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卷二:體用生剋篇

Jack 在 2015, 十二月 9 - 21:1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體用生剋篇之一

心易占卜玄機

天下之事有吉凶,托占以明其機。天下之理無形迹,假象以顯其義。故乾有健之理,於馬之類見之。故占卜寓吉凶之理,於卦象內見之。然卦象一定不易之理,而無變通之道,不可也。易者,變易而已矣。至如今日觀梅,復得革兆,有女子折花,異日果有女子折花,可乎。今日算牡丹得姤兆,為馬所踐,異日果為馬所踐毀,可乎。且兌之屬,非止女子。乾之屬,非止馬。謂他人折花有毀,皆可切驗之真,是必有屬矣。嗟乎!占卜之道,要變通。得變通之道者,在乎心易之妙耳!

占卜總決

大抵占卜之法,成卦之後,先看《周易》爻辭,以斷吉凶。如乾卦初九「潛龍勿用」,則諸事未可為,宜隱伏之類。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則宜謁見貴人之類。餘皆仿此。

次看卦之體用,以論五行生剋

體用即動靜之說。體為主,用為事。應用生體及比和則吉,體生用及剋體則不吉。

又次看剋應。

如聞吉說,見吉兆,則吉。聞凶說,見凶兆,則凶。見圓物,事易成。見缺物,事終毀之類。

復驗己身之動靜。

坐則事應遲,行則事應速,走則愈速,臥則愈遲之類。數者既備,可盡占卜之道,必須以易卦為主,剋應次之。俱吉則大吉,俱凶則大凶,有凶有吉則詳審卦辭,及剋用體應之類,以斷吉凶也。要在圓機,不可執滯。

占卜論理訣

數說當也,必以理論之而後備。苟論數而不論理,則拘其一見而不驗矣。且如飲食得震,則震為龍。以理論之,龍非可取,當取鯉魚之類代之。又以天時之得震,當有雷聲,若冬月占得震,以理論之,冬月豈有雷聲,當有風撼震動之類。既知以上數條之訣,復明乎理,則占卜之道無餘蘊矣。

先天後天論

先天卦斷吉凶,止以卦論,不甚用易之爻辭。後天則用爻辭,兼用卦辭。何也?蓋先天者,未得卦,先得數,是未有易書,先有易理,辭前之易也,故不必用易書之辭,專以卦斷。後天則以先得卦,必用卦畫,辭後之易也。故用以爻之辭,兼易卦辭以斷之也。又後天起卦,與先天不同,其數不一。今人多以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兌七、艮八、離九之數為用。蓋聖人作易畫卦,始以太極、兩儀、四象、八卦加一倍數,自成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故占卜起卦,合以此數為用。又今人起後天卦,多不加時,得此一卦,止此一爻動,更無移易變通之道。故後天起卦定爻,必加時而後可。又先天之卦,定事應之期,則取之卦氣,如乾兌則應如庚、辛及申金之日,或坤為戌、亥之日時,兌為酉日時。如震巽當應於甲、乙及支木之日,或震取卯,巽取辰之類。後天則以卦數加時數,總之而分行臥坐立之遲速,以為事應之期。卦數時類,應近而不能決諸遠者,必合先後之卦數,取訣可也。又凡占卦中決斷吉凶,其理洞見,止於全卦體用生剋之理,及參易辭,斯可矣。今日以後天卦,卻於六十甲子之日取其時方之魁破敗亡滅迹等以助斷決。蓋曆象選時,並於《周易》不相干涉,不可用也。

卦斷遺論

凡占卜決斷,固以體用為主,然有不拘體用者。如起例中,西林寺額得山地剝,體用互變,俱比和,則為吉,而乃不吉,何也?蓋寺者,純陽人居之地,而純陰爻象,則群陰剝陽之義顯然也。此理甚明,不必拘體用也。又若有人問:「今日動靜如何?」得地風升,初爻動,用剋體卦,俱無飲食矣,而亦有人相請,雖飲食不豐,而終有請,何也?此人當時必有當日之應,又有「如何」二字帶口,為重兌之義。又有用不生體,互變生之而吉者,若少年有喜色,占得山火賁是也。又有用不生體,互變俱剋之而凶者,如牛哀鳴占得地水師是也。蓋少年有喜色,占則略知其有喜,而易辭又有「束帛戔戔」之吉,是二者俱吉,互變俱生,愈見其吉矣。雖用不生體不吉,不為其害也。牛鳴之哀,則略知其有凶,而易爻復有「輿尸」之凶,互變俱[剋,愈見其]凶。雖用爻不剋,不能掩其凶也。蓋用易斷卦,當用理勝處驗之,不可拘執於一也。

八卦心易體用訣

心易之數,得之者眾。體用之訣,有之者罕。余幼讀易書,長參數學,始得心易卦數。初見起例,以知占其吉凶。如以蠡測海,茫然無涯。後得智人,見授體用心易之訣,而後占事之訣,始有定據。驗則驗,如由基射的,百發百中。其要在於分體用之卦,察其五行生剋、比和之理,而明乎吉凶悔吝之機也。於是易數之妙始見,而易道之卦義備矣。乃世有真實,人罕遇之耳。得此者,幸甚秘之!

體用總訣

體用云者,如易卦具卜筮之道,則易卦為體,以卜筮用之,此所謂體用者。借體用二字以寓動靜之卦,以分主客之兆,以為占例之準則也。大抵體用之說,體卦為主,用卦為事,互卦為事之中間,刻應變卦為事之終應。體之卦氣宜盛不宜衰。盛者如春震巽,秋乾兌,夏離,冬坎,四季之月坤艮是也。衰者,春坤艮,秋震巽,夏乾兌,冬離,四季之月坎是也。

宜受他卦之生,不宜受他卦之剋。他卦者,謂用互變也。生者,如乾兌金體坤艮生之,坤艮土體離火生之,離火體震巽木生之。餘皆仿此。剋者,如金體火剋,火體水剋之類。體用之說,動靜之機。八卦主賓,五行俱有生剋,體為己身之兆,用為應事之端。體宜受用卦之生,用宜見卦體之剋。體盛則吉,體衰則凶。用剋體固不宜,體生用亦非利。體黨多而體勢盛,用黨多則體勢衰。如卦體是金,而互變皆金,則是體之黨多。如用卦是金,而互變皆金,則是用之黨多。體生用,為之洩氣,如夏火逢土,亦洩氣。

