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86. 卷八十六:妖星占中

Jack 在 2012, 九月 30 - 13:4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妖星占中

旬始占二十

《河圖》曰:「填星之精,散為旬始。」《春秋運斗樞》曰:「樞星散為旬始。」《說苑》曰:「旬始五星,盈縮之所生也。」《廣雅》曰:「旬始,妖氣也。」(徐廣曰:旬始,蚩尤也。)巫咸曰:「旬始出於北斗傍,伏如雄雞,其怒青黑,象伏鼇。」(李奇曰:怒當為孥。晉灼曰:孥,雌也;或曰怒則青色。按司馬長卿《大人賦》曰:垂旬始以為慘兮,槥彗星以為髯。謂此星也。)《春秋合誠圖》曰:「黃彗分為旬始。旬始者,令起也,狀如雄雞,土含陽以文,白接精象雞,故以為立主之題,十年,聖人起伏。」(宋均注曰:接,理也;題,識也。土含文來,故其氣理為雞,取其知時,土數十也,起作也。)《春秋合誠圖》曰:「旬始主爭兵。」《春秋考異郵》曰:「旬始主亂。」《春秋潛潭巴》曰:「旬始主招橫。」《春秋考異郵》曰:「旬始其下,必有滅亡,五奸爭治,暴骨積骸,以子續食。見則臣亂、兵作、諸侯為虐。」《黃帝占》曰:「常以戊戌(巫咸曰:戊己)視五車中,有奇怪曰旬始,狀如鳥有喙而見者,明則兵大起。攻戰當其首者,破死,欲為之,左右勿逆。」《黃帝占》曰:「旬始見天庫中,所向兵弗能當。」《黃帝占》曰:「旬始出見北斗,聖人受命,天子壽,主者有福。」《文曜鉤》曰:「旬始見,行起北斗傍,期六十日,兵大起,上將軍出,帝自臨兵,期不出年。」《春秋緯》曰:「聚變並集,旬始昭,天下有滅主,五奸爭治。」《春秋緯運斗樞》曰:「辟之失樞,旬始出於五諸侯。」《孝經章句》曰:「有妖星在東井陰,名曰旬始,旬始出,主失國,入井則霜。」郗萌曰:「旬始出建星,水災並行,邊境起兵者,備水、盜賊。」班固《天文志》曰:「旬始如鼈,見,群猾橫盜。」《玄冥占》曰;「有星,狀如雄雉,其色赤黃,名曰旬始,見則天下有兵,其國不寧,期三年。」石氏曰:「常以戊戌日,(一曰戊己)視天軍中,有旬始星,狀如烏,見者兵大起,攻戰向其首者破,為之左旋乃戰,常勿逆也。」

擊咎二十一

《河圖》曰:「填星之精,散為擊咎。」《河圖》曰:「擊咎出,臣弄主;一曰臣禁主。」《河圖》曰:「擊咎主大兵。」《文曜鉤》曰:「擊咎守軫,耀百尺,為相誅滅。」《河圖》曰:「土精斗七星之域,以長四方,八卦之內,司空之位,有謀反若盜虐者,期如上占。」

天杵二十二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天杵。」石氏曰:「天杵主牂羊。」

天拊二十三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天拊。」《河圖》曰:「天拊主擊殃。」

伏靈二十四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伏靈。」《河圖》曰:「伏靈主領讒。」郗萌曰:「伏靈出,天下亂復治。」

大敗二十五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大敗。」《河圖》曰:「大敗主開街。」韓楊曰:「大敗出,擊咎謀。」

