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3. 夬卦 (澤天夬)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5:56 發表

  夬卦 澤天夬

夬,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初九,壯于前趾,往不勝為咎。九二,惕號,莫夜有戎,勿恤。九三,壯于頄,有凶。君子夬夬,獨行,遇雨若濡。有慍无咎。九四,臀无膚,其行次且,牽羊悔亡,聞言不信。九五,莧陸夬夬,中行无咎。上六,无號,終有凶。

彖曰:夬,決也,剛決柔也。(圖:小配)

決斷、解決、處決、缺陷。

夬字現多只用於易經卦名,教育部標準國語字典讀「怪」,或者也可讀「快」。《說文》:「夬,分決也。」也是現在說的分判,判決。夬卦卦義則是指陽與陰分判,君子與小人畫清界限。如卦辭所說「揚於王庭」,為君子處決小人之義。

實際上夬為玦的本字,玦讀作「決」,因此「夬」讀作「決」是比較正確的。夬是古代一種環形而有缺口的玉,君子佩戴象徵決斷、果決。送人玦則有訣別的意思。君送臣環(圓形的玉)代表「還」,回來。送玦則代表「訣」,訣別,離去。夬也可作「缺」解,因玦玉還有夬卦都有一個缺口。

王家台秦簡作罽,罽音計,《說文》「魚网也」。朱興國認為,罽即剡,「銳」的意思:「夬亦有銳義。異名同義。」(《三易通論》)清華簡作作何解還有待深究。但叏與殳形似,殳或許是叏之訛。介為大,玠為大玉。因此有可能是大的玦玉。

《繫辭傳》:「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夬。」這是說古代書契、符契,契約的發明是以夬為靈感。

就二體來看,澤上於天,澤水滿溢而下,為水決而溢,宋明儒將其解釋為君子澤惠天下,主要依據《象傳》:「君子以施祿及下。」然而細究之,兌實為大凶之卦,取象應作毀折、毀損。夬卦為兌澤大水向下毀折,為災及天下之象。此外,乾陽畜積於內,與兌澤對決,亦有大人處決小人之義。再就大象來看,一陰高高在上凌駕五陽。《易經》中陰乘陽為逆,而夬卦一陰凌駕五陽,則是逆中之逆。再從卦氣消長來看,則是五陽將解決掉最後一陰的時候,而這最後的一個陰爻,也是最為頑強的一爻。

細讀夬卦卦爻辭,夬卦實無君子膏澤天下的意思。蓋因《彖》、《象》等傳是一個極度道德化與勵志化的易經解釋,可做為君子勵志之用,但若回歸《周易》原始的吉凶占斷,這樣的解釋反而造成很大的混淆,這裡就是一個好例子。

卦序上夬卦是繼益卦而來,《序卦》曰:「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一直增益,到最後一定會過滿,過滿則溢出(決),溢出就是決。事實上益原本就是「溢」的本字。

就吉凶來看,夬卦通常意謂著凶險的人事鬥爭,面臨必需決斷的時候,特別是人事上的取捨,將與人畫清界限。君子將與小人攤牌,將小人解決掉。決斷的吉道則在於健而說,內有剛健果決的決心,外有圓融的手腕以達到圓融之境,如此則能有長遠的利益,這也是《彖傳》說的「決而和」。

就卦氣而言,夬卦是繼大壯卦而來,且兩卦都是陽氣壯盛,因此夬卦很多爻辭的故事都是繼大壯卦而來,兩者爻辭而也有很多類同之處。比如大壯卦中公羊衝撞圍籬的故事,在夬卦中也繼續上演。

夬,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彖》曰:夬,決也,剛決柔也。健而說,決而和。揚于王庭,柔乘五剛也;孚號有厲,其危乃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窮也;利有攸往,剛長乃終也。

《象》曰:澤上於天,夬。君子以施祿及下,居德則忌。

處決,大肆張揚地在君王的大庭上舉行,即使是以誠信號令大眾,仍不免於有危險。要以告誡的方式來治理自己的城邑,不適合動用武力,如此則有長遠的利益。

揚于王庭,很張揚的在大庭上處決小人。另一種解釋為,這是指小人在君王的大庭上很囂張放肆的樣子。

孚,誠信。號為號令群眾。厲,危險。因為是以強硬方式處事,所以有危險。另一解釋以孚為俘,俘號有厲,言俘虜在王庭遭到處決,其哀號聲非常的淒厲。那麼「揚于王庭,孚號有厲」為處決俘虜以告戒邑人,有殺一儆百之意。

告,告誡,或公告於…。邑,私邑,自己的城邑。告自邑,告誡自己的城邑,引申也有治理自己私邑、治理內政的意思。

即,近,這裡作「用」的意思。戎,兵戈,武器。即戎,動武。不利即戎,不宜動武,不宜以勇武、強硬的方式來解決事情。因夬卦吉道在於「健而悅,決而和」。

初九,壯于前趾,往不勝為咎。

《象》曰:不勝而往,咎也。

強壯於前腳趾,無法勝任就貿然前往會有罪咎。

意氣剛強,貿然前往,然而無奈地位卑微,無決定能力而且無所依靠,所以雖然仗義而往,仍然為小人所傷。

夬卦於卦氣上是繼大壯而來,大壯陽爻繼續增長就是夬,所以夬卦也是比大壯更為大壯的一卦,差別在其最上方的一個陰爻代表的是最難拔除的小人中的小人,也是最後的一個小人。因此夬卦初九也如大壯初九,都說壯於趾。初九是最卑下的一爻,因此曰「往不勝」。

