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72. 卷七十二:流星占二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21:22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流星占二

流星犯東方七宿一

流星犯角一

石氏曰:「流星入在角,兵吏有見者。色赤,以兵系;色黃,以土功系;色白,以義系;色黑,凶死;色青,以憂黜。」《黃帝》曰:「流星入角,宮中有事,貴人多死:一曰臣謀主而戮死,不出一年。」郗萌曰:「流星色赤,如缶,入兩角間而止,有來言兵事者;星前赤後黑,軍敗將死;以四方知所從來者。」又曰:「流星色黃,若白;入角亢間,有貴客來見君廟者。」《荊州占》曰:「流星色白,入兩角間,有諸侯客來者,諸侯有口令。」石氏曰:「流星從他宿入角,有鄰邦之使者。」又曰:「流星入角間,關梁不通;有軍,邊境不通。」甘氏曰:「流星出兩角間,天子大使出。」郗萌曰:「流星色黃,出右角而東,極望人主有出遊者也。」又曰:「使星出入天門間,宮移疾。」《荊州占》曰:「流星色青,出左角而東,軍憂而兵敗績;黑而光,出在角,邦多疾病;若死亡。」石氏曰:「臣欲弑其主,而戮死。」郗萌曰:「流星抵角,角不動而散,散而復合;不出其年,其國宮中有大事,貴人多死者。」又曰:「流星比於右角,流而東,軍無戰功,二國終相和也。」

流星犯亢二

石氏曰:「流星入亢,主宗廟事,有使者受命天廟;色赤,言兵;黃、言土;白、義;青、言憂;黑、言死。」《海中占》曰:「流星入亢中,幸臣有自殺者,期一者。」郗萌曰:「流星色黃,若白;入角亢間,有貴客來見君廟者。」又曰:「流星色黑,出亢;憂臣以口舌中事自殺,期一月,若一年。」石氏曰:「流星出亢,使臣出;以五色占之,國多兵也。」

流星犯氐三

《黃帝》曰:「流星入氐,兵起;若國有大水。」石氏曰:「流星入氐,國相疾。流星出亢入氐中,人相食,有病從帶以下。」甘氏曰:「流星入氐,主有疾;一曰國亡。」石氏曰:「流星抵氐,國多淫女。」

流星犯房四

石氏曰:「流星入房,不出其年,主國有大喪。」甘氏曰:「流星蛇曲入房,臣殺主代王,輔臣亡;王者以赦除災,年中銷。」郗萌曰:「流星入房,王者忠臣輔弼者亡,人主以赦除咎,期二年。流星出左服,若右服,君使之諸侯,以馬為幣。」石氏曰:「流星在房,國貴人多死。流星抵房,遠鄉貢異獸班頭馬,其國君亡。」《海中占》曰:「流星絕鉤鈐,主有奔馬則敗。」

流星犯心五

石氏曰:「流星犯心,大人憂,臣欲伐主,兵大起宮中,不出一年,遠二年。」郗萌曰:「流星犯乘明堂星,皆為大人憂,為內亂,欲伐君,近期十月,遠期三年;犯乘守太子星,太子憂;犯乘守庶子星,庶子有憂。」《荊州占》曰:「流星犯乘明堂,若不死,則去。」《黃帝》曰:「流星入心,不出其年,國有大喪,一曰弑主,期不出三年。」又曰:「使星出房,大如雞,色赤如血,入心,人主遇賊,其出心也,行道遠人主,賊人於千里之外。」郗萌曰:「流星入心,不出其年,臣弑其主,不成,戮死。」又:「流星入心,不出其年,大臣相賊。」巫咸曰:「流星入心,有使來者;赤色,言兵;黃、言土;白,言義;青,言憂;黑,言凶。出心,大臣出使,以五色占之。」石氏曰:「流星出入心,遠國使來;星大,大國使;星小,小國使。」又:「流星起心南行,越君死。」郗萌曰:「流星起心,至北斗,趙君死。流星抵心,不出一年,國有大喪。使星入天子宮,留十月,有來聘。」

流星犯尾六

《聖洽符》曰:「流星入尾,妃後有憂,若有黜者:一曰賊人女當有暴貴者。」又:「流星入尾,前青而後白,人主死;從酉至黃昏,期六十日;將軍行,從夕至人定,期九十日,將軍行。」石氏曰:「流星入尾,色青黑,故臣有敗身者;流星出尾,色青黑,臣有逃者。」

流星犯箕七

巫咸曰:「流星入箕,宮人有來者,及有獻女者。」

(甘伯曰:期一年。)

