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82. 卷八十二:客星占六

Jack 在 2012, 九月 29 - 10:0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客星占六

客星犯石氏中官上

客星犯攝提一

郤萌曰:「客星入攝提座,謀臣在側,聖人受制。」郤萌曰:「客星當攝提口,將受主俸,不為主用。」郤萌曰:「客星舍攝提角,不去,國家有喜。一曰:天下必有開倉者。」《河圖聖洽符》曰:「客星出攝提,若守之,天下大亂,人君自將兵,君臣謀,兵起宮中,不出其年。」

客星犯大角二

甘氏曰:「客星出大角,大兵起,天下亂,若守之二十日以上,王者惡之,國易政,期三年。」《海中占》曰:「客星出入大角,天下亂,兵大起,臣謀其主,不則天下出水,入城郭,煞人民,期百日。」 (郤萌曰:期三十日。)郤萌曰:「客星入中大角,天角,天子之席,有奇令。」郤萌曰:「客星舍抵大角,留不去,國家有大責。」石氏曰:「他星守大角,諸侯有謀上者。」郤萌曰:「客星守大角,天下有憂。」郤萌曰:「客星守大角,太子耗衰。」郤萌曰:「客星入座,謀臣在側,聖人受制。」

客星犯梗河三

《海中占》曰:「客星干犯梗河,天子慎邊,四裔不靖。」《荊州占》曰:「有星入天矛,天下兵起。」陳卓曰:「客星入梗河,天下兵起。」石氏曰:「黃白星出天矛,天子用兵。」《玉曆》曰:「客星出梗河,北兵為亂,侵陵中國,人主有憂,期二年。」(按司馬《天文志》曰:孝明帝永平四年八月辛酉,客星出梗河西北,指貫索,七十日去梗河,為北兵至。五年十一月北匈奴七千騎,入五原塞,又入雲中,至原陽也。)石氏曰:「黃白星走天矛,正中之,有軍,兵罷;無軍,天子有獻兵者;星赤,兵內起,大將為亂;蒼白,將有疾;黑,將死;三夜不去,天子多戮者。」石氏曰:「客星舍梗河,主在東之君,人民相師長,強者為虎狼,小民為魚肉。」《海中占》曰:「客星舍梗河,陰陽不和,天下大風,樹木皆倒。」《天官書》曰:「客星守天矛,若出之,北兵大動,有喪。」石氏曰:「客星出入,若守梗河,朔兵大起。」

客星犯招搖四

石氏曰:「客星干犯招搖,朔兵大來,不出一年。」韓楊曰:「客星入招搖,南夷王且操奇物來降國者。」《黃帝占》曰:「客星出招搖,朔兵來。一曰:夷狄勝,若旱多風。」石氏曰:「客星出招搖,兵革大起,朔兵為亂,若單于死,期一年。」黃帝曰:「客星當天庫,天下兵革。」石氏曰:「客星當天庫,將受主命,不為主用。」石氏曰:「客星走招搖,北兵來。」黃帝曰:「客星居招搖間,北兵起。」郤萌曰:「客星舍匈奴星,(按招搖無匈奴之名,郤萌曰此,當以招搖主北兵,以入招搖占中國,兼錄之也。)人面龍身,留十餘日不去,占主內相賊,國家兵起,敵人來降。」石氏曰:「客星守招搖,北主死,其民亂。」石氏曰:「客星守招搖,蠻夷君死民亂。」班固《天文志》曰:「客星守招搖,蠻夷有亂。」

客星犯玄戈五

陳卓曰:「客星干犯玄戈,占單于大敗,期二年。」《黃帝占》曰:「客星出玄戈,敵兵大敗,若有死王,期二年。」《荊州占》曰:「客星守玄戈,天子死。」石氏曰:「客星守玄戈,北兵來。」

