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85. 卷八十五:妖星占上

Jack 在 2012, 九月 30 - 13:37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妖星占上

妖星所主一

《黃帝占》曰:「妖星者,五行之氣,五星之變。如見,其方以為災殃,各以其日五色占知何國,吉凶決矣。以見無道國、失禮邦,為兵、為飢、水、旱、死亡之征也。」《黃帝占》曰:「凡妖星所出,形狀不同,為殃如一。其出,不過一年,若三年,必有破國、屠城,其君死亡,天下大亂,兵士行,戰死於野,積屍縱橫,餘殃盡為水、旱、兵、飢、疾、疫之殃。」石氏曰:「妖星之狀不相類,其殃一也。其出,不過三月,必有破國亂君,伏死其辜,殃之不盡,當有旱、飢、暴、疾、疫矣。」甘氏曰:「凡妖星出見,長大,災深期遠;短小,災淺期近。三尺至五尺,期百日;五尺至一丈,期一年;一丈至三丈,期三年;三丈至五丈,期五年;五丈至十丈,期七年;十丈以上,期九年。審以察之,其災必應。」

天棓占二

《河圖》曰:「歲星之精,流為天棓。」甘氏曰:「天棓,一名覺星。」甘氏曰:「天棓,本類星,末銳,長四丈。」班固《天文志》曰:「歲星贏而東南。」盂康曰:「歲星見東方,行疾則不見,不見則變為妖星也。」石氏曰:「見彗星。」甘氏曰:「不出三月,乃生彗,本類星,末類彗,長二丈,盈而東北。」石氏曰:「見覺星。」甘氏曰:「不出三月,乃生天棓,本類星,末銳,長四丈也。」《春秋緯》曰:「天棓主滅兵。」《春秋潛潭巴》曰:「天棓主奮爭。」(《河圖》曰:分爭。)甘氏曰:「天棓出,其國凶,不可舉事、用兵。又曰:期三月,必有破軍、拔城。」《潛潭巴》曰:「棓槍出仲孟,芒交,若相棓,宰將伐主,天下大亂。」甘氏曰:「天棓出,期三月,必有破軍、拔城,人君伏,死其罪。」甘氏曰:「客天棓見,女主用事,其本者,為主人。」

天槍三

《河圖》曰:「歲星之精,流為天槍。」《春秋合誠圖》曰:「天槍主捕制。」《春秋緯》曰:「歲星退而西南,三月生天槍,陽沈變萌,戰亂兵行,諸侯大橫,所見國無用兵。」班固《天文志》曰:「歲星縮而西南。」孟康曰:「歲星當伏西方,行遲早沒,變為妖星也。」石氏曰:「見攙雲如牛。」甘氏曰:「不出三月,乃生天槍,左右銳長數丈,縮西北。」石氏曰:「見槍雲如馬。」甘氏曰:「不出三月,乃生天槍,本類星,末銳,長丈。」《河圖》曰:「天槍主改修。」甘氏曰:「天槍在西北,本類星,末銳,一丈。」甘氏曰:「天槍見,則女主有用事者,其本為主人。」巫咸曰:「天槍出,國有功。」班固《天文志》曰:「孝文後二年正月壬寅,天槍夕出西南。占曰:為兵、喪、亂。其六年十一月,匈奴入上郡雲中,漢起三軍,以衛京師。」(按劉向《洪範》曰:文帝崩,吳楚七國反者也。)郤萌曰:「歲星與日月同宿,八十日(闕)天槍出婺女,至胃,為天槍。」

天猾四

《河圖》曰:「歲星之精,流為天猾。」《河圖》曰:「」《春秋緯》曰:「天猾主招亂者。」《春秋緯》曰:「人主自恣,不備古王,逆天暴物,則天猾起,如眾馬,鬪於邦,地躍瓊,曰反光。」

天衝五

《河圖》曰:「天衝,歲星之精,流為之。」 劉向《洪範》曰:「天衝,其狀如人,蒼衣赤首,不動,其名曰天衝。」《春秋潛潭巴》曰:「天衝主滅位。」 《春秋運斗樞》曰:「衝星出,臣謀主,武卒廢,天子亡。」《運斗樞》曰:「天衝抱極泣帝前,血濁霧下天下憲。」(宋均曰:抱,猶向也;極,北辰也;泣,言有淚眾也;帝,大帝,即北辰也。血濁如霧,霧濁如血。)