《百二十占》曰:「流星入箕,客有來者。」巫咸曰:「流星出箕,宮人有出者。」

(甘伯曰:期一年。)

《百二十占》曰:「流星出箕,大臣有棄捐者。」

流星犯北方七宿二

流星犯南斗一

《感精符》曰:「流星入南斗,有使來入國者;色赤,兵;黃,土;白,義;青,憂;黑,死。」《海中占》曰:「流星入南斗,當有鄰國使來,不出百八十日。」《二十八宿山經》云:「有流星入斗散絕;穀貴,四年之中,異姓為主,人民勞。」石氏曰:「流星出南斗,大臣有出使者,以五色占之。」郗萌曰:「流星從南斗走北斗,其國有赦令;期在正月、二月中。」

流星犯牽牛二

《荊州占》曰:「流星幹牽牛,大將出,期八十日。」《文曜鉤》曰:「流星入牽牛,當有鄰國使者來,不出百八十日。」郗萌曰:「流星入牽牛,客有四足蟲為幣來者;色青,道病;色黑,道死,不至。」《荊州占》曰:「流星色赤,入天鼓,將受命於主;出天鼓,將出;如星所之,以占四方。」《百二十占》曰:「流星出牽牛,遠使出也;期百八十日,遠一年。」《宋天文志》曰:「晉安帝隆安五年二月甲寅,流星色赤,眾多西行,經牽牛、虛、危、天津、閣道,貫太微、紫宮;占曰:‘星者,庶民類,眾多西行,民將西流之象。經行天子廷,主弱臣強,諸侯兵不制。’五年三月,孫恩攻高雅之。五月,侵吳郡;內史袁嵩出戰,為賊所殺。六月,孫恩至京口,高雅之擊破之,恩進軍蒲州,於是內外戒嚴,營陣七守,柵斷淮口。十月,司馬元顯大治水軍,將以伐桓玄。元興元年,孫恩在臨海,人眾餓死散亡,恩亦投水死,吳郡吳興,戶口減半,又流奔而西者,不可計。十月,桓玄遣將擊劉軌,破走之,二年,玄纂位,遷帝尋陽。」

流星犯須女三

石氏曰:「流星入須女,天子有納美女者;若出須女,女御有使者;幹須女,貴女下獄;期百八二日。」《文曜鉤》曰:「流星抵須女,女主有逆謀於君,有戮死者,期不出一年,遠二年。」

流星犯虛四

《文曜鉤》曰:「流星入虛,人主大憂,臣下相賊,拔邑若國亡,期三年。」石氏曰:「流星入虛;色青,哭泣事;色黃白,有來受賜者。」郗萌曰:「奔星以乙丑日流入須女、虛、危之間,為民流。」占曰:「流星色赤;若蒼黑,入虛危,有拔邑。又流星數從虛危中出者,貴人往求醫藥。」石氏曰:「流星出虛,臣有出使者。」

流星犯危五

石氏曰:「流星入危,小人乘君子位。」甘氏曰:「流星入危,天下不安,期一年。」巫咸曰:「流星入危,天下不安,其國有憂,下欲謀上;期百八十日,遠一年。」《百二十占》曰:「流星入危,蓋房之事,出危,髮屋之事;色赤,火發;色黑,水發;色青,憂發,色黃,以好發。」石氏曰:「流星入危中,若從危出;不出一年,大水,萬民飢,賣畜生財物,不能自食。」郗萌曰:「流星入危,色赤,以人為幣;之危右,以兵為幣;之危左,色青,以圭為幣,白,以四足蟲為幣;黃,以貝為幣。」石氏曰:「流星抵危,色赤,為兵,期一年;黃,土功;白,喪,期一年;黑,死;有分國。」又云:「流星成對,抵危,中國與北狄交兵。」

流星犯營室六

《帝覽嬉》曰:「流星入營室,其君淫泆,宮中有憂;若有變事。」郗萌曰:「奔星以冬至前後三日入營室中,國有急事。」石氏曰:「流星入營室,有使者來。赤、言兵;黃,土;白,義;青,客凶;黑、客死。」《黃帝占》曰:「流星,一曰奔星,出營室,人主去其國;若有內亂,兵起宮中,王者有憂。」郗萌曰:「流星出營室,有使,以五色占之。」石氏曰:「流星同上。」《北官候》曰:「大奔星,色赤,流抵營室,有凶;其國貴人有死者。上旬見,為老年;來月上旬死;中旬見,為中年,來月中旬死;下旬見,為盛壯,來月下旬死。」

