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原序

Jack 在 2011, 十月 1 - 12:3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乾坤者萬物之男女也,男女者一物之乾坤也。故上經首乾坤,下經首男女,乾坤男女相爲對待,氣行乎其間,有往有來,有進有退,有常有變,有吉有凶,不可爲典要,此易所由名也。

盈天地間,莫非男女,則盈天地間,莫非易矣。伏羲象男女之形以畫卦,文王繫卦下之辭,又序六十四卦,其中有錯有綜,以明陰陽變化之理。

錯者交錯對待之名,陽左而陰右,陰左而陽右也。綜者高低織綜之名,陽上而陰下,陰上而陽下也。雖六十四卦止乾、坤、坎、離、大過、頤、小過、中孚八卦相錯,其餘五十六卦皆相綜而爲二十八卦,並相錯八卦,共三十六卦。如屯、蒙之類,雖屯綜乎離,蒙綜乎坎,本是二卦,然一上一下皆二陽四陰之卦,乃一卦也。故孔子《雜卦》曰:「屯見而不失其居,蒙雜而著」是也。故上經止十八卦,下經止十八卦。

周公立爻辭,雖曰兼三才而兩之,故六。亦以陰陽之氣皆極于六,天地間窮上反下,循環無端者不過此六而已,此立六爻之意也。孔子見男女有象即有數,有數即有理,其中之理神妙莫測,立言不一而足,故所繫之辭多於前聖。

孔子沒,後儒不知文王、周公立象皆藏于《序卦》錯綜之中,止以《序卦》爲上下篇之次序,乃將《說卦》執圖求駿。自王弼掃象以後,註易諸儒皆以象失其傳,不言其象,止言其理,而易中取象之旨遂塵埋于後世。

本朝纂修《易經性理大全》,雖會諸儒衆註成書,然不過以理言之而已,均不知其象,不知文王序卦,不知孔子雜卦,不知後儒卦變之非。于此四者既不知,則易不得其門而入,不得其門而入,則其註疏之所言者乃門外之粗淺,非門內之奧妙。

是自孔子沒而易亡已至今日矣,四聖之易,如長夜者二千餘年,不其可長歎也哉。夫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此孔子之言也。曰像者乃事理之彷佛近似可以想像者也,非真有實事也,非真有實理也。若以事論,金豈可爲車,玉豈可爲鉉。若以理論,虎尾豈可履,左腹豈可入。易與諸經不同者,全在于此。

如《禹謨》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是真有此理也。如《泰誓》曰:「惟十有三季春,大會于孟津。」是真有此事也。若易則無此事,無此理,惟有此象而已。有象則大小、遠近、精粗,千蹊萬徑之理,咸寓乎其中,方可彌綸天地。無象則所言者止一理而已,何以彌綸?故象猶鏡也,有鏡則萬物畢照,若舍其鏡,是無鏡而索照矣。不知其象,易不註可也。

又如以某卦自某卦變者,此虞翻之說也,後儒信而從之。如《訟卦》「剛來而得中」,乃以爲自遯卦來,不知乃綜卦也。需訟相綜,乃坎之陽爻來于內而得中也。孔子贊其爲天下之至變,正在于此。蓋乾所屬綜乎坤,坎所屬綜乎離,艮所屬綜乎巽,震所屬綜乎兌。乃伏羲之八卦,一順一逆自然之對待也,非文王之安排也。惟需訟相綜,故《雜卦》曰:「需不進也,訟不親也」。若遯則綜大壯,故《雜卦》曰:「大壯則止,遯則退也。」見于孔子《雜卦》傳,昭昭如此,而乃曰「訟自遯來」,失之千里矣。此所以謂四聖之易如長夜者,此也。

德生去孔子二千餘年,且賦性愚劣,又居僻地,無人傳授。因父母病,侍養未仕,乃取易讀于釡山草堂,六年不能窺其毫髪。遂遠客萬縣求溪深山之中,沈潛反復,忘寢忘食有年。思之思之,鬼神通之,數年而悟伏羲文王周公之象,又數年而悟文王序卦孔子雜卦,又數年而悟卦變之非。始于隆慶四年庚午,終于萬厯二十六年戊戌,二十九年而後成書,正所謂困而知之也。

既悟之後,始知易非前聖安排穿鑿,乃造化自然之妙。一陰一陽,內之外之,橫之縱之,順之逆之,莫非易也。始知至精者易也,至變者易也,至神者易也,始知《繫辭》所謂「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錯綜其數,非中爻不備」,「二與四同功」,「三與五同功」數語,及作《說卦》《序卦》《雜卦》于十翼之末。

孔子教後之學易者,亦明白親切,但人自不察,惟篤信諸儒之註,而不留心詳審孔子十翼之言,宜乎長夜至今日也。

註既成,乃僭于伏羲文王圓圖之前,新畫一圖,以見聖人作易之原。又畫八卦變六十四卦圖,又畫八卦所屬相錯圖,又畫八卦六爻變自相錯圖,又畫八卦次序自相粽圖,又畫八卦所屬自相綜文王序卦正綜圖,又畫八卦四正四隅相綜文王序卦雜綜圖。

又發明八卦正位及上下經篇義,並各字義,又發明六十四卦啓蒙,又考定繫辭上下傳,又補定說卦傳以廣八卦之象,又改正集註分卷,又發明孔子十翼其註先訓釋象義字義及錯綜義。後加一圈方訓釋本卦本爻正意。

象數言于前,義理言于後。其百家註易,諸儒雖不知其象,不知序卦雜卦及卦變之非,止言其理,若于言理之中間有不悖于經者,雖一字半句,亦必採而集之,名曰:《周易集註》。庶讀易者開卷豁然,可以少窺四聖宗廟百官于萬一矣。

孔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聖賢立言不容自任類如此。德因四聖之易,千載長夜,乃將纂修性理大全,去取于其間,要附以數年所悟之象數,以成明時一代之書。是以忘其愚陋,改正先儒註疏之僭妄,未暇論及云。

瞿塘來知德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