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7. 卷九十七:猛將軍陣勝負雲氣占

Jack 在 2012, 十月 1 - 07:38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九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猛將軍陣勝負雲氣占

太公曰:凡興軍動眾陳兵,天必見其雲氣,示之以安危,故勝則可逆知也。其軍中有知曉時氣者,厚寵之,常令清朝,若日午,察彼軍及我軍上氣色,皆須記之,若軍上氣不盛,加警備守,輒勿輕戰,戰則不足,守則有餘。察氣者,軍之大要,常令三五人,參馬登高若臨下察之,進退以氣為候。

賢將氣

凡興兵動眾,忌大風雷而陰不見日。

凡氣初出如甑,上氣勃勃,上積為霧,霧為陰險,氣為虹霓,若暈珥之屬,如不積不結,散漫一方,不能為災,必和雜殺氣,森森然疾起,乃可論占。常以平旦、下晡、日出沒時候之,期內有風雨,災不成;或有黑氣如幢,出於營中,上黑下黃,敵欲來求戰,無誠實言,及九日內必覺,備之吉;或日月陰沈無光,不雨,或十日晝夜無光,不見日月,名曰蒙,日久陰不雨,下謀上也。

凡敵軍上氣黃白潤澤者,將有威德;或軍上氣發,漸漸如雲,變作山形,將有深謀;或敵上氣黑中,赤在前者,將精悍;皆不得擊。凡氣上與天連,軍中將賢良也。

猛將氣

凡氣,如龍如虎,或如火煙之形,或如火光之狀,或如山林,或如塵埃,頭尖而卑,或氣黑如門上樓,皆猛將氣也。

凡敵上氣青而疏散者,將怯弱;若前大後小者,將怯不明。凡軍上氣,渾渾圓長,赤氣在其中,或有氣如赤杵在黑雲中,皆有伏兵;或兩軍相當,赤氣在前後左右者,有伏兵,隨氣所在防之;或有雲,絞絞綿綿,此以車騎為伏兵;或有雲,如布席之狀,此以步卒為伏兵;或有雲,如山嶽,在外有伏兵,不可不審也。

降城氣

凡降城之氣如人,十十五五,皆叉手低頭,降之象;或有氣,上黃下白,名曰喜氣,所臨之軍,欲求和退;若風不蓬勃,旌旗暈暈,順風而揚舉,或向敵終日,軍行有功,勝候也。

勝軍氣

凡敵軍上氣如山堤上林木,不可與戰,在吾軍,大勝;或如火光,亦大勝;或敵上白氣坌沸如樓,綠以赤氣者,兵勁不可擊,在吾軍,必大勝。

或敵上氣黃白厚潤而重者,勿與戰;或遙視軍上雲如鬥雞,赤白相隨在氣中,得天助,不可擊。

兩軍相當,上有氣如蛇舉頭向敵者,戰必勝。

軍營氣

凡軍營上有五色氣,上與天連,此應天之軍,不可擊;有赤黃氣於天,亦不可攻;或有雲如日月,而赤氣繞之,如日暈狀有光者,所見之地大勝,不可攻也;敵上氣如虎狀,其軍亦不可攻也。

若逆風來應,氣旁勃,牙旗陰折,不見日,旌旗激揚,敗候也;若雲氣從敵所來,終日不止,吾軍不可出,出則不利;若風雲俱來,此為敗候,在急也。

凡敵上氣,色如馬肝,如死灰,或類偃蓋,敗征;或黑氣如壞山墮軍上者,軍必敗;或軍上氣昏發,連夜照人,則軍士散亂;或軍上氣,有五色雜亂,東西南北不定者,其軍必敗;或軍上有赤氣,炎炎降天,將死,眾亂;或軍上有黑氣,如牛馬形,從氣霧中下,漸漸入軍,名曰天狗下食血,敗軍也;或有雲氣蓋道,蒙蔽盡山,此敗候也。

城中氣

凡城中有白氣如旗者,不可攻;或有黃雲臨城,有大喜慶;或有青色如牛頭觸人者,其城不可攻屠;或城中氣出東方,其色黃,此天鉞也,不可伐,伐者死;或城上氣如火煙,主人欲出戰,其氣無極者,不可攻;或氣如杵,從城中向外者,內兵突出,主人勝,不可攻;或城上有雲,分為兩彗狀者,攻不可得。

