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5. 豐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3:2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貢獻者:Jane


 

 豐 離下震上

豐盛大也,其卦離下震上,以明而動,盛大之由也。又雷電交作,有盛大之勢,乃豐之象也,故曰豐。《序卦》: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所以次歸妹。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亨者,豐自有亨道也,非豐後方亨也。假,至也,必以王言者,蓋王者車書一統而後可以至此也。此卦離日在下,日已昃矣,所以周公爻辭言見斗、見沬者皆此意。勿憂宜日中一句讀,言王者至此,勿憂宜日中,不宜如是之昃,則不能照天下也。孔子乃足之曰:日至中不免于昃,徒憂而已。文王已有此意,但未發出,孔子乃足之。離日象,又王象,錯坎憂象。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以卦德釋卦名,又以卦象釋卦辭,而足其意。非明則動無所之,冥行者也,非動則明无所用,空明者也。惟明動相資,則王道由此恢廓,故名豐。尚大者,所尚盛大也。非王者有心欲盛大也。其勢自盛大也。撫盈盛之運,不期侈而自侈矣。宜照天下者,遍照天下也。日昃則不能遍照矣。日中固照天下,然豈長日中哉,蓋日以中為盛,日中則必昃。月以盈為盛,月盈則必食。何也?天地造化之理,其盈虛每因時以消息,時乎息矣必至于盈,時乎消矣必至于虛。虛而息,息而盈,盈而消,消而虛,此必然之理數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天地且不常盈不常虛*,而況于人與鬼神乎。可見國家無常豐之理,不可憂其宜日中,不宜日昃也。鬼神是天地之變化,運動者,如風雲雷雨,凡陽噓陰吸之類皆是。

* 闕一「常」字,依慈恩本補。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始而問獄之時,法電之明,以折其獄,是非曲直,必得其情,終而定刑之時,法雷之威,以致其刑,輕重大小,必當其罪。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

遇字,詳見噬嗑六三。配主者,初為明之初,四為動之初,故在初曰配主,在四曰彝主也。因宜日中一句,故爻辭皆以日言。文王象豐,以一日象之,故曰勿憂宜日中。周公象豐,以十日象之,故曰雖旬无咎。十日為旬,言初之豐,以一月論,已一旬也,言正豐之時也。

當豐之初,明動相資,故有遇其配主之象。既遇其配,則足以濟其豐矣。故雖豐已一旬,亦无災咎,可嘉之道也,故占者往則有尚。

 

《象》曰:雖旬无咎,過旬災也。

雖旬无咎,周公許之之辭。過旬咎也,孔子戒之之辭。過旬災者,言盛極必衰也。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蔀,草名,中爻巽,草之象也。大過下巽曰白茅,泰卦下變巽曰拔茅,屯卦震錯巽曰草昧,皆以巽為陰柔之木也。因王弼以蔀字為覆曖,後人編《玉篇》即改蔀覆也。斗量名,應爻震,有量之象,故取諸斗。南斗北斗,皆如量,所以名斗。易止有此象無此事,亦無此理,如金車玉鉉之類是也。又如刲羊无血,天下豈有殺羊无血之理?所以易止有此象。本卦離日在下,雷在上,震為蕃,草蕃盛之象也,言草在上蕃盛。日在下,不見其日,而惟見其斗也。疑者,援其所不及,煩其所不知,必致猜疑也。疾者,持方柄以內圓鑿,反見疾惡也。有孚者誠信也,離中虛,有孚之象也。發者,感發開導之也。若,語助辭。吉者,至誠足以動人。彼之昏暗可開,而豐亨可保也。貞字誠字,乃六十四卦之樞紐,聖人于事難行處,不教人以貞,則教人以有孚。

六二,居豐之時,為離之主,至明者也。而上應六五之柔暗,故有豐其蔀,不見其日,惟見其斗之象。以是昏暗之主,往而從之,彼必見疑疾,有何益哉?惟在積誠信,以感發之,則吉。占者當如是也。

 

《象》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志者君之心志也,信以發志者,盡一己之誠信,以感發其君之心志也。能發其君之志,則己之心與君之心相為流通矣。伊尹之于太甲,孔明之于後主,郭子儀之于肅宗代宗,用此道也。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沬音未

