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1. 震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3:1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貢獻者:Jane


 

  震下震上

震者動也,一陽始生于二陰之下,震而動也。其象為雷,其屬為長子。《序卦》: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所以次鼎。

 

震,亨,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虩音隙,啞音厄,匕音妣

虩虩,恐懼也。虩本壁虎之名,以其善于捕蠅,故曰蠅虎。因捕蠅常周環于壁間,不自安寧而驚顧,此用虩字之意。震艮二卦同體,文王綜為一卦,所以《雜卦》曰「震起也,艮止也」。艮為虎,故取虎象。非無因而言虎也。啞啞,笑聲。震之大象兌,又中爻錯兌,皆有喜悅言語之象,故曰笑言。匕,匙也,以棘為之,長三尺。未祭祀之先,烹牢于鑊,實諸鼎,而加幕焉,將薦,乃舉幕以匕出之,升于爼上,鬯以秬黍酒,和鬱金以灌地,降神者也。人君于祭之禮,親匕牲薦鬯而已,其餘不親為也。震來虩虩者震也,笑言啞啞者震而亨也。此一句言常理也。震驚百里,不喪匕鬯,處大變而不失其常,此專以雷與長子言之,所以實上二句意也。一陽在坤土之中,君主百里之象,中爻艮,手執之,不喪之象,中爻坎酒之象。

言震自有亨道,何也?蓋易之為理,危者使平,易者使傾,人能于平時,安不忘危,此心常如禍患之來。虩虩然恐懼而無慢易之心,則日用之間,舉動自有法則,而一笑一言,皆啞啞而自如矣。雖或有非常之變,出于倏忽之頃,猶雷之震驚百里。然此心有主,意氣安閒,雷之威震,雖大而遠,而主祭者自不喪匕鬯也,此可見震自有亨道也。不喪匕鬯,乃象也,非真有是事也,言能恐懼則致福,而不失其所主之重矣。

 

《彖》曰:震亨,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易舉正》:「出可以守」句上有「不喪匕鬯」四字。程子亦云,今從之。恐者恐懼也,致福者,生全出于憂患,自足以致福也。後者恐懼之後也,非震驚之後也。則者法則也,不違禮,不越分,即此身日用之常度也。人能恐懼,則操心危而慮患深,自不違禮越分,失日用之常度矣,即俗言懼怯朝朝樂也,所以安樂自如,笑言啞啞也。驚者卒然遇之而動乎外,懼者惕然畏之而變其中,驚者不止于懼,懼者不止于驚,遠者外卦,邇者內卦,內外皆震,遠邇驚懼之象也。出者長子己繼世而出也,可以者許之之辭也。言禍患之來,出于倉卒之間,如雷之震,遠邇驚懼,當此之時,乃能處之從容,應之暇豫。不喪匕鬯,則是不懼。由于能懼,雖甚有可驚懼者,亦不能動吾之念也,豈不可以負荷天下之重器乎,故以守宗廟,能為宗廟之祭主,以守社稷,能為社稷之祭主矣。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

洊者再也,上震下震,故曰洊。修理其身,使事事合天理,省察其過,使事事遏人欲,惟此心恐懼,所以修省者也。恐懼者,作于其心,修省者,見于行事。

 

初九,震來虩虩,後笑言啞啞,吉。

將卦辭加一後字,辭益明白矣。初九,九四,陽也,乃震之所以為震者,震動之震也。二三五上陰也,乃為陽所震者,震懼之震也。初乃成卦之主,處震之初,故其占如此。

 

《象》曰: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

解見前。

 

六二,震來厲,億喪貝,躋於九陵,勿逐,七日得。

震來厲者,乘初九之剛,震動之時,故震之來者猛厲也。億者大也,億喪貝,大喪其貝也。十萬曰億,豈不為大。六五《象》曰大无喪,可知矣。貝者海中之介蟲也,二變則中爻離,為蟹為蚌,貝之象也。震為足,躋之象也。中爻艮為山,陵之象也。陵乘九剛,九陵之象也。又艮居七,七之象也。離為日,日之象也。若以理數論,陰陽各極於六,七則變而反其初矣,故易中皆言七日得。躋者升也,言震來猛厲,大喪此貨貝,六二乃不顧其貝,飄然而去,避於九陵,無心以逐之,不期七日,自獲其貝也。其始也,墮甑弗顧,其終也,去珠復還。太王之遷岐,亦此意也。

