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 乾卦(乾為天)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0:25 發表

 乾卦 (乾為天)

乾,元亨利貞。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九四,或躍在淵,无咎。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上九,亢龍有悔。用九,見群龍无首,吉。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圖:小配)

乾卦上下二體皆乾,象天體運行永不止息,故《象傳》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此以「健」為卦名。六畫純陽,也是易道創生的根源,因此《彖傳》稱「乾元」,元者根本、元首、元始之義。

乾意思原為「上出」,引申為「乾濕」的乾。自有文字以來「乾」就是做為《易經》卦名,後乾之「上出」又與「下注為溼」相對,而以「乾」為「乾溼」的「乾」。後世為區別做為卦名的乾,以及乾濕的乾,於是採用了不同的音,古代並無區別。

帛書卦名作「鍵」,關鍵的意思,因此卦為通達天道的關鍵。清華簡作「倝」,音「幹」,為太陽剛升起而光明照耀的樣子,天光的意思。《左傳》莊公二十二年陳厲公筮問兒子陳完一生得觀之否,上體爻變得乾卦即取象天光。

全卦以「龍」為意象,剛健為德性;以變化、彈性為吉應;過高、剛強好勝、頑固為大忌。

龍是古代神話中的一種聖獸,善於變化。乾卦六爻中的龍因為不同的時機而各有不同的形態,有如君子能因時而變,在不同的時機有不同的做為。初九潛龍勿用為君子沉潛蓄勢,九二見龍在田為君子入世,開始運疇,至九五飛龍在天為君子得位。這個過程有如《莊子.逍遙遊》北冥的鯤魚,從潛伏到化為鵬鳥,一飛衝天而徙於南冥。

龍在古文中也是「寵」的意思,甲骨文中龍作寵用。六爻皆陽,陽為實,意謂此卦天賦滿實,擁有來自上天的一切恩寵。

得乾卦,萬事俱備,但欠東風。問事短期難成,因上下皆乾,有能量但無發揮空間。具備一切先天條件,但仍有待後天,或者天時及地利之機會。

得乾卦者具備先天的優勢,擁有一切良好的條件,其人自有源源不絕的創造力,資源與能力都不是問題,問題只在於時機。能夠守住自己既有的美德,只待時機的成熟,自可水到渠成。或者若能夠隨時而變,與時俱進,則能有很大的發展機會。若問財利,乾為金玉,有金玉滿堂之象。

乾,元亨利貞。

《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或躍在淵,進无咎也,飛龍在天,大人造也。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文言》曰: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匯聚了良好條件(大亨通),宜於堅定守正。

元亨或解釋為大亨通,但不可直接理解為「吉」。具體來說,亨意指匯集、具備了良好條件。《文言傳》:「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元」本義為「上人」,即善之長、元首的意思,引申為元氣、根源、根本。乾為萬物創生之根本,故稱元、乾元。亨上博簡作「卿」,古通享、饗,即宴饗,聚會用餐之義,引申為嘉會,亦即美好的聚會。元亨的原始字義為元首們的偉大聚會,引申為善長之嘉會,意指問筮者具備了很好的條件(元),美善條件匯聚於一身(亨)。

貞為正、定、貞固(堅持)等意思。「利貞」利於正、利於貞固、宜於堅定。「元亨利貞」,已經匯聚了美善條件,不需外求,宜於守住自己既有的美德,堅定自己的德性。

初九,潛龍,勿用。

《象》曰: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潛藏的龍,切勿有任何作為。

當養精畜銳的時候,凡事應當靜待時機,不宜行事,切勿躁進。

初爻為「地下」的位置,故曰潛龍。易卦有六爻,最上面二爻為天,下二爻為地,中二爻為人。初爻為「地下」,二爻為「地上」。初九陽氣潛藏在地下,故曰「潛龍」;九二爻為地上,龍在地上故曰「見龍在田」。龍也可解釋為「寵」,潛龍即潛在的榮寵,初九榮寵未明,因此不宜動作。九二榮寵已見,那麼當然利於見大人。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象》曰:見龍在田,德施普也。

龍出現在田間,利於去拜見大人物。

龍已出現在田間,象徵事情已出現端倪,不再潛藏。這時最好能積極主動,求見有權位的大人。

九二為君子離隱入世的時候,因此開始遊走四方,拜會大人。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象》曰: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君子整日努力不懈怠,埋頭苦幹,夜晚更要自我反省警惕,艱難困苦,沒有罪咎。