流星犯東壁七

石氏曰:「流星幹東壁,大國分兵。」《荊州占》曰:「流星犯東壁,能文章者死。」石氏曰:「流星出入東壁,主文章者有憂。」又曰:「入之,有祭廟之事。」郗萌曰:「使星從西壁出,入東壁;人主用故臣。」

(營室一名西壁)

石氏曰:「流星抵東壁,有大臣往使四夷。」

 

流星犯西方七宿三

流星犯奎一

郗萌曰:「流星入奎,有破軍死將。」《甄曜度》曰:「流星入奎,有溝瀆之事,若有使來之國者;使出之他國,不出百八十日,當以沖日為期。」劉壘曰:「流星流入奎,有溝瀆之事於國內;出奎,有溝瀆之事於國外。」《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三年六月辛未,有流星大如二斗魁,色青赤,耀地,出奎中沒婁北;占曰:‘為民飢,五穀不藏。’是月,大旱。」又:「宋文帝元嘉七年十二月丙戍,有流星頭如甕,尾長二十餘丈,大如數十斛船,色赤,有光耀人面,從天船西行,比奎北大星,南過至東壁止。其年索虜寇青州,殺刺史,掠居民。遣征南大將軍檀道濟討伐,經宿乃敗。」

流星犯婁二

石氏曰:「流星入婁,有聚眾之事於國內;一曰白衣之會,大人為亂,期三年。」《百二十占》曰:「流星入婁,有聚眾之事。」《流星占》曰:「流星抵婁,貴賤相謀。」

流星犯胃三

《聖洽符》曰:「流星入胃,有穀粟之稅入;若出之,則有出粟。」石氏曰:「流星入胃,保倉之事入於其國內;流星出胃,保倉之事出於其國外。」

流星犯昴四

《文曜鉤》曰:「流星入昴,四夷交兵,白衣之會;若貴人有急下獄,期三年;若出昴,士眾滿野;若他國有使至;期百八十日,遠一年。」石氏曰:「流星入昴,貴人有系囚者。」《論語讖》曰:「堯率舜等游於首山,觀於河,有五老游於河渚,五老曰:‘《河圖》將來,告帝期’;二老曰:‘《河圖》將來,告帝謀’;五老曰:‘《河圖》將來,告帝書’;龍銜玉苞,金泥玉檢,封盛書;五老飛為流星,上入昴。」《甄曜度》曰:「流星出昴,胡兵起,士眾滿野;若邊國有死王,期一年,遠二年。」韓楊曰:「流星成對抵昴,中國與四夷交兵。」

流星犯畢五

《荊州占》曰:「流星干犯畢,邊兵大戰。」《黃帝》曰:「流星入畢中而復不出;其星小,小赦;其星大,大赦。」《海中占》曰:「流星入畢,其君有大憂,先起兵者,兵破亡,若有逐相,以其入日占,期百八十日,遠一年。」郗萌曰:「奔星以己巳日流而之參濁,其國有流民。」

(濁謂畢也)

《西官候》曰:「流星入畢,貴人有囚系者。」《百二十占》曰:「流星入畢,有兵革之謀;出畢,有畋獵之事。」石氏曰:「流星出畢。邊軍大戰,貴人多有系囚者。」

流星犯觜六

《荊州占》曰:「流星干犯觜,其國兵起,破亡。」石氏曰:「流星入觜,太子使也,外宿中來,則外也;四十丈至一百丈,將軍使;十丈至三十丈,小使者;皆不出一年。流星入觜中,有師旅之事於國內。」《荊州占》曰:「流星入觜中,大臣有倍其主者。」《玄冥占》曰:「流星入觜中,大臣叛主,大兵聚,車馬將急行,人主有憂;期百八十日,若一年。」《百二十占》曰:「流星出觜,有師旅之事於國外;一曰兵罷也。」

流星犯參七

《流星占》曰:「使星色赤,若蒼黑,於參傍行;人死于中央,縣令死。」《黃帝占》曰:「流星入參,不出其年,兵起,先起者破,一曰客軍破。」

(案《績漢書天文志》曰:孝和永元年正月辛亥,有流星起參,長四丈,有光,色黃白。二月,流星起天棓,東北行三丈所滅,色青白。壬申夜,有流星起太微東蕃,長三丈。三月丙辰,流星起天津。壬戍,有流星起天將軍,東北行。參為邊兵,天棓為兵,太微天廷,天津為水,天將軍為兵,流星起之皆為兵。其年六月,遣車騎將軍竇憲等出朔方,日逐王等八十一部降,凡三十余萬人,追單于至四海,是歲七月,又雨水,漂人民,是其應也。)