體用之間,比和則吉,互乃中間之應,變乃未來之期。故用吉變凶者,先吉後凶;用凶變吉者,先凶後吉。體剋用,諸事吉;用剋體,諸事凶。體生用,有耗失之患;用生體,有進益之喜。體用比和,則百事順遂。又卦中有生體之卦,看是何卦。

乾卦生體,則主公門中有喜益,或功名上有喜,或因官有財,或問訟得理,或有金寶之利,或有老人進財,或尊長惠送,或有官貴之喜。

坤卦生體,主有田土之喜,或有田土進財,或得鄉人之益,或得陰人之利,或有果穀之利,或有布帛之喜。

震卦生體,則主山林之益,或因山林得財,或進東方之財,或因動中有喜,或有木貨交易之利,或因草木姓氏人稱心。

巽卦生體,亦主山林之益,或因山林得財,或於東南得財,或因草木姓人而進利,或以茶果得利,或有茶果菜蔬饋送之喜。

坎卦生體,有北方之喜,或受北方之財,或水邊人進利,或因點水人稱心,或有因魚鹽酒貨文書交易之利,或有饋送魚鹽酒之喜。

離卦生體,主有南方之財,或有文書之喜,或有爐冶場之利,或因火姓人而得財。

艮卦生體,有東北方之財,或山田之喜,或因山林田土獲財,或得宮音帶土人之財。物當安穩,事有終始。

兌卦生體,有西方之財,或喜悅事,或有食物金玉貨利之源,或商音之人,或帶口之人欣逢,或主賓之樂,或朋友講習之喜。

又看卦中有剋體之卦者,看是何卦。如乾卦剋體,主有公事之憂,或門戶之憂,或有財寶之失,或於金穀有損,或有怒於尊長,或得罪於貴人。

坤卦剋體,主有田土之憂,或于田土有損,或有小人之害,或有陰人之侵,或失布帛之財,或喪穀粟之利。

震卦剋體,主有虛驚,常多恐懼,或身心不能安靜,或家宅見妖災,或草木姓氏之人相侵,或于山林有所失。

巽卦剋體,亦有草木姓人相害,或于山林上生憂。謀事,乃東南方之人;處家,忌陰人小口之厄。

坎卦剋體,主有險陷之事,或寇盜之憂,或失意於水邊人,或生災於酒後,或點水人相害,或北方人見殃。

離卦剋體,主文書之憂,或失火之驚,或有南方之憂,或火人相害。

艮卦剋體,諸事多違,百謀中阻。或有山林田土之失,或帶土人相侵,防東北方之禍害,或憂墳墓不甚安穩。

兌卦剋體,不利西方,主口舌事之紛爭。或帶口人侵欺,或有毀折之患,或因飲食而生憂。

生剋不逢,則止以本卦而論之。

體用生剋篇之二

天時占第一

凡占天時,不分體用,全觀諸卦,詳推五行。離多主晴,坎多主雨,坤乃陰晦,乾主晴明,震多則春夏雷轟,巽多則四時風冽,艮多則久雨必晴,兌多則不雨亦陰。夏占離多而無坎則亢旱炎炎,冬占坎多而無離則雨雪飄飄。

全觀諸卦者,謂互變卦。五行謂離屬火,主晴;坎為水,主雨;坤為地氣,主陰;乾為天,主晴明;震為雷,巽為風,秋冬震多無制,亦有非常之雷,有巽佐之,則為風撼雷動之應;艮為山雲之氣,若雨久,得艮則當止。艮者,止也,亦土剋水之義。兌為澤,故不雨亦陰。夫以造化之辨固難測,理數之妙亦可憑,是以乾象乎天,四時晴明;坤體乎地,一氣慘然。乾坤兩同,晴雨時變。坤艮兩並,陰晦不常。卜數有陽有陰,卦象有奇有耦。陰雨陽晴,奇耦暗重。坤為老陰之極,久晴必雨;乾為老陽之極,久雨必晴。若逢重坎重離,亦日時晴時雨。坎為水,必雨;離為火,必晴。乾兌為金,秋明晴;坎之水,冬雪凜冽;坤艮之土,春雨澤,夏火炎蒸。易曰:「雲從龍,風從虎」。又曰:「艮為雲,巽為風。」艮巽重逢,風雲際會,飛沙走石,蔽日藏山,不以四時,不必二用。坎在艮上,布霧興雲,若在兌上,凝霜作雪。乾兌為霜雪霰,離火為日電虹霓。離為電,震為雷,重會而雷電俱作。坎為雨,巽為風,相逢而風雨驟興。震卦重逢,雷驚百里。坎爻疊見,潤澤九垓。故卦體之兩逢,亦爻象之總斷。地天泰,水天需,昏濛之象。天地否,水地比,黑暗之形。爻純離,夏必旱,四季皆晴。爻純坎,冬必寒,四時必雨。久雨不晴,逢艮必止。久晴不雨,得此亦然。又若水火既濟、火水未濟,四時不測風雲;風澤中孚,澤風大過,三冬必然雨雪。水山蹇,山水蒙,百步必須執蓋。地風升,風地觀,四時不可行船。離在艮上,暮雨朝晴,離互艮宮,暮晴朝雨。巽坎互離,虹霞乃見,巽離互坎,造化亦同。又須推測四時,不可執迷一理。震離為電為雷,應在夏天,乾兌為霜為雪,驗於冬月。天地之理大矣哉!理數之妙至矣!得斯文者,當敬寶之。

人事占第二

人事之占,詳觀體用。體卦為主,用卦為賓。用剋體不宜,體剋用則吉。用生體有進益之喜,體生用有耗失之患。體用比和,謀為吉利。更詳觀互卦、變卦,以斷吉凶;復究盛衰,以明休咎。

人事之占,則以全體用總章,同決吉凶。若有生體之卦,即看前章八卦中生體之卦有何吉,又看剋體之卦有何凶,即看前章剋體之卦。無生剋,止斷本卦。

家宅占第三

凡占家宅,以體為主,用為家宅。體剋用則家宅多吉,用剋體則家宅多凶。體生用,多耗散,或防失盜之憂。用生體,多進益,或有饋送之喜。體用比和,家宅安穩。如有生體之卦,即以前章人事占斷之。

