見其人而亦可。

女子並肩生意好,色系同處病將亡。

字犯歲君之名,災殃不小。書童問卜之日,財利可興。

理中變化深長,此乃規矩方圓之至。字裏機關悠遠,須認精粗為造化之原。

六言剖斷歌

事從天地之義,字乃賢聖之心。靜裏功夫細閱,其中奧理無窮。

圓融莫測其辨,來去無阻其通。筆法先詳衰旺,得意始定吉凶。

乾枯軟小為衰,清秀堅昂為旺。詳其用神何如,吉凶自然的當。

壽夭定于筆畫,取其多寡為占。字如十筆以上,一筆管之六年。

字如十筆以下,一筆定其九歲。若在五筆之間,一筆管十六年。

筆畫過之十五,兩筆折作一筆。帶草一筆相連,問壽只在目前。

筆跡清而拘束,必然遊庠在學。筆端濁而放蕩,功名必無著落。

寫來筆法圓活,為人處世謙和。筆底停而又寫,為人性慢心多。

舉筆茫無所措,胸中學問不大。若無寫罷復描,行事可為斟酌。

富貴出于精神,英雄定于骨格。末後一筆豐隆,到老人稱有徳。

占妻先看其妻,占子先看其子。妻子察其旺衰,據理定其生死。

父兄官災獄訟,父兄要値空亡。如若父兄在數,父兄反見災殃。

一切謀望營求,字要察其虛實。有聲無物為虛,有物可見是實。

書出眼前之物,察其司重司輕。司重斷為有用,司輕大事無成。

納采于歸等事,更要加意推詳。筆畫計其單雙,字義察其陰陽。

假如子字求子,須防日建逢女。子日如畫女字,婚姻百事皆許。

一字筆畫未全,萬事不必開言。字中若有餘筆,必須用意詳占。

先用五行工夫,後用増減字理。影響毫髮無差,謬則難尋千里。

學者變化細推,斷事無不靈應。

格物章

物格而後知致,本末須詳。事來必先見誠,始終可斷。

細而長者,以一尺為百年,計分寸而知壽算。

方而圓者,以千金比一兩,度輕重以定榮枯。

落手銀圈,放蕩終身仍不改。出囊珠石,崢嶸半世尚豐盈。*

石土不逢時,謂之無用。木金全失氣,枉自徒勞。

執墨問功名,研求之苦,日見不足。

端鼎比身命,近貴之體,一世非輕。

腰下佩觿,所求皆遂。道傍棄核,百事無成。

取草問營謀,逢春須茂盛。將銀問財帛,有本恐消磨。

素紈無詩,當推結識疏。牙籤托人,畢竟不顧我。

數珠團圓到底,夫妻兒女皆宜。

木魚振作不常,父母兄弟難合。

刀下行人來得快,筆占遠處有施為。

求子息,圓者不宜空。占買賣,長者終須折。

衣衫則包藏骨肉,葬祭之事宜然。縧帶必繫執扇軀,牽纏之事未免。

舟車騾馬,用之則行。婢僕雞鵝,呼之便至。

金扇之類,收有復展之期。烹調之物,死無再生之理。

瓜果問事,破不重圓。棋子求占,散而又聚。

蕩塵理亂,無踰金篦牙籤。釋罪沉冤,俱是何章刀筆。

壺是主人之禮,觴則空而滿,滿而復空。

鎖為君子之防,匙則去而來,來而復去。

文章書籍,非小人用之。筐筥犁耙,豈君子用之。

慣執鞭,所忻慕焉,富而必可求也。

能彈琴,復長嘯爾,樂亦在其中乎。

悞指懸匏,功名少待。折來垂柳,意興多狂。

竹杖龍頭,節義一生無愧怍。

木錐鶯嘴,鑽謀萬物有剛強。

手不釋正業經書,自知道德修諸已。

問不離九流藝術,意在干戈省厥躬。

指庭前向日之花,倏忽坐間移影。

點檻外敲風之竹,晨昏靜裏聞音。

君子執笙簧,陶陶其樂,舌鼓終須不免。

女人拈針線,刺刺不休,心牽畢竟難觸。

出匣圖書行欲方,眼下可分玉石。

執來寶劍心從利,手中立剖疑難。

羽扇綸巾,須知人自山中去。

奇珍異寶,可斷人從海上來。

百草可活人,不識者不可妄用。

六經能裨世,未精者焉敢施為。

指盂中之水,久不耗而則傾。

顧冶內之金,須知積而復用。

事非容易,一首詞,兩下欣逢。

學識淵源,幾句話,三生有幸。

執金學道,借服為聚物之囊。

割愛延師,重身如無價之寶。

明心受業,既行束上之修。

寄柬傳言,莫廢師尊之禮。

斯其人也,斯其義也,可以為之。

非其重焉,非其道焉,孰輕與爾。

