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9. 渙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4 - 14:1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文字輸入:tranhon


  坎下巽上

渙,亨,王假有廟,利涉大川,利貞。

渙者,水之融液而流散也,與《詩》「溱洧,方渙渙兮」之渙同。箋云:仲春之時,冰以釋水,則渙渙然。渙之為卦,下坎水之流,上巽風之散,有巽風解凍而渙然冰釋之象。坎為險,為加憂,人之氣憂則結,喜則散;結則如冰之凝,沍散則如水之泮渙。憂患渙散而亨通,故曰「渙,亨」。假,大也。渙之時,憂患既散,天下无事,王者乃大立宗廟以奉祖考之祭祀,故曰「王假有廟」。人之所信服者,唯鬼神為甚,王者有定居則有廟,所以收天下之心,係天下之望也。坎水大川也,巽木以為舟楫,故利涉。貞者,君子之常,況處渙之時乎,是宜固守以正也。

初六,用拯,馬壯,吉。

拯,救也。馬壯,指九二。馬者,人之所託,遇險難而託以壯馬,則无不濟矣。初雖无應,能變而通之,用拯救之道以自拔於險難中,而得壯馬馳驟以速行,是以轉凶而為吉,處渙之初,陷于坎險之底而憂患猶未散,故其象占如此,而不言渙。

九二,渙奔其机,悔亡。

机尊者所憑之物。渙之時,九五尊居正位,在下者所賴以為安,是為机之象。九二奔而從之,去危而就安也。夫以九居二,又陷於險,何以悔亡?蓋剛而得中,互震則有動而出險之道,不至於困窮,是以悔亡。

六三,渙其躬,无悔。

三居坎體之上,險將脫而憂患散矣。雖與初六同體,而同在險中,同受憂患,然欲自脫其身而逃,則它不暇顧,故曰渙其躬。夫六三不中不正,而所為如此,豈能无悔?蓋居渙之時,它爻皆无應,獨三有應于上三,能求援而出離乎險,故无悔。

六四,渙其群,元吉,渙有丘,匪夷所思。

陰柔本在下之物,今也上同於五,則不與在下二陰為黨矣。既不應初,又不比三,是離散其羣也,如此則吉之最大而盡善者也,故曰「渙其羣,元吉」。丘小山,六四自謂也。夷亦指初與三,初唯知順承九二而已,三則志在外四也,又能散其所有而上與五同,蓋其所思在公,而非初與三所能及也,故曰「渙有丘,匪夷所思」。羣以其眾言,夷以其等類言。

九五,渙汗其大號,渙王居,无咎。

散人之疾而使之愈者汗也,散天下之難而使之安者號令也,汗心液也。國家有大號令,當出于人君之心而周浹乎四海,猶汗出于人之心而周浹乎四體。王居謂王者所居之位,彖言王假有廟,此言王居,蓋相發也。難既散而王假有廟,則王有定居矣。九五之位,王位也。王者居之,則无咎;居之者非行王道則不稱其位,不能无咎也。王居上多一渙字,觀爻傳可見。

上九,渙其血,去逖出,无咎。

血指六三之傷害也,坎為血,六三坎體血也。去逖出三字疑羨,當依爻傳作「渙其血」。上居渙終,去坎甚遠,而无傷害,故其象為渙其血。其占曰无咎,渙諸爻唯三與上應,然三可以應上,上不可以應三,何則?易爻凡在險中者,貴乎出險,在險外者戒乎入險。三在險而欲脫險,必賴剛陽之援,故不可不應上,上而應于三,則又入于坎而有傷害矣,能无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