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經543】易經只能問三個月之內的事?

Jack 在 2017, 十一月 7 - 09:29 發表

《易經》卜筮問事,到底能夠問到多久以後的事?

有人說,最遠只能問三個月以內的事,之後的就不準了,不能問了。

另外也有人說是半年或一年的,也仿佛聽過說是一個月的。總之意思大概是說,易經的問題都有個有效期限,最遠只能問到三個月、一年或多久的…之後再遠的事就不能問了。

另有一個說法,雖然意思不大一樣,但都是一樣的思維邏輯:同一問題,三個月之後就可以再問。因為易經有一事不二問的規矩,既然每個卦都有個有效期限,那麼當然三個月期限過後就可再問第二次了。

我不知這種看法的道理何在,它的根據又從何而來?但確定《易經》的占筮法上並沒有諸如此類的原則,而且這種原則其實是大有問題的。

邏輯問題

假設你認為易經是可以預測未來的,如果下一個小時發生什麼事可以預測,理論上明天、下個月,也都可以預測,為什麼到三個月、半年,或一年就中止無法再預測了?

假設你認為易經是無法預測未來的,如果一年後的事無法預測,有什麼道理三個月之內就變成可預測了,或者幾天之後的就能夠預測。既然不能預測,甚至連下一刻可能發生什麼意外都同樣是無法預測出來的。

所以這「三個月」,或者是半年、一年…的有效期限的分界點依據的是什麼?大概只是憑個人直覺,感覺時間上好像「太久遠」所以無法預測。但這「感覺」的道理又在那裡?「久遠」的標準又要如何定?

姑且不論《易經》預測會不會準這種問題,純就一般人對於占筮法本身的預測功能來說,事實上,問的問題到底有沒有有效期限,有效期限又是多少,完全是依照每個所問事情的情況而定的,根本沒有什麼一定多久才有效的問題。當下的事,就是當下有效;一輩子的事,就是一輩子有效。

例如,眼下有一個邀約行程要你去,你不知當去不當去?但去或不去,馬上要決定。你有所疑慮,為此問了一卦。假設這件事情雖重要,但也很單純,去與不去沒有什麼後續的影響。你說這卦有效期限是多久?

反之,有些問題包含的時間範圍很長,例如,你問的是一輩子的事,像古代很喜歡在小孩出生時為他的一輩子卜筮一翻,用現在命理老師愛用的話術來說,就是算個「本命卦」。你說本命卦的有效期限是多久?就是一個人的一輩子。甚至假設這人對於子孫後世有重大影響,那麼可能就是好幾輩子的事,誰跟你三個月?

歷史故事

古時候的人怎麼解卦?他們又預測到多久以後的事?

《左傳》和《國語》中共記載了十六個故事,讓我們得以看到東周時如何利用易經來占解。

可以參考這裡的春秋筮例列表。

這些流傳下來的故事當中,有問能不能出兵征伐的,如秦穆公要出兵攻打晉國時就問了一卦。

有問立國君的,如衛襄公快不行時,孔成子就問說該立長子孟縶還是次子元,後來根據祖先託夢和占筮結果而決定立元,為衛靈公。而晉國當初要迎晉成公回來當國君時,也問了一卦

也有問說能不能當上國君的?像晉國公子重耳,也是後來的晉文公,就曾經親自起卦問說能不能得到晉國

有問前途的,如畢萬逃難到晉國時問說在晉國發展如何

也有在小孩出生時問一生發展的,如魯國三桓季孫氏家族始祖季友快出生時,魯桓公就為這尚未出世的小孩問了一卦

也有嫁女兒問吉凶的,如晉獻公要把大女兒嫁給秦穆公時就問了一卦。

這些故事當中,你說,「有效期限」是多久?

關於戰爭的,通常「效期」是比較即時而短暫的,因為多數是問能不能出兵,會不會贏的,像晉國趙鞅問說到底該不該出兵救鄭國,後來因卦不吉而沒出兵,這件事就結束了,下次再想出兵是下次的事,就卜筮來說,又是一個獨立的事件,再另外占問。你也不能三個月之後,事過境遷了沒事再問說該不該出兵救鄭國。

晉獻公嫁女兒這事,則事關秦晉兩國的長期邦交,現在不是有「秦晉之好」的成語?就是這裡開始的。

最後,像問小孩一生發展的卦,你說「有效期限」又是多久?至少是一輩子吧!至於一輩子有多久,當然是看每個人的天年有多久了,除非剛好只活了三個月就夭折了,不然誰跟你三個月?但你以為這種卦預測的只有一輩子嗎?

像季友那一卦,預測的也不只這小孩的一生,還包括了他的子子孫孫,也就是後來三桓中的季孫氏在魯國的地位。所以其實講的是幾輩子的事。而像陳完老爸幫他問的那一卦,更是預測到十世之後他的子孫將在齊國取得政權,這也是春秋時代的一個重要歷史發展。

甚至像畢萬問晉國發展的那一卦,也不是像一般人解卦一樣:「很好」或「不好」。結束了,沒了!而是預測到後世子孫將在晉國重新建立國家,也是好幾輩子以後的事。

下面就簡單講幾個故事,了解一下,古代史官在運用《易經》如何出神入化,然後誰跟你「三個月」?

