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81. 卷八十一:客星占五

Jack 在 2012, 九月 29 - 10:04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客星占五

犯南方七宿

客星犯東井一

郤萌曰:「客星犯東井,國有土功事,小兒妖言。客星犯乘守東井,此日國亂兵起。」《荊州》曰:「客星干犯東井,其國用兵,大臣誅,期八十日。」黃帝曰:「客星入東井,五穀不收,糴大貴。客星出北斗,入東井,有邑將治陂堤及水事。」《孝經章句》曰:「客星入天渠,道塗不通,以水為敗。」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永初元年八月戊申,客星在東井、弧星西南,是時羌反,斷隴道,遣帥將左右羽林北軍五校及諸郡兵征之。是歲,郡國四十一郡,三百一十五所,雨水四瀆溢,傷秋稼,壞城郭,殺人之甚也。」石氏曰:「有星入東井,有客以水令來者。」郤萌曰:「客星出柳入井,主浮船。又曰:入東井,君失政,臣為亂,大人當之。一曰:宮中有大憂。」《荊州》曰:「客星入東井,貴人死,若有奇令,多失火,火神從天下,妖祥自地出。」《西官候》曰:「客星入東井,貴人有疾者。」《百二十占》:「他星入東井,有水事於國內。」黃帝曰:「客星出東井,宮中火起,大人為亂,

兵大起,將軍有憂,若白衣有自立者,其國必破,期三年。」《百二十占》曰:「他星出東井,有水事於邦外。」郤萌曰:「客星出東井,水潦且至。」《荊州》曰:「客星經絕東井,名水有絕者。」黃帝曰:「客星入東井中,留十日而成勾己,有贖罪之令,期十月;客星守東井,水。」石氏曰:「客星守東井,有旱蟲,人多疾;一曰:貴人死,以其國占之。」甘氏曰:「客星守東井,有白衣自立者,其國破,不出年中。」巫咸曰:「客星留守東井四十日已上,貴人女有懷子而化為水者。」郤萌曰:「客星守東井,多失火者;一曰:大臣為亂;一曰:三十日已上,貴人女有懷子而死者;一曰:百川皆溢;又曰:天子以酒為憂。貴人有族者,男子不得耕,女子不得織。」《荊州》曰:「客星守東井,貴人有疾者。」《玉曆》曰:「客星守東井左右,秦以飢,相有罪咎,齊以聞,梁有火災。」《西官候》曰:「客星守東井,色赤,宮中憂,留二十日,貴人女有死不得子者;色黑,為大水、舟船事,有水令。」《巫咸》曰:「客星出東井而守之,宮中火起,大人為亂,王者以舟船為急,河海溢,土功並起,人無食,白衣有自立者,其國破,期三年。」焦延壽曰:「客星入越,大臣多斬者。」

客星犯輿鬼二

甘氏曰:「客星犯輿鬼,國有非次自立者,必敗亡。」石氏曰:「有星入輿鬼,有詛盟鬼神祠祀之事於國內。」(《南官候》曰:於國外。)夏氏曰:「客星入天屍,帝王亡,天下多病。」郤萌曰:「客星入天屍,民多死;一曰:有大喪。客星入輿鬼,人相食。他星入輿鬼,鈇鑕用,大臣誅。客星入天屍,金玉府中,三日一環之,有赦。」陳卓曰:「有星入輿鬼,有軍,若大人憂。」《百二十占》曰:「他星入輿鬼,有祀事於國內;出鬼,有祀事於國外。」巫咸曰:「客星出輿鬼,其國有喪;出南,為人君;出北,為女主;左,為太子;右,為庶子;若守四星,隨其所犯發之,期不出三年。」《荊州》曰:「客星入輿鬼,留三十日以上,天下金玉用易錢。」黃帝曰:「客星守輿鬼,人君有大憂;一曰:貴人有大憂。」《孝經章句》曰:「客星守輿鬼,在其中央,主喪亡,棺木貴,倍其價。」石氏曰:「客星守輿鬼,秦有奸臣欲危其主。」甘氏曰:「客星守輿鬼,五十日不去,國有大喪,兵大起,將軍戰于野,多有死者,期不出一年。」巫咸曰:「客星守輿鬼。南,男子多死;守北,女子多死;守西,長老貴人多死;守東北一星,棺木貴,鐵器、魚鹽大貴,皆三倍。」郤萌曰:「客星守輿鬼,馬貴;一曰牛貴;又曰多土功事。皆變易更政。男子不得耕。女子不得織。」《荊州》曰:「客星守輿鬼東北星,棺木貴;守東南星,五穀貴;守西南星,金錢貴;守西北星,鐵器、魚鹽百倍。」《玉曆》曰:「客星守輿鬼,秦有疾。」《南官候》曰:「客星守輿鬼,入鈇鑕,有兵罷;客星守輿鬼,陣兵不戰。」黃帝曰:「客星出若守輿鬼西,若從西入輿鬼,老人死;出,若守東,若從東入,丁少年死。」黃帝曰:「客星出若守輿鬼南,若從南入輿鬼,男子死;出,若守北,若從北入,女子死。」荊州曰:「客星干犯守輿鬼,天下有大喪,陽為君,陰為後,左為太子,右為貴臣;又隨所守主闕,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