六二當震動之時,乘初九之剛,故有此喪貝之象。然居中得正,此无妄之灾耳,故又有得貝之象,占者得此,凡事若以柔順中正自守,始雖不免喪失,終則不求而自獲也。

 

《象》曰:震來厲,乘剛也。

當震動之時,乘九之剛,所以猛厲不可禦。

 

六三,震蘇蘇,震行无眚。

蘇即穌,死而復生也。《書》曰:后來其蘇是也,言后來我復生也。陰為陽所震動,三去初雖遠,而比四則近,故下初之震動將盡,而上四之震動復生,上蘇下蘇,故曰蘇蘇。中爻坎,坎多眚,三變陰為陽,陽得其正矣。位當矣,且不成坎體,故无眚。行者改徒之意,即陰變陽也。震性奮發有為,故教之以遷善改過也。唐肅宗遭祿山之變,猶私與張良娣局戲不已,可謂不知震行无眚者矣。

六三不中不正,居二震之間,下震將盡,而上震繼之,故有蘇蘇之象,所以然者,以震本能行,而不行耳。若能奮發有為,恐懼修省,去其不中不正,以就其中正,則自笑言啞啞,而无眚矣。故教占者如此。

 

《象》曰:震蘇蘇,位不當也。

不中不正,故不當。

 

九四,震遂泥。

遂者,無反之意。泥者,沉溺于險陷而不能奮發也。上下坤土得坎水,泥之象也。坎有泥象,故需卦井卦皆言泥。睽卦錯坎,則曰負塗。晉元帝困于五季,而大業未復,宋高宗不能恢復舊基,皆其泥者也。

九四以剛居柔,不中不正,陷于二陰之間,處震懼則莫能守,欲震動則莫能奮,是既無能為之才,而又溺于宴安之私者也,故遂泥焉而不復反,即象而占可知矣。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未光者,陷于二陰之間,所為者皆邪僻之私,無復有正大光明之事矣,所以遂泥也。與夬卦萃卦未光皆同。

 

六五,震往來厲,億无喪,有事。

初始震為往,四洊震為來,五乃君位,為震之主,故往來皆厲也。億无喪者,大无喪也。天命未去,人心未離,國勢未至瓦解也。有事者,猶可補偏救弊以有為也。六五處震,亦猶二之乘剛,所以爻辭同億字喪字。

六五以柔弱之才,居人君之位,當國家震動之時,故有往來危厲之象,然以其得中,才雖不足以濟變,而德猶可以自守,故大无喪,而猶能有事也。占者不失其中,則雖危无喪矣。

 

《象》曰:震往來厲,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喪也。

危行者,往行危,來行危,一往一來皆危也。其事在中者,言所行雖危厲,而猶能以有事者,以其有中德也。有是中德,而能有事,故大无喪。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鄰,无咎。婚媾有言。矍俱縛反

此爻變離,離為目,視之象也。又離火遇震動,言之象也。故明夷之主人有言,中孚之泣歌,皆離火震動也。凡震遇坎水者,皆言婚媾。屯震坎也,賁中爻震坎也,睽上九變震*,中爻坎也。此卦中爻坎也。索者求取也,言如有所求取,不自安寧也。矍者,瞻視徬徨也。六三蘇蘇,上六索索矍矍,三內震之極,上外震之極,故皆重一字也。震不于其躬,于其鄰者,謀之之辭也,言禍患之來,尚未及于其身,方及其鄰之時,即早見預待,天未陰雨,而綢繆牖戶也。孔斌曰:「燕雀處堂,子母相哺。竈突炎上,棟宇將焚。」言魏不知鄰禍之將及也,此鄰之義也。婚媾者親近也,猶言夫妻也。親近者,不免于有言,則疎遠者可知矣。

上六以陰柔居震極,中心危懼,不能自安,故有索索矍矍之象。以是而往,方寸亂矣,豈能濟變?故占者征則凶也。然所以致此者,以其不能圖之于早耳,茍能于震未及其身之時,恐懼修省,則可以免索索矍矍之咎。然以陰柔處震極,亦不免婚媾之有言,終不能笑言啞啞,安于無事之天矣。防之早者,且有言,況不能防者乎。婚媾有言,又占中之象也。

*原文誤作「變正」。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雖凶无咎,畏鄰戒也。

中者中心也,未得者,方寸亂而不能笑言啞啞也。畏鄰戒者,畏禍己及于鄰,而先自備戒也。畏鄰戒,方得无咎,若不能備戒,豈得无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