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 小畜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5 - 17:5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文字輸入:鬼鶴


 小畜 乾下巽上

小畜,《序卦》: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相比附則為聚,聚,畜也。又相親比,則志相畜,小畜所以次比也。畜,止也,止則聚矣。為卦巽上乾下,乾在上之物,乃居巽下,夫畜止剛健,莫如巽順,為巽所畜,故為畜也。然巽陰也,其體柔順,唯能以巽順柔其剛健,非能力止之也,畜道之小者也。又四以一陰得位,為五陽所說。得位,得柔巽之道也。能畜羣陽之志,是以為畜也。小畜謂以小畜大,所畜聚者小,所畜之事小,以陰故也。彖專以六四畜諸陽,為成卦之義,不言二體,蓋舉其重者。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雲,陰陽之氣,二氣交而和則相畜,固而成雨。陽倡而陰和,順也,故和;若隂先陽倡,不順也,故不和,不和則不能成雨。雲之畜聚雖密,而不成雨者,自西郊故也。東北陽方,西南陰方,自陰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以人觀之,雲氣之興,皆自四逺,故云郊。據四而言,故云「自我」。畜陽者,四畜之主也。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

言成卦之義也。以陰居四,又處上位,柔得位也。上下五陽皆應之,為所畜也。以一陰而畜五陽,能係而不能固,是以為小畜也。彖解成卦之義,而加「曰」字者,皆重卦名,文勢當然。單名卦,惟革有「曰」字,亦文勢然也。

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

以卦才言也。内健而外巽,健而能巽也。二五居中,剛中也。陽性上進,下復乾體,志在於行也。剛居中,為剛而得中,又為中剛。言畜陽,則以柔巽;言能亨,則由剛中。以成卦之義言,則為陰畜陽;以卦才言,則陽為剛中。才如是,故畜雖小而能亨也。

密雲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畜道不能成大,如密雲而不成雨。陰陽交而和,則相固而成雨,二氣不和,陽尚往而上,故不成雨。蓋自我陰方之氣先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其功施未行也。小畜之不能成大,猶西郊之雲不能成雨也。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徳。

乾之剛健而為巽所畜,夫剛健之性,惟柔順為能畜止之。雖可以畜止之,然非能固制其剛健也,但柔順以擾係之耳,故為小畜也。君子觀小畜之義,以懿美其文徳。畜聚為藴,畜之義。君子所藴畜者大,則道徳經綸之業,小則文章才藝。君子觀小畜之象,以懿美其文徳。文徳方之道義為小也。

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

初九,陽爻而乾體,陽在上之物,又剛健之才,足以上進。而復與在上同志,其進復於上,乃其道也。故云「復自道」,復既自道,何過咎之有?无咎而又有吉也。諸爻言无咎者,如是則无咎矣。故云无咎者,善補過也。雖使爻義本善,亦不害於不如是則有咎之義。初九乃由其道而行,无有過咎,故云「何其咎」,无咎之甚明也。

象曰:復自道,其義吉也。

陽剛之才,由其道而復其義,吉也。初與四為正應,在畜時乃相畜者也。

九二:牽復吉。

二以陽居下體之中,五以陽居上體之中,皆以陽剛居中,為陰所畜,俱欲上復。五雖在四上而為其所畜,則同是同志者也。夫同患相憂,二五同志,故相牽連而復。二陽並進,則隂不能勝,得遂其復矣,故吉也。曰遂其復,則離畜矣乎?曰:凡爻之辭,皆謂如是,則可以如是。若已然,則時已變矣,尚何教誡乎?五為巽體,巽畜於乾而反與二相牽,何也?曰:舉二體而言,則巽畜乎乾;全卦而言,則一陰畜五陽也。在易隨時取義,皆如此也。

象曰:牽復在中,亦不自失也。

二居中得正者也,剛柔進退不失乎中道也。陽之復,其勢必强,二以處中,故雖强於進,亦不至於過剛,過剛乃自失也。爻止言牽復而吉之義,象復發明其在中之美。

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

三以陽爻居不得中,而密比於四,隂陽之情相求也。又暱比而不中,為陰畜制者也。故不能前進,猶車輿說去輪輻,言不能行也。夫妻反目,陰制於陽者也。今反制陽,如夫妻之反目也。反目謂怒目相視,不順其夫而反制之也。婦人為夫寵惑,既而遂反制其夫,未有夫不失道而妻能制之者也。故說輻、反目,三自為也。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夫妻反目,蓋由不能正其室家也。三自處不以道,故四得制之不使進。猶夫不能正其室家,故致反目也。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四於畜時,處近君之位,畜君者也。若内有孚誠,則五志信之,從其畜也。卦獨一陰,畜衆陽者也,諸陽之志係乎四。四苟欲以力畜之,則一柔敵衆剛,必見傷害,唯盡其孚誠以應之,則可以感之矣。故其傷害逺,其危懼免也,如此則可以无咎,不然則不免乎害矣。此以柔畜剛之道也。以人君之威嚴,而微細之臣有能畜止其欲者,蓋有孚信以感之也。

象曰:有孚惕出,上合志也。

四既有孚,則五信任之,與之合志,所以得惕出而无咎也。惕出則血去,可知舉其輕者也。五既合志,衆陽皆從之矣。

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鄰。

小畜,眾陽為陰所畜之時也。五以中正居尊位而有孚信,則其類皆應之矣。故曰「攣如」,謂牽連相從也。五必援挽與之相濟,是富以其鄰也。五以居尊位之勢,如富者推其財力,與鄰比共之也。君子為小人所困,正人為羣邪所厄,則在下者必攀挽於上,期於同進。在上者必援引於下,與之戮力,非獨推己力以及人也。固資在下之助以成其力耳。

象曰:有孚攣如,不獨富也。

有孚攣如,蓋其鄰類皆牽攣而從之。與眾同欲不獨有其富也。君子之處難厄,唯其至誠,故得眾力之助而能濟其眾也。

上九:既雨既處,尚徳載,婦貞厲。

九以巽順之極,居卦之上,處畜之終,從畜而止者也,為四所止也。既雨,和也。既處,止也。陰之畜陽,不和則不能止。既和而止,畜之道成矣。大畜,畜之大,故極而散。小畜,畜之小,故極而成。尚徳載,四用柔巽之徳積滿而至於成也。陰柔之畜剛,非一朝一夕能成,由積累而至,可不戒乎?載,積滿也。詩云「厥聲載路」。婦貞厲,婦謂隂,以陰而畜陽,以柔而制剛,婦若貞固守,此危厲之道也。安有婦制其夫,臣制其君,而能安者乎?

月幾望,君子征凶。

月望則與日敵矣,幾望,言其盛將敵也。陰已能畜陽,而云幾望,何也?此以柔巽畜其志也,非力能制也。然不已,則將盛於陽,而凶矣。於幾望而為之戒曰:婦將敵矣。君子動則凶也,君子謂陽。征,動也。幾望,將盈之時。若已望,則陽已消矣,尚何戒乎?

象曰:既雨既處,徳積載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既雨既處,言畜道積滿而成也。陰將盛極,君子動則有凶也。隂敵陽則必消陽,小人抗君子則必害君子,安得不疑慮乎?若前知疑慮而警懼,求所以制之,則不至於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