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7. 師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1 - 20:5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坎下坤上

師者眾也,其卦坎下坤上。以卦象論,地中有水,為眾聚之象。以卦德論,內險而外順,險道以順行,師之義也。以爻論,一陽居下卦之中,上下五陰從之,將統兵之象也。二以剛居下,五柔居上而任之,人君命將出師之象也。《序卦》「訟必有眾起」,師興由爭,故次于訟。

 

師,貞,丈人吉,无咎

貞者正也。丈人者,老成持重,練達時務者也。凡人君用師之道,在得正與擇將而已。不得其正,則師出無名。不擇其將,則將不知兵。故用兵之道,利于得正。又任老成之人,則以事言,有戰勝攻取之吉。以理言,無窮兵厲民之咎矣。戒占者當如是也。

 

《彖》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王去聲)

以卦體卦德釋卦辭。眾者,即周官自五人為伍,積而至于二千五百人為師也。正者,即王者之兵,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如此之正也。以者,謂能左右之也。一陽在中,而五陰皆所左右也。左右之使眾人皆正,樵蘇无犯之意,則足以宣布人君之威德,即王者仁義之師矣,故可以王。以眾正,言為將者。可以王,言命將者,能正,即可以王,故師貴貞也。剛中而應者,為將不剛則怯,過剛則猛。九二剛中,乃將才之善者。有此將才,五應之,又信任之專,則可以展布其才矣。行險者,兵危事也,謂坎也。順者,順人心也,謂坤也。兵足以戡亂而順人心,則為將有其德矣。有是才德,所以名丈人也。毒者,猶既濟憊字,時久師老之意。噬嗑中爻為坎,故亦曰遇毒,乃陳久太肥腊肉味變者。〈五行志〉云「厚味實腊毒」,師古曰「味厚者為毒」。久,陳久之事。文案繁雜,難于聽斷,故以腊毒象之,非毒害也。若毒害,則非行險而順矣。言出師固未免毒于天下,然毒之者,實所以安之,乃民所深願而悅從者也。民悅而從,所以吉而无咎。毒天下句,與民從之句,意正相應。若毒天下而民不從,豈不凶,豈不有咎。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水不外于地,兵不外于民,地中有水,水聚地中,為聚眾之象,故為師。容者,容保其民,養之教之也。畜者,積畜也。古者寓兵于農,故容保其民者,正所以畜聚其兵也。常時民即兵,變時兵即民,兵不外乎民,即水不外乎地也。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否,蒲鄙反)

專以將言,律者法也。號令嚴明,部位整肅,坐作進退,攻殺擊刺,皆有法則是也。否者塞也,兵敗也。臧者善也,兵成功也。若不以律,不論成敗,成亦凶,敗亦凶,二者皆凶,故曰否臧凶。觀小象失律凶之句可見矣。

初六才柔,當出師之始,師道當守其法則,故戒占者師出以律,失律則不論否臧皆凶矣。

 

《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

失律,否固凶,臧亦凶。

 

九二,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

師中者在師中而得其中也,此爻正彖辭之剛中而應,六五小象之以中行,皆此中也。在師中者,剛中也。錫命者正應也。蓋為將之道,不剛則怯,過剛則猛,惟剛中則吉而无咎矣。吉无咎者,恩威並著,出師遠討,足以靖內安外也。錫命者,或錫以褒嘉之溫語,或錫以其物,如宋太祖之解裘是也,乃寵任其將,非褒其成功也。曰錫命,則六五信任之專可知矣。本卦錯同人,乾在上,王之象,離在下,三之象。中爻巽,錫命之象,全以錯卦取象,亦如睽卦上九之見豕負塗也。取象如此玄妙,所以後儒難得知。

九二為眾陰所歸,有剛中之德,上應六五,而為之寵任,故其象如此,而占者可知矣。

 

《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

天謂王也,在師中吉者,以其承天之寵,委任之專也。王三錫命者,以其存心于天下,惟恐民之不安,故任將伐暴安民也。下二句皆推原二五之辭。

 

