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89. 卷八十九:慧星占中

Jack 在 2012, 九月 30 - 14:06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彗星占中 

彗星晝見一 

彗星圖曰:「彗星晝見,所臨國下,當為河, 天地合矣。」(按孫盛《晉陽秋》曰:「惠帝大安元年夏四月彗星晝見,不行其占也。」 

彗星犯日二

《孝經雌雄圖》曰:「彗在日傍,子欲殺父。」又曰:「四彗在日中,君有德,天下歡以大豐盛也。」 石氏曰:「彗星守日候,精星也。天下大亂,兵革大起,君臣並謀,天子亡,期不出三年。」 《玉曆》曰:「彗星貫日,臣殺君,子謀父,貫日過,事必然,期百日,遠一年。」

彗星犯月三

《河圖聖洽符》曰:「彗星入月中,必有破軍死將,兵大起,其國以火災,此三年大飢。」 《洛書》曰:「彗星入月中,必有亡軍、亡將,起以北國。」 《海中占》曰:「彗星入月中,兵大起,有臣欲弒其君者,十二年,大飢。」 《海中占》曰:「彗星入月中,星無光,不出其年,亡國;星出,亡國復立。」 《河圖》曰:「彗星角襲月,臣弒其主。」(按《戰國策》曰:「唐睢謂秦王曰:專諸判王僚,彗星襲月也。」) 甘氏曰:「彗星在月首,必有大兵起者,將軍死,有失地君,不出二年。」《文曜鉤》曰:「彗星之行掩月,五星拂而遏,兵大起,必有戰,有死將,臣專政,逐其主,王者憂,期三年。」《孝經雌雄圖》曰:「彗星在月中,臣當坐,君子死,憂。」齊伯曰:「彗星貫月,天下有大兵,臣殺主,若女主當之,期一年,遠二年。」 

彗星犯五星四 

《黃帝占》曰:「彗星出入太白,長可五六丈,金火之兵大用,大戰流血,天下更政,期三年,遠五年。」石氏曰:「掃星出守五星,候稱皇,天下起兵,諸侯並謀,天子亡。」 

彗星犯東方七宿五 

角彗孛犯角 

甘氏曰:「彗孛幹犯兩角間,白者,軍起不戰,邦有大喪;其色赤,戰芒所指,必有破軍、侵城,期七十日,或三年。(按《宋書天文誌》曰:魏甘露二年十一月,彗星見角,色白。景元元年,高貴卿公帥左右兵襲晉文王,未及戰,為成濟所害。哀帝興寧元年八月,有星孛於角亢,入天市。三年正月,皇後王氏崩;二月,哀帝崩;三月,慕容攻洛陽,沈勁等戰死。)石氏曰:「彗星出角,天下大亂,更政易王,暴兵起,必有戰,期三年,中五年,遠九年。」陳卓曰:「彗星出角,天子起兵王廷,谷大貴,大疾疫。」韓楊曰:「彗星出角,後黨恣,外連禍。」郗萌曰:「彗星出入角,長可七八尺,天下更政,金火之兵大用。」 

亢彗孛犯亢 

《黃帝占》曰:「彗孛星幹犯亢,國有昏亂,釋舊布新,易帝王,近期百八十日,遠一年。」甘氏曰:「彗茀幹犯亢,中國不安,兵起政亂,期一年。」巫咸曰:「彗星出亢,天下大饑,其國有兵,人民多疫,人相食,期不出三年。」(按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帝寧康二年三月丙戌,彗星出氐、亢,移及角、軫、翼、張,長十丈,東北指。十一月,天門逆賊攻郡,殺吏民,威遠將軍桓石虔破羌賊姚萇於墊江。三年正月丁未,八月,大赦天下。太元二年九月,符堅屠涼州,虜刺史張天錫,車騎衝發三州,吏民移,諸流民悉居淮南也。)《荊州占》曰:「彗星出亢,天子失德,天下大饑,有水、兵、疫。」(按《宋書天文誌》曰:魏景元三年十一月壬寅,慧星見亢,色白,長五丈,積四十五日滅,鐘會鄧艾伐蜀,克之,會艾反亂。)陳卓曰:「彗星出亢,為兵喪,五谷不成。」 