屋舍占第四

凡占屋舍,以體為主,用為屋舍。體剋用,居之吉。用剋體,居之凶。體生用,主資財衰退。用生體,則門戶興隆。體用比和,自然安穩。

婚姻占第五

占婚姻以體為主,用為婚姻。用生體,婚易成,或因婚有得。體生用,婚難成,或因婚有失。體剋用,可成,但成之遲。用剋體,不可成,成亦有害。體用比和,婚姻吉利。

占婚,體為所占之家,用為所婚之家。體卦旺,則此家門戶勝;用卦旺,則彼家資盛。生體,則得婚姻之財,或彼有相就之意。體生,則無嫁奩之資,或此去求婚方諧。若體用比和,則彼此相就,良配無疑。

乾:端正而長。

坎:邪淫、黑色、嫉妒、奢侈。

艮:色黃多巧。

震:美貌難犯。

巽:髮少稀疏,醜陋心貪。

離:短赤色,性不常。

坤:貌醜,大腹而黃。

兌:高長,語話喜悅,白色。

生產占第六

占生產,以體為母,用為生。體用俱宜乘旺,不宜乘衰。宜相生,不宜相剋。體剋用,不利於子。用剋體,不利於母。體剋用而用卦衰,則子難完。用剋體而體卦衰,則母難保。用生體,利於母。體生用,利於子。體用比和,生育順快。若欲辨其男女,當於前卦審之。陽卦陽爻多者則生男,陰卦陰爻多者則生女。陰陽卦爻相生,則察所占左右人之奇偶以證之。如欲決其日辰,則以用卦之氣數參決之。日期用卦之氣數者,即看何為用卦,於八卦時序之類決之。

飲食占第七

凡占飲食,以體為主,用為飲食。用生體,飲食必豐。體生用,飲食難就。體剋用,則飲食有阻。用剋體,飲食必無。體用比和,飲食豐足。又卦中有坎則有酒,有兌則有食。無坎無兌,則皆無。兌坎生體,酒肉醉飽。欲知所食何物,以飲食推之。欲知席上何人,以互卦人事推之。

飲食人事類者,即前八卦內萬物屬類是也。

求謀占第八

占求謀,以體為主,用為所謀之事。體剋用,謀雖可成,但成遲。用剋體,求謀不成,成亦有害。用生體,不謀而成。體生用,多謀少遂。體用比和,求謀稱意。

求名占第九

凡占求名,以體為主,用為名。體剋用,名可成,但成遲。用剋體,名不可成。體生用,名不可就,或因名有喪。用生體,名易成,或因名有得。體用比和,功名稱意。欲知名成之日,生體之卦氣詳之。欲知職任之處,變卦之方道決之。若無剋體之卦,則名易就,止看卦體時序之類,以定日期。若在任占卜,最忌見剋體之卦,如卦有剋體者,即居官見禍,輕則上司責罰,重則削官退居。其日期,看剋體之卦氣者,於八卦所屬時序類中斷之。

求財占第十

占求財,以體為主,以用為財。體剋用,有財。用剋體,無財。體生用,財有損耗之憂。用生體,財有進益之喜。體用比和,財利快意。欲知得財之日,生體之卦氣定之。欲知破財之日,剋體卦氣定之。

又若卦中有體剋用之卦,及生體之卦,則有財,此卦氣即見財之日。若卦中有剋體之卦,及體生用之卦,即破財,此卦氣破財之日。

交易占第十一

占交易,以體為主,用為交易之應。體剋用,交易成遲。用剋體,不成。體生用,難成,或因交易有失。用生體,即成,成必有財。體用比和,易成。

出行占第十二

占出行,以體為主,用為所行之應。體剋用,可行,所至多得意。用剋體,出則有禍。體生用,出行有破耗之失。用生體,有意外之財。體用比和,出行順快。

又凡出行,體宜乘旺,諸卦宜生體。體卦乾震多,主動。坤艮多,主不動。巽宜舟行,離宜陸行。坎妨失脫,兌主紛爭。

行人占第十三

占行人,以體為主,用為行人。體剋用,行人歸遲。用剋體,行人不歸。體生用,行人未歸。用生體,行人即歸。體用比和,歸期不日矣。

又以用卦看行人在外之盈旺。逢生,在外順快。逢衰受剋,在外災殃。震多不寧,艮多有阻。坎有險難,兌主紛爭。

謁見占第十四

占謁見,以體為主,用為所見之人。體剋用,可見。用剋體,不見。體生用,難見,見之而無益。用生體,可見,見之且有得。體用比和,歡然相見。

失物占第十五

占失物,以體為主,用為失物。體剋用,可尋,遲得。用剋體,不可尋。體生用,物難見。用生體,物易尋。體用比和,物不失矣。

又以變卦為失物之所在。

如變是乾,則覓於西北或公榭樓閣之所,或金石之傍,或圓器之中,或高亢之地。

變卦是坤,則覓於西南方,或田野之所,或倉稟之處,或稼穡之處,或土窖穴藏之所,或瓦器方器之中。

震則尋於東方,或山林之所,或叢棘之內,鐘鼓之傍,或鬧市之地,或大途之所。

巽則尋於東南方,或山林之所,或寺觀之地,或菜蔬之園,或舟車之間,或木器之內。

坎則尋於北方,多藏於水邊,或溪井溝渠之所,或酒醋之邊,或魚鹽之地。

離則尋於南方,或庖廚之間,或爐冶之傍,或在明窗,或遺虛室,或在文書之側,或在煙火之地。

艮則尋於東北方,或山林之內,或近路邊,或岩石傍,或藏土穴。

兌則尋於西方,或居澤畔,或敗垣破壁之內,或廢井缺沼之中。

疾病占第十六

凡占疾病,以體為病人,用為病症。體卦宜旺不宜衰,體宜逢生,不宜見剋。用宜生體,不宜剋體。體剋用,病易安。體生用,病難愈。體剋用者,勿藥有喜。用剋體者,雖藥無功。若體逢剋而乘旺,猶為庶幾。體遇剋而更衰,斷無存日。欲知凶中有救,生體之卦存焉。體生用者,遷延難好。用生體者,即愈。體用比和,疾病易安。若究平之侯,生體之卦決之。若詳危厄之期,剋體之卦定之。若論醫藥之屬,當看生體之卦。如離卦生體,宜服熱藥。坎卦生體,宜服冷藥,如艮溫補,乾兌涼藥是也。

