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1. 損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5 - 21:3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文字輸入:Joanna


 

  損卦 兌下艮上

損,《序卦》:解者,緩也。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縱緩則必有所失,失則損也,損所以繼解也。為卦艮上兌下,山體高,澤體深,下深則上益高,為損下益上之義。又澤在山下,其氣上通,潤及草木百物,是損下而益上也。又下為兌說,三爻皆上應,是說以奉上,亦損下益上之義。又下兌之成兌,由六三之變也。上艮之成艮,自上九之變也。三本剛而成柔,上本柔而成剛,亦損下益上之義。損上而益於下,則為益;取下且益於上,則為損。在人上者,施其澤以及下,則益也;取其下以自厚,則損也。譬諸壘土,損於上以培厚其基本,則上下安固矣,豈非益乎。取於下以增上之高,則危墬至矣,豈非損乎。故損者,損下益上之義,益則反是。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

損,減損也。凡損抑其過以就義理,皆損之道也。損之道必有孚誠,謂至誠順於理也。損而順理則大善而吉,所損无過差而貞固常行,而利有所往也。人之所損,或過、或不及、或不常,皆不合正理,非有孚也。非有孚則无吉而有咎,非可貞之道,不可行也。

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損者,損過而就中,損浮末而就本實也,聖人以寧儉為禮之本,故為損。發明其義以享祀言之,享祀之禮,其文最繁,然以誠敬為本,多儀傋物,所以將飾其誠敬之心,飾過其誠則為偽矣。損飾所以存誠也,故云「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之約可用享祀,言在乎誠而已,誠為本也,天下之害无不由末之勝也。峻宇雕墻本於宮室,酒池肉林本於飲食,淫酷殘忍本於刑罰,窮兵黷武本於征討,凡人欲之過者,皆本於奉養,其流之遠則為害矣。先王制其本者,天理也。後人流於末者,人欲也。損之義,損人欲以復天理而已。

註*曷:ㄏㄜˊ,何也

彖曰: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

損之所以為損者,以損於下而益於上也。取下以益上,故云其道上行,夫損上而益下,則為益;損下而益上,則為損。損基本以為高者,豈可謂之益乎。

損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

謂損而以至誠則有此元吉。以下四者,損道之盡善也。

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

夫子特釋「曷之用二簋可用享」,卦辭簡直,謂當損去浮飾。曰何所用哉?二簋可以享也。厚本損末之謂也。夫子恐後人不達,遂以為文飾當盡去,故詳言之。有本必有末,有實必有文,天下萬事无不然者。无本不立,无文不行。父子主思,必有嚴順之體。君臣主敬,必有承接之儀。禮讓存乎內,待威儀而後行。尊卑有其序,非物采則无別,文之與實,相須而不可缺也。及夫文之勝,末之流遠,本喪實乃當損之時也。故云:曷所用哉,二簋足以薦其誠矣。謂當務實而損飾也。夫子恐人之泥言也,故復明之曰:二簋之質,用之當有時,非其所用而用之,不可也。謂文飾未過而損之,與損之至於過甚則非也。損剛益柔有時,剛為過,柔為不足,損益皆損剛益柔也,必順時而行,不當時而損益之,則非也。

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或損或益,或盈或虛,唯隨時而已。過者損之,不足者益之;虧者盈之;實者虛之。與時偕行也。

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山下有澤氣通上潤,與深下以增高,皆損下之象。君子觀損之象,以損於己,在修己之道,所當損者唯忿與欲,故以懲戒其忿怒,窒塞其意欲也。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損之。

損之義,損剛益柔,損下益上也。初以陽剛應於四,四以陰柔居上位,賴初之益者,下之益上,當損已而不自以為功,所益於上者,事既已則速去之,不居其功乃无咎也。若享其成功之美,非損己益上也。於為下之道為有咎矣。四之陰柔,賴初者也,故聽於初。初當酌度其宜,而損己以益之,過與不及皆不可也。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尚上也,時之所崇用為尚。初之所尚者,與上合志也。四賴於初,初益於四,與上合志也。

