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3. 遯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3 - 23:0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艮下乾上

遯,《序卦》:「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夫久則有去,相須之理也,遯所以繼恒也。遯,退也,避也,去之之謂也。為卦天下有山。天,在上之物,陽性上進。山,高起之物,形雖高起,體乃止。物有上陵之象而止不進,天乃上進而去之,下陵而上去,是相違遯,故為遯去之義。二陰生於下,陰長將盛,陽消而退,小人漸盛,君子退而避之,故為遯也。

 

遯,亨,小利貞。

遯者,陰長陽消,君子遯藏之時也。君子退藏以伸其道,道不屈則為亨,故遯所以有亨也。在事亦有由遯避而亨者。雖小人道長之時,君子知幾退避,固善也。然事有不齊,與時消息,无必同也。陰柔方長,而未至於甚盛,君子尚有遲遲致力之道,不可大貞,而尚利小貞也。

 

《彖》曰:遯亨,遯而亨也。

小人道長之時,君子遯退,乃其道之亨也。君子遯藏,所以伸道也。此言處遯之道。自剛當位而應以下,則論時與卦才,尚有可為之理也。

 

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

雖遯之時,君子處之,未有必遯之義。五以剛陽之德,處中正之位,又下與六二以中正相應,雖陰長之時,如卦之才,尚當隨時消息,苟可以致其力,无不至誠自盡以扶持其道,未必於遯藏而不為,故曰與時行也。

 

小利貞,浸而長也。遯之時義大矣哉!

當陰長之時,不可大貞,而尚小利貞者,蓋陰長必以浸漸,未能遽盛,君子尚可小貞其道,所謂小利貞,扶持使未遂亡也。遯者陰之始長,君子知微,故當深戒,而聖人之意,未便遽已也,故有「與時行,小利貞」之教。聖賢之於天下,雖知道之將廢,豈肯坐視其亂而不救?必區區致力於未極之間,強此之衰,艱彼之進,圖其蹔安,苟得為之,孔、孟之所屑為也,王允、謝安之於漢、晉是也。若有可變之道,可亨之理,更不假言也,此處遯時之道也。故聖人讚其時義大矣哉!或久或速,其義皆大也。

 

《象》曰:天下有山,遯,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

天下有山,山下起而乃止,天上進而相違,是遯避之象也。君子觀其象,以避遠乎小人,遠小人之道,若以惡聲厲色,適足以致其怨忿,唯在乎矜莊威嚴,使知敬畏,則自然遠矣。

 

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

他卦以下為初。遯者往遯也,在前者先進,故初乃為尾。尾,在後之物也,遯而在後不及者也,是以危也。初以柔處微,既已後矣,不可往也,往則危矣。微者易於晦藏,往既有危,不若不往之无災也。

 

《象》曰:遯尾之厲,不往何災也?

見幾先遯,固為善也;遯而為尾,危之道也。往既有危,不若不往而晦藏,可免於災,處微故也。古人處微下,隱亂世而不去者多矣。

 

六二,執之黃牛之革,莫之勝說。

二與五為正應,雖在相違遯之時,二以中正順應於五,五以中正親合於二,其交自固。黃,中色,牛,順物,革,堅固之物。二五以中正順道相與,其固如執係之以牛革也。莫之勝說,謂其交之固,不可勝言也。在遯之時,故極言之。

 

《象》曰:執用黃牛,固志也。

上下以中順之道相固結,其心志甚堅,如執之以牛革也。

 

九三,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

陽志說陰,三與二切比,係乎二者也。遯貴速而遠,有所係累,則安能速且遠也?害於遯矣,故為有疾也。遯而不速,是以危也。臣妾,小人女子,懷恩而不知義,親愛之則忠其上。係戀之私恩,懷小人女子之道也,故以畜養臣妾,則得其心為吉也。然君子之待小人,亦不如是也。三與二非正應,以暱比相親,非待君子之道。若以正,則雖係,不得為有疾,蜀先主之不忍棄士民是也。雖危,為无咎矣。

 

《象》曰:係遯之厲,有疾憊也;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遯而有係累,必以困憊致危;其有疾,乃憊也,蓋力亦不足矣。以此暱愛之心畜養臣妾則吉,豈可以當大事乎?

 

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四與初為正應,是所好愛者也。君子雖有所好愛,義苟當遯,則去而不疑,所謂克己復禮,以道制欲,是以吉也。小人則不能以義處,暱於所好,牽於所私,至於陷辱其身而不能已,故在小人則否也。否,不善也。四,乾體能剛斷者。聖人以其處陰而有係,故設小人之戒,恐其失於正也。

 

《象》曰:君子好遯,小人否也。

君子雖有好而能遯,不失於義;小人則不能勝其私意,而至於不善也。

 

九五,嘉遯,貞吉。

九五中正,遯之嘉美者也。處得中正之道,時止時行,乃所謂嘉美也,故為貞正而吉。九五非无係應,然與二皆以中正自處,是其心志及乎動止,莫非中正,而无私係之失,所以為嘉也。在《彖》則概言遯時,故云「與時行,小利貞」,尚有濟遯之意;於爻至五,遯將極矣,故唯以中正處遯言之。遯非人君之事,故不主君位言,然人君之所避遠乃遯也,亦在中正而已。

 

《象》曰:嘉遯貞吉,以正志也。

志正則動必由正,所以為遯之嘉也。居中得正,而應中正,是其志正也,所以為吉。人之遯也,止也,唯在正其志而已矣。

 

上九,肥遯,无不利。

肥者,充大寬裕之意。遯者,唯飄然遠逝,无所係滯之為善。上九乾體剛斷,在卦之外矣,又下无所係,是遯之遠而无累,可謂寬綽有餘裕也。遯者窮困之時也,善處則為肥矣。其遯如此,何所不利?

 

《象》曰:肥遯无不利,无所疑也。

其遯之遠,无所疑滯也。蓋在外則已遠,无應則无累,故為剛決无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