氐彗孛犯氐 

《黃帝占》曰:「彗孛幹犯氐,大臣殺其主,兵大起,更政,近期百六十日,遠期一年。」陳卓曰:「彗孛幹犯氐,大赦,天子失德,糴大貴。」甘氏曰:「彗茀幹入氐中,後宮有亂暴兵,不出百八十日,遠三年。」《黃帝占》曰:「彗星入氐、房間,綺綺索索,如冬木無葉,從風而倚,此星出,為兵戎,此歲星之變,見不過一年。」石氏曰:「彗星出氐,天子不安,有大赦,中宮有亂暴兵起,不出百八十日。」石氏曰:「彗星出氐中,天下大赦,其滅,民大疾惡,糴大貴,有兵事。」石氏曰:「彗星起氐中,天子不安,宮移徙,必失座。」(按《宋書天文誌》曰:宋少帝景初元年十月戊午,有星孛於氐北,尾長三四丈,西北指,貫攝提,向大角,東行,日長六七尺,十余日滅。明年五月,徐羨之等廢帝。) 

房彗孛犯房 

甘氏曰:「彗茀幹犯房,王國有兵起,民饑,骨肉相殘也。」石氏曰:「茀從房出,天子絀行,為無道,諸侯舉兵守國。」甘氏曰:「彗星出房,大兵起,水旱不調,人多饑死,去其宅田。一曰:人相食,期不出二年。」郗萌曰:「彗星出房中,國大饑,有兵擅興在道旁,矛戟在野,戰鬪不止,蜚蟲橫下。」陳卓曰:「彗星出房,山崩。」《尚書中候》曰:「星孛房,四邦災。」(按《春秋》:魯昭公十年冬,有星孛於大辰,魯大夫申須曰:諸侯其有火災乎。明年五月,宋、衛、陳、鄭四國同日火。)《考異郵》曰:「彗孛貫房,王室大亂。」《荊州占》曰:「彗孛星於房,赤帝之後受命,人主兇,有亡國。」郗萌曰:「彗星如房,後百二十日火。」《甄曜度》曰:「彗星守房,天下有喪,戴麻鏘鏘,天子亡,不出其年。」《春秋緯演孔圖曰:「彗星守房、心,天下有喪;一曰:天子亡;一曰:大人憂。」《詩緯含神霧》曰:「蒼之亡,彗出房。」石氏曰:「彗孛幹犯鉤鈐,王宮大亂,不出三年。」 

心彗孛犯心 

《堯圖變書》曰:「大辰有孛,主謀見煞,必有立王,相射伐。」《春秋緯》曰:「星茀幹大辰,國分為二,大夫制君。」《春秋緯潛潭巴》曰:「有星茀幹大辰,受命之君大振兵旅,爭於野。」《春秋緯演孔圖》曰:「彗星賊起入大辰,天帝謀易王。」《春秋感精符》曰:「孛星賊起,光入大辰者,將有陰謀,以邪犯正,與天子爭勢居位者,大臣謀主,兩王並立,周分之異也。」《易緯》曰:「彗星守大辰,東方之疫,天子亡。」《春秋緯》曰:「彗星守大辰,天子哭。」(按《宋書天文誌》曰:魏青龍四年十月甲申,有孛星於大辰,長三丈,景初元年,皇後毛氏崩。)《黃帝占》曰:「彗星出心,兵起宮中,劍戟交鋒,大臣相疑,有戮死者,近七日,中七十日,遠八十日。」《春秋運斗樞》曰:「孛星守心,主位分,大臣謀上,天子兇。」《玄冥》曰:「彗星出心,若守之,天子有喪,德令不出,蝗蟲大起,民大饑流亡,去其鄉,期一年,遠二年。」(司馬彪《天文誌》曰:孝桓延禧四年五月辛酉,客去營室,稍順行,生芒,長五尺,所至心一轉為彗,為大喪。後年,鄧後以憂死也。)《宋書天文誌》曰:「安帝義熙十一年五月甲申,彗星出天市,掃帝位,在房心北。房心,宋之分野。占曰:得彗柄者興,除舊布新。宋興之象也。」《玄冥》曰:「彗星出心,若守之,大水,五谷不成。」石氏曰:「彗孛犯守心,宮鐘大鳴,劍戟交橫,大臣相疑,天下兵起,心變期急,近期七日,中期七十日,遠期百八十日。」 