客星犯柳三

荊州曰:「客星干犯柳,周國當之,期九十日。」黃帝曰:「客星入柳,道路不通。」郤萌曰:「客星入柳,兵從澤起。又曰:大師有喪,色黃有喜。」《荊州》曰:「客星入柳,兵大起,人大恐,布帛綿絮貴。」《南官候》曰:「客星入柳,有兵發行;色赤,怒,左右。地大動。」《百二十占》曰:「他星入柳。名木有來入者。」《孝經章句》曰:「蒼星出柳,諸侯有死者。」郤萌曰:「赤星出柳,執法者遇賊;蒼星出柳,殺邊諸侯。」《荊州》曰:「客星出柳,兵大起,諸侯有死者,其國當之;一曰有大水,人主遊船,天下大飢,人民流亡,不出年,遠二年。」《百二十占》曰:「他星出柳,名木有出者。」郤萌曰:「客星出入柳,人多移徙;又曰:出入天相,天子變更其令。柳中有奇星,臣蔽主明,有北軍之恥。客星舍柳,天下有大兵,期二月,若五月。」《荊州》曰:「客星經柳,山林有不伐者。」黃帝曰:「客星守柳,庫兵大發,天下人為王者治道。」《孝經章句》曰:「客星守柳,庫兵發,諸侯有死者。」郤萌曰:「客星守柳,南宮有變;一曰牛貴,又曰羌夷起,變天下,弓弩聚。」《荊州》曰:「客星守柳。天下絲麻羊貴。」《百二十占》曰:「客星守柳,大人棄其糧。」郤萌曰:「客星舍柳,先得地,後失之;又曰:犯守柳,王者賜邊客。」

客星犯七星四

《荊州》曰:「客星干犯七星,其國有大兵,不出百八十日。」石氏曰:「有星入七星,有客以急事來使者;出七星,君使人以急事出者;星色青,言憂色;赤,言兵;黃,言土;白,言義;黑,皆使者凶。」郤萌曰:「客星入七星,有立太子者,若有奇令。又曰:色青為疾,白為喪。」《玉曆》曰:「客星守七星,布帛麻臬貴,津梁絕。」《南官候》曰:「客星守天都,山水會,河水決,水且至,人流亡,去其鄉。」《百二十占》曰:「他星守柳,天下變更。」郤萌曰:「客星出入天都,人多流亡。一曰:止水溢。又曰:黑星結,若就七星,大人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客星居七星,為死喪。」郤萌曰:「客星舍七星,留不去,左右宮中以火為憂。」(一本云:國家喜,天雨五穀在宮中。)郤萌曰:「客星舍天都,五穀不成。」黃帝曰:「客星守七星三十日,天下變更,水大出,道路不通。」石氏曰:「客星守七星,周有大賢。」郤萌曰:「客星守七星三十日,天子憂,廷中有賊,必易政。一曰:有德令。又曰:其國顯。一曰:必有客事,有土功,菽麻不收,若小豆貴。一曰:馬貴。一曰:鹽貴。客星守七星,天子必易政。一曰:兵大起。又曰:道路多水潦。又曰:溝渠道路不通。一曰:水大出。」《荊州》曰:「客星守七星三十日,河水決,人去其鄉。」石氏曰:「客星出七星而守之,(甘氏曰:守三十日。)族欲自立王者,不親其子。客星若不時去,人主有憂,大臣有誅,期不出年。」