九二見龍在田,榮寵已現,君子離隱入世,開始見大人。九三君子開始做事,但凡事起頭難,因此「終日健健,夕惕若」。若能夠忍受艱難困苦,則能免於罪咎。反之,若是怠慢以對,那麼就會有罪咎。

三與四爻位置不上不下,下無田宅可以安居樂業,上無高位可以享其尊榮,因此都是憂、懼之位。三、四也是三才中的「人」位,「乾乾」、「夕惕若」「厲無咎」也代表著做人的困難。

乾乾,即「健健」,努力不懈之義。終日乾乾,整日努力不懈怠。夕惕若,君子至夜仍自我反省警惕。厲无咎,兩種解釋。一是雖危險但沒有罪咎,厲解釋為危險。二是有所砥礪則能免於罪咎,若過於怠忽則有罪咎。厲為礪的本字,原本為磨刀石,即今日砥礪、磨練之義,引申為艱難之磨練。

另一讀法為「夕惕若厲,无咎」,言至夜仍然如坐針氈般自我警惕,則可得無咎。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象》曰:或躍在淵,進无咎也。

或許能夠躍出深不見底的水潭,沒有罪咎。

九三開始積極行事,勞心勞力,困心衡慮。到九四則是嘗試突破的時候,因此說「或」,代表不確定。「躍」為突破的舉動,「或躍」就是嘗試突破現狀,因此《文言》說「或躍在淵,自試也」、「乾道乃革」。革者變革,乾道從初到四而開始變革,因龍已從內到外,正式離隱入世,如鯤之化為鵬,九四為振翅試飛,九五則是鵬程萬里。

然而九四在上卦之下,下卦之上,不上不下,突破還只是個嘗試,未必成功,頂多只能免於罪咎。得此爻,人當力爭上游,多所嘗試,不要怕困難與失敗,雖有進退兩難的窘境,但痛苦乃是成長的必經階段,至少可以免於罪咎。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象》曰:飛龍在天,大人造也。

飛翔的龍在天上,利於見有德位的大人。

五為六爻中最為尊貴的位置,故有「九五之尊」的成語,言陽九居於五位,也是「天下」的君位。五為天位,故曰「在天」。喻君子以極高的才能而身居尊位。此爻「利見大人」與九二有不一樣的意義。九二為剛開始離潛謀始之時,遊說四方,是臺面下的遊說。九五之利見大人,已居尊位,因此為策畫行事的原因而見大人。

龍亦象徵寵,飛龍在天亦有受到極高之榮寵的意思。

上九,亢龍有悔。

《象》曰: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高傲的龍,會有悔恨。

亢原指頸部或咽喉,後引申為高的意思,今言「高亢」即為此義。亢龍,意指居高位的龍,此有高傲之意。過猶不及,五位是飛龍在天,已至尊位。上位則過高,反而有危險。《文言》「貴而无位,高而无民」,意指上九雖高貴但無權位,且無人民之擁戴,以此而動,必有悔恨。

用九,見群龍无首,吉。

《象》曰: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見到一整群的龍,沒有元首。吉。

「用九」為乾卦六爻皆變,也就是筮得「乾之坤」,則以「用九」為占斷。

六爻皆變,為六龍(群龍)無首之象。乾龍為純陽之物,最忌剛上加剛,以適變、中庸為宜,若在物首則反而過亢。因此群龍而無一龍可為首,無首則吉。

回應

版主好!

解釋卦辭中:而占問的這個校正程續也叫作「貞」,程續應作「程序」。

乾卦用九,《象》用九,天德不可以為首也,不知您覺得該怎麼解讀?乾卦六爻全變,當指坤卦,天高亢矣失勢,地厚柔之當道。然而,這條龍到了坤卦又現,坤卦上六說,龍戰于野,其血玄黃,包容的坤卦,仍不免與乾卦大打出手,逼得這條龍沒路可走,所以小象說,其道窮也。龍,除了出現在乾坤兩卦與文言傳之外,其餘不復見,只有說卦傳說,震為龍,並在之前說,帝出乎震,如以此為準的話,震卦與乾坤關係大矣,莫非由長子來繼承衣缽。至於,天德不可以為首也,跟彖傳中的「首出庶物,萬國咸寧」,又該如何解讀?

謝謝!

osico

天道循環,無始無終。六位時成也只是一個始卒若環的人定的「偽終始」。始者首也,因此天道的本質就是無首的。

至於龍,只是個象徵、比喻,不用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