又有信鬼神之說,雖非易道,然不可謂易道之不該。姑以理推之。如卦有剋體者,即可測其鬼神。乾卦剋體,主有西北方之神,或兵刀之鬼,或天行時氣,或稱正之邪神。坤則西南之神,或曠野之鬼,或連親之鬼,或水土里社之神,或犯方隅,或無主之祟。震則東方之神,或木下之神,或妖怪百端,或影響時見。巽則東南之鬼,或自縊戕生,或枷鎖致命。坎則北方之鬼,或水旁之神,或沒溺而亡,或血疾之鬼。離則南方之鬼,或猛勇之神,或犯灶司,或得衍於香火,或焚燒之鬼。或遇熱病而亡。艮則東北之神,或是山林之祟,或山魈木客,或土怪石精。兌則西方之神,或陣亡之鬼,或廢疾之鬼,或刎頸戕生之鬼。卦中無剋體之卦者,不必論之。

又問乾上坤下,占病如何斷?堯夫曰:「乾上坤下第一爻動,便是生體之義。變為震木,互見巽艮,俱是生成之義,是謂不災,逢生之日即愈。」

又曰:「第二爻動如何?」曰:「是變為坎水,乃泄體敗金之義。金入水鄉,互見巽離,乃為風火扇爐,俱為剋體之義。更看占時外應如何,即為焚尸之象,斷之死無疑矣。以春夏秋冬四季推之,更見詳理。」

又曰:「第三爻動,坤變艮土,俱在生體之義,不問互卦,亦斷其吉無疑。」

又曰:「第四爻動,乾變巽木,金木俱有剋體之義,互吉亦凶。木有扛尸之義,金為磚槨之推。是理必定之推,是埋尸必定之理。」

又曰:「第五爻動,乾變離,反能生體,互變俱生體,是其吉無疑。更有吉兆則愈吉,凶則遲而忍死,其斷明矣。」

又曰:「第六爻動,乾變兌,則能泄體,互見巽、艮,一凶一吉,其病非死必危。亦宜看兆吉凶,吉則言吉,凶則言凶。此斷甚明。餘卦皆仿此斷,則心易無不驗矣。」

官訟占第十七

占官訟,以體為主,用為對辭之人與官訟之應。體卦宜旺,用卦宜衰。體宜用生,不宜生用。用宜生體,不宜剋體。是故體剋用者,已勝人。用剋體者,人勝己。體生用,非為失理,或因官有所喪。用生體,不止得理,或因訟有所得。體用比和,官訟最吉。非但扶持之力,必有主和之義。

墳墓占第十八

占墳墓以體為主,用為墳墓。體剋用,葬之吉;用剋體,葬之凶。體生用,葬之主運退;用生體,葬之主興隆,有蔭益後嗣。體用比和,乃為吉地。大宜安葬,葬之吉昌。

右用體之訣,始以十八章占例,以示後學之法則。然庶務之多,豈止十八占而已乎!然此十八占,乃大事之切要者,占者以類而推之可也。

體用生剋篇之三

三要靈應篇序

夫易者,性理之學也。性理,具於人心者也。當其方寸湛然,靈台皎潔,無一毫之干,無一塵之累,斯時也,性理具在而易存吾心,渾然是易也,其先天之易也。及夫慮端一起,事根忽萌,物之著心,如雲之蔽室,如塵之蒙鏡,斯時也,汩沒茫昧,而向之易存吾心者,泯焉爾。故三要之妙,在於運耳、目、心三者之虛靈,俾應於事物也。耳之聰,目之明,吾心實總乎聰明。蓋事根於心,心該乎事,然事之未萌也,雖鬼神莫測其端,而吉凶禍福,無門可入。故先師曰:「思慮未動,鬼神未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誰?」故事萌於心,鬼神知之矣。吉凶悔吝有其數,然吾預知之,何道歟?必曰:「求諸吾心,易之妙而已矣。」於是寂然不動,靜慮誠存,觀變玩占,運乎三要,必使視之不見者,吾見之;聽之不聞者,吾聞之。如形之見視,如音之見告,吾之瞭然鑒之。則易之為卜筮之道,而易在吾心矣。三要不虛,而靈應之妙斯得也。是道也,寓至精至神之理,百姓日用而不知,安得圓通三昧者,與之論歟!此先師劉先生,江夏人,號湛然子,得之王屋山人高處士云。

時寶慶四年,仲夏既望,清靈子朱虛拜首序。

三要靈應篇

三要者,運耳、目、心三者之要也。靈應者,靈妙而應驗也。夫耳之於聽,目之於視,心之於思,三者為人一身之要,而萬物之理不出於視聽之外。占決之際,寂聞澄慮,靜觀萬物,而聽其音知吉凶,見其形之善惡,察其理之禍福,皆可為占卜之驗。如谷之應聲,如影之隨形,灼然可見也。其理出於《周易》「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之法。是編則出於先賢先師,采世俗之語為之例,用之者鬼谷子、嚴君平、東方朔、諸葛孔明[、郭璞、管輅、李淳風、袁天罡、皇甫真人、麻衣仙、陳希夷]。繼而得者邵康節、邵伯溫、劉伯溫、牛思晦、牛思繼、高處士、劉湛然、富壽子、泰然子、朱清靈子。其年代相傳不一,而不知其姓名者不與焉。

原夫天高地厚,萬物散殊,陰濁陰清,五氣順布,禍福莫逃乎數,吉凶皆有其機。人為萬物之靈,心乃一身之主,目寓而為形於色,耳得而為音於聲,三要總之,萬物備矣。

右乃天地萬物之靈,而耳、目、心三者之要,故曰三要也。

是以遇吉兆而有吉,見凶讖而不免乎凶。物之圓者事成,缺者事敗。此理斷然,夫復何疑?