客星犯張五

《孝經章句》曰:「黃星出張中,君且獵;黑星就之,君死。」石氏曰:「有星入張,有賜客之事;出張,軍使賜諸侯。又曰:入張,國治宗廟,期二十日,國有憂,男子有急。」巫咸曰:「客星入張,人遷徙,天下變,更令,糴貴。」郤萌曰:「客星入張,諸侯有來賜吾君近臣者;出張,賜諸臣。」《荊州》曰:「客星入張,政急,人民苦,死邊。」《春秋圖》曰:「客星出張,白衣同姓有自立者,天下更令,有徙人,若使人于諸侯。」郤萌曰:「客星出入張,兵起,期百八十日。一曰:天子改政令。客星舍張,留不去,前將軍謀,有陰兵起。」黃帝曰:「客星守張,天下人遠去。一曰:人有千里之行。」《孝經章句》曰:「客星守張,在其中,糴石三百,遊在其旁,石百,有急令。」石氏曰:「客星守張,楚周有隱士。」《海中占》:「客星守張不去,滿三十日,有亡國,死亡,臣殺其主,小人謀貴,禍及嗣子,期三年。」郤萌曰:「客星守張,小人有欺君者,禍及嗣子。又曰:先起兵者利,後起兵者不利。一曰:食中有毒,鄰國有來獻食物者,天子酒大出,天子以為憂敗。一曰:客有憂。又曰:弓大貴。一曰:糴大貴。一曰:粟貴。一曰:人憂食,國大飢。」《玉曆》曰:「客星守張,邑多變在外。」《南官候》曰:「客星守張,五穀貴,有賜之事。」甘氏曰:「客星出張,若守之,白衣同姓自立者。」郤萌曰:「客星入若守張,有亡國,死王。又曰:相憂。一曰:相大疾。」陳卓曰:「客星犯守張,天子以酒為憂。」

客星犯翼六

《荊州占》曰:「客星干犯翼,國有用兵,大臣有憂,遠百八十日。」《孝經章句》曰:「蒼星出翼,五穀風雕。」石氏曰:「有星出翼,使人於負海之國;有星入翼,負海客有來使者,皆以鳥為幣。色黃白,無故;青,道病;黑,死不至。」巫咸曰:「客星出翼,將軍謀反,兵大起,必有戰,邊有大急,同姓諸侯有自立者,若大水,五穀傷,人民飢,去其鄉,期三年。」《百二十占》曰:「他星出翼,倍海國有受賜者。」郤萌曰:「客星出入翼,多風雨,河決,水且至,道路不通。一曰:五穀不成,人多流亡。」《孝經章句》曰:「客星守翼,人多流亡,水且至,道塗不通,兵大起。」石氏曰:「客星守翼,君弱臣強,四夷王。」郤萌曰:「客星守翼,將軍謀反,兵大起。一曰:國更其服。又曰:有大令,若邊有大急。一曰:有一國之戰。一曰:名山有崩者。一曰:五穀雨傷。一曰:歲大風大水。一曰:有大令。」《荊州》曰:「客星守翼,歲大飢。」《南官候》曰:「客星守翼,有自立者,同姓王侯必有權臣。客星明大守翼,大水,江河決溢,道路不通,魚龍游于陸道。客星守翼,羽毛旗幟貴。」

客星犯軫七

《海中占》:「客星干犯軫,近期百八十日,遠期一年。」黃帝曰:「赤星入軫,輕車入;出軫,輕車出。」石氏曰:「有星入軫,諸侯有來使者,以車為幣;出軫,君使人之諸侯,皆車為幣。」郤萌曰:「客星入軫,有土功,若五穀大貴。」《百二十占》曰:「他星入軫,有使者以車為幣,貴人多系者。一曰:無處車系馬。或曰:野無車馬。」《文耀鉤》曰:「客星出軫,若有白衣自立者,大國多害,若有喪,兵革起天下,有逃主,近期不出一年,遠三年。」《荊州》曰:「赤星出軫,軍出。」《百二十占》曰:「他星出軫,有使者以車馬為幣,以冬三月視軫中。」黃帝曰:「赤星守軫,車馬有急行。客星守軫,車馬貴。」石氏曰:「客星守軫,川谷不通而車貴。一曰:守軫轄若長沙,車官使有憂。」甘氏曰:「客星守軫,國有自立者,大國多害。」郤萌曰:「有星守軫,為車事。客星守軫,兵大起,邊境尤甚。一曰:名山有崩者。一曰:若白黃,有外憂;蒼,為臣。一曰:赤黃,外憂;黑蒼,讒臣。一曰:有土功之事。一曰:五穀大貴。」石氏曰:「客星犯守軫,天下有山崩,若水溢,出之地中。」郤萌曰:「客星入長沙,天下無處士。一曰:天下有逃王。一曰:兵盡散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