國皇六

《河圖》曰:「歲星之精,流為國皇。」《春秋運斗樞》曰:「機星散為國皇。」巫咸曰:「國皇之星,大而赤,類南極老人星也。」《春秋緯》曰:「國皇主滅奸。」《春秋合誠圖》曰:「國皇主內冠,一曰主內難。」《春秋考異郵》曰:「國皇星見則兵起,天下急。」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光和中,國皇星見東南角,去地一二丈,如炬火狀,十餘日,不見。占曰:國皇為內亂,外內有兵喪。其後黃巾賊張角燒州郡,朝廷遣將討平,斬首十余萬級。中平年,宮車晏駕,大將軍何進令司隸校尉袁紹私募兵千余人,陰射洛陽城外,竊呼並州牧董卓,使將兵至京都,共誅中官,對戰南北,宮及闕下,死者數千人,燔燒宮室,遷都西京。及司徒王允與將軍呂布誅卓,卓部曲將郭汜、李催提兵攻長安,公卿百官吏民戰死者亦且萬人,天下之亂,皆自內發。」巫咸曰:「國皇星所指,其下起兵,兵強;或曰:其沖不利。」石氏曰:「國皇星入天庫,兵起亡地。」《荊州占》曰:「國皇入紫宮,國有大變,兵起。又曰:人主有憂。」《荊州占》曰:「國皇星入紫宮,兵起,得地。」

反登七

《河圖》曰:「歲星之精,流為反登。」《春秋緯》曰:「反登主夷分。」《春秋緯》曰:「皆少陽之精,司徒之類,青龍七宿之域,有謀反,若恣虐為害,主失春政者,以出時沖為期,皆主君征也。」

析旦八

《河圖》曰:「熒惑之精,流為析旦。」(或曰:招旦。)《春秋緯》曰:「析旦主弱符。」《春秋緯》曰:「析旦橫出,濁百尺,為相誅滅。」

蚩尤旗九

《河圖》曰:「熒惑之精,流為蚩尤旗。」(按《皇覽塚墓記》曰:蚩尤塚在東郡壽張縣闕鄉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祠之,有赤氣出,如絳帛,民名為蚩尤旗。《述征記》曰:須昌縣闕鄉有蚩尤塚,或云:上代民以十月旦祠之,輒有赤氣,如一疋絳,謂蚩尤旗也。《漢書》:武帝建元六年、元狩四年,並有長星見。班固《五行志》曰:為蚩尤之旗也。)《春秋運斗樞》曰:「旋星散為蚩尤旗。」《說苑》曰:「蚩尤旗,五星盈縮之所生也。」巫咸曰:「蚩尤之旗,類彗而後曲象旗。」夏氏曰:「四望無雲,獨見赤雲,蚩尤旗也。」《荊州占》曰:「蚩尤星如箕,可長二丈,末有星。」《呂氏春秋》曰:「亂國之主,象邪並積,有雲若桓藿,以長,黃上白下,其名曰蚩尤旗。」《春秋緯》曰:「蚩尤旗,誅逆國。」《春秋緯合誠圖》曰:「蚩尤之旗出,平四野。」《河圖提》曰:「帝將怒,則蚩尤旗出。」《論語摘輔象》曰:「虐王反度,則蚩尤旗出。」《洛書》曰:「旗刺旋,主備臣邊,雄侯之賢,主過出,兵馬驚。」《黃帝占》曰:「蚩尤旗,本類星而後委曲,其象旗幡,長可二三丈,見則王者鼓旗,大行征伐,四方兵大起,不然國有大喪,王者亡,期三年,中五年,遠七年。」(按《洪範五行傳》曰:武帝建元六年八月,長星出東方,長竟天。占曰:是蚩尤旗,見則王者征伐四方。自是之後,兵討四夷,連二十年。元狩四年四月,長星復出西北,是時擊胡狄。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獻初平三年九月,蚩尤旗長十餘丈,色白,出角亢之南,其後丞相曹公征伐天下且三十年。《魏志》曰:高貴卿公正元元年十一月,有白氣出南斗側,廣數丈,長竟天。景王問王肅,肅對曰:蚩尤之旗也,東南其有亂乎。二年正月,毋丘儉等據淮南以叛,大將軍司馬師討平之,自後征淮南,西平巴蜀。是歲吳主孫亮五鳳元年,太平三年,孫琳盛兵圍宮,廢亮為會稽王,孫琳主淮南、江東,同揚州地。故于時變見吳楚之分,則魏之淮南多與吳同災,是以毋丘儉以為已應,遂起兵而敗。三年,即魏甘露二年,諸葛誕又反淮南,吳遣朱異救之,及城陷,誕眾誅滅。《魏氏春秋》曰:正始元年十一月,蚩尤旗見於箕,東吳兵死沒各數萬人,車騎將軍黃權死之兆也。)《黃帝占》曰:「蚩尤旗出北斗,長二三丈,本有星,其上委曲,見則天下亂,大兵起,天子自將兵,旗鼓用,不然國有大喪,期百八十日,中一年,遠三年。」《春秋緯》曰:「蚩尤之旗見,則山崩。」《春秋緯》曰:「蚩尤之旗,五精離芒,天運大兵,垂其彗,後曲而前長,四方並亂,天下滅兵,群猾動,帝坐於堂。見則五寇行,主不正暴,必有反兵,期五年,天子憂,不以亡,則九年凶。加于斗宿,天子囂囂,出於列位,勉正四方。」《春秋緯》曰:「蚩尤伐矜、誅逆、滅患。蚩尤起,天下之兵,合禍紛紛。」《春秋緯潛潭巴》曰:「蚩尤之旗,主伐叛。又曰:主惑亂。」《春秋運斗樞》曰:「蚩尤之旗見,則山崩,後族擅權。」《春秋運斗樞》曰:「蚩尤旗幹太微,法式滅,帝死於野。」《春秋緯考異郵》曰:「蚩尤旗見,則王者伐枉逆。」《鉤命決》曰:「旗刺滯,咄咀出,匿謀合。」(旗,蚩尤旗也。)夏氏曰:「蚩尤旗,所見之方,其下有兵,四方盡有,天下有兵。」郤萌曰:「蚩尤旗守軫,赤,哭禮。」《荊州占》曰:「蚩尤旗見,則兵大起,不然有喪。」