* 「落手銀圈,放蕩終身仍不改。出囊珠石,崢嶸半世尚豐盈」或作「落手銀圈,放蕩終不改。出囊珠石,崢嶸自有時」。

物理論

三才始判,八卦攸分。萬物不離于五行,群生皆囿于二氣。

羲皇為文字之祖,蒼頡肇書篆之端。

鳥跡成章,不過象形會意。雲龍結篆,傳來竹簡漆書。

秦漢而返,篆隸迭易。鍾王既出,真草各名。

其文則見于今,其義猶法于古。

人備萬物之一數,物物相通。

字洩諸人之寸心,人人各異。

欲窮吉凶之朕兆,先格物以致知。

且云天為極大,能望而不能親。

畢竟虚空為體,海是最深,可觀而不可測。

由來消長有時,移山拔樹莫如風。

片紙遮窗可避,變谷遷陵惟是水。

尺筒無底難充,小彈大盤。

日之遠近不辨,白衣蒼狗,雲之變化非常。

雨本滋長禾苗,不及時,各皆蹙額。

雪能凍壓草木,如適中,人喜豐年。

月行急疾映千江,莫向水中撈捉。

星布循環周八極,誰從天上推移。

露可比恩,壓浥行人多畏。

霞雖似錦,膏盲隱士方宜。

皜皜秋陽,炎火再逢為亢害。

涓涓冬月,寒冰重見愈淒涼。

頑金不懼洪爐,潦水須當隄岸。

霧氣空濛推障礙,電光倏忽喻浮生。

月下美人來,只恐到頭成夢。

雪中尋客去,猶防中道而歸。

白露可以寄思,迅雷聞而必變。

履霜為憂虞之漸,當慎始焉。

臨淵有戰惕之心,保厥終矣。

蝃蝀莫指,閨門之事不宜。

霖雨既零,稼穡之家有望。

陽春白雪,祇屬孤音。流水高山,難逢知己。

至于巖巖山石,生民具瞻。滾滾源泉,聖賢所樂。

瀑布奔衝難收拾,溪流湍激不平寧。

風水所以行舟,水湧風狂舟必破。

雨露雖能長物,雨霪霜結物遭傷。

社稷自有人求,關津誡為客阻。

煙霧迷林中有見,河江出峽去無回。

桃夭娶婦相宜,未利于買僮置畜。

楊柳送行可折,尤喜于赴試求名。

松柏可問壽年,擬聲名則飄香挺秀。

絲羅可結姻好,比人品則倚勢扳援。

荷方出水,漸見舒張。梅可調羹,未免酸澀。

李有道傍之苦,欖餘齒末之甘。

筆墨驅使,時日不長。盆盂裝載,團圓不久。

綆短汲深求未得,戈長力弱荷難成。

屠刀割肉利為官,若問六親多刑損。

利刀剖瓜休作事,如占六甲即生男。

無人棺槨必添丁,有印書函終見折。

釐等則骨貯匣中,縱有出時還須入。

算盤則子盈目下,任憑撥亂卻成行。

瓦只慮其難全,杯亦防其有缺。

蓆可捲虛,終歸人下。傘能開合,定出人頭。

釣乃小去大來,樵則任重道遠。

素珠團聚,可串而成。蠟燭風流,不能久固。

針線若還縫即合,鍬鋤如用必須翻。

鑿則損而為材,亦當有鬥。鋸乃斷而成器,豈謂無長。

又若飛走之升沉,亦關人事之休咎。

猢猻被繫,還家終是無期。鸚鵡在囚,受用只因長舌。

鴿乃隨人飲啄,縱之仍入樊籠。

馬雖無膽馳驅,用之不離韁鎖。

鯉失江湖難變化,燕來堂屋轉疑難。

訴理伸冤,逢鴉不白。占身問壽,遇鶴修齡。

萬物紛紜,理則難盡。諸人願欲,志各不同。

若執一端以斷人,是猶膠柱鼓瑟。

能反三隅而悟理,方稱活法圓機。

心同金鑑之懸空,妍媸自別。

智若玉川之入海,活潑自如。

鬼谷子曰:「人動我靜,人言我聽。」旨哉斯語,胡可忽諸。

五行六神辨別論

先以五行為主,次向字中詳禍福。

既將六神作用,方觀筆跡察原因。

生剋不容情,莫以字音稱獨美。

宜忌須著意,休將文義恃能言。

勿以吉字言吉,當認吉中多忌煞。

漫將凶字言凶,須詳凶處有元神。

假如青龍與白虎同行,求功名大得其宜。如庶人得之,反不免相爭之咎。

父母與妻子聚面問卦,選難從其志。若遊子占之,又可觸思遠之憂。

勾陳最忌小金連,惟恐中無間斷。

朱雀若逢傍水剋,須防禍有牽纏。

水在木中流,替人濯垢。木從水中出,脫體猶難。

五行全不犯凶神,問自身,徳建名立。

六神動再加吉將,若求官,體貴身榮。

舊事重新,朱螣雙發動。傾家復創,金土兩重臨。

