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看圖說易]賁卦-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Jack 在 2012, 五月 2 - 21:30 發表

 賁卦 山火(離下艮上)

卦爻辭:賁,亨,小利有攸往。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六二,賁其須。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六五,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上九,白賁,无咎。


圖像說明 

賁卦卦義原為文明、裝飾、文飾的意思。孔子說:「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文飾不足人會流於野蠻,若過於文飾以致於勝過了本質,那麼會像古時的史官一樣油滑而世故,因此文飾應該適度就好。

雖然傳統易學大家都認為賁卦各爻講的是隱士的美德,但近現代的一些學者則認為講的是女子化妝打扮及婚嫁,也因此,此卦卦圖我們以盛妝打扮的古代美女來表達「裝飾」的卦義。

賁卦卦義

《序卦》:「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至飾然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剝。」

高亨《周易古經今注》考證:「取諸色貝以為頸飾,是為賁,故賁從貝而為雜色文飾之義。」賁字部首從「貝」古人以各色的貝殼,顏色紋彩相雜,以做為首飾。賁六三「賁如者黑白相雜之貌」。

賁卦在卦序上緊接噬嗑之後而來,「嗑」也就是「合」的意思,序卦說,因為萬物不可以茍合(隨隨便便就合在一起),所以就要有所裝飾。就連動物之求愛,總得有個儀式,更別說是人了。延伸到政治上,則賁卦與噬嗑卦講的是為政的兩個不同面向:噬嗑是屬於鐵腕措施,也就是防治犯罪之用的刑罰;賁卦則是軟性的措施,講的是禮節、文化的薰陶。

賁卦卦象內為離明,外為艮止。內離明為君子能藏其聰明、美麗於內,外艮止則是行為停止於外,也就是有所不為,所以彖傳說:「文明以止,人文也。」或者也可解釋為山下有火,有如荒山野嶺裡有一燈火人家,文明之象也。

彖傳說:「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因此歷代註解多據此而以卦變來解釋「文」的意思。剛柔交錯,為天文;文明以止,為人文。

例如荀爽說:「此本泰卦。謂陰從上來,居乾之中,文飾剛道,交於中和,故亨也。」虞翻說:「泰上之乾二,乾二之坤上,柔來文剛,陰陽交,故亨也。」荀爽和虞翻都認為賁卦是由泰卦而來,泰卦的九二(屬下卦的乾卦)跑到上面,與外卦(坤卦)的上六交換,反過來說則是上卦的上六與下卦的九二交換,為柔來文剛。不過,朱熹則認為賁卦是從損卦和既濟兩卦卦變而來。關於卦變之說,歷代諸儒說法不盡相同,但簡言之:就是認為賁卦從別卦變化而來,而變化過程當中,剛柔相互文飾,相得益彰。

就吉凶的論斷上,賁卦小事可,大事不可。小事可亨通,但僅止於小利,沒有大利。私事為小吉,公務則為不亨通。卜問感情、婚姻則可成,但過程會有些疑慮和小磨擦;若是求事或功名,則不可成,有隱居、退隱山林之象。

《呂氏春秋.卷二十二慎行論壹行》:「孔子卜,得賁。孔子曰:『不吉。 』 子貢曰: 『 夫賁亦好矣,何謂不吉乎? 』 孔子曰: 『 夫白而白,黑而黑,夫賁又何好乎?』」孔子意思為,白就是白,黑就是黑,顏色相雜(賁為文飾,文彩相雜)而讓人分不清,好在那裡?由此推想孔子當初所卜可能為一些國家大事,並非私人的小事。

卦爻辭釋義

上九,白賁,无咎。
六五,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
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
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
六二,賁其須。
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
賁卦 賁,亨,小利有攸往。〔小事吉,大事否〕

賁,亨,小利有攸往。

〔斷〕有細水長流的小利益。

〔釋義〕賁,亨通,小利可以長長久久。

細水長流的小利可得,反之,則大事不吉。有黑白不分之象。

〔解字〕賁:裝飾、文飾,顏色相雜、文彩美麗的樣子。

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

〔斷〕清高,無功不受祿

〔釋義〕文飾在腳趾,捨棄乘車,選擇步行。

初為趾,也代表行為、行動的開始。文飾在腳趾,意謂裝飾其一開始的行為。原本有車可乘是個榮寵,理當接受。但是自覺於道義上不當接受,所以裝飾其行為,選擇步行而不乘車。所以《象》曰:「舍車而徒,義弗乘也。」指義理上不該乘車。