尾彗孛犯尾 

《合誠圖》曰:「掃出尾箕間,狀如蓬首掃,臣專權。」陳卓曰:「彗星出尾宿,兵革罷弊,天下大饑,君子賣衣,小人賣妻,歲多大風、大雨。」《海中占》曰:「彗星出入尾,後相貴臣誅,兵起宮門,宮人走出,國易政,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按《洪範天文誌星辰變占》曰:漢文後七年九月,星孛於西方,其本直尾箕,末指虛危,長丈余,及天漢,十六日不見。後三年,吳楚七國同時皆反也。)石氏曰:「彗星孛幹犯守尾,後有以珠玉簪珥惑天子者,諸讒大起,後相貴臣誅,宮人出走,兵起宮門,多土功,近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箕彗孛犯箕

石氏曰:「彗星出箕,夷狄為亂,大兵起,天下大旱,糴貴十倍,人多餓死,死者大半,期二年。」《海中占》曰:「彗星出箕,天下大飢,大臣有見棄捐者。」《河圖聖洽符》曰:「彗星出入箕,天下大旱,穀貴,人民飢死,十有五死。」《聖洽符》曰:「彗星守箕,東夷下濕與水軍將為亂。」

 

彗孛犯北方七宿六

斗彗孛犯南斗

甘氏曰:「彗孛干犯南斗度,其國必亂,兵大起,期一年。」陳卓曰:「彗茀長干犯南斗,王者病疾,臣謀其君,子謀其父,弟謀其兄,是謂無理,諸侯不通,天下易政,大亂兵起,期百八十日,遠不出一年。」(按《宋書天文志》曰:晉武帝太康八年九月,星孛干犯南斗,長數十丈,十餘日滅。太康末,武帝躭晏遊,多病疾,是月乙酉,帝崩。永平元年,賈後誅楊駿及其黨與,皆夷三族。楊太后亦殺,是年又誅汝南王亮,太保衛瓘,楚王偉,王室兵喪之應也。)《春秋緯》曰:「彗星出南斗,天下有勢皆謀。」《孝經雌雄圖》曰:「彗星出南斗中,宮中失火,燒寶。」甘氏曰:「彗星出南斗,大臣謀反,兵水並起,天下亂,將軍有戰,若流血;星若滅斗,其國主亡;若星明,反臣受殃,近三年,中五年,遠七年。」《荊州占》曰:「彗星出南斗,天下皆謀上。」石氏曰:「彗星茀于斗、房,赤帝之後受令,人主凶,有亡國。」

牛彗孛犯牛

甘氏曰:「彗茀干犯牽牛,吳越兵自立,三年而滅。」(陳卓云:期一年,遠三年。)《彗要占》曰:「彗茀干犯牽牛,中國起兵。」《荊州占》曰:「彗入天鼓,有兵。」《荊州占》曰:「彗星幹牽牛、須女之間,狀如彗,其本有四星壘然,此星出,為兵,此辰星變見,不過一年,兵大起,國飢。」《海中占》曰:「彗星出牽牛,四夷兵起,邊境為亂,來侵中國,人主有憂,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章建初元年八月庚寅,彗星出天市,長二尺,所行稍入牽牛三度,積四十日稍滅。彗出天市,為外軍。牽牛為異越。是時,蠻夷陳縱等反,安夷長宋延為西羌所殺,校尉馬防行車騎將軍征西羌,又阜陵王延子男魴謀反,大逆天道,得不誅,廢為侯。)陳卓曰:「彗星牽牛,改元易號之象也。」(按班固《天文志》曰:哀帝建平二年,彗出牽牛七十餘日,《傳》曰:彗,所以掃舊布新也。牽牛,日月五星所從起,歷數之元,三正之始。彗而出之,政吏之象也。而出久者,其事大也。其六月甲子,夏賀良等建言,當改元、易號,增漏刻,詔書改建平二年為大初元德元年,號曰陳聖劉太平皇帝,漏刻以百二十為度,八月丁巳,悉復蠲除之,賀良及黨與皆伏誅、流放,其後年,有王莽篡國之禍。《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永康元年十二月,彗出牽牛之西,指天市,明年,趙王篡位改元,尋為大兵所滅也。)又曰:「多兵,糴貴,牛大死。」《春秋聖洽符》曰:「彗星牽牛,北夷驕奢,治將為亂。」