右乃占物剋應,見吉則吉,遇凶則凶。

是以雲開見日,事必增輝;煙霧障空,物當失色。忽顛風而飄蕩,遇震雷以虛驚。月忽當面,宜近清光。雨乍沾衣,可蒙恩澤。

右乃仰觀天文,以驗人事。

重山為阻隔之際,重澤為浸潤之深。水流而事通,土積而事滯。石乃堅心始得,沙乃放手即開。浪激主波濤之驚,坡崩主田土之失。旱沼之旁,心力俱竭,枯林之下,相貌皆衰。

此來俯察地理,以驗人事。

適逢人品之來,實為事體之應。故榮宦顯官,宜見其貴;富商巨賈,可問乎財。兒童哭泣憂子孫,吏卒叫囂忌官訟。二男二女,重婚之義。一僧一道,獨處之端。婦人笑語則陰喜相逢,女子牽連則陰私見累。匠氏主門庭改換,宰夫則骨肉分離。逢獵者得野外之財,見漁者有水邊之利。見孕婦則事萌於內,遇瞽者則慮根於心。

右乃人品之應,以驗人事。

至於搖手而莫為,或掉頭而不肯,拭目而噴嚏者方泣,搔首而彈垢者有憂。足動者有行,交臂者有失。屈指者多阻節,噓氣者主悲憂。舌出掉者有是非,背相向者防閃失。偶攘臂者爭奪乃得,偶下膝者屈抑而求。

右乃近取諸身之應。

若逢童子授書,有詞訟之端。主翁笞僕,防責罰之事。講論經史,事體徒間於虛說。語歌詞曲,謀為轉見悠揚。見賭博,主爭鬬之財。遇題寫,主文書之事。偶攜物者,受人提攜。適挽手者,遇事牽連。

右乃人事之應。

及夫舟楫在水,憑其接引而行。車馬登途,藉之負戴而往。張弓挾矢者必領薦,有箭無弓者未可試。持刀執刃,須求快利之方。披甲操戈,可斷剛強之柄。繅絲者,事務繁冗。圍棋者,眼目眾多。妝花刻果,終非結實之因。畫影描形,皆為裝點之類。絡繹將成,可以問職。筆墨俱在,可以求文。偶傾蓋者,主退權。忽臨鏡者,可赴詔。抱貴器者,有非常之用。負大木者,有不小之財。升斗宜量料而前,尺剪可裁度以用。見蹴踘,有人撥剔。開鎖鑰,遇事疏通。逢補器,終久難堅。值磨鏡,再成始得。頑斧磨鋼者,遲鈍得利。快刀砍木者,利事傷財。裁衣服者,破後方成。造瓦器者,成後乃破。奕棋者,取之以計。張綱者,摸之以空。或持斧鋸恐有傷,或滌壺觴恐有飲。或揮扇者,有相招之義。或汙衣者,防謀害之侵。

右乃器物之應,即遠取諸物之義。

雖云草木之無情,亦與卜筮而有應。故芝蘭為物之瑞,松柏為壽之堅。遇椿檜則歲久年深,遇苗菰則朝生暮死。占病占產,得之即死之兆。枝葉飄零當萎謝,根核流落主牽連。奇葩端的虛花,嘉果可以結實。

右乃草木之應。

至於飛走,最有禎祥。故烏鴉報災,蟢蟲報喜,鴻雁主朋友之信,蛇虺防毒害之謀。鼠囓衣有小口之災,雀噪簷有遠行之至。犬鬬恐招盜賊,雞鬬主有喧爭。牽羊者喜慶將臨,騎馬者出入皆利。猿猴攀木,身心不定。鯉魚出水,變化不凡。繩拴馬,疾病難安。架陷禽,囚人末脫。

右乃禽獸之應。.

酒乃忘憂之物,藥乃怯病之方。故酒樽忽破,樂極生悲。醫師道逢,難中有救。藤蘿之類堪依倚,虎豹之象可施威。耕田鋤地者,事勢必翻。破竹剖竿者,事勢必順。春花秋月,雖無實而闞景,夏綿冬葛,雖有用而背時。涼扇多主棄捐,晴傘漸逢閑廢。泡影電光,虛幻難信。蛛絲蠶繭,巧計方成。

右乃雜見觀物之應。

若見物形,可知字體。故石逢皮則破,人傍木為休。笠漂水畔,泣字分明。火入山林,焚形可見。三女有姦私之擾,三牛有奔走之憂。一木兩火,榮耀之兆。一水四魚,鰥寡之象。人繼牛倒防失脫,人言犬中憂獄囚。一斗入空門者,鬥爭。兩絲掛白木者,樂事。一人立門,諸事有閃。二人夾木,所問必來。

右為拆字之應。

復指物名,以叶音義。如見鹿可以問祿,見蜂可以言封。梨主分別,桃主逃走。見李則問訟得理,逢冠則問名得官。鞋為百事和諧,闔則諸事可合。難以詳備,在於變通。

右即物叶音之義。

及夫在我之身,實為彼事之應。故我心憂者,彼事亦憂;我心樂者,彼事亦樂。我適閒,彼當從容;我值忙,彼當窘迫。

右即自己之應,近取諸身之義。

欲究觀人之道,須詳係易之辭。將叛者其辭慚,將疑者其辭支。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誣善之人其辭游,失其守者其辭屈。

右一動一靜之應,近取諸身之義。

又推五行,須詳八卦。卦吉而應吉終吉,卦凶而應凶終凶。卦應一吉一凶,事體半吉半凶。明生剋之理,察動靜之機,事事相關,物物相應,此五行八卦及剋應動靜之理。活法更存乎方寸,玄機又在於師傳。縱萬象之紛紜,惟一理而融貫。務要相機而發,須要臨事而詳。

