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3. 卷九十三:候星善惡雲氣占

Jack 在 2012, 十月 1 - 07:17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九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候星善惡雲氣占

元日祥瑞

《漢魏鮮正月朔旦八風占》云:「風南來,大旱;西南來,小旱;西來,有兵;西北來,有胡兵,胡豆成;北方來,為中歲;東北來,為上歲;東來,大水;東南來,人病,歲惡。八風各與其沖對課,多勝少,疾勝徐。自旦至食時,為麥;食時至日昳,為稷;昳至晡時,為黍;晡時至下晡,為菽;下晡至日沒,為麻。風從北來,宜客;南來,為主吉;西來,宜客;東來,宜主;西北來,宜客;東南來,宜主;西南來,有謀不成;東北來,主客俱不利。若風熱冷異常,或暴急昏濁,又當以八卦暴風占之。」

《京房占》:「正月朔日候八風:從乾來,有憂兵;坎來,有大水;艮來,人疾疫,歲內有蟲蝗;震來,陽氣幹,歲大旱,有喪;巽來,年內多風,傷五穀;離來,歲旱,大熱,多火災;坤來,有疾疫,道上多死人;兌來,有兵事。」

八節日氣候

立春正月節,其日睛明少雲,歲熟;陰則旱,蟲傷禾豆。風從乾來,暴霜殺物,穀猝貴;坎來,冬大寒,胡兵內擾;艮來,五穀熟;震來,氣泄,物不成;巽來,多風、蟲;離來,旱傷物;坤來,春寒,六月水,人多愁土功;兌來,旱、霜,兵起。

春分二月中,其日東方有青雲,歲熟;晴明,物不成。風從乾來,歲多寒,金鐵倍貴;坎來,豆菽不成,民飢病;艮來,夏不熱,米貴一倍;震來,五穀成,亦無盜賊;巽來,蟲生,四月多暴寒;離來,五月先水、後旱;坤來,小水,人多瘧疾;兌來,春寒,八月國有憂,有兵。

立夏日,南方有赤雲,歲豐;清明,則旱。風從乾來,其年凶、飢,夏霜,麥不刈;坎來,多雨水,魚行人道;艮來,山崩地動,人疫;震來,雷不時,擊物;巽來,其年大熟;離來,夏旱,禾焦;坤來,萬物夭傷;兌來,蝗蟲大作。

夏至日,南方有赤氣,則熟;晴明,則旱。風從乾來,寒傷萬物;坎來,寒署不時,夏日多寒;艮來,山水暴出;震來,八月人多疾;巽來,九月風,落草木;離來,五穀熟;坤來,六月雨水橫流;兌來,秋多雨霜。

立秋日,有白雲及小雨,則吉;晴明,物不成。風從乾來。甚寒。多雨;坎來。冬多雪。多陰寒;艮來,秋氣不和;震來,秋多雨雹,人不和,草木再榮;巽來,內兵猝起;離來,兵戎不利,多旱;坤來,五穀熟;兌來,兵起,將行。

秋分日,西方有白雲,則善;晴明,物不成。風從乾來,人多相掠;坎來,多寒;艮來,十二月多陰寒;震來,人疫,再花,不實;巽來,十月多風;離來,兵動國南七百里;坤來,土功興;兌來,五穀大收。

立冬日,晴明,小寒,人君吉,天下喜。風從乾來,君令行,天下安;坎來,冬雪殺走獸;艮來,地氣淺,人多病;震來,人不安居,多寒;巽來,冬溫,明年夏旱;離來,明年五月大疫;坤來,水泛溢,魚鹽倍多;兌來,妖言為幻,兵在山澤。

冬至日,有雲,雪寒,明年大豐;晴明,物不成。風從乾來,強國有憂,多寒;坎來,歲美,人安;艮來,正月多陰;震來,雷不發,大雨並;巽來,百蟲害物;離來,冬溫,乳母多死,水旱不時,人疫;坤來,蟲傷苗,多水;兌來,明年秋雨,兵起。

