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9. 蹇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5 - 21:3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文字輸入:Joanna


 蹇卦  艮下坎上

蹇,《序卦》:睽者,乖也。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睽乖之時必有蹇難,蹇所以次睽也。蹇,險阻之義,故為蹇難。為卦坎上艮下,坎險也,艮止也。險在前而止,不能進也。前有險陷,後有峻阻,故為蹇也。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西南坤方,坤地也,體順而易。東北艮方,艮山也,體止而險。在蹇難之時,利於順處平易之地,不利止於危險也。處順易則難可紓,止於險則難益甚矣。蹇難之時,必有聖賢之人,則能濟天下之難,故利見大人也。濟難者,必以大正之道而堅固其守,故貞則吉也。凡處難者,必在乎守貞正,設使難不解,不失正德,是以吉也。若遇難而不能固其守,入於邪濫,雖使苟免,亦惡德也,知義命者不為也。

 

彖曰:蹇,難也,險在前也。

蹇,難也。蹇之為難,如乾之為健。若易之為難,則義有未足。蹇有險阻之義,屯亦難也,困亦難也,同為難而義則異。屯者,始難而未得通;困者,力之窮;蹇,乃險阻艱難之義。各不同也。險在前也,坎險在前,下止而不得進,故為蹇。

 

見險而能止,知矣哉。

以卦才言處蹇之道也。上險而下止,見險而能止也。犯險而進則有悔吝,故美其能止為知也。方艱難之時,唯能止為善,故諸爻除五與二外,皆以往為失,來為得也。

 

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

蹇之時,利於處平易。西南坤方,為順易;東北艮方,為險阻。九上居五而得中正之位,是往而得平易之地,故為利也。五居坎險之中而謂之平易者,蓋卦本坤,由五往而成坎,故但取往而得中,不取成坎之義也。方蹇而又止危險之地,則蹇益甚矣,故不利東北,其道窮也,謂蹇之極也。

 

利見大人,往有功也;當位貞吉,以正邦也。

蹇難之時,非聖賢不能濟天下之蹇,故利於見大人也。大人當位,則成濟蹇之功矣,往而有功也。能濟天下之蹇者,唯大正之道。夫子又取卦才而言,蹇之諸爻除初外,餘皆當正位,故為貞正而吉也。初六雖以陰居陽而處下,亦陰之正也,以如此正道正其邦,可以濟於蹇矣。

 

蹇之時用大矣哉。

處蹇之時,濟蹇之道,其用至大,故云大矣哉。天下之難豈易平也,非聖賢不能,其用可謂大矣。順時而處,量險而行,從平易之道,由至正之理,乃蹇之時用也。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山之峻阻,上復有水。坎水,為險陷之象,上下險阻,故為蹇也。君子觀蹇難之象,而以反身修德。君子之遇艱阻,必反求諸己,而益自修。孟子曰: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故遇蹇難必自省於身。有失而致之乎,是反身也,有所未善則改之,无歉於心則加勉,乃自修其德也。君子修德以俟時而已。

 

初六,往蹇,來譽。

六居蹇之初,往進則益入於蹇,往蹇也。當蹇之時,以陰柔无援而進,其蹇可知。來者,對往之辭。上進,則為往。不進,則為來,止而不進,是有見幾知時之美,來則有譽也。

 

象曰:往蹇來譽,宜待也。

方蹇之初,進則益蹇,時之未可進也,故宜見幾而止,以待時可行而後行也。諸爻皆蹇往而善來,然則无出蹇之義乎?曰:在蹇而往,則蹇也。蹇終,則變矣,故上已有碩義。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二以中正之德居艮,體止於中正者也,與五相應,是中正之人為中正之君所信任,故謂之王臣。雖上下同德,而五方在大蹇之中,致力於蹇難之時,其艱蹇至甚,故為蹇於蹇也。二雖中正,以陰柔之才豈易勝其任,所以蹇於蹇也。志在濟君於蹇難之中,其蹇蹇者,非為身之故也。雖使不勝,志義可嘉,故稱其忠盡不為己也。然其才不足以濟蹇也。小可濟,則聖人當盛稱以為勸矣。

 

象曰:王臣蹇蹇,終无尤也。

雖艱戹於蹇時,然其志在濟君難,雖未成功,然終无過尤也。聖人取其志義,而謂其无尤,所以勸忠盡也。

 