司姦二十六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司姦。」《河圖》曰:「司姦主見妖。」

天狗二十七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天狗。」《黃帝占》曰:「天狗者,五星氣合,變出西南,金火氣合,名曰天狗。」孟康曰:「天狗星有毛,旁有短彗,下有如狗刑者。」(按《三秦記》曰:驪山西有白鹿原,周平王時白鹿出是原,原上有狗枷保秦,襄公時,有天狗枷來下,長保其上,有賊,天狗則吠而護之,故一保無患也。)抱樸子曰:「有黑氣如牛馬入其軍者,名天狗下食血,其軍必敗。」(《廣雅》曰:天狗,妖氣也。)《河圖》曰:「天狗主候兵。」《春秋緯》曰:「天狗主討賊。」《春秋緯》曰:「天狗流,五將開。」石氏曰:「西北有星,長三丈而出,水金氣交,名曰天狗。」(《荊州占》曰:西北三星,大而白,名曰天狗,見則大兵起,天下飢,人相食。按《辛氏秦州記》:乞伏韓歸獵于康狼州,見天上如有十丈餘絳,直下山川,草木皆赤,相氣者云:天狗下。後遂破呂保是也。)石氏曰:「天狗所下之處,必有大戰,破軍殺將,伏屍流血,天狗食之,皆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各以其所下之國,以占吉凶。」郗萌曰:「西北有三大星,出如日狀,名曰天狗。天狗出入相食;一曰昭明下,則為天狗,天狗所下,兵大起,流血。」 郗萌曰:「星出,其狀赤白有光,下即為天狗,其下小,小有足,所下之地,必流血,國易政。」(按《山海經》曰:「金門之山,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有兵。」郭璞注曰:「《周書》云:天狗所止地盡傾,餘光飛天為流星,長數十丈,其疾如風,聲如雷,走如電。吳楚七國反時過梁野。」《洪範五行傳》曰:「七國之兵戰于梁地,故狗先降梁壘,以見其象也。狗者,守圍之類也。天狗所降,以戒守圍。」班固《天文志》曰:「孝文帝後二年八月,天狗下樑野,是歲誅反者周殷長安市,吳楚攻梁,梁王堅守,遂伏屍流血其下。七年六月,文帝崩。」)班固《天文志》曰:「哀帝定平元年正月丁未,日出時,有著天白氣,廣如一疋布,長十餘丈,西南行,讙如雷,西行一刻而止,名曰天狗。傳曰:言不從,則有狗禍。到其四年正月、二月、三月,民相驚動,讙嘩奔走,傳行詔禱祠西王母。」《兵書》曰:「兩敵相望,其雲氣如牛馬狀,頭低尾仰,名曰天狗,勿與戰。」《荊州占》曰:「天狗犯弧星,大將有千里之行,若貴人多死。」

天殘二十八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天殘。」《春秋緯》曰:「天殘主貪殘。」

卒起二十九

《河圖》曰:「太白之精,散為卒起。」《河圖》曰:「卒起見,禍無時,諸變有萌者,臣運柄。」《河圖》曰:「卒起主虐亡,河少陰之精,大司馬之類,白虎七宿之域,有謀反,若戾虐為害,主失秋政者,期如上占,禍應之。」