客星犯天槍六

郤萌曰:「客星入天槍,天下有飢兵。」《荊州占》曰:「客星入天槍,有大戰。」石氏曰:「客星出天槍,邊外有急,機槍用,有兵起,大將出,期一年。」

客星犯天棓七

石氏曰:「客星干犯天棓,兵大起,期二年。」焦延壽曰:「有星入天棓,大兵當起。」《玉曆》曰:「客星出天棓,兵大起,下謀上,大人有戮者,期二年。」

客星犯女床八

石氏曰:「客星干犯女床,貴人暴誅,期百八十日。」郤萌曰:「有星入女床,有異女來誤我王。」《荊州占》曰:「客星入女床,若動搖,女有大行,若天下女子有憂。」甘氏曰:「客星出女床,若守之,強臣執政,貴人有暴誅者,期百八十日。」《荊州占》曰:「客星守女床,後宮女凶。」

客星犯七公九

《河圖聖洽符》曰:「客星出七公,及守之,將相有憂,禦臣受戮,若議人有罪,直言者凶。」《黃帝占》曰:「客星守七公,為飢民,君不安。」

客星犯貫索十

石氏曰:「客星干犯貫索,不有大赦,必有大獄,民叛,篡弑君,不過三年。」石氏曰:「客星入貫索,天下多死人。」石氏曰:「他星入貫索二日,有喪。」《荊州占》曰:「黃星入貫索,諸侯有以地坐法者。」《黃帝占》曰:「有星出貫索中,有救。星大,大赦;星小,小赦。」《荊州占》曰:「客星出貫索,其國亡土邑。」齊伯曰:「客星入貫索,大臣有謀,下有反者,貴人多下獄,一日守之,十日有大赦,期一年。」(按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明皇帝永平四年八月辛酉,客星出梗河西北,指貫索,七十日去。貫索,貴人之牢。陵鄉侯梁松怨望,懸飛書誹謗朝廷,下獄死,妻子家屬徙九真也。)

客星犯天紀十一

《黃帝占》曰:「客星入天紀,有拘主。」《黃帝占》曰:「客星入天紀,諸侯舉兵,國政亂。」《甄耀度》曰:「客星出天紀,大臣執權,兵宮中,人主有憂,若強臣相戮,期不出二年。」郤萌曰:「客星行紀星,有飢民,君不安。」石氏曰:「他星守紀星,君不安,有飢民。」

客星犯織女十二

石氏曰:「客星犯織女,天子女誅死。」陳卓曰:「客星干犯織女,後族為亂,貴女有誅者,期三年。」郤萌曰:「客星入織女,為旱。」郤萌曰:「客星入織女、貫索、須女者,皆等。須女主帛絮,貫索主麻縷,織女主布帛及五彩,皆貴,各守其價,十日一倍,二十日再倍,三十日三倍,皆以四時相執。守南,南方貴;守北,北方貴;守西,西方貴;守東,東方貴;守中,中貴。所守,其國皆貴。其餘星皆仿此。」《荊州占》曰:「奇星入織女,有兵,十年乃解。一曰:人主攻一家、一國,若族之。」石氏曰:「赤星入織女,主攻一國,殘之。又曰:接客來,黃星入,女子受地者;黑星入,淫婦憂;青星入,以憂來者。」石氏曰:「客星入織女,有女使者,若中守棄犯之,女君誅,若有婦女之事。」石氏曰:「黑星出織女,女子多懷子死。」《海中占》曰:「客星出織女,若入之,後族為亂,若誅臣;一曰貴女有誅者,各以五色占。白為喪,赤為兵,黑為水,黃為旱,青為飢。」《荊州占》曰:「客星出織女,宮人逃。」(一書曰:青星。)《黃帝占》曰:「客星出入織女,絲絮布帛貴,在後年。」石氏曰:「客星出入(郤萌曰:守)織女,有誅臣降王。」郤萌曰:「客星在織女下,兵起,必戰,不出十日。」郤萌曰:「客星舍織女,後宮有以梁死者。」石氏曰:「他星守織女,女有憂,若有嫁娶之事。」石氏曰:「他星守織女,乍出乍入,前後左右,回惑其色,色青為飢,赤為兵,黃為旱,白為喪,黑為水。」郤萌曰:「客星守織女,山搖地動,若牛疾。」《荊州占》曰:「客星守織女,有女子使來者。色青,憂以來;赤,有奇客來;黃白,宮女有喜。」