須女彗孛犯須女

石氏曰:「彗弟干犯須女,鄰國有以奇女來侍省。」石氏曰:「彗孛干犯須女,其邦兵起,女為亂,若妾遷為後,王者無信,大亂,期不出三年,退女所親,天下安寧矣。」《感精符》曰:「彗星出須女,其國大兵起,女主為亂,王者惡之,將軍戮死,若以戰亡,期不出三年。」(按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甯康二年正月丁巳,有星孛於女、虛,芒長四尺,西南指。太元二年五月,苻堅遺偽帥毛當符,寇逼西涼州,虜刺史西平公張天錫,送於堅所。冬十月,車騎桓沖遣諮議參軍淮南太守劉波沈舟淮泗,乘虛設計,以送涼州,又發三州官吏,移救流民,悉置淮南也。)巫咸曰:「彗星出須女之間,辰星之變也。」陳卓曰:「彗星出須女,帝以女亡,有水災,糴大貴,鹽貴。」

虛彗星孛犯虛

郗萌曰:「彗星干犯虛中,有哭泣之事,牆垣無立者,有井田之法,改制之事。」《荊州占》曰:「彗星干犯虛,宗廟起兵。」陳卓曰:「彗星孛犯幹虛,其國野戰流血,星芒角所指,兵所積也。」甘氏曰:「彗星孛於虛,其國亡。」《帝覽嬉》曰:「彗星出虛,兵大起,天子自將兵於野,大戰流血,其芒炎所指,國必亡,期三年,遠五年。」《春秋緯運斗樞》曰:「彗孛出虛、危間,大司空行誅。」郗萌曰:「彗星出虛、危間,天下亂。」《荊州占》曰:「彗星出虛、危間,司空行謀。」陳卓曰:「彗星出虛,大水,期三年。」《玉曆》曰:「彗星出虛、危之間,其國有叛臣,兵大起,將軍出行,國易政,期三年。」(按《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永康二年四月,彗星見齊分,是時,齊王向起兵討趙王倫,倫滅向,擁兵不朝,專權淫奢,明年誅死。宋武永初三年二月辛已,有星孛于虛、危,繞河津,掃河鼓。占曰:為兵喪。五月宮車晏駕,明年,遣軍救青司,二月,太后蕭氏崩。)

危彗孛犯危

石氏曰:「彗孛干犯危,其國有叛者,兵起,大將軍出。」甘氏曰:「彗星出危,天下亂,司空行誅,有土功之事,兵大起,期二年。」《玄冥》曰:「彗星出危,其國有叛臣,兵大起,將軍出,國易政,若大水,民飢,期三年。」陳卓曰:「彗星出孛于危,帝必易,有大水,糴大貴。」