右言占卜之理在於變通之妙。

嗟夫,方朔射覆,知事物之隱微。諸葛馬前,定吉凶於頃刻。皇甫坐端之妙,淳風鳥覺之占,雖所用之有殊,誠此理之無異。

右言三要靈應妙處。

可以契鬼神之妙,可以會蓍龜之靈。然人非三世,莫能造其玄。心非七竅,莫能悟其奧。故得其說者宜秘,非其人者莫傳。輕泄天機,重遭陰譴。造之深可以入道,用之久可以通神。

右言靈應之妙,不可輕傳妄授,宜秘之重之,以重斯道也。

體用生剋篇之四

十應奧論

十應固出於三要,而妙乎三要。但以耳目所得,如見吉兆而終須吉,若逢凶讖不免乎凶,理之自然也。然以此而遇吉凶,亦有未然者也。黃金白銀,為世之寶,三要得之,必以為祥。十應之決,遇金有不吉者,利刃銳兵,世謂兇器,三要得之,亦以為凶。十應之說,遇兵刃反有吉者。又若占產見少男,三要得之為生子之喜,十應見少男則凶。占病遇棺,三要占之必死。十應以為有生意。例多若此,是占卜物者,不可無應也。

十應目論

十應並以體卦為主,諸用卦為用。每以內分外體用卦參觀為妙。內卦不吉而外卦又吉,可以解其不吉。內卦吉而外卦不吉,反破其吉。若內外卦全吉,則斷然吉。全凶則斷然凶。其內吉外凶,內凶外吉,又須詳理以斷吉凶,慎不可膠柱鼓瑟也。外卦十應之目,則有天時地理及寫字等,其十一類之應,並以體卦為主,而隨其所應以為用也。

復明天時之應

如天無雲翳,明朗之際,為乾之時。乾兌為體,則比和而吉。坎為體,則逢生而大吉。坤艮為體,則洩氣。震巽為體,則見剋而不吉矣。晴霽日中,為離之時,坤兌為體則吉。雨雪為坎之時,震巽為體則吉,離為體則不吉。雷風為震巽之時,離為體則吉,坤艮為體則不吉。此天時之應也。

復明地理之應

茂樹秀竹為震之地,離與震巽為體則吉,坤艮為體則凶。江湖、河池、川澤、溪澗為坎之地,震巽與坎為體則吉,而離為體則不吉。窯竈之地為離,坤艮並離為體則吉,而乾兌為體則不吉。巖穴之地為艮,乾兌與艮為體則吉,坎為體則不吉。此地理之應也。

復明人事之應

人事有論卦象五行者,有不論卦象五行者。論卦象,則老人屬乾,老婦屬坤,艮為少男,兌為少女之類。五行生剋,比和之理,與前天時、地理之卦同斷。其不分卦象五行者,則以人事之紛,了見雜出,有吉有凶,此應則隨其吉凶而為之兆也。又觀其事則亦為某人。此人事之應也。

復明時令之應

時令不必論卦象,但詳其令,月日值之,五行衰旺之氣。旺者,如寅卯之月日則木旺,巳午之月日火旺,申酉之月日金旺,亥子之月日水旺,辰戌丑未之月日土旺。衰者,如木旺則土衰,土旺則水衰,水旺火衰,火旺則金衰,金旺則木衰。是故生體之卦氣,宜值時之旺氣,不宜衰氣。如剋體卦氣,則宜乘衰。此時令之應也。

復明方卦之應

即分方之卦,如離南、坎北、震東、兌西、巽東南、乾西北、艮東北、坤西南之類也。論吉凶者,看來占之人在何卦位,而以用卦參詳。如坎為用卦,宜在坎與震巽之位,在離則不吉。離為用卦,宜在離與坤艮之位,在乾兌二位則不吉矣。蓋宜在本卦之方,為用卦生之方,不宜受用卦剋也。若夫氣在之卦所在之方,又當審之。如水從坎來,為坎卦氣旺。水從坤艮來,則坎之卦氣衰。火從南來,為離卦氣旺,如從北來,則離之卦氣衰。餘皆仿此。大抵本卦之方,生為旺,受剋為衰,宜以體卦參之。生體卦氣,宜受旺方;剋體卦氣,宜受剋方。此方卦之應也。又震巽之方,不論坤艮。坤艮之方不論坎。坎方不論離。離方不論乾。乾兌之方,不論震巽。以其寓卦受方卦之剋也。

復明動物之應

動物有論卦象者。乾為馬,坤為牛,震為龍,巽為雞,坎為豕,離為雉,艮為狗,兌為羊,又螺蚌龜鱉為離之象,魚類為坎之屬,此動物之卦,以體詳與。又不論卦象五行者,如烏鴉報災,靈鵲報喜,鴻雁主有書信,蛇蟲防有毒害,雞唱為家音,馬嘶為動意。此動物之應也。

復明靜物之應

器物之類,有論卦象者。如水屬坎,火屬離,木之氣屬震巽,金之氣屬乾兌,土之氣屬坤艮,為體卦,要參詳。其不分卦象者,但觀其器物之兆,如物之圓者事成,器之缺者事敗。又詳其器物是何物,如筆硯主文書之事,袍笏主官職之事,樽俎之具有宴集,枷鎖之具防官災。百端不一,審其物器。此靜物之應也。

復明言語之應

聞人言語,不論卦象,但詳其所言之事緒而占卜之。應聞吉語則吉,聞凶語則凶,若聞鬧叢,言語喧集,難以決斷。若定人少之處,或言語可辯其事緒,則審其所言何事,心領而意會之。如說朝廷遷選,可以求名。論江湖州郡,主出行。言爭訟之事,主官司。言喜慶之事,利婚姻。事緒不一,隨所聞以依之。此言語之應也。

復明聲音之應

耳所聞之聲音而論卦象,則雷為震,風聲為巽,雨聲為坎,水聲為坎,鼓拍槌拆之聲,出於木者,皆屬震巽,鐘聲、鈴鐃之聲,出於金者,皆屬乾兌。此聲音之論卦象。若為體,參詳決之。如聞聲音有歡笑之聲,主有喜。悲愁之聲,主有憂。歌唱之聲,主快樂。怒號之聲,主爭喧。至若物聲,則鴉聲報災,鵲聲傳喜,鴻雁之聲主遠信,雞鳧之聲為佳音。此類推聲音之應也。

