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7. 困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4 - 13:2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文字輸入:Sandy


   坎下兌上

困,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困者窮而憊乏之義,困井二卦以坎下坎上取義,井以水上出為功,困以水下漏為阨。又陽剛為陰柔揜蔽,所以為困也。亨以二體言,為卦內坎險外兌說,在險而以道自說,是以身雖困而道則亨也。曰貞、曰大人吉无咎,皆指九二。有言不信則指上六,困之成卦蓋在此兩爻也。九二陷于坎險中,能以貞道處困而不變,故吉而无咎。上六兌口之說,非不能言,然處困阨之極,唯宜默耳。有言則人誰信之,徒尚口辯,无益也。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株,木槎枿之木。初六處困而在下卦之底,其位又不當,如臀坐株木而不得其安。柔弱不能自拔,如入于幽谷,陰暗而不見其明,困之甚也。覿,私見也。初欲應四而二間之,四亦困于金車,未能與之私見,故三歲不覿,止云三歲,聖人不絕人以終困也。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亨祀,征凶,无咎。

九二雖在困中,而不失其所守,但以醉飽過傷而反為酒食所困耳,故曰困于酒食。上有剛中之君,與二同德,必將下來相求,故曰朱紱方來。困之時,不宜變動而用事,唯宜亨祀耳。九二以剛德居中,其心至誠,專一自能感通于上,故曰利用享祀。處困之道,靜而處下可也,豈宜往哉,則必凶,故曰征凶,而又曰无咎,何也?曰:君命召則不容不往也,何咎之有。

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承乘皆剛,進則有九四之辱,退則有九二之危,故其象為困于石,據于蒺藜。宮,所居室也,三內體,故言宮,其應在上,上兌女,三坎男,上蓋三之妻也,而與三不相應,故其象占又為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自外而內,為來徐徐,緩也。九四來徐徐,蓋與初六三歲不覿,相發初之所以三歲不覿者,以九四之來徐徐也。金車,兵車也,為五所乘,不得不黽勉從事乎五,是以有金車之困,唯其困于金車,是以來徐徐而至于三歲,既歷三歲,故始雖不覿,今則覿;始雖吝,終則有與也。大抵力不足而過勞,則困乏非有援助,則莫能濟,况居困之時乎。四與初雖相應,而初以柔居剛,固不能濟四之困,四以剛居柔亦不能濟初之困,所以吝而乃有終者。它爻皆无應,四獨有應初之柔,雖不能相濟,畢竟有與也,豈不勝于无與孤立者哉。

九五,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

劓謂刑上六以去在上之小人,刖謂刑六三以去在下之小人。三與上同惡,相濟以揜,君子不去之則夷,二莫能上達也。赤紱,猶言黃裳,皆下體之服,以人臣在上而不僭,則為黃裳,以人君在上而接下則為赤紱,五求二以共濟天下之困,而二未至,五乃側席以待,蓋焦心勞思之甚,是困于赤紱也。夫以九五剛中之君下求九二剛中之臣,何為乃徐有說耶,以小人未去故也。小人去則二五相遇,然後有君臣相得之說也。處困之時,五與二皆以剛德居中,用之于祭祀則其心至誠專一,足以通于鬼神,故其占又為利用祭祀。釋文云:祭祀本作享祀。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葛生于下,其藤蔓攀附于上,上之應在三,彼此皆柔,猶葛藟之纒繞,故曰困于葛藟。臲卼,高危不安貌。處上卦之上,而又下乘九五之剛,故曰于臲卼,六三欲牽引上六以為已援,然是時困極將變上六,不自為計則雖悔,无及矣。曰者,自謂也。動悔有悔征吉,謂動而悔,前之失,知有後悔則莫如脫去六三之纒繞而自為征行之計,則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