營室彗犯室

甘氏曰:「彗孛干犯營室,先起兵者弱,不可以戰,戰必亡地,主將必亡去之,近期百八十日,遠二年。」《聖洽符》曰:「彗星出營室,有大水。」(按韋昭《洞記》曰:漢成建始元年正月,有星孛于營室,三年秋,關內大水也。)《聖洽符》曰:「彗星出營室,天下兵大起。」齊伯曰:「彗星出室、壁間,兵大起,若有大喪,有亡國死王,期不出三年。」(按司馬《天文志》曰:孝順帝永和六年二月丁巳,彗星見東方,長六七尺,色青白,西南指營室及墳墓星,後四年,孝順帝崩。《宋天文志》曰:宋武永初三年十一月戊午,有星孛於室壁,少帝景平元年正月乙卯,有星孛於東壁。白色,二丈餘,拂天苑,二十日滅,是年兵救青司,二月,太后蕭氏崩。)《黃帝占》曰:「彗星出營室,天下亂,易政。」(按《宋書天文志》曰:魏嘉平三年十一月癸亥,有星孛于營室,積九十日,正元二年二月,李豐、豐弟兗州刺吏翼後父、光祿大夫張緝等謀亂,皆伏誅,皇后亦廢,其九月,帝廢為齊王,高貴鄉公代立也。)郗萌曰:「以五色占其吉凶。」《黃帝占》曰:「孛見營室中,後宮且有亂;一曰:有德令。」(按《洪范天文志星辰變占》曰:漢成建始元年正月,有星孛于營室,青白色,長六七丈,廣尺餘。占曰:營室為後宮,懷妊之官,彗星加之,將害人性。其後許皇后坐祝詛廢,趙飛鶯為皇后,弟為昭儀,害兩皇子,卒皆徙伏辜,家屬于遼西也。)郗萌曰:「諸孛氣在營室,民人疾疫、死亡。」《河圖》曰:「彗起芒,臨營室,以告咎。」《荊州占》曰:「彗星幹守營室,則五校三車動,兵不戰,牛馬驚不出,七十日。」石氏曰:「彗星犯守營室,先起兵者不可以戰,必亡地,期三年,遠六年。」

壁彗星孛犯東壁

石氏曰:「彗茀干犯東壁,其國起兵,火災廟堂,四門流血,天下隔。」《荊州占》曰:「彗孛干犯東壁,文章者死。」郗萌曰:「諸孛氣入東壁,人民疾疫,多死亡。」巫咸曰:「彗星出東壁,王者起兵,毀壞宗廟,四門伏兵,流血滂滂,人民惶惶,莫知其殃,近期一年,中期三年,遠五年。」《荊州占》曰:「彗星出東壁,大水,民流於道。」 

 

彗孛犯西方七宿七

奎彗孛犯奎

甘氏曰:「彗星干犯奎度,其國君出戰,大飢,人相食,國無繼嗣,近期一年,遠三年。」石氏曰:「彗星出西北,舉兵伐中國,其下食石千錢,天下大水。」《海中占》曰:「彗星出奎,有大兵起,四夷來伐中國,郡君出戰,天下大飢,有水災,期三年,遠五年。」《河圖》曰:「杵彗出貫奎,庫兵悉出,禍在強侯,外夷相應,首謀期三年,遠九年。」(按《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元康五年四月,有星孛於奎,到軒轅、太微,經三台、大陵。占曰:奎為魯,又為庫兵,軒轅為後宮,太微天子廷,三台為三公,大陵有積屍、死喪之事。明年,武庫火,西羌反;後五年,司空張華遇禍,賈後廢死,魯公賈謐誅;又明年,趙王倫篡位,於是三公興兵討倫,士民戰死十余萬人也。)《荊州占》曰:「彗星守奎,魯國兵起。」《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成康二年正月辛巳,彗星夕見西方,在奎,占曰:為兵喪,奎又邊兵。四年,石虎伐慕容晃,不克,既退,晃追擊之,又破,麻秋時,晃稱藩,邊兵之應也。」

婁彗孛犯婁

石氏曰:「彗孛干犯婁,國有大兵,四時絕祠,遠不出三年。」陳卓曰:「彗孛干犯婁,臣奪君位,近期一年,遠三年。」《海中占》曰:「彗星出婁,國有大兵,四時絕祠,有亡國,先旱後水,人民飢、死,五穀大貴,糴無價,期一年,遠二年。」陳卓曰:「彗星出婁,六畜疫。」

胃彗孛犯胃

石氏曰:「彗茀干犯胃,五穀不成,倉庫空虛。」甘氏曰:「彗干犯胃,其國兵起,不出三年。」《黃帝占》曰:「彗星出胃、昴之間,狀如竹竿而細,此星出,為兵戎,此太白之變見,不過一年,其國兵起,若有喪。」巫咸曰:「彗星出胃,大臣為亂,天下兵起,五穀不升,人民飢餓,京都國倉,悉皆空虛,期三年,中五年,遠七年。」郗萌曰:「彗星出胃、昴之間,狀如竹彗,為兵災,若火。」《荊州占》曰:「彗星出胃、昴之間,大國起兵。」