客星犯天市垣十三

《文曜鉤》曰:「客星入天市垣,兵大起,斧鉞用,大臣當有斬者,近期一年,遠期三年。」石氏曰:「客星入天市垣,色黑,市使死。」石氏曰:「客星入天市,黃白,市使憂;黑,死;以日占何國。」石氏曰:「客星入天市,聚者皆起,或不得耕食,大兵橫流,期三年。」石氏曰:「客星入天市,大臣誅,有戮卿;一曰:有戮王,皆期一年,遠三年。」(按班固《天文志》曰:孝宣地節元年七月癸酉,客星入天市,芒炎東南指,其色白,是時楚王延壽謀逆自殺。地節二年,故將軍翟告夫人顯,將軍霍禹、范明友、奉車霍山及諸昆弟嬪婚為侍中,諸曹、九卿、郡守皆謀反,夷族,伏其辜也。)郤萌曰:「客星入市中,兵犯外城。」郤萌曰:「客星入天市中,糴石三百,居市門者石五百五十,亦曰遊市旁者石百。」郤萌曰:「赤星入天市,棄市滿天下。」郤萌曰:「黃白星入天市。嗇夫不遷即賜。」郤萌曰:「客星遁,或若填星所發,入市中而出外,死罪復生。」郤萌曰:「赤星長尋,集天市中,有兵。」郤萌曰:「青黑星出天市,嗇夫不死即免。」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中平五年六月丁卯。客星如三升梡,出貫索西南,南行入天市,至尾。占曰:為貴人喪。明年四月,宮車晏駕。」謝承《後漢書》曰:「吳郡周敞師事京房,房為石顯所諧,系獄,謂敞曰:吾死後三十日,客星必出天市,即吾無辜也。後果如言,敞上書陳其枉。」《荊州占》曰:「客星出入天市,旗兵大起,大將斬。」《玄冥》曰:「客星出天市,執令者死,大臣誅,有貴人多市死者,期二年。」郤萌曰:「客星入若守天市,執令者死。」郤萌曰:「太白星入若守天市,天下亂。」 郤萌曰:「太白星入若守天市,度量不平,市亂。」

客星犯帝座十四

石氏曰:「客星干犯帝座,人民大亂,官朝徙大臣,期三年。」《荊州占》曰:「客星入帝座,留不去,則有貴人變更令。」《荊州占》曰:「赤星入帝座,朝廷有兵。」《河圖帝覽嬉》曰:「客星出帝座,若守之不去,則有貴人變更法令,大臣為亂,人主不安。」

客星犯天候十五

《荊州占》曰:「客星入天候星,士卒罷,人有急行。」石氏曰:「客星出候星,天下亂,人民相攻,士卒出,有急行。」石氏曰:「客星守候星,候者憂。」石氏曰:「客星守候星,外客欲為主也。」《荊州占》曰:「客星守候星,天下大亂。」

客星犯宦者十六

石氏曰:「客星干犯宦者,宦者滅亡。」郤萌曰:「客星舍宦者星,左右貴人有不長者。」《玉曆》曰:「客星出守宦者星,左右貴人有不廢者,不能守其貴;一曰:有讓位者。」

客星犯宗人十七

《河圖聖洽符》曰:「客星出宗人,帝族親多死者;一曰:王者不親宗族。」郤萌曰:「客星舍宗人,留不去,有貴人死者。」

客星犯宗正十八

《荊州占》曰:「客星守宗正,更號令。」甘氏曰:「客星出宗正,守之不去,左右宗族幸臣多死,不出其年。」

客星犯宗星十九

《聖洽符》曰:「客星出宗星,帝族親多死者;一曰:王者不親宗族。」石氏曰:「客星守宗星,宗人不和。」

客星犯東西咸二十

齊伯曰:「客星出東西咸,女主自恣,若淫泆;一曰:貴人女有憂,若有黜者,不出其年。」《荊州占》曰:「客星守東西咸,人主淫泆失道。」

客星犯天江二十一

《黃帝占》曰:「客星入天江,河津關絕道不通;一曰:河津吏有憂。」《甄曜度》曰:「客星出天江,有大水,河海溢,津關塞,民多飢。」陳卓曰:「客星幹曆天江,大兵攻王國,王者以赦除之,則國豐年。」《黃帝占》曰:「客星守天江星一日,津河吏有憂。」

