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9. 臨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2:0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原始圖書, 2, 3, 4, 5, 6, 7, 8, 9, 10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集註卷五

明 來知德 撰

  兌下坤上

臨者,進而臨逼于陰也*。二陽浸長,以逼于陰,故為臨,十二月之卦也。天下之物密近相臨者,莫如地與水,故地上有水則為比,澤上有地*則為臨。《序卦》「有事而後可大」,臨者大也,蠱者事也。韓康伯云可大之業由事而生,二陽方長而盛大,所以次蠱。

*原文作「進而臨逼于陽也」有誤,據上下文義及卦氣說之義理以修改。

*原文作「澤上有水」有誤,臨卦為澤上有地。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臨綜觀,二卦同體,文王綜為一卦,故《雜卦》曰「臨觀之義,或與或求」,言至建酉,則二陽又在上,陰又逼迫陽矣。至于八月,非臨數,至觀八箇月也。言至建酉之月為觀,見陰之消不久也。專以綜卦言。

 

《彖》曰: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以卦體卦德釋卦名卦辭。浸者漸也,言自復一陽生至臨則陽漸長矣,此釋卦名。說而順者,內說而外順也。說則陽之進也不逼,順則陰之從也不逆。剛中而應者,九二剛中,應乎六五之柔中也。言雖剛浸長,逼迫乎陰,然非倚剛之強暴而逼迫也,乃彼此和順相應也,此言臨有此善也。剛浸長而悅順者,大亨也。剛中而應,柔中者以正也,天之道者,天道之自然也,言天道陽長陰消原是如此,大亨以正也。一誠通復,豈不大亨以正,故文王卦辭曰元亨利貞者此也。然陰之消,豈長消哉?至酉曰觀,陰復長而凶矣。

 

《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

教者,勞來匡直之謂也。思者,教之至誠惻怛,出于心思也。无窮者,教之心思不至厭斁而窮盡也。容者,民皆在統馭之中也。保者,民皆得其所也。無疆者,無疆域之限也。無窮與兌澤同其淵深,無疆與坤土同其博大,二者皆臨民之事,故君子觀臨民之象以之。

 

初九,咸臨,貞吉。

咸,皆也,同也。以大臨小者,初九,九二臨乎四陰也。以上臨下者,上三爻臨乎其下也。彼臨乎此,此臨乎彼,皆同乎臨。故曰咸臨,卦惟二陽,故此二爻,皆稱咸臨。九剛而得正,故占者貞吉。

 

《象》曰:咸臨貞吉,志行正也。

初正應四亦正,故曰正。中爻震足,故初行五亦行。

 

九二,咸臨,吉,无不利。

咸臨與初同而占不同者,九二有剛中之德,而又有上進之勢,所以吉無不利。

 

《象》曰: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

未順命者,未順五之命也。五君位,故曰命,且兌綜巽,亦有命字之象。本卦彖辭悅而順,孔子恐人疑此爻之吉無不利者乃悅而順五之命也,故于《小象》曰二之吉利者乃有剛中之德,陽勢上進,所以吉利也,未順五之命也。

 

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

甘臨者,以甘悅人,而无實德也。坤土其味甘,兌為口,甘之象也,故節卦九五變臨,亦曰甘。節无攸利者,不誠不能動物也。變乾,乾三爻,惕若,憂之象也。

三居下之上,臨人者也。陰柔悅體,又不中正,故有以甘悅臨人之象,此占者所以无攸利也。能憂而改之,斯无咎矣。

 

《象》曰:甘臨,位不當也。既憂之,咎不長也。

位不當者,陰柔不中正也。咎不長者,改過也。

 

六四,至臨,无咎。

六四當坤兌之交,地澤相比,蓋臨親切之至者,所以占者无咎。

 

《象》曰:至臨无咎,位當也。

以陰居陰,故位當。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知音智)

變坎,坎為通,智之象也。知臨者,明四目,達四聰,不自用而任人也。應乾陽,故曰大君。知臨之知,原生于九二,故即曰大君。知者覺也,智即知也。六五非九二不能至此宜者,得人君之統體也。

六五柔中居尊,下任九二剛中之賢,兼眾智以臨天下,蓋得大君之宜者也,吉可知矣。占者有是德,亦如是占也。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與初行正同,六五中,九二亦中,故曰行中,行中即用中。中爻震足,行之象也。

 

上六,敦臨,吉,无咎。

敦,厚也。爻本坤土,又變艮土,敦厚之象。初與二雖非正應,然志在二陽,尊而應卑,高而從下,蓋敦厚之至者。

上六居臨之終,坤土敦厚,有敦臨之象,吉而无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敦臨之吉,志在內也。

志在內卦二陽,曰志者,非正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