昴彗孛犯昴

甘氏曰:「彗星孛干犯昴度,大臣亂國,兵大驚,期一年。」《春秋運斗樞》曰:「彗星孛出昴、畢間,大邦起王。」甘氏曰:「彗星出見昴,有喪。」巫咸曰:「彗星出昴,大臣為亂,君弱臣強,邊兵大起,天子憂之,人民驚恐,國有憂主,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按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建武十五年正月丁未,彗星見昴,稍西北,行入營室,犯離宮,三月乙未,至東壁滅,見四十九日。彗星為兵,又除穢;昴為胡兵。至十一月,定襄都尉陰承反,太守隨誅之,盧芳從匈奴入,居高柳。至十六年十月,芳降,上璽綬。一曰:昴為獄事。是時大司徒歐陽歙以事系獄,踰歲死。離宮,妃後之所居,彗星犯之,是除宮也。是時,郭後已疏,至十七年十月,遂廢為中山太后也。)郗萌曰:「彗星出昴,色赤,邊有大兵謀反,天子有憂。」郗萌曰:「彗星出昴,赦。」

畢彗孛犯畢

《荊州占》曰:「彗孛犯畢,必有死丈夫數萬人。」甘氏曰:「彗孛干犯畢,邊兵寇,中國亡,近期一年,遠期五年。」《荊州占》曰:「彗星干犯畢,邊軍大戰。」陳卓曰:「彗孛干犯畢,中原流血。」《黃帝占》曰:「彗星畢、觜之間,小而長,狀如直竿,上有星壘壘然,此星出,為兵戎,此鎮星之變見,不過一年,兵起宮中,女主有殃。」石氏曰:「彗星出畢,大兵起,馬貴。其星內指,邊兵勝;其星落地,兵破。」巫咸曰:「彗星出畢,突厥為寇,亂中國,邊兵戰,有流血,若有亡主、死將,期三年,遠五年。」《黃帝占》曰:「彗孛守畢柄,侯邑益土,守畢口中,邦相為亂,邑易政,邑君、大臣當之。」《黃帝占》曰:「彗星出附耳,庶雄起,陪臣反。」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獻建安五年十月辛亥,有星孛于大樑,冀州分也,時袁紹在冀州,其年十一月,紹軍為曹公所破,七年夏,紹死,後公遂取冀州。」

觜彗星孛犯觜

石氏曰:「彗星干犯觜觽,國兵起,天下動擾,期一年,遠三年。」《荊州占》曰:「彗星干犯觜觽,其國兵起,破亡。」甘氏曰:「彗星出觜觽,其國兵起,有失地、死王,天下民流,大臣出戰,下有亡國,期三年,遠五年。」石氏曰:「彗星出觜觽,穀大貴,大臣出戰,期七月。」劉向《洪範傳》曰:「彗星見觜觽,必有破國、亂君,伏死其辜者。」(按《漢書天文志》曰:景帝中二年三月丁酉,彗星夜見西北,色白,長丈,在觜觽,旦去,益小,十五日不見。觜觽,梁也。是時,梁王恐懼,伏斧鉞謝罪,然後得免也。)

參彗孛犯參

石氏曰:「彗孛干犯參,其國邊兵大敗,其君亡,近期一年,遠期三年。」《黃帝占》曰:「彗星出參伐,天子更政。」甘氏曰:「彗星出參,大兵蔽地,大臣謀反,後有憂,天子躬甲斧鉞大用,兵馬馳道,弓弩恒張,期三年,遠五年。」(《漢書五行志》曰:元延三年,星孛及攝提、大角,從參至辰,並亡世嗣,王莽篡也。)《荊州占》曰:「彗出於參、東井之間,上柱煞,伐長吏。」《黃帝占》曰:「彗星與熒惑並見於參,天子更政;一曰:天子受政。」石氏曰:「彗星見參伐,大國君不吉。」郗萌曰:「彗茀星流入參,若出參,其年兵起。」(按班固《天文志》曰:元帝初元五年四月,彗星出西北,赤黃白色,長八尺,所後數日,長丈余,東北指參分,後二年餘,西羌反,左將軍奉世擊平之。)