客星犯建星二十二

陳卓曰:「客星干犯建星,王失道,忠言者誅,賢士逃亡。」《海中占》曰:「客星入建星,(郤萌曰:守)有熹福,穀大熟。」郤萌曰:「客星入建星,君不親其大臣。」郤萌曰:「赤星入建星,人主謀兵,兵罷;出建星,軍乃戰。」郤萌曰:「赤星入建星,津河水大出,橋樑不通。」《海中占》曰:「客星出建星,君不親其大臣,上下相疑,主令不行。」郤萌曰:「客星舍建星,留不去,即有大兵,馬大貴。」郤萌曰:「客星守建星,人民安。」郤萌曰:「客星入守建星,人臣自臨府事。」《玄冥》曰:「客星中而守之,天下道塞,多有盜賊,關梁不通,期二年。」

客星犯天弁二十三

《文曜鉤》曰:「客星出天弁,若守之,有囚徒兵起;一曰:五穀傷,大貴。」

客星犯河鼓二十四

《黃帝占》曰:「客星入河鼓,色赤有兵,黃則天下安,蒼則不用。」郤萌曰:「有星入河鼓,有兵,三軍出之野。」郤萌曰:「大星入河鼓,有兵,三將軍出。」郤萌曰:「火星入河鼓,天下鼓出。」郤萌曰:「大赤星入河鼓星,大將驚,蒼黑,憂;黃,更地;黑,入之死。」《荊州占》曰:「客星入河鼓,兵吏驚。」《黃帝占》曰:「客星出河鼓,兵出;入河鼓,兵入。」巫咸曰:「客星出河鼓,旗鼓大用,有兵起,將軍立旗幟;一曰:穀貴,軍絕糧,不出其年。」石氏曰:「大赤星若出河鼓,所守之國將驚,若受令出。」郤萌曰:「客星舍河鼓,中國有鐘鼓之音,若立旗幟。」石氏曰:「客星守河鼓,三將軍食絕。」郤萌曰:「客星守河鼓,將軍戰亡,有奪鼓者。」《荊州占》曰:「客星守河鼓,兵革起,旗鼓用。」《黃帝占》曰:「客星中犯乘守河鼓,所中犯者誅,若有罪。」

客星犯離珠二十五

《荊州占》曰:「客星犯離珠,後宮凶。」《玉曆》曰:「客星出離珠,若守之,後宮凶,若宮人有罪誅者,期二年。」

客星犯匏瓜二十六

石氏曰:「客星干犯匏瓜,政亂,近臣相譖,宮有戮死者,以赦除咎。」《黃帝占》曰:「客星入匏瓜,有大憂,若魚鹽價十倍。」石氏曰:「客星色青,入匏瓜,諸侯有來獻果者,中有藥,不可食。」石氏曰:「客星色赤,入匏瓜,人主攻一邑,族之。」石氏曰:「客星色白,入匏瓜,有喪。」石氏曰:「有星色黑,入匏瓜中若外,皆為魚鹽貴;出匏瓜,君使人賜諸侯果。」《黃帝占》曰:「客星色赤,出匏瓜,天下有遊兵而不戰。」《黃帝占》曰:「客星白,(一本曰:色青也。)出匏瓜,君使人遺諸侯果。」甘氏曰:「客星出匏瓜,人主憂,備毒藥,若諸侯獻果,中有藥,不可食,防備之,若食憂,期三年。」《黃帝占》曰:「有星出入匏瓜,若在其下,皆為食官有憂。」《黃帝占》曰:「客星守匏瓜,山搖。」《黃帝占》曰:「有星守匏瓜,有食有憂。」石氏曰:「客星守匏瓜,山谷多水。」《黃帝占》曰:「客星入若守匏瓜,備奸人獻食物,有毒藥也。」