九二,利貞,征凶。弗損,益之。

二以剛中當損剛之時,居柔而說體,上應六五陰柔之君,以柔說應上,則失其剛中之德,故戒所利在貞正也。征,行也,離乎中而失其貞正而凶矣。守其中乃貞也,弗損益之,不自損其剛貞,則能益其上,乃益之也。若失其剛貞而用柔說,適足以損之而已,非損己而益上也。世之愚者,有雖无邪心而唯知竭力順上,為忠者蓋不知弗損益之之義也。

象曰:九二利貞,中以為志也。

九居二非正也,處說非剛也,而得中為善,若守其中德何有不善,豈有中而不正者,豈有中而有過者,二所謂利貞謂以中為志也。志存乎中則自正矣,大率中重於正,中則正矣。正不必中也,能守中則有益於上矣。

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損者損有餘也,益者益不足也。三人謂下三陽,上三陰。三陽同行,則損九三以益上;三陰同行,則損上六以為三。三人同行則損一人也。上以柔易剛而謂之損,但言其減一耳,上與三雖本相應,由二爻升降而一卦皆成,兩相與也。初二二陽。四五二陰,同德相比,三與上應,皆兩相與,則其志專皆為得其友也。三雖與四相比,然異體而應上,非同行者也。三人則損一人,一人則得其友,蓋天下无不二者。一與二相對待,生生之本也,三則餘而當損矣。此損益之大義也。夫子又於繫辭盡其義曰:天地絪緼,萬物化醇。男女搆精,萬物化生。易曰: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言至一也。絪緼,交密之狀。天地之氣相交而密則生,萬物之密醇醇謂醲厚,醲厚猶精一也。男女精氣交構,則化生萬物。唯精醇專一,所以能生也。一陰一陽豈可二也。故三則當損,言專致乎一也。天地之間,當損益之明且大者,莫過此也。

象曰:一人行,三則疑也。

一人行而得一人,乃得友也。若三人行則疑所與矣,理當損去一人,損其餘也。

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四以陰柔居上,與初之剛陽相應,在損時而應剛,能自損以從剛陽也。損不善以從善也。初之益四,損其柔而益之以剛,損其不善也,故曰損其疾。疾謂疾病,不善也。損於不善,唯使之遄速,則有喜而无咎。人之損過,唯患不速,速則不至於深過,為可喜也。

象曰:損其疾,亦可喜也。

損其所疾,固可喜也。云亦,發語辭。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

六五於損時,以中順居尊位。虛其中以應乎二之剛陽,是人君能虛中自損,以順從在下之賢也。能如是,天下孰不損己自盡以益之,故或有益之之事,則十朋助之矣。十眾辭,龜者決是非吉凶之物。眾人之公論,必合正理,雖龜策不能違也,如此可謂大善之吉矣。古人曰:謀從眾,則合天心。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祐也。

所以得元吉者,以其能盡眾人之見,合天地之理,故自上天降之福祐也。

上九,弗損,益之,无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凡損之義有三:損己從人也,自損以益於人也,行損道以損於人也。損己從人,徒於義也。自損益人,及於物也。行損道以損於人,行其義也。各因其時取大者言之。四五二爻,取損己從人。下體三爻,取自損以益人。損時之用,行損道以損天下之當損者也。上九則取不行其損為義。九居損之終極,而當變者也,以剛陽居上,若用剛以損削於下,非為上之道,其咎大矣。若不行其損,變而以剛陽之道益於下,則无咎而得其正且吉也,如是則宜有所往,往則有益矣。在上能不損其下而益之,天下孰不服從。服從之眾,无有內外也,故曰得臣。无家得臣,謂得人心歸服。无家,謂无有遠近內外之限也。

象曰:弗損,益之,大得志也。

居上不損下而反益之,是君子大得行其志也。君子之志,唯在益於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