復明五色之應

五色不論卦象,但以所見之色推五行。青碧綠色屬木,紅紫赤色屬火,白屬金,黑屬水,黃屬土。外應之五行,詳於內卦。體用生剋、比和,吉凶可見。此五色之應也。

復明寫字之應

淡中濃墨名為淬,濃墨中間薄似雲,點畫悞書名鬼筆,定知賊在暗中纏。涕為流淚防喪服,定主憂驚夢裏眠。鬼筆悞書防竊盜,定知方位與通傳。此寫字之應驗也。

遺論

萬物卦數,本由於易。今觀此書,止用五行生剋之理。十應三要之訣,例不同易,何也?蓋未有易書,先有易理。易書作於四聖之後,易理著於四聖之先。人心皆有易理,則於易也,占卜無所用卦,卦即易也。若得易卦爻,觀其爻辭,以斷吉凶悔吝,更為妙也,未嘗不用易。又觀寓物卦數,起例之篇,止用內卦,不用外卦,何也?蓋泛泛人起卦之訣,十應為傳授之訣。若觀梅卦例曰「今日觀梅得革,知女折花,有傷股」,明日觀梅得革,亦謂女子折花,可乎?占牡丹例曰:「今日算牡丹為馬踐毀」,異日算牡丹亦為馬所踐,可乎?是必明其理。又於地風升卦,無飲食之兆,而知有人相請。此要外應訣之。

體用

凡占卜成卦,即畫成三重:本卦、互卦、變卦也。使於本卦分體用,此一體一用也。以卦五行明生剋比和之理,此一用卦,最切看互卦變卦,互變亦用也。此內之體用也。又次看應卦,亦用也。此合內外之體用也。然則不止一體一用,所謂體一用百也。生剋即分體用,則論生剋。生體則吉,剋體則凶,比和則吉,不必論矣。生體多者則愈吉,剋體多者則愈凶。然此卦生體,諸卦有剋此卦者,彼滅其吉。此卦剋體,諸卦又有剋此卦者,稍解其凶。有生此卦者吉,有剋此卦者凶。此體用之生剋也,然卦之生剋,有不論體用者。如占天時,有震則有雷,有巽則有風,逢坎則有雨,逢離則晴。此一定之理。又有不然者,如論卦中乾兌多,則震無雷,巽亦無風,又必有此訣也,皆隱然外卦之意。如觀梅有女折花,算牡丹有馬踐,地風升有飲食兆。此又非外應之兆,不能決也。

體用論

心易寓物之用,以體為主。然人如一體一用之常,不知一體百用之變。並體之變,全卦為內,卦內亦不知一用,而互變皆用也。三要十應之卦,外卦也,外亦不一,無非用也。學寓物者,得體用以為至術,十應則罕有之,後則三要以為全術。且謂體用自體用,三要自三要,遂以體用決吉凶,以三要為吉凶之兆。孰知三要十應,體用之致。嗚乎!體用不可無三要,十應不可無體用。體用、三要、十應,理無間然也。如此者,是謂心易之全術,而可以盡占卜之道也。又如乾兌多則巽無風,坤艮多則坎無雨,坎多則離亦不晴。蓋以乾兌之金剋震巽之木,坤艮之土剋坎水,坎水剋離火也。此又須通變而推驗之。又若占飲食,有坎則有酒,有兌則有食。如遇坤艮,則坎亦無酒,離值則兌亦無食。餘皆可以類推。故舉此二類,為心易生剋之例耳。

衰旺論

既明生剋,當看衰旺。旺者,如春震巽木,夏離火,秋乾兌金,冬坎水,四季之月坤艮土是也。衰者,如春坤艮,夏乾兌,秋震巽,冬離,四季之月坎是也。凡占卜,體卦宜盛旺。氣旺而又逢生則吉,重遇剋則凶。若體衰而逢剋,則其凶甚矣。體衰而有生體之卦,則衰稍解。大抵本體之卦宜旺,生體之卦氣亦宜旺。剋體之卦氣宜衰。此心易論衰旺之訣也。

內外論

凡占卜,體用為內,諸應卦為外卦,此占卜之例也。諸應卦與三要之應,與十應之應,必合內外卦而斷之也。苟不知合內外卦為斷,謂體用自體用,三要十應自三要十應,如此則鮮見其有驗者。然十應罕有知者,如前〈奧論〉云:金銀為世寶,三要為吉者,若震巽為體,則金剋木,反為不吉。兵刃為世凶,三要為凶者,若坎為體,則金生水,反為不凶。占產見男子,謂有生子兆,設坎為體,少男為艮土,土剋水,產反不吉。占病見棺必死,若遇離體,則木生火而反吉。似此之類,則內卦不可無外卦,外卦不可無內卦。占卜之精者,無非合內外之道也。

動靜

凡占決,雖明動靜之機,然有理之常,有事之變。陽動而陰靜,一動一靜者,理之常。此靜而彼動,一靜百動者,事之變也。天下之事物,紛紛群動。我則以一靜而待之。事物之動,各有其端,我則以一靜而測之。不動不占,不因事不占。占卜之際,察其群物之事,物動而凶者,兆吾卦之凶。物動而吉者,兆吾卦之吉。然於鬧喧市塵之地,人物雜擾,群物滿前,拈何事何物為吉?吾占卜之應乎,此又推乎理而合其事。蓋於群動之中,或觀其身臨吾耳目之近者,或以先見者,或以群事分明者,或吾之一念所在者,此發占之所用。若求名,則於群動之中,或遇官府,或有文書及袍笏儀衛之物,則為得官之應。若求財利,則遇巨商富賈,或有錢寶貨財之物,則厥為獲利之應。若占訟事,而忽逢笞杖枷鎖之具,則訟終不吉。占病而不見衰麻棺槨之物者,病當無恙。凡此,所謂事事相關,物物相應,是以驗吾占卦之切要也。至若坐則應遲,行則應速,走則愈速,臥則愈遲,此則察其動之端也。吾心本靜,人來占卜,起念以應之,即動也。以此動而測彼動,於此之念而求彼之驗,誠而神知之。知此者,可以知動靜之機矣。

向背

凡占卜求應,必須審其向背。向者,為事物之應相向而來。背者,謂事物之應相背而去也。如鴉報災,鴉飛適來,其災將至。鴉飛而去,則災已過去也。如鵲報喜,鵲飛適來,其喜將至。鵲飛已去,則喜已過去也。至於外應之卦皆然。其剋體之卦,器物方來,其禍將至,去則禍散。其生體之卦,器物方來則吉,去則吉已過矣。其他應兆皆然。此為占卦向背至當理也。