客星犯天津二十七

石氏曰:「客星干犯天津,賊斷王道。」《黃帝占》曰:「客星入天津中,若守之,津河道不通。」《聖洽符》曰:「客星出天津,天下關絕,不通,若津吏有憂罪者。」郤萌曰:「客星入天津,諸侯不通,天下備道,修橋樑。」郤萌曰:「客星入河中,貴人有溺死者。」郤萌曰:「客星守天津,水道不通,若船貴;一曰:津河吏有憂。」《荊州占》曰:「客星守天津,津不可渡。」石氏曰:「他星守犯天津,津河為敗。」

客星犯螣蛇二十八

《荊州占》曰:「客星守螣蛇,水雨為災。」石氏曰:「他星守犯螣蛇,水物不成,水蟲為敗。」

客星犯王良二十九

郤萌曰:「客星入王良,將士皆亡。」《甄曜度》曰:「客星出王良,天下有急,關津不通,兵起,若馬多死,期二年。」石氏曰:「客星守王良,津河不通。」郤萌曰:「客星守王良,天下有急,馬大動;一曰:疾病。」郤萌曰:「赤星守王良,兵起;一曰:守王良,天下大水,橋樑不通。」《海中占》曰:「客星入王良而守之,天下兵起,車騎行,人主憂,將軍有死者,期三年。」

客星犯閣道三十

陳卓曰:「客星干犯閣道,王者居正殿,不私行,則災自消。」《玄冥》曰:「客星出閣道,有驚戒之事,若道中有伏兵,人主備左右,慎女兵。」

客星犯附路三十一

陳卓曰:「客星干犯附路,道不通,天下半隔,期一年。」焦延壽曰:「有星入附路,兵大起。」郤萌曰:「有星入附路,馬賤。」巫咸曰:「客星出附路,若守之,太仆有憂,若以馬罪;一曰:馬當賤,期不出一年。」

客星犯天將軍三十二

《河圖帝覽嬉》曰:「客星出將軍,將軍有憂,若黜者,若軍吏不忠,有過罪者。」石氏曰:「有星守天將軍,大將軍有憂;一曰:軍吏不安,以飢為敗。」

客星犯大陵三十三

《荊州占》曰:「客星入大陵,若守之,君有大陵功之令。」《黃帝占》曰:「客星出大陵,有土功墳陵之事,若犯積屍,國有大喪,人主當之,期三年。」石氏曰:「他星若入守大陵,有土功事。」

客星犯天船三十四

郤萌曰:「客星入天船,水大至。」石氏曰:「客星出天船,天下大水,舟船用,若有船事,期不出年。」郤萌曰:「客星守天船,有兵;一曰:王船有事,不出一年。」

客星犯捲舌三十五

《玉曆》曰:「客星出捲舌,若守之,天下有妄言惑其君者,君信讒臣,罪無辜者。」(按班固《天文志》曰:元帝二年五月,客星見昴分,居捲舌東,可五尺,青白色,炎長三寸,其年十二月,钜鹿都尉謝君男詐為神人,論死,父免官。孟康注曰:姓謝,名君。男,兒也,不紀其名,直言男者也。」

客星犯五車三十六

石氏曰:「客星干犯五車,兵滿野,天下半傾,百姓徙居,去其土,期三年。」《黃帝占》曰:「客星入五車,色黃,人主受賀;色白,言義;色赤,言兵;色青,言愛;色黑,大人當之。」《海中占》曰:「客星入五車,所守土穀貴。」郤萌曰:「客星入五車,糴倍價;一曰:車倍價,皆為後年。」郤萌曰:「客星入五車,為赦。」《荊州占》曰:「客星入五車,人相食,若大水,溝瀆溢。」《黃帝占》曰:「有星出五車,色白,君使人諸侯,以車為戒;色黃,受賀;赤,言兵,車騎滿路;色黑,多死者;以其日占期。」 郤萌曰:「客星出五車,兵出;入五車,兵入。」《玄冥》曰:「客星出五車,天下兵起,車騎滿野,將相有憂,五穀大貴,人民飢,期百八十日,中一年,遠三年。」郤萌曰:「客星出入五車,以守五車,可取者。客星出入蕡車,取蕡;出入麥車,取麥;出入豆車,取豆;出入黍粟車,取黍粟;出入稻米車,取稻米;出以其行,為粟,其出入中行,石二百;出入外行,石百錢。」《黃帝占》曰:「客星守五格休左者,軍大發;守休右,留十日,天下有喪,大亂。」郤萌曰:「客星守五車。兵革起。」《海中占》曰:「客星入五車,犯守之,大人有憂,車騎發用,將軍出令,國易政,期三年。」