六三,師或輿尸,凶

或者,未必之辭。變巽進退不果,或之象也,言設或也。輿者多也,眾人之意,即今輿論之輿。以坤坎二卦,皆有輿象,故言輿也。尸者主也,言為將者不主,而眾人主之也,觀六五弟子輿尸可見矣。程傳是。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居大將九二之上,才柔志剛,故有出師大將不主,而三或主之之象,不能成功也必矣,故其占凶,

 

《象》曰:師或輿尸,大无功也

曰大者,甚言其不可輿尸也。

 

六四,師左次,无咎

師三宿為次,右為前,左為後,今人言左遷是也。蓋乾先坤後,乾右坤左,故明夷六四陰也,曰左腹,豐卦九三陽也,曰右肱,左次謂退舍也。

六四居陰,得正,故有出師,度不能勝,完師以退之象。然知難而退,兵家之常,故其占无咎。

 

《象》曰:左次无咎,未失常也

知難而退,師之常也。聖人恐人以退為怯,故言當退而退,亦師之常,故曰未失常。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无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

田乃地之有水者,應爻為地道,居于初之上,田之象也,故乾二爻曰在田。禽者上下皆陰,與小過同,禽之象也。坎為豕,錯離為雉,皆禽象也。禽害禾稼,寇盜之象也。坎為盜,亦有此象。執者興師以執獲也,坤為眾,中爻震綜艮為手,眾手俱動,執獲之象也。言者,聲罪以致討也。坤錯乾為言,言之象也。无咎者,師出有名也。長子九二也,中爻震,長子之象也。長子即丈人,自眾尊之曰丈人,自爻象之,曰長子。弟子六三也,坎為中男,震之弟也,弟子之象也。

六五用師之主,柔順得中,不為兵端者也。敵加于己,不得已而應之,故為田有禽之象。應敵興兵,利于執言,占者固无咎矣,然在將又不可不專,若專于委任,使老成帥師以任事可也,茍參之以新進之小人,俾為弟子者,參謀輿尸于其間,使長子之才,有所牽制,而不得自主,則雖曰有禽乃應敵之兵,其事固貞,然所任不得其人,雖貞亦凶矣。因六五陰柔,故許以无咎,而又戒之以此。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當去聲)

言所以用長子帥師者,以其有剛中之德,使之帥師以行,使之當矣。若弟子,則使之不當也。以中行,推原其二之辭,使不當,歸咎于五之辭。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坤錯乾,大君之象也。乾為言,有命之象也。命者,命之以開國承家也。坤為地,為方國之象也,故曰開國。變艮為門闕,家之象也,故曰承家。損卦艮變坤,故曰無家。師卦坤變艮,故曰承家。周公爻象,其精至此。開者封也,承者受也,功之大者開國,功之小者承家也。小人,開承中之小人也。陽大陰小,陰土重疊,小人之象也。勿用者,不因其功勞而遂任用以政事也。變艮為止,勿用之象也。如光武雲臺之將得與公卿參議大事者,惟鄧禹賈復數人而已,可謂得此爻之義者矣。

上六師終功成,正論功行賞之時矣,故有大君有命開國承家之象。然師旅之興,效勞之人,其才不一,販繒屠狗之徒亦能樹其奇功,不必皆正人君子。故開國承家,惟計其一時得功之大小,不論其往日為人之邪正,此正王者封建之公心也。至于封建之後,董治百官,或上而參預廟廊之機謀,或下而委任百司之庶政,則惟賢是用,而前日諸將功臣中之小人,惟享其封建之爵土,再不得干預乎此矣。故又戒之以小人勿用也。弟子輿尸戒之于師始,小人勿用戒之于師終,聖人之情見矣。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正功者正功之大小也,亂邦者小人挾功倚勢,暴虐其民,必亂其邦。王三錫命,命于行師之始,惟在于懷邦。懷邦者,懷其邦之民也。大君有命,命于行師之終,惟恐其亂邦。亂邦者,亂其邦之民也。聖人行師,惟救其民而已,豈得已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