陳完觀之否:十世應驗

春秋時代陳國公子完,諡敬仲。

出生時剛好有周史拜訪陳國,於是他老爸陳厲公就請周史為陳完算一卦,得到觀之否,也就是觀卦六四爻變。

周史看了卦象之後說,這小孩不得了,可能將取代陳國而擁有一個新的國家。但不是在陳國而是在異國落地生根,不是在他這一代完成而是在他的後世子孫。如果在異國發展,一定是在姜姓之國。因為有大山的卦象,而姜姓是四嶽的後代。事物不能同時兩邊一起壯大,所以一定是陳國衰亡之後,這孩子所將擁有的國家才會昌盛。

陳完長大之後,他和當時的陳國太子禦寇是同黨,因為禦寇被殺而逃到齊國,並以陳字改為田氏,所以又名田完。田完受到齊桓公的賞識,原本齊桓公要請他當國卿,在一翻謙讓之下最後他接受了較低的「工正」職位,管理百工。

田完子孫於是開始在屬姜姓的齊國落地生根,昌盛而壯大,到他的第十世孫田和時,由於齊宣公荒淫無道,田和囚禁了宣公,並得周天子同意將其列為齊侯,齊國正式從姜姓改為田氏。

這件事《左傳》莊公二十二年及《史記‧田敬仲完世家》都有記載,司馬遷還評說:

蓋孔子晚而喜易。易之為術,幽明遠矣,非通人達才孰能注意焉!故周太史之卦田敬仲完,占至十世之後。

畢萬問在晉國的發展

這個故事和「三家分晉」中的魏國有關,這個魏國的始祖名叫畢萬。

春秋末年韓、趙、魏三家分晉,也是歷史上春秋和戰國兩個時期的分界點。

話說畢國被西戎給滅了之後,畢萬投奔晉國,問了一卦,得到屯之比。

辛廖看了卦之後說,大吉呀!這是公侯之卦,將來後代子孫一定會在這裡繁榮昌盛,重新建國。所謂的「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因為畢萬本身是姬姓,周文王庶子畢公高的後裔,所以本是公侯之後。必復其始,意思是說,畢萬的後世子孫將會在晉國又建立起自己的國家。

後來晉獻公消滅耿、霍、魏三個小國,畢萬因為征伐有功,晉獻公將所得的魏地封給他,並封為大夫。到第九世孫魏斯,在三家分晉之後,魏與晉並列,正式被周天子封為諸侯國,魏斯則為魏文侯。

這一卦的預測與應驗,長達九世,足足有兩百多年。

莊叔問穆子

穆子也就是叔孫豹,他最廣為人知的是曾說過「三不朽」,剛出生時他的父親莊叔就為他問了一卦,得到明夷之謙。

卜楚丘看了這個卦之後說,這個小孩,以後長大會在外流浪一些年,回家之後接續你的香火,但將帶回一個小人,這個小人名叫阿牛,因為卦象有離,純離為牛。卜楚丘還引明夷「三日不食」說,他會被這小人活活餓死。

宣伯是叔孫豹兄長,與魯成公母親穆姜通姦並干預魯國政事,後來事情爆發被驅逐離開魯國。因此叔孫豹被徵召回家接宣伯的卿位。

叔孫豹在外時曾經有一次遇到鬼壓床,覺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那一秒,有個豬鼻子醜八怪臉湊到他面前,然後他就被嚇醒了,但因此而「得救」。醒來後他想找到這個夢中解救他的「貴人」,卻找不到。

以前在外行走江湖時,叔孫豹曾和一個接待他暫住的人家的女兒偷情,然後那女人為他生下一個兒子。就在他就卿位時,這女人把他們的兒子給帶回來。一看,不得了,竟然就是那個豬鼻子醜八怪,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順口地就叫他阿牛,然後他也很自然的答應,於是以後就都叫他阿牛了。

身為叔孫豹的救命「貴人」兼私生子,這個得寵的阿牛,非常攻於心計。雖然是庶出沒有接任卿位的可能,但他因為得寵而想要奪權。逐一把兩個嫡出的兄長害死與驅逐出境之後,最後乘著叔孫豹生病的時候,把所有送來的飯菜都偷偷倒掉再把空碗盤交給僕人,不讓叔孫豹進食,就這樣經過三天時間,叔孫豹活活讓他的兒子給餓死了。

這個卦例雖然雖然無法和前兩個卦例相比,只預言了叔孫豹一輩子,但也絕不是三個月或一年兩年吧!

結論

《易經》問事每一卦的「有效期限」是因事而異的,所以根本沒有三個月或一年有效期限這一回事。

如果問的卦有「有效期限」的話,有些事很短,有些事則是長久到很難計算,全看每件事情的屬性而定,理論上可以到無限大,只是你有沒有那個命去看到。而歷史記載的最高紀錄,則是十世都可知。古代一世標準為三十年,實際算下來十世或許不到三百年,但大致上至少也有近二百七、八十年左右。

一事不二問的規矩是對的,但同一件事過了多久時間之後就可以再問,這就大有問題了。除非同一件事已經質變或者形式上已經不是同一件事。所以沒有一件事過了多久之後又可以再問這一回事,之所以可以再問,應該是這已經不算是同一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