〔解字〕賁:裝飾,文飾。趾:腳趾,象徵一開始的行動,或是行動的開始。舍:捨,捨棄。舍車:捨棄乘車,乘車是一種榮寵,此處象徵受到的榮譽或寵愛。徒:徒步、步行的意思。

高亨認為,「賁其趾」為在腳上化妝的意思:「文其足,乘車則其文不見,舍車而赤足步行,則人皆見之矣。故曰:賁其趾,舍車而徒。不宜飾足而飾足,必宜舍車而舍車,不宜徒行而徒行,此務文失實之象也。」高亨的說法甚有參考價值,單從爻辭義理來看也相當順理成章,但與《象傳》「舍車而徒,義弗乘也」於義理上則相去甚遠。依《象傳》的說法,捨車而步行,是因為義理上之使然,而不是因為愛美又愛現而不乘車。

六二:賁其須。

《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 

〔斷〕只能當配角

〔釋義〕裝飾其鬍鬚。

須有兩種解釋:一是指鬍鬚,二是指「等待」。但不論那一種解釋,意思都是指六二只是被動及配角的角色,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與上興」就是指六二是附屬於九三而動,因六二及九三都與外卦沒有相應,但兩者又都當位,六二承九三,為可輔九三,隨九三而得文明(下卦為離,為文明,離意思就是陰附麗於陽)。

〔解字〕須有二義。一是解作「待」,等待的意思,與需卦的需同義。 俞琰即取此義曰:「隂必從陽,非陽則不能自進。六二純柔,必待九三之動而後動,故曰賁其須。須,待也。」意思是說,六二陰柔承九三,是有待於三而後動者。楊萬理:「須,來也,亦待也。」

二為鬚,也就是鬍鬚的意思。《説文》「須,面毛也」。《易經》原本就經常有取喻於身體者,如賁其趾,艮其背,咸其拇,凡此種種不勝枚舉。王弼:「須之為物,上附者也。」孔穎達疏:「須是上附於面,六二常上附於三,若似賁飾其須也。」程頤:「須隨頤而動者也。」侯果曰:「自三至上,有頤之象也。二在頤下,須之象也。」來知德:「在頤曰須,在口曰髭,在頰曰髯,須不能以自動,隨頤而動,則須雖美,乃附于頤以為文者也。」

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

〔斷〕文飾的極致,能夠永保則吉。

〔釋義〕文飾相當盛大而美麗,能堅守永保其隆盛則吉。

〔解字〕賁如,九三是下體離明的最高點,到第四爻時則已成「艮」止,也就是文飾必需停止而開始反樸歸真的時候,因九三為文飾(賁)的最高點,因此說「賁如」。濡如:九三與上下兩陰成互體,為坎象,坎為水,所以說「濡如」,濡為滋潤、潤飾的意思,已是賁如了,還繼續潤飾,因此引伸有錦上添花之意。

虞翻曰:「有離之文以自飾。故曰賁如也。有坎之水以自潤,故曰濡如也。」來知德:「濡,沾濡也。離文自飾,賁如之象也,中爻坎水自潤,濡水之象也。」楊萬里:「賁德盛在九三,其千載一時乎?其當堯之文章,周之禮樂之世乎?… 詩曰『六轡如濡』,言光潤之至也。」程頤:「三處文明之極,與二四二陰之間,處相賁,賁之盛者也,故云賁如。如,辭助也。賁飾之盛,光彩潤澤,故云濡如。…賁者,飾也。賁飾之事,難乎常也,故永貞則吉。」

 

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

〔斷〕猶疑不定,過程有疑慮,但最終能有結果

〔釋義〕要化妝打扮?還是樸素不打扮?讓人相當困擾。白馬飛奔而至,好像盜賊來侵犯,結果不是盜賊,而是來求婚媾的人馬。

〔解字〕皤:音「婆」,白色,素色,樸素之意。賁如為裝飾、文飾貌,而皤如則為白素、樸素,不裝飾之貌。王弼:「欲靜則失初之應,欲進則懼三之難,故或飾或素。內懷疑懼,鮮絜其馬,翰如以待。」

