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經真八卦

Lanceral 在 2020, 七月 5 - 09:16 發表

Forums:

郭老師,讀完您的《易經真八卦〉上下兩本,我有一個心得和一個疑問。

心得:讀到「田氏代齊—十世之後的應驗」,讓我發覺這樣的解卦算是一門藝術。如此高明的解卦,不是機械式的「例行公式」,而是一種超越理智的靈感幫助那位史官當下解釋那個卦,他才能預測到三百年後的事情。這個卦例,讓我見識到一個無垠廣闊的天空。叔孫豹被「牛」兒所害,解卦之人能夠得到「牛」字,同樣也是超越「機械公式的解卦」,而是一種更高境界的靈感。

問題:但我在坊間讀的某位易經大師的書,發覺他的解卦幾乎就是簡單的按爻辭解釋,再雜以京房宮,甚少以八卦取象(包含互體八卦),也就沒有更豐富的解卦內容,就比較像我前面寫的「機械式的例行公式」。但是我心裡納悶,畢竟這位易經大師是幾十年功力,難道他不知道春秋的占例?這種「真正的、廣闊無垠的、可說是一門藝術」的解卦方法?

郭老師,是否是我誤解了?或認知錯誤?還是許多大師其實並沒有得到解卦的箇中三味?

謝謝。

我想你的認知應該是對的。

至於你的疑惑,慢慢去了解三千年來的易學流變,以及宋朝以至於當代的易學現況,大概就知道為何如此了。

時下流行的易學思維模式,以及關注的核心,都與先秦之前不同。您雖然看到這一點了,但內心深處因為受當代影響而還無法調適過來而已。特別是面對的是一些名師或是大家很推介的所謂大師時,這種衝突更讓你無法接受。

無論最後您的看法如何,我想,回到學問原點,也就是經典之中去找答案就對了。

郭老師,謝謝您的回答,能否再請教三個問題?

1. 您說一般爻變在三、四,可以取互體,但您也在661頁第五行寫道:「可以取變爻所在位置的互卦」,那是否表示二、五亦可取互體?

2. 接著您又寫道(第七行):「互卦也會取用爻變之後的八卦卦象。」那是否表示亦可取二、五爻變之後的互體?

3. 只是二、五和三、四的差別在於:二、五只能取本卦1個互體+之卦1個互體=2個互體;但三、四可以各取2個,共4個。對嗎?

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