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5. 謙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1:5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艮下坤上

謙者,有而不居之義。山之高,乃屈而居地之下,謙之象也。止于其內,而收斂不伐,順乎其外,而卑以下人,謙之義也。《序卦》「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故次大有。

 

謙,亨,君子有終。

君子三也,詳見乾卦。三爻艮終萬物,故曰有終,彖辭明。

 

《彖》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上時掌反)

濟者施也,天位乎上,而氣則施于下也。光明者,生成萬物*,化育昭著,而不可掩也。卑者,地位乎下也。上行者,地氣上行,而交乎天也。天尊而下濟,謙也,而光明,則亨矣。地卑,謙也,而上行,則亨矣。此言謙之必亨也。虧盈蓋謙以氣言,變盈流謙以形言。變者傾壞,流者流注卑下之地而增高也。害盈福謙以理言,惡盈好謙以情言,此四句統言天地鬼神人,三才皆好其謙,見謙之所以亨也。踰者過也,言不可久也。尊者,有功有德,謙而不居,愈見其不可及,亦如天之光明也。卑者有功有德,謙而不居,愈見其不可及,亦如地之上行也。夫以尊卑之謙,皆自屈于其始,而光不可踰,皆自伸于其終,此君子之所以有終也。

* 「生成萬物」原文誤作「往成萬物」

 

《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上下五陰,地之象也。一陽居中,地中有山之象也。五陰之多人欲也,一陽之寡天理也,君子觀此象,裒其人欲之多,益其天理之寡,則廓然大公,物來順應,物物皆天理,自可以稱物平施,無所處而不當矣。裒者減也。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凡易中有此象,而無此事,無此理者,于此爻涉大川見之,蓋金車玉鉉之類也。周公立爻辭,止因中爻震木在坎水之上,故有此句。而今就文依理,只得說能謙險亦可濟也。

六柔,謙德也。初卑位也,以謙德而居卑位,謙而又謙也。君子有此謙德,以之濟險亦吉矣。故占者用涉大川亦吉。

 

《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牧養也。謙謙而成其君子,何哉?蓋九三勞謙君子,萬民所歸服者也。二並上與三俱鳴其謙,四則撝裂其謙,五因謙而利侵伐。初居謙之下,位已卑矣,何所作為哉?惟自養其謙德而已。

 

六二,鳴謙,貞吉。

本卦與小過同,有飛鳥遺音之象,故曰鳴。豫卦亦有小過之象,亦曰鳴。又中爻震為善鳴,鳴者,陽唱而陰和也。荀九家以陰陽相應,故鳴,得之矣。故中孚錯小過,九二曰鳴鶴在陰,又曰翰音登于天,皆有鳴之意,鳴鶴《小象》曰,中心願也,此曰中心得也,言二與三,中心相得,所以相唱和而鳴也。若舊註以謙有聞,則非鳴謙,乃謙鳴矣。若傳以德充積于中,見于聲音,則上六鳴謙,其志未得,與鳴豫之凶,皆說不去矣。

六二柔順中正,相比于三,三蓋勞謙君子也,三謙而二和之,與之相從,故有鳴謙之象,正而且吉者也。故其占如此。

 

《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言六二與三中心相得,非勉強唱和也。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勞者勤也,即勞之來之之勞。中爻坎為勞卦,雖繫辭去聲讀,然同此勞字也。又中爻水木,有井象,君子以勞民勸相,此勞字之象也。艮終萬物,三居艮之終,故以文王卦辭君子有終歸之。八卦正位,艮在三,所以此爻極善。有終即萬民服,舊註因繫辭有功而不德句,遂以為功勞,殊不知勞乎民後方有功,此爻止有勞而不伐意,故萬民服。

九三當謙之時,以一陽而居五陰之中,陽剛得正,蓋能勞乎民而謙者也。然雖不伐其勞,而終不能掩其勞。萬民歸服,豈不有終。故占者吉。

 

《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陰為民,五陰故曰萬民,眾陰歸之故曰服。

 

六四,无不利,撝謙。

撝者裂也,兩開之意。六四當上下之際,開裂之象也。撝謙者,以撝為謙也。凡一陽五陰之卦,其陽不論位之當否,皆尊其陽而卑其陰,如復之元吉,師之錫命,豫之大有得,比之顯比,剝之得輿,皆尊其陽不論其位也。六四才位皆陰,九三勞謙之賢,正萬民歸服之時,故開裂退避而去,非舊註更當發揮其謙也。

六四當謙之時,柔而得正,能謙者也,故無不利矣。但勞謙之賢在下,不敢當陽之承,乃避三而去之,故有以撝為謙之象。占者能此,可謂不違陽陽之則者矣。

 

《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則者,陽尊陰卑之法則也。撝而去之,不違尊卑之則矣。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

陽稱富,小畜五陽,故《小象》曰不獨富也。陰皆不富,故泰六四亦曰不富。富與鄰皆指三,以者用也,中爻震為長子,三非正應,故稱鄰。言不用富厚之力,但用長子帥師,而自利用侵伐也。坤為眾,中爻震,此爻變離為戈兵,眾動戈兵,侵伐之象。此象亦同初六用涉大川,但此則以變爻言也。上六利用行師亦此象。

五以柔居尊,在上而能謙者也。上能謙則從之者眾矣,故有不富以鄰,而自利用侵伐之象,然用侵伐者,因其不服而已,若他事亦無不利也。占者有此謙德,斯應是占矣。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侵伐非黷武,以其不服,不得已而征之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凡易中言邑國者,皆坤土也。升卦坤在外,故曰升虛邑,晉卦坤在內,故曰維用伐邑,泰之上六曰自邑告命,師上六曰開國承家,復之上六曰以其國君凶,訟九二變坤,曰邑人三百戶,益之中爻坤曰為依遷國,夬下體錯坤曰告自邑,渙九五變坤,曰渙王居,此曰征邑國,皆因坤土也。

上六當謙之終,與三為正應,見三之勞謙,亦相從而和之,故亦有鳴謙之象。然六二中正,既與三中心相得,結親比之好,則三之心志不在上六,而不相得矣。故止可為將行師,征邑國而已,豈能與勞謙君子之賢相為唱和其謙哉。

 

《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志未得者,上六與九三心志不相得也,六二與上六皆鳴謙,然六二中心得,上六志未得,所以六二貞吉,而上六止利用行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