沛,澤也,沛然下雨是也,乃雨貌。沬者水源也,故曰涎沬、濡沬、跳沬、流沬,乃霡霂細雨,不成水之意。此爻未變,中爻兌為澤,沛之象也。既變,中爻成坎水矣,沬之象也。二爻巽木,故以草象之。三爻澤水,故以沬象之。周公爻辭精極至此,王弼不知象,以蔀為覆曖,後儒從之,即以為障蔽。王弼以沛為旆,後儒亦以為旆,殊不知雷在上,中爻有澤有風,方是沛沬之象,何曾有旆之象哉。相傳之謬,有自來矣。肱者手臂也,震綜艮,中爻兌錯艮,為手,肱之象也。又兌為毀折,折其肱之象也。曰右者,陽爻為右,陰爻為左,故師之左次,明夷之左股、左腹,皆陰爻也。此陽爻,故以右言之。右肱至便于用,而人不可少者,折右肱,則三無所用矣,无咎者德在我,其*用與不用在人,以義揆之,无咎也。

九三處明之極,而應上六之柔暗,則明有所蔽,故有豐其沛,不見日而見沬之象。夫明既有所蔽,則以有用之才,置之無用之地,故又有折其右肱之象,雖不見用,上六之咎也,于三何亦尤哉,故无咎。

* 「德在我,其」四字闕,依他本補。

 

《象》曰:豐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不可大事,與遯卦九三同,皆言艮止也。蓋建立大事以保豐亨之人,必明與動相資。今三爻變,中爻成艮止,雖動而不明矣。動而又止,安能大事哉,其不可濟豐也必矣。周公爻辭,以本爻未變言。孔子象辭,以本爻既變言。人之所賴以作事者在右肱也,今三為時所廢,是有用之才,而置無用之地,如人折右肱矣,所以終不可用。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夷者等夷也,指初也,與四同德者也。二之豐蔀見斗者,應乎其昏暗也。四之豐蔀見斗者,比乎其昏暗也。若以象論,二居中爻巽木之下,四居中爻巽木之上。巽陰木,蔀之類也,所以爻辭同。吉者,明動相資,共濟其豐之事也。

當豐之時,比乎昏暗,故亦有豐蔀見斗之象。然四與初同德相應,共濟其豐,又有遇其夷主之象,吉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豐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幽不明者,初二日中見斗,是明在下,而幽在上。二之身猶明也,若四之身,原是蔀位,則純是幽而不明矣。行者動也,震性動,動而應乎初也。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凡卦,自下而上者謂之往,自上而下者謂之來。此來字非各卦之來,乃召來之來也,謂屈己下賢,以召來之也。章者,六二,離本章明而又居中得正。本卦明以動故豐,非明則動無所之,非動則明無所用。二五居兩卦之中,明動相資,又非豐蔀見斗之說矣,此易不可為典要也。慶者,福慶集于己也。譽者,聲譽聞于人也。此爻變兌,兌為口,有譽象。吉者可以保豐亨之治也。

六五為豐之主,六二為之正應,有章明之才者。若能求而致之,則明動相資,有慶譽而吉矣。占者能如是,斯應是占也。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有慶方有譽,未有無福慶而有譽者。舉慶則譽在其中矣。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

此爻與明夷初登于天,後入于地相同。以屋言者,凡豐亨富貴,未有不潤其屋者。豐其屋者,初登于天也。蔀其家以下,後入于地也。蔀其家者,草生于屋,非復前日之炫耀而豐矣。豐其蔀,本周公爻辭,今將豐蔀二字分開,則知上豐字,乃豐之極,下蔀字乃豐之反矣。故《小象》上句以為天際翔也。闚者窺視也。離為目,窺之象也。闃者寂靜也,闃其无人者,戶庭寂靜而无人也。三歲不覿者,變離,離居三也。言窺其戶,寂靜无人,至于三年之久,猶未見其人也。凶者,殺身亡家也。泰之後而城復于隍,豐之後而闃寂其戶。處承平豈易哉。

上六以柔暗之質,居明動豐亨之極,承平既久,奢侈日盛,故有豐其屋之象。然勢極則反者,理數也,故離之明極,必反其暗。草塞其家,而有暗之象。震之動極,必反其靜,有闃其无人,三年不覿之象。占者得此,凶可知矣。

 

《象》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戶,闃其无人,自藏也。

言豐極之時,其勢位炙手可熱,如翔翱于天際雲霄之上,人可仰而不可即。上六天位,故曰天。及爾敗壞之後,昔之光彩氣焰,不期掩藏而自掩藏矣。權臣得罪披離之後,多有此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