靜占

凡應占在靜室,無所聞見,則無外卦,即不論外卦。但以全卦年月日值五行衰旺之氣,以體用決之。

體用生剋篇之五

觀物洞玄歌

洞玄歌者,洞達玄妙之說也。此歌多為占宅氣而發。昔牛思晦嘗入人家,知其吉凶先兆,蓋此術云。是故家之興衰,必有禎祥妖孽之讖,識者鑒之,不識者昧之。故此歌發其蘊奧,皆理之必然者,切勿以淺近目之也。世問萬事無非數,理在其中,吉凶悔吝有其機,禍福可先知。其五行,金、木、水、火、土,生剋先為主;青、黃、赤、黑、白之五形,辨察要分明。

人家吉凶何堪見?只向玄中判。

入門辨察見聞時,於此察興衰。

若還宅氣如春意,家室生和氣。

若然冷落似秋時,從此漸衰微。

自然馨香如蘭室,福至無虛日。

雞豚貓犬穢薰腥,貧病至相侵。

男妝女飾皆齊整,此去門風盛。

家人垢面與蓬頭,定見有悲憂。

鬼啼婦歎情懷悄,禍害於陰小。

老人無故泣雙垂,不日見愁悲。

門前牆壁缺,家道中消歇。

溜漕水勢向門流,財帛永難收。

忽然屋上生奇草,益蔭人家好。

門戶幽爽絕塵埃,必定出高才。

偶懸破履當門戶,必有奴欺主。

常常破碎在邊門,斷不利家君。

遮門臨井桃花豔,內有風情染。

屋前屋後有高桐,離別主人翁。

井邊倘種高梨樹,長有離鄉土。

祠堂神主忽焚香,火厄恐相招。

簷前瓦片當門墮,諸事愁崩破。

若拋破碗廁坑中,從此見貧窮。

白晝不宜燈在地,死者還相繼。

公然鼠向日中來,不日耗資財。

牝雞司晨鳴咿喔,陰盛家消索。

中堂犬吠立而啼,人眷有災厄。

清晨鵲噪連聲繼,遠行人將至。

蟒蛇偶爾入人家,人病見妖邪。

雀群爭遂當門盛,口舌紛紛定。

偶然鵬鳥叫當門,人口有災逢。

入門若見有群羊,家主病瘟黃。

舟船若安在平地,雖穩成淹滯。

他家樹陰過牆來,多得橫來財。

階前石砌多殘折,成事多衰滅。

入門茶果應聲來,中饋主家財。

三餐時候炊煙早,家道漸基好。

連宵宿火不成時,人散與財離。

千門萬戶難詳備,理在吾心地。

斯文引路發先天,深奧入玄玄。

右《洞玄歌》與《靈應》,同出而小異。彼篇多為占卜而訣,蓋占卜之際,隨所出所見,以為剋應之兆。此歌則不特為占卜之事,一時而入人家,有此事,必有此理。蓋多寓觀察之術也。然有數端,人家可得警戒而趨避之,或可轉禍為福。偶不知所因而宥於數中,俾吾見之,則善惡不逃乎明鑒矣。

起卦加數例

寅年十二月初一日午時,有數家起造,俱在鄰市之間。有三家以此年月日時求占於先生,若同一卦,則吉凶莫辨矣。先生以各姓而加數,遂斷之,而皆驗。蓋三家求占,有田姓者,王姓者,韓姓者。若寅年三數、十二與一,共十六,加王姓四畫,得二十數,去二八一十六,得四,震為上卦;又加午時,七數,總二十七數,去三八二十四,得三,離為下卦。二十七中去四六二十四,零三為爻,得豐變震,互見兌巽。其因姓加以田字六畫,得水風井,變升,互見離兌;其韓姓加入二十一畫之數,得益變中孚,互見艮坤。乃以各家之姓起數,隨各家之卦斷之也。不特起屋之年月日時加姓也,凡冠婚及葬事皆加一姓可矣。若婚姻,則男女大事,必加二姓可也。極北之人無姓,亦必有名,不辨其字,則數聲音。又無名,則隨所寓也。

屋宅之占訣

寅年十二月初一日午時起屋者,其家田姓,其占水風井,變地風升,互見離兌,巽木為體,用卦坎水生之,雖兌金剋木,得有離火,火雖無氣,終是制金。然有兌金,酉年月日,亦當有損失之憂。亥子水年月日,當有進益,或得水邊之財,坎生體巽也。寅卯年當大快意,比和之氣也。但家必多口舌之聒,亦為兌也。木體近春。喜逢坎水,此居必能發旺。二十九年後,此屋當毀。蓋二十九年者,全卦之成數也。若非有兌在中,雖再見二十九年,屋當無恙也。

同時王姓家起造,得雷火豐,變震,互見兌巽。震木為體,離為用卦。兌為體之互,剋體亦切。雖得離火制兌金,亦不純美。用火泄體之氣,破耗資財。每遇火年月日,主見此事,或因婦人而有損失。家中亦多女子是非。亥子寅卯之年月,卻主進益田財。蓋震木為體,雖不見坎,終是利水年。生體之氣,不見震巽,亦逢寅卯,為體卦得局之時也。凡有震有巽,寅卯與木之氣運年月,此居必大得意。亦主得長子之力,變重震也。二十二年後為火所焚。

韓姓之居,得益變中孚。巽體,互見艮坤,變兌剋體。此居必有官訟,見於酉年月後。申酉年連見病患,所喜用卦,其震與巽體比和,當見寅卯年月吉。後申酉年凶。三十一年之後,遇申酉年,此居當毀。若非有兌,或有一坎,再三十一年,此居亦無恙也。

器物占

大抵占器物,並不喜見兌卦,蓋兌為毀折也。若坎為體,則見兌無傷。乾卦為體亦無害。其餘卦體,逢兌不久即破。木之器物,或震巽為體,見兌為用,必不禁耐用矣。破器之日,必申酉與占卜之年月日也。

又畜養之物,又不宜乾兌剋體。種植之物,乾兌剋體,必不成,即成,亦有斧斫之厄。種植之物,宜見坎也。

又凡見器物,欲知其成毀,亦看卦體,無剋者則久長。體逢剋則不久,視其器物之氣數,可久者,以全卦之年數斷之;不可久者,以月數斷之;至速者,以日數斷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