翰:有三義。1. 長毛馬為翰。高亨:「翰借為鶾或㲦,...長毛曰㲦,長毛之馬曰鶾,乃一音一義之轉。此云翰如,則馬毛長之貌也。」 2. 白馬,讀作寒。俞琰曰:「髮白為皤,馬白為翰。《禮記》云:商人尚白,戎事乘翰。翰,平聲。鄭氏注云:翰,馬白色也。」 朱熹:「皤,白也。馬,人所乘,人白則馬亦白矣。」王弼則以翰為乾淨亮麗的意思,而解釋作「鮮絜其馬,翰如以待」,文義像是從「白」引申而來。3. 疾馳狀。來知德:「翰如者,馬如翰之飛也。」翰原本就有鳥高飛的意思,以鳥高飛形容馬奔馳如飛狀。《詩.小宛》:「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 」程頤:「其從正應之志如飛,故云翰如。」《子夏易傳》:「白其馬,欲翰如而速往也。」

匪寇:匪為「非」,匪寇意思為「非寇」。

有兩種解釋。一是寇敵、寇讎,也就是敵人或仇人的意思。二是「盜賊」的意思。《 繫辭上》:「子曰:作易者,其知盜乎?易曰:『負且乘,致寇至』 。負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盜,冶容誨淫。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招也。」這兩個解釋以「盜賊」為佳。

匪寇婚媾:不是盜賊,所以與之婚媾。近代許多學者研究認為,匪寇婚媾講的是古代的搶婚習俗。蓋因搶婚過程當中會出動人馬,奔馬而至,讓女方誤以為是盜賊,「匪寇」表達的是搶婚過程當中的疑慮,最終而確定並非盜賊,而是來婚媾的。

 

六五,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斷〕喜事可成,但會有些意外的小插曲

〔釋義〕裝飾山丘上的家園,然而做為聘禮的布帛過於簡單,顯得小氣吝嗇,不過最終婚禮還是可以結成,吉。

〔解字〕丘園:丘為山丘,園為庭園或園圃的意思,丘園為位於山丘的園圃。賁于丘園:裝飾山丘上的家園。古時易學家多認為此爻講的是招聘隱士的過程,指賁於丘園就是隱士賁其行於田野山林之中。

束帛:有兩種解釋。一是未使用的布帛將它折疊整齊,束帛就是折疊整齊的布帛。程頤:「戔戔,剪裁分裂之狀,帛未用則束之,故謂之束帛。及其制為衣服,必需剪裁分裂,戔戔然。」朱震:「坤為帛,艮手束之,束帛。」第二種解釋以束為布帛的單位,來知德「兩疋為束」。高亨「束帛之長僅二十五尋,當二百尺,其數甚少,誠為戔戔」。

戔戔:兩種解釋。一是很少的樣子,束帛戔戔指束帛相當的少。朱熹:「束帛,薄物。戔戔,淺小之意。人而如此,雖可羞吝,然禮奢寧儉,故得終吉。」二是指零碎的樣子。之所以零碎,有兩種原因,一是是剪裁準備作衣,程頤:「戔戔,剪裁分裂之狀,帛未用則束之,故謂之束帛。及其制為衣服,必需剪裁分裂,戔戔然。」二是剪裁做為禮緞。來知德:戔與殘同,傷也,艮錯兌,為毀折,戔之象也。束帛傷戔,即今人之禮緞也。

歷代大家普遍都認為,這一爻講的是如何招聘山中隱士,賁於丘園指隱士隱居之山林,而束帛戔戔是招聘的禮物。但當代許多以訓詁及古代風俗學等觀點研究易學的學者認為,賁卦講的都是婚姻之事,如六四是搶婚,而這裡講的是下聘。這樣的觀點從《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可得到印證。

高亨引《儀禮.士昬禮》「納徵,玄纁束帛儷」及《周禮》「凡嫁子取妻,入幣純帛無過五兩」等,認為「束帛」是納徵的聘禮。高亨詮釋此段最為貼切:「《儀禮》、《周禮》所定納徵帛數非周初之制,且未必通行,其實女家嫌納徵物少而起爭議,往往有之,古今皆然。此即本爻所謂吝也。婚禮納徵之日,女家結綵飾其所居(按:指「賁于丘園」)男家致其戔戔之束帛,女家嫌其少而起爭議,終以媒妁親友之調解而歸於諧和。」

上九,白賁,无咎。

象曰:白賁无咎,上得志也。

〔斷〕反樸歸真,沒有罪咎

〔釋義〕以最為樸素的白色當做文彩裝飾,沒有罪咎。

上九處外卦「艮」的最頂點,艮是停止的意思,又有樸素的意思,就整個賁卦來說則是文飾的最頂端,因此有裝飾到極點反轉為樸素,返樸歸真,以最樸素的白色做為裝飾也是「不裝飾之裝飾」。這也是《雜卦》所說的「賁,无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