立夏,巽卦,王風從乾來,為一逆,小凶。

立春,艮卦,王風從坤來,為二逆,兵起。

立秋,坤卦,王風從艮來,為三逆,穀無實。

立冬,乾卦,王風從巽來,為四逆,人去其鄉。

秋分,兌卦,王風從震來,為五逆,帶刀入市。

冬至,坎卦,王風從離來,為六逆,人民潰散。

夏至,離卦,王風從坎來,為七逆,臣子為亂。

春分,震卦,王風從兌來,為八逆,殿上有刺客。

 

七十二候當候不候

正月

是月也,東風解凍,蟄蟲始振,魚陟負冰,獺祭魚,候雁北,草木萌動。孟春行夏令,則雨水不時,草木早落,國時有恐;行秋令,則其民大疫,焱風暴雨總至,藜莠蓬蒿並興;行冬令,則水潦為敗,雪霜大摯,首種不入。

二月

桃始華,倉庚鳴,鷹化為鳩,玄鳥至,雷乃發聲。始電。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總至,寇戎來征;行冬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則國乃大旱,暖氣早來,蟲螟為害。

三月

桐始華,田鼠化為鴽,虹始見,萍始生,鳴鳩拂其羽,戴勝降于桑。季春行冬令,則寒氣時發,草木皆肅,國有大恐;行夏令,則民多疾疫,時雨不降,山陵不收;行秋令,則天多沉陰,淫雨早降,兵革並起。

四月

螻蟈鳴,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靡草死,麥秋至。盂夏行秋令,則苦雨數來,五穀不滋,四鄙入保;行冬令,則草木早枯,後乃大水,敗其城郭;行春令,則蝗蟲為敗,暴風來格,秀草不實。

五月

螳螂生,鳩始鳴,反舌無聲,鹿角解,蜩始鳴,半夏生。仲夏行冬令,則雹凍傷谷,道路不通,暴兵來至;行春令,則五穀晚熟,百螣時起,其國乃飢;行秋令,則草木零落,果實早成,民殃於疫。

六月

溫風至,蟋蟀居壁,鷹始摯,腐草為螢,土潤溽暑,大雨時行。季夏行春令,則穀實鮮落,國多風欬,民乃遷徙;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災;行冬令,則風寒不時,鷹隼早鷙,四鄙入保。

七月

涼風至,白露降,寒蟬鳴,鷹乃祭鳥,天地始肅,禾乃登。孟秋行冬令,則陰氣大勝,介蟲敗穀,戎兵乃來;行春令,則其國乃旱,陽氣復還,五穀不實;行夏令,則其國火災,寒熱不節,民多瘧疾。

八月

鴻雁來,玄鳥歸,群鳥養羞,雷始收聲,蟄蟲壞戶,水始涸。仲秋行春令,則秋雨不降,草木生榮,國乃大恐;行夏令,則其國乃旱,蟄蟲不藏,五穀復生;行冬令,則風災數起,收雷先行,草木早死。

九月

鴻雁來賓,雀入大水為蛤,菊有黃華,豺乃祭獸,草木黃落,蟄蟲咸俯,季秋行夏令,則其國大水,冬藏殃散,民多鼽嚏;行冬令,則國多盜賊,邊境不寧,土地分裂;行春令,則暖風來至,民氣解惰,師興不居。

十月

水始冰,地始凍,雉入大水為蜃,虹藏不見,天氣上升,地氣下降,閉塞而成冬。盂冬行春令,則凍閉不密,地氣上泄,民多流亡;行夏令,則國多暴風,方冬不寒,蟄蟲復出;行秋令,則霜雪不時,小兵時起,土地侵削。

十一月

鶡鴠不鳴,虎始交,荔挺出,蚯蚓結,麈角解,水泉動。仲冬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賓賓,雷乃發聲;行秋令,則天時雨汁,瓜瓠不成,國有大兵;行春令,則蟲螟為敗,水泉咸竭,民多疾癘。

十二月

雁北鄉,鵲始巢,雉雊,雞乳,征鳥厲疾,水澤腹堅。季冬行秋令,則白露蚤降,介蟲為妖,四鄰入保;行春令,則胎夭多傷,國多痼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則水潦敗國,時雪不降,冰凍消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