趾在《易經》中多出現於初爻,因腳趾位於人體最下面。夬初九一心想要出行,空有氣勢而完全不加思慮。壯也可解釋作「傷」,則壯於趾就是傷到腳趾。腳趾又可比喻行動的開始,行動的開始就受傷,比喻出師不利。

九二,惕號,莫夜有戎,勿恤。

《象》曰:有戎勿恤,得中道也。

憂慮的大聲警告戒備,小心夜晚會有盜賊來犯,有所防備就不需擔憂。

惕,憂慮。號,號令,這裡引申為告誡,戒備,以口頭告誡周圍的人。另一說法認為惕假作錫,賜的意思。賜號,即賜予號令。

莫,音義同「暮」。莫夜,即暮夜,晚上。戎,兵戈。有戎,有兵戈,指有人會來襲擊。

恤,憂心、擔憂。

九三,壯于頄,有凶。君子夬夬,獨行,遇雨若濡,有慍,无咎。

《象》曰:君子夬夬,終无咎也。

強壯於臉上,凶。君子心中憂慮猶疑不定,獨自行走,遇到了下雨而全身被淋濕,臉上不悅,但沒有罪咎。

夬卦許多爻辭與大壯卦很像,「壯于頄,有凶」即大壯九三的「小人用壯」,「君子夬夬」為大壯九三的「君子用罔」。就如卦義中所說,得夬卦,面臨事情時內心可以果決剛強,但外表要和悅才是吉道。小人慣於將強盛的氣勢表現於臉上,想以此威赫人,反而得凶。君子則憂心,反覆再三的決定,雖然有猶疑,但最終仍能夠免於罪咎。

三為多憂之位,因此有慍。夬卦為五陽處決一陰,其餘四陽皆與上六不相應,只有九三與上六為應,幫助或不幫助上六小人是一困難之決定,因此憂慮而猶疑不決。遇雨比喻事情豁然開朗,獨行者終於冷靜而想通事情做出決定。所以說无咎。

頄,音求,人臉部的顴骨,也就是兩頰突起的地方。壯於頄,氣勢壯大於顴骨,形容非常生氣的樣子。夬卦應當「健而悅,決而和」,九三反其道,行為不悅不和,將凶惡表現於顏面,當然有凶。

「夬夬」即「決決」,有兩種完全相反的解釋。一是君子決定了又決定,為猶豫不決之狀。這也是大壯九三說的「君子用罔」。其次是指君子極為果斷的樣子。兩種說法以前一種於義理較佳。

獨行指九三與其他人意見不合,所以特立獨行。也因為意見不合,所以心中有憂慮,而「夬夬」。所不合而讓九三獨行者,因與上六相應。

遇雨,遇到下雨。《易經》中遇到下雨有兩種意義,一是陰陽通和,二是疑惑全消,豁然開朗。前言君子夬夬,是說內心憂慮而難決,這裡說遇雨,則是在獨行苦思之後,最後事情終於疑惑全解。若濡,身上淋濕的樣子。濡,音濡,濕身。需卦即取濡義,濡隱喻遭耽擱,或耽溺,或受辱。有慍,不悅的表情。慍,音運。

九四,臀无膚,其行次且;牽羊悔亡,聞言不信。

《象》曰:其行次且,位不當也,聞言不信,聰不明也。

屁股受傷而沒有皮膚,讓人坐立難安,連走路都有困難。如果能夠把羊綁好牽好,不讓羊到處頂撞闖禍,就不會有事,當初這麼告誡就是不相信,今天才會弄成這個樣子。

夬九四與大壯九四相互呼應,談的都是公羊到處亂撞而闖禍的事。大壯九四言公羊撞壞了圍籬之後開始闖禍,而夬卦九四則是描繪有人被羊頂撞傷了屁股,以致於行動不便,坐立難安。

臀無膚,屁股皮膚沒了。因為臀是人安坐休息的重要部位,此比喻人將坐立難安。

次且,趑趄,音「資居」,走路無法前進的樣子。

九五,莧陸夬夬,中行无咎。

《象》曰:中行无咎,中未光也。

馬齒莧的根拔了又拔,中庸而行則不會有罪咎。

莧,音線。莧陸,馬齒莧,台灣又稱豬母乳。夬原為處決的意思,這裡引申為將草拔除。

夬夬,拔了又拔,好將草根除。決斷之時,不應溺於自己的私心,失去了公正合理,因此曰「中行无咎」,中行不偏袒可得无咎。九三亦云夬夬,用以形容君子猶豫不決,此處的夬夬當亦有此隱喻。不應決了又決。要君子不能猶豫不決。

上六,无號,終有凶。

《象》曰:无號之凶,終不可長也。

無所呼號,最後有凶。

有位而無權,孤立而無援,最終將被處決,大凶。

號,呼喊同伴或下屬。無號,上六一陰凌駕於五陽,想要號令五陽卻無從號令起。若想呼喊同伴,又沒有同伴可以相援。此形容孤立無援之貌。

回應

老師好:
夬卦有幾個地方有問題請老師確認.
整卦有多處"告戒"其中"戒"似應為"誡"
整卦有多處"引伸"應為"引申"
卦義
"凌架五陽"其中"架"應為"駕"
卦辭
有兩處"既使"應為"即使"
九二
"及暮夜"其中"及"應為"即"
九四
"因此悔王"其中"王"應為"亡"
上六
"凌架五陽"其中"架"應為"駕"
"無所號令起"其中"所"似應為"從"
謝謝

老師好

夬卦九二"警告誡備"其中"誡"原作"戒"無誤 請改回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