圍城氣

凡攻城圍邑,過旬日不雷雨者,城有輔助,疾去之,勿攻也,此皆勝氣,

凡攻城圍邑,赤氣在城上,黃氣四面繞之,城中有大將死,城降;城上有赤氣如飛鳥,擊之可破矣;或有氣出入者,人欲逃;或有氣如灰,氣出如覆其車上者,士多病,城屠;或城上無雲氣,士卒散;或城營上有赤雲,狀如聚人頭,下多死喪、流血,

凡攻城,有白氣繞城而入者,急攻,可得;若有曲蛇從城外入城者,三日內,城屠,此皆敗氣。

凡敵上有雲,如車蓋,不可擊;若有雲如雙青蛇,雲去,可擊,大勝。

伏兵氣

伏兵氣如幢節,在黑雲中,轉高銳,不可擊;城營上見有雲,如雄雞,城必降;邊城雲如蛟龍,所見處軍將失魄。

敵上有雲,長如引素,如陣前銳,或白黑色,有謀;青色,有兵;赤色,有反;黃色,急去。

敵上有氣如牽牛,未可擊;有雲如坐人,赤色,所臨必有卒兵來至驚恐,須臾而去。

軍氣

凡占軍氣,與敵相對,將當訪軍中善相氣者,厚籠之,留令清朝若日中時,察彼軍及我軍上氣,皆紙筆錄記,上將軍,將軍察之,若我軍上氣不善,但警備鎮守,勿接戰。

敵在東、在南、在西、在北,每庚子日,及辰戌午未,登五丈高臺,去一裏,占百人以上,便有氣。氣如塵埃,前卑後高者,將士精銳,不可擊;氣如堤阪,前後摩地,避之勿擊;見彼軍上氣,如塵埃粉沸,其色黃白,如旗幡暉暉然,無風而動,將士勇猛,不可擊;我軍如此,亦不用戰。

凡對敵,或有氣來甚卑,不蔭覆人,上下掩構蓋道者,大賊必至,食不及飽,嚴備之。

軍勝氣

凡雲起,王相者吉,凶死者凶,有勝無,實勝虛,高勝下,澤勝枯,長勝短,厚勝薄。我軍在西,賊軍在東,西高東下,西厚東薄,凱撒東枯,西長東短,則我軍勝也。

兩軍氣

兩軍相對,遙見軍上有氣,紛紛勃勃,如煙如塵,賊凶敗;軍上下日無氣者,其軍必敗;若我軍無氣,將修德撫士眾,存問寒暑,警誡固守;有赤色氣如火,從天下,入軍,軍亂將死;有黑氣如牛豬者,瓦解之氣,軍必敗;有白氣如瓜蔓連結部隊相隨,須臾罷而復出,及至八九而不斷者,賊必至,嚴守之;若雨氣濛濛圍城,有入處者,外兵當敗;入若有出者,內兵當突出。

凡氣安,則軍安也;氣動搖,則軍不安;氣四散去,軍破且敗。其氣如群羊,擊之必大克。

兩軍相當,有氣如飛鳥徘徊,在我城上,或來而高者,兵銳,不可擊;兩軍相去十裏內,三裏外,軍上無氣,是死兵,擊之必大勝也;兩車欲戰,視彼軍氣,氛氳如焚,生軍之煙者,初必精銳不可當,待其氣散,擊之必勝;其氣黑,出如山,帶黃,是謝氣,敵人自降。

敗軍氣

軍敗之氣,如群鳥亂飛,疾伐之,必大勝;氣乍明乍暗,皆有詐謀;氣過旬不散,城有大輔,疾去之,勿攻;凡敵上氣,如雙蛇、飛鳥、如缺垣、如壞屋、如人無頭、如驚獐、如走鹿相逐、如雞相向,皆為敗軍殺將之氣;敵上氣如困倉正白,見日益明者,將士猛銳,不可擊之;敵上氣黑,中有赤氣在前,精悍不可當;敵上氣如轉蓬者,擊之立破。

遊兵氣

遊兵氣,如彗雲掃除,或數百丈,萬萬無根本,敗軍之氣;如破車、如人無足無臂,若下,輕其將,妖怪並作,眾口相惑,當修德審令,繕礪鋒甲,勒誠誓士,以避天怒,然後復擇吉日,祭牙旗,具太牢之饌,震鼓鐸之音,誠心啟請,以備天問,觀其祥應矣。若人馬喜躍,旌旗皆前指,金鐸之聲揚以清,鞞鼓之音宛以鳴,此得神明之助持,以安眾心。乃可用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