九三,往蹇,來反。

九三以剛居正,處下體之上,當蹇之時。在下者,皆柔必依附於三,是為下所附者也。三與上為正應,上陰柔而无位,不足以為援,故上往則蹇也。來,下來也;反,還歸也。三為下二陰所喜,故來為反其所也,稍安之地也。

 

象曰:往蹇來反,內喜之也。

內在下之陰也。方蹇之時,陰柔不能自立,故皆附於九三之陽,而喜愛之。九之處三,在蹇為得其所也。處蹇而得下之心,可以求安,故以來為反,猶春秋之言歸也。

 

六四,往蹇,來連。

往則益入於坎險之深,往蹇也。居蹇難之時,同處艱戹者,其志不謀而同也。又四居上位而與在下者同,有得位之正,又與三相比相親者也。二與初同類,相與者也,是與下同志,眾所從附也,故曰來連。來,則與在下之眾相連合也。能與眾合,得處蹇之道也。

 

象曰:往蹇來連,當位實也。

四當蹇之時,居上位不往而來與下同志,固足以得眾矣。又以陰居陰,為得其實,以誠實與下,故能連合。而下之二三,亦各得其實。初以陰居下,亦其實也。當同患之時,相交以實,其合可知,故來而連者,當位以實也。處蹇難,非誠實何以濟?當位不曰正而曰實,上下之交主於誠實,用各有其所也。

 

九五,大蹇,朋來。

君位,而在蹇難之中,是天下之大蹇也。當蹇而又在險中,亦為大蹇。大蹇之時,而二在下以中正相應,是其朋助之來也。方天下之蹇而得中正之臣相輔,其助豈小也,得朋來而无吉,何也?曰:未足以濟蹇也。以剛陽中正之君,而方在大蹇之中,非剛陽中正之臣相輔之,不能濟天下之蹇也。二之中正固有助矣,欲以陰柔之助濟天下之難,非所能也。自古聖王濟天下之蹇,未有不由賢聖之臣為之助者:湯武得伊呂是也。中常之君,得剛明之臣,而能濟大難者,則有矣。劉禪之孔明,唐肅宗之郭子儀,德宗之李晟是也。雖賢明之君,茍无其臣則不能濟於難也。故凡六居五,九居二者,則多由助而有功,蒙泰之類是也。九居五,六居二,則功多不足,屯否之類是也。蓋臣賢於君,則輔君,以君所不能;臣不及君,則贊助之而已,故不能成大功也。

 

象曰:大蹇朋來,以中節也。

朋者,其朋類也。五有中正之德,而二亦中正,雖大蹇之時,不失其守。蹇於蹇,以相應助,是以其中正之節也。上下中正而弗濟者,臣之才不足也。自古守節秉義,而才不足以濟者,豈少乎!漢,李固、王允;晉,周顗、王導之徒是也。

 

上六,往蹇,來碩,吉,利見大人。

六以陰柔居蹇之極,冒極險而往,所以蹇也。不往而來,從五求三,得剛陽之助,是以碩也。蹇之道,戹塞窮蹙。碩,大也,寬裕之稱。來,則寬大其蹇紓矣。蹇之極有出蹇之道,上六以陰柔,故不得出,得剛陽之助可以紓蹇而已。在蹇極之時,得紓則為吉矣。非剛陽中正,豈能出乎蹇也。利見大人,蹇極之時,見大德之人,則能有濟於蹇也。大人,謂五,以相比發此義。五剛陽中正而君位,大人也。在五不言其濟蹇之功,而上六利見之,何也?曰:在五不言,以其居坎險之中,无剛陽之助,故无能濟蹇之義。在上六,蹇極而見大德之人,則能濟於蹇,故為利也。各爻取義不同,如屯,初九之志正,而於六二,則目之為寇也。諸爻皆不言吉,上獨言吉者,諸爻皆得正,各有所善,然皆未能出於蹇,故未足為吉,唯上處蹇極,而得寬裕,乃為吉也。

 

象曰:往蹇來碩,志在內也;利見大人,以從貴也。

上六應三,而從五,志在內也。蹇既極而有助,是以碩而吉也。六以陰柔當蹇之極,密近剛陽中正之君,自然其志從附,以求自濟,故利見大人,謂從九五之貴也。所以云:從貴,恐人不知大人為指五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