昭明十

《河圖》曰:「熒惑之精,流為昭明。」(《荊州占》曰:填星之變,為昭明也。)《黃帝占》曰:「昭明者,五星之變,出於西方,名曰昭明,金之氣也。」《春秋合誠圖》曰:「赤彗分為昭明。昭明,滅光也。(宋均曰:滅主之光明也。)象如太白吐芒,故以為起霸之征,期七年。」《春秋運斗樞》曰:「機星散為昭明。」《黃帝占》曰:「西方有星,望之,去地可丈,而白有光,其類太白,數動,察之,中赤,是謂西方之野星,名曰昭明,出兵大起,其出也,下有喪;出南,則西方邦失地。」《黃帝占》曰:「昭明星出入畢中,有屠國。」《河圖》曰:「昭明茀心,天子三公,殺主必成。」《洛書兵鈐勢》曰:「昭明見,霸者生。」《春秋運斗樞》曰:「昭明有角,亡征也。」《春秋緯》曰:「昭明改德。」《春秋緯合誠圖》曰:「昭明所起,期七年,天子奪于,州牧去,所出下發。」《春秋緯考異郵》曰:「昭明星見,則國滅,賢主立。」《春秋緯考異郵》曰:「昭明如太白,不行。」《春秋緯潛潭巴》曰:「昭明起有德。」巫咸曰:「昭明所起,國起兵,多變。」巫咸曰:「西方有星,大而白,有角目下視,名曰昭明,金之精,出則兵大起;若守房星,國有大喪,必有屠城;昭明下,則為天狗,所下者大戰流血;星出非其方,有兵,沖則不利,期不出三年。」郤萌曰:「昭明星見,大人凶。」郤萌曰:「昭明出,兵大起。」郤萌曰:「昭明星守心,大有喪。」郤萌曰:「昭明星見虛中,天下無兵兵起,有兵兵罷,大臣為謀。」《天官書》曰:「昭明大而白,無角,乍上乍下,(孟康曰:形如三足幾,上有九彗上向也。)所出國起兵,多變。」《荊州占》曰:「昭明星出營室中,大臣為亂,無兵兵起,有兵兵罷。」

司危十一

《河圖》曰:「熒惑之精,流為司危。」《春秋合誠圖》曰:「白彗之氣,分為司危。司危,平非也,以為乖事之征。」《春秋運斗樞》曰:「機星散為司危。」孟康曰:「司危星,大而有毛,兩角。」《荊州占》曰:「司危類太白,數動,察之,赤。」《洛書》曰:「司危出,強國盈。」《春秋緯潛潭巴》曰:「司危,主擊強侯兵也。」《合誡圖》曰:「司危如太白有目,以為乖事之征,見則主失法,期八年,豪傑起,天子以不義失國,有聲之臣行主德也。」(宋均曰:聲,名稱也。)《春秋緯考異郵》曰:「司危見,則其下國殘賊。」《天官書》曰:「司危星,出正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七丈,而白類太白;一曰:見,兵起,強。」《天官書》曰:「司危出非其方,下有兵,沖不利。」《荊州占》曰:「司危出,則兵起,其下為喪。」