枉矢三十

《河圖稽耀鉤》曰:「辰星之精,散為枉矢。」《荊州占》曰:「填星之精,變為枉矢。」《春秋運斗樞》曰:「幾星散為枉矢。」《說苑》曰:「枉矢之星,盈縮之所生也。」《鴻範五行傳》曰:「枉矢者,弓弩之象也。枉矢之所觸,天下之所伐,滅亡之象也。」巫咸曰:「枉矢,類大流星,色蒼黑,蛇行,望之,如有毛目,長數丈著天。」《春秋合誠圖》曰:「枉矢主反萌,黑彗分,為枉矢。枉矢者,射星也,水流蛇行;含明,故有毛目;陰合於四,故長四;又水生木,其怒青黑,水滅火,其精沉,故以為謀反之征;在所流,受者滅,皆為天子之祥;陰道於六,期六年,萌二十四年,天子以兵亡,所已議見起。」《春秋緯》曰:「枉矢主射愚;又曰:枉矢流,射所謀。」《河圖》曰:「枉矢東流天下恐。」《洛書》曰:「枉矢出,夏桀滅。」《尚書中候》曰:「夏桀無道枉矢射。」《河圖真紀鉤》曰:「人君邪暴專已,則枉矢動。」《洛書說征示》曰:「枉矢射心,山崩火燔宮。」《洛書洛罪級》曰:「枉矢射,主以兵去。」《易緯辨終備》曰:「枉矢流,隱謀合,國雄逃。」《詩緯》曰:「枉矢流,天降喪亂。」《詩緯含神霧》曰:「白之亡,枉矢流。」《尚書運期授》曰:「白之亡也,枉矢射參。」《尚書緯》曰:「枉矢流,天射王。」《春秋緯》曰:「黃之亡,有枉矢下流到地上,屬天下以兵亡,天子凶。」《春秋緯》曰:「枉矢芒,臣不忠。民不良。」《春秋緯》曰:「枉矢或東或西,五穀不升,民流亡。」《春秋潛潭巴》曰:「枉矢或南或北,無聚眾伐敵國。」《春秋潛潭巴》曰:「枉矢守虛,卑國以實,尊國虛。」《春秋潛潭巴》曰:「枉矢守填星,民多事,其大芒也黃,德昌。」《春秋潛潭巴》曰:「枉矢黑,軍士不勇,疾流腫。」《春秋緯運斗樞》曰:「枉矢出,射所誅。」《春秋運斗樞》曰:「黃帝行失,則枉矢出,射所謀,謀易失樞之主,故以枉矢射之。」《春秋考異郵》曰:「枉矢見,則謀反之兵合。」《考異郵》曰:「枉矢而流射伐,秦以亡。」《春秋漢含孳》曰:「枉矢流,主見射。」《春秋佐助期》曰:「枉矢流射,黜滅不祥。」《孝經鉤命決》曰:「亂蔣蔣,枉矢出。」《孝經援神契》曰:「枉矢射,匿謀強。」《論語摘輔像》曰:「虛王反度,則枉矢合。」《海中占》曰:「枉矢類流星,望之有毛目,長可一疋布,皎皎著天,見則大兵起,大將出,弓弩用,期三年。」石氏曰:「枉矢射心,地陷備虛狼。」郗萌曰:「枉矢出東井,邊境起兵,火災並行,受者備火、盜賊。」《說苑》曰:「秦二世立,枉矢夜光。」郗萌曰:「枉矢射參,秦以亡。一曰帝亡。」班固《天文志》曰:「枉矢所觸,天下之所伐射,滅亡之象也。」(按《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帝大典三年四月壬辰,枉出虛危,沒翼軫。永昌元年三月,王敦率江荊之眾來攻京都,六軍距戰,敗績,於是殺護軍將軍周頡、尚書令刁協、驃騎將軍戴弼,又鎮北將軍劉隗出奔。四月,又殺湘州刺史譙土承,鎮南將軍甘卓。閏十一月,元帝崩。間一年,敦亦梟,枉矢之應。)班固《天文志》曰:「枉矢流,以亂伐亂。」(按《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康六年六月丙午,夜有枉矢在斗魁,東南行,是後趙王殺張華,廢賈後,以理太子之冤,遂自篡,以至屠城。光熙元年五月,枉矢西南流,是時司馬越西破河間,奉迎大駕,尋收繆胤和緩等,肆其無君之心,天下惡之,及死,而石勒焚其屍柩也。)班固《天文志》曰:「項羽救钜鹿,枉矢西流。占曰:枉矢所觸,天下之所伐射,滅亡象也。物莫直於矢,今蛇行,不能直矢而枉者,執矢者亦不正,以象項羽執政亂也。羽遂合從,坑秦人,屠咸陽。」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中平中夏,流星赤如火,長三四尺,起河鼓,入天市,抵觸宦者,星色白,長二三尺,後尾再屈,食頃乃滅,狀似枉矢。占曰:枉矢流發,其官射。所謂矢,當直,而枉者,操矢者邪枉人也。中平六年,大將軍何進謀盡誅中宦,中宦覺,於省中殺進,俱兩破滅,天下由此遂大壞亂。」

破女三十一

《河圖》曰:「辰星之精,散為破女。」《河圖》曰:「破女見,群臣皆誅。」《河圖》曰:「破女主勝之符。」

拂樞三十二

《河圖》曰:「辰星之精,散為拂樞。」《河圖》曰:「拂樞動,亂駭擾,無調時。」《河圖》曰:「拂樞主制時。」

滅寶三十三

《河圖》曰:「辰星之精,散為滅寶。」《河圖》曰:「滅寶起,相得之。」《河圖》曰:「滅寶主伐之。」

繞綎三十四

《河圖》曰:「辰星之精,散為繞綎。」《春秋緯》曰:「繞綎主亂孳。」

驚悝三十五

《河圖》曰:「辰星之精,散為驚悝。」《河圖》曰:「驚悝主相署。」

大奮祀三十六

《河圖》曰:「辰星之精,散為大奮祀。」《河圖》曰:「大奮祀主招邪。」韓楊曰:「大奮祀出,主安之。」《河圖》曰:「太陰之精,玄武七宿之域,有謀反,若恣虐為害,主失冬政者,期如上占,禍應之。」《春秋緯》曰:「五精潛潭,皆以類逆所犯,行失時,指下,臣承類者乘而害之,皆滅亡之征也,入天子宿,主滅諸侯,五伯謀。」