 

彗孛犯南方七宿

東井彗孛犯東井

《黃帝占》曰:「彗孛干犯東井,大使出,野有兩軍相當,不出三年。」甘氏曰:「彗星干犯東井,其國兵起。」(按車類《秦書》曰:符堅九年四月,有客星出尾、箕,長十餘丈,狀如彗而未曲,或名蚩尤旗,拂于東井,自夏及冬不滅。太史令張益、孟光奏彗起尾、箕,尾箕,燕分,而拂東井,東井,秦分。燕首兆,亂于秦,東胡鮮卑,曆世稱燕,今慕容煒父子兄弟亡處而不報,聖朝職爵,鱗次執權,乘勢馳輪躍馬,貴榮莫與為二,宜少抑退,除其渠帥,夫蝮蛇螫手,壯夫解腕,玄象告兆,事應無差,堅不納,後慕容氏遂稱王于燕地。)《荊州占》曰:「彗星干犯東井,則大臣謀,其國用兵,期百八十日。」石氏曰:「彗星出東井,其國兵大起,車騎滿野,有軍大戰,將軍有死者,若大臣有誅,期三年,中六年,遠九年。」郗萌占曰:「掃出東井,上莖煞漸漸長,上白下赤,狀如矛刃,此為兵災,乃太白之變。」陳卓曰:「彗星出東井,民人讒言,國政崩壞,天下大水。」陳卓曰:「彗在東井,大人死;見三十日,兵將當之;見五十日,相當之;時見七十日,主當之。」

鬼彗孛犯輿鬼

石氏曰:「彗孛干犯輿鬼,大兵橫行,近期一年,遠三年;天子小赦除咎。」石氏曰:「彗星出輿鬼,國有大兵,戰死於野,骸骨滿坑,人民疾病,死者縱橫,期不出三年;王者以赦除咎,則災消矣。」石氏曰:「彗星出輿鬼,名曰喪樓,皆以赦解,應之。」《荊州占》曰:「彗星出輿鬼,有喪。」陳卓曰:「彗星出輿鬼,人民疾病,死者半,棺木貴。」

柳彗孛犯柳

甘氏曰:「彗孛干犯柳,國誅大臣,兵喪併發,外臣淩主,天下傾危,期三年。」(按班固《天文志》曰:孝武建元三年三月,有星孛于注、張,曆太微,幹紫宮,至於天潢。其後,濟東膠西江都王皆坐法,削黜,自殺,淮南衡山謀反而誅之。)《荊州占》曰:「彗星干犯柳,周國當之,期九十日。」《黃帝占》曰:「彗星出張、注之間,狀如吹之火且燃,此星出,有兵災,此熒惑之變見,一過一年,兵起國亡。」巫咸曰:「彗星出柳,國誅大臣,兵喪並起,強臣淩主,天下傾危,其國大旱,民以飢死,期三年,遠五年。」陳卓曰:「彗星出柳,有兵,臣淩主,大旱,穀貴。」《詩緯含神霧》曰:「彗星守咮,南夷將為亂。」(按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明永平八年六月壬午,長星出柳、張三十七度,犯軒轅,刺天船、大陵,微氣至上階,凡五十六日去。柳,周也。是歲,受雨水郡十四,傷稼。)

七星彗星犯七星

甘氏曰:「彗星干犯七星,邦有亂臣,國主不定,兵起宮殿,貴臣戮,大臣相疑,近期七十日,遠期百八十日。」《荊州占》曰:「彗星干犯七星,其國有大兵,不出百八十日。」《河圖》曰:「彗孛出七星,天子與聖葉,期三年,聖人出。」甘氏曰:「彗星出七星,國有叛臣,人主不安,兵起宮中,大臣戮死,貴人當誅,若有水災,民飢,期不出三年,遠三年。」(按《宋書天文志》曰:魏齊王正始六年八月戊午,彗星見七星,長二丈,色白,進至張,積二十三日滅。七年十月癸亥,又見軫,長一丈,積一百五十六日滅。九年二月,又見昴,長六尺,色青白,芒西南指,七月又見翼,長三尺,進至軫,積四十二日滅。嘉平元年,司馬懿誅曹爽兄弟及其黨與,皆夷三族,京師嚴兵,實始剪魏。三年,誅楚王彪,又襲王陵於淮南。淮南,東楚也。幽魏諸王於鄴。)郗萌曰:「掃星出七星、張之間,狀如布,從風如靡,此星為兵戎,熒惑之變也。」郗萌曰:「彗星出七星、張之間,狀如欻之火且燃,為兵,熒惑之變也。」