客星犯天關三十七

《黃帝占》曰:「客星入天關,諸侯不通,民多相攻,且有兵,子伐父,弟伐兄,是謂不理,各去其鄉。」郤萌曰:「客星入天關,民多疾病。」郤萌曰:「有星入天關,天下有急;一曰:關市不通。」《荊州占》曰:「客星入天關,多盜賊,道路不通。」石氏曰:「他星入天關,兵戰不勝。」石氏曰:「客星出天關門,天下起兵不戰。」《孝經章句》曰:「客星守天關,羊馬牛大貴,不出三年,有德令。」《荊州占》曰:「客星守天關,諸侯不通,期十二日。又曰:民飢。又:有自責者。」

客星犯南河界三十八

石氏曰:「客星出南河界,有男喪事於外;入南河界,有男喪事於內。」石氏曰:「客星出南河,有喪事於外,皆為男喪;暈三重,必有降城;一曰:客星干犯兩界間,天子出走,大臣執威,王者以赦除咎。群臣尊負,天子以寡。」《黃帝占》曰:「客星守南河界,有水。」《荊州占》曰:「客星守南河界,民多溫病。」齊伯曰:「客星出南河,若守之,蠻夷兵道不通;一曰:入南河界,為旱災,天下大飢,期二年。」郤萌曰:「客星行南河界中,若守之,皆為旱。」郤萌曰:「客星入北河界。從東入,九十日有兵;從西入,六十日有喪。」郤萌曰:「客星他所來,入北河界間,諸侯有奸。」《甄曜度》曰:「客星出北河,朔兵動,關道塞,其國有憂;一曰:入北河,為水、飢,期一年。」《黃帝占》曰:「北河界多客星,朔兵起。」郤萌曰:「北河界下多小星者,民不治,將不明,多有失職。」郤萌曰:「客星若赤星,守北河界,臣賊主;一曰:大臣誅。」《荊州占》曰:「客星守北河界,後有乳疾。」郤萌曰:「客星見南北河界間,奸人在中。」《帝覽嬉》曰:「大客星居兩界間,天下有難,道在天門中,邦家不通。」

客星犯五諸侯三十九

石氏曰:「客星干犯五諸侯,王室大亂,兵起,天子宗廟不祀。」《海中占》曰:「客星出五諸侯,大臣有憂,若執法者有罪;一曰:議臣有黜者。」郤萌曰:「客星守五諸侯,天下大亂。」郤萌曰:「客星守五諸侯,天子親屬失位,大水行,五穀大貴,天下民多死於道旁者,秦國尤甚。」《荊州占》曰:「客星守五諸侯,諸侯亡地;一曰:諸侯有憂,秦國受重殃。」

客星犯積水四十

石氏曰:「客星干犯積水,兵起宮門,宗廟毀絕,大臣有憂。」巫咸曰:「客星出積水,天下大水,溝渠溢,有攻堤防之事,期不出年。」

客星犯積薪四十一

石氏曰:「客星干犯積薪,有亂臣在宗廟。」石氏曰:「客星出積薪,有憂,若以薪蒿之事而致罪者。」

客星犯水位四十二

石氏曰:「客星干犯水位,水道不通,伏兵在水中,以水為害。」《荊州占》曰:「客星守水位而川流溢。」《玉曆》曰:「客星出水位,天下以水為令,法官有憂,若臣下有謀,兵起,期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