天攙十二

《河圖》曰:「熒惑之精,流為天攙。」《春秋緯》曰:「歲星退如西北,三月生天挽。」郤萌曰:「星出,其狀白小數動,是謂攙星,一名斬星。」孫炎曰:「攙槍,妖星別名也。」(屍子曰:彗星為攙槍也。)《春秋緯潛潭巴》曰:「天攙主煞時。」甘氏曰:「天攙見,女主用事者,其本為主人。」甘氏曰:「天攙出西南,長數丈,左右銳,出而易處。」巫咸曰:「天攙出,其國內亂。」京房曰:「天攙出,其下相攙,為亂、為兵,赤地千里,枯骨藉藉。」(按班固《天文志》曰:孝文後二年正月壬寅,天攙夕出西南,後匈奴入上郡雲中,漢其軍以衛京師也。)郤萌曰:「攙星出,即出,兵起,出於東方,國益,鄉皆然。」班固《天文志》曰:「天攙出,為兵喪。」《河圖》曰:「太陽之精,赤鳥七宿之域,有謀反,若悖心,為虐害,主失政者,期如占,皆以類名之也。」

五殘十三

《河圖》曰:「五殘,主奔亡。」《河圖》曰:「填星之精,流為五殘。」《春秋運斗樞》曰:「旋星散為五殘。」《春秋合誠圖》曰:「蒼彗散為五殘,如辰星出角,陽失德,故生角。五殘者,五分也,故為殘毀敗之征。」(宋均曰:五殘五分,彗一本而五枝也。)期九年,奸興,三九二十七,亂大不可禁。」《黃帝占》曰:「五殘者,五行之變,出於東方,名曰五殘,木之氣也。」宋均曰:「五殘,一曰五鋒。」巫咸曰:「五殘星,出正東方之野,星狀類辰星,可去地六七丈,大而白。」《春秋合誠圖》曰:「五殘主乖亡。」郤萌曰:「五殘,兵星也。」《黃帝占》曰:「東方有星,望之,去地可六丈,大而赤,察之,中青。(孟康曰:星表青氣如有暈也。)其類歲星,是謂東方之野星,名曰五殘,出則兵大起,其出也,下有喪;北出,則東方邦失地。」《河圖》曰:「五殘出,則宰司馬之輩萌。」《河圖》曰:「五殘出,四蕃虐,天子有急兵。」《洛書洛罪級》曰:「五殘六賊出,禍合天下,逆侵關樞。」《洛書兵鈐勢》曰:「五殘起,野亂成。」《洛書》曰:「五鋒星出翌,白帝亡也。」《尚書緯運期授》曰:「白帝亡也,五殘出。」《春秋緯考異郵》曰:「五殘備急。」《考異郵》曰:「五殘見,則主誅政、去伯。」郤萌曰:「五殘見,則國殘,起奔系亡。」《天官書》曰:「五殘所出非其方,為其下有兵,沖不利。」《荊州占》曰:「五殘大而赤,數動,察之而青。」《荊州占》曰:「五殘出則兵起,其下為喪。」

六賊十四

《黃帝占》曰:「六賊者,五行之氣,出於南方,名曰六賊,火之氣也。」孟康曰:「六賊星,形如彗。」《黃帝占》曰:「南方有星,望之,去地六丈,赤而數動,察之有光,其類熒惑,是謂南方之野星,名曰六賊,出則兵起,其國亂。其出也,下有喪;出東方,則南方邦失地。」巫咸曰:「六賊星見,出正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有光。」《天官書》曰:「六賊星所出非其方,為其下有兵,沖不利。」

獄漢十五

《河圖》曰:「填星之精,散為獄漢。」《春秋運斗樞》曰:「權星散為獄漢。」《黃帝占》曰:「咸漢者,五行之氣,出於北方,名曰咸漢,水之氣也。」班固《天文志》曰:「獄漢,一名曰咸漢。」《天官書》曰:「獄漢星,出正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察之中青。」孟康曰:「獄漢,青中赤表,下有三彗縱橫。」《春秋合誠圖》曰:「獄漢主逐王。」《春秋潛潭巴》曰:「獄漢主刺王。」《黃帝占》曰:「北方有星,望之,可去地六丈,大而赤,數動,察之,中青黑,其類辰星,謂北方之野星,名曰咸漢,出則兵起,其出也,下有喪;出西,則北方之邦失地。」《洛書兵鈐勢》曰:「獄漢動,諸侯驚。」《春秋運斗樞》曰:「獄漢出,陰精橫。」《天官書》曰:「獄漢所出非其方,為其下有兵,沖不利。」《荊州占》曰:「獄漢出則兵起,其下為喪。」

大賁十六

《河圖》曰:「填星之精,散為大賁。」《河圖》曰:「大賁出,主暴沖也。」

炤星十七

《河圖》曰:「填星之精,散為炤星。」《河圖》曰:「炤星主滅邦。」又曰:「炤星見,主滅亡。」

絀流十八

《河圖》曰:「填星之精,散為絀流。」《春秋緯》曰:「絀流主伏逃。」《河圖》曰:「絀流動,天下嗷,主自理,無所逃。」

茀星十九

甘氏曰:「茀星出東南,本有星,末類茀,所當之國,是受其殃。」京房曰:「茀星三角,三年消;五角,五年消;七角,七年消;九角,九年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