張彗孛犯張

甘氏曰:「彗孛干犯張,其國外內用兵,王徙宮,天下半亡。」石氏曰:「彗星出張,天下大亂,有兵,王者徙宮殿,天下半亡,人民惶惶,無有聊生;見五十日,期三年;七十日,期五年;百日,期七年;百五十日,期九年;必發。」(按司馬彪《天文志》曰:王莽地皇三年十一月,有星孛于張,東南行,五日不見。後一年正月,光武起兵春陵,會下鄉,新市賊張卬、王常及更始兵亦至,俱攻破南陽,斬莽前隊大夫甄阜、屬正樑丘賜等,煞其士眾數萬人,更始立為天子,至河南都洛陽,西入長安,敗死,光武興于河北,復都洛陽。)陳卓曰:「彗星出張,大旱,谷石三千,粟尤甚。」《宋天文志》曰:「魏明帝景初二年八月,彗孛星見張,長三尺,逆西行,三十一日滅。占曰:為兵喪。張,周分野,洛邑惡之。其十月,斬公孫淵。明年正月,明帝崩。晉武帝太康二年八月,有星又孛于張,四年三月戊申,孛於西南,四年三月癸壬,齊王攸薨,四月戊寅,任城王陵薨,五月己亥,琅琊王佃薨,十一月戊午,新都王該薨。」

翼彗孛犯翼

《黃帝占》曰:「彗星幹翼,國用兵,大臣有憂,遠期百八十日。」甘氏曰:「彗孛干犯翼,其國有大兵,芒所指降伏,近期三年,遠期七年。」《孝經鉤命決》曰:「天子失禮,則孛於翼。」《黃帝占》曰:「彗星出翼、軫之間,天下皆謀上,國有大喪,人主死亡,必有大兵,期不出三年。」《春秋運斗樞》曰:「孛掃出翼、軫之間,天下有勢皆謀。」石氏曰:「彗星出翼,其國有喪,以水為飢,民多流亡,視芒所指,必有降伏,期三年,遠六年。」(按《宋書天文志》曰:魏明帝太和六年十一月丙寅,有星孛於翼,近太微上將星。明年,孫權有遼東之敗,權又自向合肥新城,遣全琮攻六安,皆不克而去。又明年,諸葛亮入秦川,據渭南,司馬懿距之,孫權遣步陳諸葛瑾等臨江夏江口,孫韶張承等向廣陵淮陰,權以大眾圍新城,以應亮,於是帝自東征,權及諸將乃退。太和六年十二月,陳王桓薨,青龍元年夏,北海王甦薨,三年正月,太后郭氏崩也。)郗萌曰:「彗茀出翼、軫之間,狀如布,從風而靡,為兵災,熒惑之變也。」石氏曰:「彗星守翼,大臣謀反,五穀貴。」 甘氏曰:「彗孛干犯軫,兵喪並起,期百八十日,遠一年。」(按《宋書天文志》曰:晉武帝太始四年正月丙戌,彗星見軫,青白色,二月,皇大後王氏崩,十月,吳將施續寇江夏,或寇襄陽,後將軍田章、荊州刺史胡烈等破卻之。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獻建安十二年十月辛矛,有星孛於鶉首,荊州分野,時荊州牧劉表專據荊州,益州從事周群以為荊州牧將死而失主。明年秋,表卒,子琮自代,曹公將攻荊州,琮懼,舉軍詣公降也。)

彗孛犯軫

巫咸曰:「彗星出軫,天子崩,兵喪並起,滿宮門,車馬無主,民無定君,期三年,中五年,遠九年,王者以赦除咎,則消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