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6. 旅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6 - 11:2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文字輸入:Joanna


 旅卦 艮下離上

旅,《序卦》:豐大也。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豐盛至於窮極,則必失其所安,旅所以次豐也。為卦,離上艮下,山止而不遷,火行而不居,違去而不處之象,故為旅也。又麗乎外,亦旅之象。

旅,小亨,旅貞吉。

以卦才言也,如卦之才,可以小亨,得旅之貞正,而吉也。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

六上居五,柔得中乎外也,麗乎上,下之剛順乎剛也。下艮止,上離麗,止而麗於明也。柔順而得在外之中,所止能麗於明,是以小亨,得旅之貞正,而吉也。旅困之時,非陽剛中正,有助於下,不能致大亨也。所謂得在外之中,中非一揆,旅有旅之中也。止麗於明,則不失時宜,然後得處旅之道。

旅之時義大矣哉。

天下之事,當隨時各適其宜,而旅為難處,故稱,其時義之大。

《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火之在,高明无不照。君子觀明照之象,則以明慎用刑。明不可恃,故戒於慎;明而止,亦慎象。觀火,行不處之象,則不留獄。獄者,不得已而設,民有罪而入,豈可留滯淹久也。 

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六以陰柔,在旅之時,處於卑下。是柔弱之人,處旅困,而在卑賤,所存污下者也。志卑之人,既處旅困,鄙猥瑣細,无所不至,乃其所以致悔辱,取災咎也。瑣瑣,猥細之狀。當旅困之時,才質如是。上雖有援,无能為也。四陽性而離體,亦非就下者也。人在旅,與他卦為大臣之位者異矣。

《象》曰:旅瑣瑣,志窮災也。

志意窮迫,益自取災也。災眚對言,則有分獨,言則謂災患耳。

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

二有柔順中正之德。柔順則眾與之,中正則處不失當,故能保其所有。童僕亦盡其忠信,雖不若五有文明之德,上下之助,亦處旅之善者也。次舍,旅所安也。財貨,旅所資也。童僕,旅所賴也。得就次舍,懷畜其資財,又得童僕之貞良,旅之善也。柔弱在下者,童也。強壯處外者,僕也。二柔順中正,故得內外之心。在旅所親比者,童僕也。不云吉者,旅寓之際,得免於災厲,則已善矣。 

《象》曰:得童僕貞,終无尤也。

羇*旅之人所賴者童僕也,既得童僕之忠貞,終无尤悔矣。

註*羇,ㄐ一,作為暫時的居住者而停留。

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處旅之道,以柔順謙下為先。三剛而不中,又居下體之上,與艮之上,有自高之象。在旅,而過剛自高,致困災之道也。自高,則不順於上,故上不與而焚其次,失所安也。上離為焚象,過剛則暴下,故下離,而喪其童僕之貞信,謂失其心也,如此則危厲之道也。 

《象》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以旅與下,其義喪也。

旅焚失其次舍,亦以困傷矣。以旅之時,而與下之道,如此義當喪也。在旅而以過剛自高待下,必喪其忠貞,謂失其心也。在旅,而失其童僕之心,為可危也。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四陽剛,雖不居中而處柔,在上體之下,有用柔能下之象,得旅之宜也。以剛明之才,為五所與,為初所應,在旅之善也。然四非正位,故雖得其處,止不若二之就次舍也。有剛明之才,為上下所與,乃旅而得貨財之資,器用之利也。雖在旅為善,然上无陽剛之與,下唯陰柔之應,故不能伸其才、行其志,其心不快也。云我者,據四而言。 

《象》曰:旅于處,未得位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四以近君為當位。在旅,五不取君義,故四為未得位也。曰然則以九居四不正,為有咎矣。曰以剛居柔,旅之宜也。九以剛明之才,欲得時,而行其志,故雖得資斧於旅為善,其心志未快也。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六五有文明柔順之德,處得中道,而上下與之。處旅之至善者也。人之處旅,能合文明之道,可謂善矣。羇旅之人,動而或失,則困辱隨之,動而无失,然後為善。離為雉,文明之物。射雉,謂取則於文明之道,而必合如射雉,一矢而亡之,發无不中,則終能致譽命也。譽,令聞也。命,福祿也。五居文明之位,有文明之德,故動必中,文明之道也。五君位,人君无旅,旅則失位,故不取君義。 

《象》曰:終以譽命,上逮也。

有文明柔順之德,則上下與之。逮與也,能順承於上,而上與之,為上所逮也。言上而得乎下,為下所上逮也。在旅,而上下與之,所以致譽命也。旅者困而未得所安之時也,終以譽命,終當致譽命也。已譽命,則非旅也。困而親寡,則為旅不必在外也。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鳥飛騰,處高者也。上九,剛不中,而處最高,又離體,其亢可知,故取鳥象。在旅之時,謙降柔和,乃可自保。而過剛自高,失其所宜安矣。巢鳥所安,止焚其巢,失其所安,无所止也。在離上為焚象,陽剛自處,於至高,始快意,故先笑。既而失安莫與,故號咷,輕易以喪其順德,所以凶也。牛順物,喪牛于易,謂忽易以失其順也。離火性,上為躁易之象。上承鳥焚其巢,故更加旅人,字不云旅人,則是鳥笑哭也。 

《象》曰:以旅在上,其義焚也;喪牛于易,終莫之聞也。

以旅在上,而以尊高自處,豈能保其居,其義當有焚巢之事,方以極剛自高為得志而笑,不知喪其順德,於躁易是終。莫之聞,謂終不自聞知也。使自覺知,則不至於極而號咷矣。陽剛不中而處極,固有高亢躁動之象,而火復炎上,則又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