天鋒三十七

宋均曰:「天鋒彗,象矛鋒者也。」《春秋合誠圖》曰:「天鋒主從橫。」宋均曰:「天下橫從,則天鋒星見。」《洪範五行傳》曰:「漢昭帝始元元年,鋒星出西方,出天市東門,行過河鼓,入營室中。占曰:有亂臣戮死。後左將軍上官桀子驃騎將軍安與燕王謀反,誅死。」

燭星三十八

石氏曰:「燭星狀如太白,其出也不行,則見不久而滅。」孟康曰:「燭星上有三彗,上出。」石氏曰:「燭星所出邑反。」甘氏曰:「燭星出東方,其所出者,兵不勝;出南方,有兵,王者亡地;出西方,其國有喪,兵勝;出北方,其所出者,兵勝。」《天官書》曰:「燭星所燭者,城邑亂。」《荊州占》曰:「燭星所出,有大盜不成。」《荊州占》曰:「燭星青,有憂事,不吉;赤,有華事;黃,蓋地;白,有歡事。」班固《天文志》曰:「孝昭五年四月,燭星見奎婁間。占曰:有土功,胡人死,邊城和。六年,築遼東玄菟郡,二月,度遼將軍范明友擊烏丸還。」

蓬星三十九

《荊州占》曰:「蓬星,一名王星,狀如夜火之光,多即至四五,少即一二;一曰:蓬星在西南,修數丈,左右銳,出而易處。」《聖洽符》曰:「有星,其色黃白,方不過三尺,名曰蓬星,見則天下道術士當有出者,布衣之士貴,天下太平,五穀成,人民寧,期一年,遠二年。」甘氏曰:「蓬星出北斗,諸侯有奪地,以地亡,有兵起星所房者,期不出三年。」郗萌曰:「蓬星出太微中,天子立王,期不出三年。」班固《天文志》曰:「漢昭帝始元中,漢宦者梁成恢及燕王候星者吳莫如,見蓬星出西方天市東門,行過河鼓,入營室中。恢曰:蓬星出,六十日,不出三年,下有亂臣,戮死於市。」班固《天文志》曰:「孝景中三年六月壬戌,蓬星在房南,去房可二丈,大如二斗器,色白;癸亥,在心東北,可長丈所;甲子,在尾北,可六丈;丁卯,在箕北,近漢,稍小且去時大如桃;壬申,去,凡十日。占曰:蓬星出,必有亂臣,房心間,天子宮也。是時梁王欲為漢嗣,使人殺漢諍臣袁盎,漢誅梁大臣,斧鉞用,梁王恐懼,布車入關,伏斧鉞謝罪,然後得免。」《荊州占》曰:「蓬星出北斗魁中,王者坐賊死,若大臣諸侯有受誅者。」《荊州占》曰:「蓬星出,見於東方、東南、東北,不大旱則大水,五穀不收,糴貴十倍,人相食。」《荊州占》曰:「蓬星出司命,王者疾死。」何法盛《中興書》曰:「晉孝武太元二十年九月,有蓬星如粉絮,東南行,曆女虛危,至哭星。明年而烈宗崩。」韓楊曰:「蓬星出北斗中,大臣諸侯有受兵者。」

長庚四十

司馬遷《天官書》曰:「長庚,如一疋布著天。」(此長庚非《詩》所謂西有長庚者。)《天官書》曰:「長庚見則兵起。」

四填四十一

巫咸曰:「四填星,出陽,去地六丈餘。」司馬遷《天官書》曰:「四填出地可四丈。」《荊州占》曰:「四填星,大而赤,去地二丈,當以夜半子時出。」《荊州占》曰:「四填星見,十月而兵起。」又曰:「四填星見,四隅皆為兵起其下。」

地維藏光四十二

《黃帝占》曰:「地維藏光者,五行之氣,出於四季,土之氣也。」《荊州占》曰:「有星出,大而赤,去地二三丈,如月始出,是謂地維藏光。」《黃帝占》曰:「四隅有星,望之,可去地四丈,而赤黃搖動,其類填星,是謂中央之野星,出於四隅,名曰地維藏光。出東北隅,天下大水;出東南隅,天下大旱;出西南隅,則有兵起;出西北隅,則天下亂,兵大起。」《天官書》曰:「地維藏光見,下有亂者亡,有德者昌。」

