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6. 旅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4 - 14:1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文字輸入:Sandy


  艮下離上

旅,小亨,旅貞吉。

旅,失其本居而客寄於它方也。家人與旅以離內離外取義,內離外巽,入而麗乎內是為家人;內艮外離,止而麗乎外,故為旅也。旅小亨,謂在上者之旅,六五是也。旅貞吉,謂在下者之旅,九三是也。故彖辭兩言旅以別之。六五在旅雖居尊位而下无剛陽正應之助,豈能大亨以及人,然在旅而柔得其中,順乎二陽而得所託,亦足以為一身之小亨,故曰旅小亨。九二在旅,處多凶之地,亦无正應,羇孤窮困,豈宜妄動,唯以正道固守則吉,故曰旅貞吉。

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詩旄丘》云:瑣兮尾兮,流離之子。節南山云:瑣瑣姻婭。瑣之義皆訓小。初六陰柔之小,處下體之下,為人卑汙而計較瑣屑,在旅之瑣瑣者也,不明大體,故六二、九三俱目之為童僕,旅之時,親己者寡,它爻皆无應,獨初與四應,然九四陽性而離體,非就下者也,初未免拾四而之三,三蓋內體之主也,初既服役于三,而三也適有焚次之禍,則初有焦頭爛額之災矣,是災也,斯其所自取也,不屑就則不至于斯也。

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

次,旅中之館舍。即,就也。資,旅中所用之物。懷者,藏也。懷其資而不露于外,善處旅而免禍者也。童僕指初六。貞,占辭也,貞字當自為句。在旅雖无應援,而六二有柔順中正之德,故有次舍之安,又有資可懷,又得童僕代勞,則當以正道自守,不必苟求也。

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次以本爻所處之位言,次焚則其資可知矣。二即而三焚,二去離火稍遠,三則近之也。童僕亦指初二得而三喪。二去初甚近,三則遠之也,一即一焚,一得一喪,相反如此,何哉?曰:六二柔而得中,九三過剛而不中也。夫居剛而任剛,平居且猶不可,況在旅乎。在旅當以柔順謙下為先,不當過剛,過剛則人所不容次,安得而不焚。過剛則无徒童僕,安得而不喪。貞厲當自為句,謂占者如此固執而不改則危也。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處,對出而言,出則不處,處則不出。九四蓋苟安于旅,伏而不出者也,斧析薪之利器,資用也。既得其資斧而曰我心不快,何也?曰:未得其位故也,在旅未得其位,又无童僕,雖有資斧而躬自樵蘇,此心有何快哉。然則四也,差強於三,不及二多矣。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射,食亦反。雉指上九,焚巢之鳥,射雉而一矢亡,雖无所得,而其所喪亦不多也。終以譽命,謂以六居五,柔而不懦,剛而不暴,又有文明之德,終以此而得譽命也。五,君位也,王者无外,故爻於六五獨不言旅,非謂旅之六五不取君義。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上九,旅寓在上,過剛自高而遇禍,故其象為鳥焚其巢。鳥巢且焚,則人之館舍可知矣。處上而自以為得,故喜而先笑,既而失其所安,故非而後號咷。牛指六五,易當依王肅音亦,與疆埸之埸同,埸,畔也。五與上同體,是其畔也。上處離之極,其性炎燥又剛亢絕物,近有六五之柔順,而遽失之,凶之道也。夫在旅而遭焚,蓋不容留矣,唯有行乎,然牛存則有可行之資,牛喪則雖欲行而无所資,其象與大壯同,但有牛羊之異耳。然大壯喪羊則无悔,旅喪牛則凶者,羊很物,牛順物,很可喪,順不可喪也。它爻皆言旅,此獨言旅人,何也?伊川程子曰:上承鳥焚其巢,故不得稱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