《聖洽符》曰:「流星入參中,不出其年,國有破軍。」《文耀鉤》曰:「流星入參,有兵起,客軍破;若出參,中國之米粟大賤,一曰先起兵者亡,後起兵者昌,期二年。」石氏曰:「流星入參,國內均衡石之事;色青黑,不出其年,兵起。」郗萌曰:「流星赤,之參正星,若之伐正星;出右,以兵為幣;之左,以人為幣,之右;以金帛為幣;一曰兵,一曰幣。」《文耀鉤》曰:「流星出參,象弓矢,兵大起。」郗萌曰:「流星色赤,從東方來,至伐而止,此來兵大敗吾軍也。奔星以己巳日流而之參濁之間,其國有流民。流星出南門,以刺參,不出十六年,有一國王兼有天下;南門,東井也。流星出參,國粟米賤。」石氏曰:「流星出參,有均衡石之事於國外。」《黃帝占》曰:「使星守參右,穀貴;參左,五穀賤。

流星犯南方七宿四

流星犯東井一

《荊州占》曰:「流星干犯東井,大臣謀其國,有兵,期百八十日也。」石氏曰:「流星入東井,其國君死。」甘氏曰:「流星入東井,有水令;從來者,其分國亡。」巫咸曰:「流星入東井,其國若以水亡;其分民飢,期三年。」郗萌曰:「流星入東井,水與城等。」《百二十占》曰:「流星入東井,有水事于國中。」《黃帝占》曰:「流星出柳入東井,人主浮舟。」郗萌曰:「流星出入東井,所之國大水。」《百二十占》曰:「流星出東井,有水事於國外;一曰水有絕者。」

流星犯輿鬼二

《感精符》曰:「流星犯輿鬼,中國與南蠻通,四夷來貢;一曰有宗廟祠祀事。」《百二十占》曰:「流星入輿鬼,有祠事於國內。」《五星總占》曰:「流星交抵輿鬼,中國與南蠻交兵。」郗萌曰:「奔流星抵輿鬼,貴人有戮死。」又曰:「奔星有光如火散,且行輿鬼,上大臣得賜,期六月。」

流星犯柳三

《荊州占》曰:「流星干犯柳,周國當之,期九十日。」《聖洽符》曰:「流星入柳,名木有來者;若出,名木有出者。」《百二十占》曰:「流星抵柳,名山林有國受伐者。」

流星犯七星四

郗萌曰:「流星幹七星,國有兵,不出百八十日。」《黃帝占》曰:「流星入七星,客有以急使來者;若出之,王者有吉事出使;期百八二日,若一年。」《宋書天文志》曰:「流星大如斗,出柳北行,尾十餘丈,入紫宮沒,尾後餘光良久乃滅;占曰:‘天下凶,有兵喪,天子惡之。’武帝、文穆後,相繼崩。」

流星犯張五

石氏曰:「流星入張,有使來納幣者;又云:諸侯有謀者,若有人君使人于諸侯;一曰天下有遷徙之民,期三年。」郗萌曰:「流星入張,諸侯有來賜吾君近臣者;出張,君賜諸侯臣。」石氏曰:「流星出張,諸侯有受賜者。」

流星犯翼六

《荊州占》曰:「流星干犯翼,國君大臣有憂,遠期百八十日。」《黃帝占》曰:「流星入翼,貴人有系者。」石氏曰:「流星入翼,倍海國有來使者,以神鳥為貢;色黃,無故;青,道病死;黑,死不至。」《海中占》曰:「流星入翼,其國用兵,大臣有憂;若抵翼,天下尊諸侯,期百八十日。」

(《玉曆》曰:一年。)

石氏曰:「流星出翼,倍海國受賜。流星抵左翼,天下尊諸侯。」《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六年十月乙卯,有奔星東南經翼軫,聲如雷。《星說》曰:‘光游相連曰流,絕跡而去曰奔。’占:‘楚地有兵,軍破民流。’十二月,苻堅,荊州刺吏梁成,襄陽太守閻震,率眾伐竟陵,桓右虜擊,大破之,生擒震,斬首七千,生獲萬人。聲如雷,將帥怒之象也。七年九月,朱綽擊襄陽,拔將六百餘家而還。」

流星犯軫七

《黃帝占》曰:「流星入軫,兵喪並起,國以車為幣,王者能以善令,則無咎,期三年。」石氏曰:「流星入軫,有來使者,一曰為貴人多系者;流星出軫,臣有出使者,以車為幣。」郗萌曰:「流星入長沙,天下逃亡無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