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 屯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1 - 18:3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集註卷二

明 來知德 撰 

 震下坎上

屯者難也,萬物始生,欎結未通,似有險難之意,故其字象屮。屮音徹,初生草穿地也。《序卦》:「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屯者盈也,物之始生也。」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次乾坤之後。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名為屯。所以氣始交未暢曰屯,物勾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造化人事皆相同也。震動在下,坎陷在上,險中能動,是有撥亂興衰之才者,故占者元亨,然猶在險中,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勿用有攸往。勿用者,以震性多動,故戒之也。然大難方殷,無君則亂,故當立君以統治。初九陽在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者也。占者必從人心之所屬望,立之為主,斯利矣,故利建侯。建侯者立君也。險難在前,中爻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建侯之象。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以二體釋卦名,又以卦德卦象釋卦辭,剛柔者乾坤也,始交者震也。一索得震,故為乾坤始交。難生者坎也,言萬物始生即遇坎難,故名為屯。動乎險中者,言震動之才,足以奮發有為,時當大難,能動則其險可出,故大亨,然猶在險中,時猶未易為,必從容以謀其出險方可,故利貞。雷震象,雨坎象。天造者,天時使之然,如天所造作也。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也。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昧之象也。坎水內景,不明于外,亦昧之象也。雷雨交作,雜亂晦冥,充塞盈滿于兩間,天下大亂之象也。當此之時,以天下則未定,以名分則未明,正宜立君以統治。君既立矣,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必為君者憂勤兢畏,不遑寧處,方可撥亂反正,以成靖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于聲色,則非不寧者矣。此則聖人濟屯之深戒也。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攸往。建侯而不寧,即利建侯。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上坎為雲,故曰雲雷屯。下坎為雨,故曰雷雨解。經綸者治絲之事,草昧之時,天下正如亂絲,經以引之,綸以理之,俾大綱皆正,萬目畢舉,正君子撥亂有為之時也,故曰君子以經綸。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磐大石也,鴻漸于磐之磐也。中爻艮石之象也。桓大柱也,〈檀弓〉所謂桓楹也。震陽木,桓之象也。張橫渠以磐桓猶言柱石是也。自馬融以磐旋釋磐桓,後來儒者皆如馬融之釋,其實非也。八卦正位,震在初,乃爻之極善者。國家屯難,得此剛正之才,乃倚之以為柱石者也,故曰磐桓,唐之郭子儀是也。震為大塗,柱石在于大塗之上,震本欲動,而艮止不動,有柱石欲動不動之象,所以利居貞,而又利建侯,非難進之貌也。故小《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曰心志在于行,則欲動不動可知矣。

九當屯難之初,有此剛正大才,生于其時,故有磐桓之象。然險陷在前,本爻居得其正,故占者利於居正以守己。若為民所歸,勢不可辭,則又宜建侯以從民望,救時之屯可也。居貞者利在我,建侯者利在民,故占者兩有所利。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當屯難之時,大才雖磐桓不動,然拳拳有濟屯之志,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既有救人之心,而又有守己之節,所以占者利居貞而守己也。蓋居而不貞則無德,行而不正則無功,周公言居貞,孔子言行正,然後濟屯之功德備矣。陽貴陰賤,以貴下賤者,一陽在二陰之下也。當屯難之時,得一大才,眾所歸附,更能自處卑下,大得民矣,此占者所以又利建侯而救民也。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邅張連反)

屯、邅皆不能前進之意。班與《書》班師並,岳飛班師班字同。回還不進之意。震於馬為馵足,為作足,班如之象也。應爻為坎,坎為盜,寇之象也。指初也,婦嫁曰婚,再嫁曰媾,婚媾指五也。變兌為少女,女子之象也。字者許嫁也。《禮》:女子許嫁,笄而字。此女子則指六二也。貞者正也,不字者不字於初也。乃字者,乃字于五也。中爻艮止,不字之象也。中爻坤土,土數成于十,十之象也。若以人事論,光武當屯難之時,竇融割據,志在光武,為隗囂所隔,乘馬班如也。久之終歸于漢,十年乃字也。

六二柔順中正,當屯難之時,上與五應,但乘初之剛,故為所難,有屯邅班如之象,不得進與五合,使非初之寇難,即與五成其婚媾,不至十年之久矣。惟因初之難,六二守其中正,不肯與之苟合,所以不字,至于十年之久。難久必通,乃反其常,而字正應矣,故又有此象也。占者當如是則可。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是其患難也。乘者居其上也,故曰六二之難。反常者,二五陰陽相應,理之常也。為剛所乘,則乖其常矣。難久必通,故十年乃字,而反其常。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舍音捨)

即者就也,鹿當作麓為是,舊註亦有作麓者。蓋此卦有麓之象,故當作麓,非無據也。中爻艮為山,山足曰麓,三居中爻,艮之足,麓之象也。虞者虞人也,三四為人位,虞人之象也。入山逐獸,必有虞人發縱指示,無虞者,無正應之象也。震錯巽,巽為入,入之象也。上艮為木堅多節,下震為竹,林中之象也。言就山足逐獸,無虞人指示,乃陷入于林中也。坎錯離明,見幾之象也。舍者,舍而不逐也,亦艮止之象也。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又無應與,當屯難之時,故有即麓無虞入于林中之象。君子見幾,不如舍去,若往逐而不舍,必致羞吝,其象如此,戒占者當如是也。

 

《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孔子恐後學不知即鹿无虞之句,故解之曰,乃從事于禽也,則鹿當作麓也無疑矣。舍則不往,往則必吝,吝窮者,羞吝窮困也。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坎為馬,又有馬象。求者四求之也,往者初往之也。自內而之外曰往,如小往大來,往蹇來反是也。本爻變,中爻成巽,則為長女。震為長男,婚媾之象也。非真婚媾也,求賢以濟難,有此象也。舊說陰無求陽之理,可謂不知象旨者矣。

六四陰柔,居近君之地,當屯難之時,欲進而復止,故有乘馬班如之象。初能得民,可以有為。四乃陰陽正應,未有蒙大難而不求其初者,故又有求婚媾之象。初于此時若欣然即往,資其剛正之才,以濟其屯,其吉可知矣。而四近其君者,亦無不利也,故其占又如此。

 

《象》曰:求而往,明也。

求者資濟屯之才,有知人之明者也。往者展濟屯之才,有自知之明者也。坎錯離,有明之象,故曰明。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膏者膏澤也,以坎體有膏澤霑潤之象,故曰膏,《詩》陰雨膏之是其義也。本卦名屯,故曰屯膏,陽大陰小,六居二,九居五,皆得其正,故皆稱貞。小貞者臣也,指二也。大貞者君也,指五也。故六二言女子貞,而此亦言貞,六爻惟二五言貞。

九五以陽剛中正居尊,亦有德有位者。但當屯之時,陷于險中,為陰所掩,雖有六二正應,而陰柔不足以濟事。且初九得民于下,民皆歸之,無臣無民,所以有屯其膏不得施為之象,故占者所居之位,如六二為臣,小貞則吉,如九五為君,大貞則凶也。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陽德所施本光大,但陷險中,為陰所掩,故未光。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六爻皆言馬者,震坎皆為馬也。皆言班如者,當屯難之時也。坎為加憂,為血卦,為水,泣血漣如之象也。才柔不足以濟屯,去初最遠,又無應與,故有此象。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既無其才,又無其助,喪亡可必矣,豈能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