微火鎔金,難成器皿。弱金剋木,反自損傷。

求濟於人,要看水火會合。營謀於衆,還期土木齊登。

金多子多,非土不得。土厚財厚,無火不生。

水冷木孤,弟兄難靠。金寒土薄,祖業漂零。

玄武形,青龍得水,連登兩榜。白虎尾,朱雀銜金,位列三公。

玄武臨淵,時中之雨化。青龍捧日,闕下之雲騰。

水非白而無源,金不秋而失氣。

有勾陳難結案頭文,見朱雀想量堂上語。

田下土深,思還故里。月邊水盛,意在歸湖。

玄武居中,出外不宜行陸路。句陳定位,居官雖在受皇恩。

白虎重重,不敢保今年無事。青龍兩兩,定不是今日燕居。

字中見母母無憂,筆下從兄兄定在。

水土形,青龍翹首,何憂不得功名。木相金,白虎當頭,畢竟難逃災害。

重重金火不逢時,百事徒勞。疊疊青黃非見日,幾番隆替。

貴顯招土木,萬福皆隆。方體隱龍蛇,千祥並集。

朱勾相合,主唇舌干戈之事。龍虎同行,風雲際會之榮。

玄武不遇火,陰中不美。螣蛇無水渡,郊外生悲。

純土自能生官,福從天至。寒金不但無祿,災自幽來。

天貴專權,問功名必登黃甲。文書不動,赴場闈定値空亡。

問子須求子在爻,占妻定要妻入數。

筆跡孤寒金帶水,六親一個難招。字形豐滿土生金,百歲百年易盛。

看五行之旺弱,切記卜詞訟以官鬼為先。

定六將之機微,須知占家宅以本命為主。

五行俱有,凡謀皆遂。六神不動,萬事咸寧。

細玩辭占,影響無差毫髮。密搜奧義,規繩不爽纖微。

金聲章

混沌未開,一元含於太極無形之始。

乾坤既判,萬物成于文章著見之中。

故未有其事而先有象,可預得其體而兆其來。

所以蒼頡制字,按雲霞蝌斗之文。至賢著書,採隨宜義理而用。

一字之善,千古流傳。半點之疵,萬年不泯。

君子哉,非揮毫而莫辨。小人焉,一執筆而即知。

是以消長盛衰,困極而知變。吉凶禍福,至誠而見神。

寫來江漢秋陽,皜皜乎不可尚已。意在螽斯詵羽,繩繩兮與其宜焉。

惟存好利喜衰,則落筆終須各別。必欲離塵脫俗,而開首自是不同。

若夫煙霧雲霞,則聚散去來神變化。風雷日月,其盈虛消息妙裁成。

鸚鵡等禽,人皆云其舌巧。虎豹之類,誰不懼其張威。

生息蕃盛者,乃稼穡禾苗。與物浮沉者,是江河湖海。

淵中魚躍,水向東流何沮止。天上鳶飛,日從西落四時同。

百獸俱胎腪之生,獨報麟祥之喜。諸禽皆飛騰之物,只言鳳徳之衰。

禽之鳴也噪也,有形小體大之分。獸之利也鈍也,有輕清重濁之辨。

香花燈燭,偏宜于朔望之時。鈴鐸鼓鐘,獨可于晨昏之際。

點點滴滴,萬里征衫遊子淚。層層疊疊,九行密線老人心。

至于犬豕牛羊,叱之即便去。雞魚鵝鴨,欲用則不生。

狐貉羔裘,無濟于夏。紅爐黑炭,偏喜于冬。

幽林深圃夜無人,情不誣也。樓閣廳堂時有位,理之必然。

琴劍書箱,可斷儒生負笈。輕裘肥馬,當推志士同袍。

墨有漸減之虞,筆恐久堅而弱。

書成筆架,幾上愁山。寫到硯池,寓中悶海。

如在其上,秋到一天皆皎月。如在其下,春臨遍地產黃金。

彈出琵琶,到底是寫怨之具。描來簫管,終須為耗氣之精。

假如雲雨霧,皆能蔽日之光,天正陰時猶是吉。

又若精氣神,本是扶身之主,人來問病反為凶。

水急流情,意偕游魚濊濊。煙飛篆渺,心從雲樹茫茫。

農家落筆,草盛田禾實不足。商者書箋,絲多交易亂如麻。

紫綬金章,無者不必寫出。蝸名蠅利,有者即便書成。

鎖鑰金湯,必任國家之重寄。羽毛干戚,是祈海甸以清寧。

掛錦揚帆,風順之方必利。舒衾洒帳,雨到之候成歡。

禮樂射御書數,如求一藝可執。孝友睦婣任卹,定其六事皆宜。

草木逢雨生而旺,要詳春秋氣候。轎馬行際近而遠,亦揆寒暑光陰。

試看畫餅望梅,何止飢渴。鏡花水月,竟是空虛。

欲造字相之微,請明章中之理。

梅花易數卷之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