女帛四十三

《黃帝占》曰:「女帛者,五星氣合之變,出東北,木水氣合也。」石氏曰:「東北有星,長三丈而出,水水氣交,名曰女帛,見則天下兵起,若有大喪。」《荊州占》曰:「東北有三丈星出,名曰女帛,女帛出,天下有大喪。」

盜星四十四

《黃帝占》曰:「盜星,五星氣合之變,出東南,木火氣合也。」石氏曰:「東南有星,長三丈而出,木火氣交,名曰盜星。」《荊州占》曰:「東南有三星出,名曰盜星,見則天下有大盜,多寇賊。」

積陵四十五

《黃帝占》曰:「積陵者,五星氣合之變,出西北,金水氣合也。」石氏曰:「西南有星,長三丈而出,(《荊州占》曰:有三星乃大星出。)金水氣合,名曰積陵,見則其下隕霜,兵水並起,五穀不成,人民飢。」(《荊州占》曰:天下穀十倍。)

瑞星四十六

《黃帝占》曰:「瑞星者,五星氣合之變,出與金木水火合,於四隅也。」石氏曰:「四隅有星,大而赤,察之,中黃,數動,長可四丈,此土之氣,效於四季,名曰四隅瑞星,所出兵大起,有土功。正月出,十月起兵;二月出,十一月起兵;三月出,七月起兵;四月出,九月起兵;皆期三年,中五年,遠七年。」

昏昌四十七

《黃帝占》曰:「有星出西北,氣青赤,以環之,中赤外青,名曰昏昌,見則天下兵起,國易政,先起者昌,後起者亡。高十丈,亂一年;高二十丈,亂二年;高三十丈,亂三年。」

華星四十八

甘氏曰:「有星出西北,狀如有環,名之曰華星,華星見西南,諸侯有失地西北國。」

白星四十九

郗萌曰:「有如星非星,狀如削瓜,有勝兵,名曰白星,白星出,為男喪。」

菟昌星五十

石氏曰:「西北菟昌之星,其有青赤環之有殃;青為水,此星見,天下易。」

格澤五十一

《黃帝占》曰:「格澤者,炎火之狀,(《天官書》曰:格澤,星也。)上黃下白,從地而上,下大上銳,見則不種而獲,(《天官書》曰:不有土功,必有大客至。)必有大客,鄰國來者,期一年,遠二年。」《廣雅》曰:「格澤,妖氣也。」《玉曆》曰:「格澤,氣赤如火,炎炎中天,上下同色,東西絙天,若於南北,長可四五裏,此熒惑之變見,兵起其下,伏屍流血,期三年。」《史記天官書》曰:「格澤星者,如炎火之狀,黃白起地,而下大上銳。其見也,不種而獲,不有土功,必有大客。」

歸邪五十二

巫咸曰:「如星非星,如雲非雲,名曰歸邪。」(李奇曰:邪音蛇。孟康曰:有兩赤彗,上向,上有蓋,狀如氣,下連星。)司馬遷《天官書》曰:「歸蛇見,必有歸國者。」

濛星五十三

蕭子顯《晉書》曰:「明帝大明三年十二月,夜有赤氣如牙旗,長短四面,西南最多,(按《天文占》,此為濛星,一曰刀星,亂之象。)大興末及此再見,王敦、蘇峻之禍,其應切矣。」《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大明三年正月,夜通天薄雲,四方生赤黃氣,長三尺,乍沒乍見,尋皆消滅。占曰:名濛星,一曰刀星,天下有兵,戰鬪流血。時南兗州刺史竟陵王誕尋據廣陵反,遣車騎大將軍沈慶之領羽林勁兵及豫州刺史宗谷、徐州刺史劉道降象軍,攻戰及屠城,城內男女道降,梟斬靡遺。七年正月,夜又通天薄雲,四方合,有八氣,蒼白色,長二三尺,乍見乍沒,亦名曰濛星,一名刀星。占曰:天下有兵。後二年,帝崩,大臣將相誅滅,皇子被害,昭太后崩,四方兵起,公遣諸軍,推鋒外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