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71. 卷七十一:流星占一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20:5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流星占一

流星名狀一

《河圖》曰:「諸流星,皆鉤陳之精,天一之禦也。流星大如缶若甕,行絕跡,名曰飛星。其跡著天,名曰流星。」孟康曰:「流星,光相連也,大如瓜桃,名曰使星、飛星,主謀事。流星主兵事,使星主行事,以所出入宿占之。」

(自上而降曰流,自下而升曰飛。)

《爾雅》曰:「奔星,謂之彴(便窕切)約。」(流星大時疾,曰奔。)

郭璞曰:「彴而約,流星別名也。」石氏曰:「流星如缶甕,初直後白,其前分為兩,是為使星;所之國,受福。」《帝覽嬉》曰:「流星夜見光,望之有尾,離離如貫珠,名曰天狗;從所下,兵大起,王者徙都邑,期三年。」巫咸曰:「流星有光,見面墜地,若不至地,望之有足,名曰天狗;所往之鄉,有戰流血,其君失地,期不出三年,災應。」又曰:「大流星,墮破如金,散而有音聲,野雉盡呴,名曰天狗;其所之地,必有戰流血。」班固《天文志》曰:「流星有聲,止地類狗,墮望如火,光炎炎中天。」《天官書》曰:「沖天其下,圓照數頃處,上銳,有黃色,名曰天狗;見則兵起千里、破軍殺將;一曰狀如大鏡。」《玄冥占》曰:「流星夜見,頭足如奮火,名曰天狗;其所下,有兵起,必有戰,期二年。」《黃帝占》曰:「流星大如甕,頭大尾小,長可三四尺,其後形跡皎皎然,赤白色、名曰天棓;見則其國兵起,流血,有死將,期一年,遠三年。」《雒書》曰:「飛星大如缶甕,而行絕跡,色如煙火,墮,名曰天保;此星所往者,其分受福,有利;若有吉事,期不出年。」《文耀鉤》曰:「流星有光,夜見牆垣,而有聲音,野雞盡呴;名天保,所止之野,大兵起。」《荊州占》曰:「流星有光黃白,從天墮有音;如炬煙火下地,雞盡鳴,名天保也,所墜國安,有喜,若水。」石氏曰:「流星如缶甕,其後縵縵,白亙天;王者吏均封疆。」《荊州占》曰:「將軍均封疆。」《海中占》曰:「流星有聲如雷,其音止地,野雞盡呴,名曰天鼓;其所止國,兵大起,必有戰,僵屍滿野,期三年。」巫咸曰:「流星有光青赤,其長二三丈,名曰天雁,將軍之精也,其國起兵,將軍當從星所之。」《荊州占》曰:「流星,其色青,名曰地雁;其所墜者,起兵。」《聖洽符》曰:「流星大如甕,其光赤黑,有喙者,名曰頓頑,見則其國有兵,有失地君,期二年。」《荊州占》曰:「飛星大如缶若甕,後皎然白,前卑後高,此為頓頑,其所從者,多死亡,削邑而不戰。」《聖洽符》曰:「飛星如甕。

(《荊州占》曰:大而赤,若甕。)

後皎然白,長可一丈。

(《荊州占》云;長數丈)

其星滅化為雲,周流天下,名曰浩滑。

(《荊州占》曰:名曰大滑。《海中占》曰:名曰否顛。)

見則其國必有大戰,流血積骨,期一年,遠二年。」齊伯曰:「飛星如甕。

(《荊州占》曰:如缶若甕。)

其後皎然白,前卑後高,名曰浩亢。

(《荊州占》曰:名曰降石。)

搖頭,乍上、乍下;大飢,人相食。

(《荊州占》曰:人食不足。)

期三年。」《荊州占》曰:「飛星大如缶,若甕;後皎然白;星滅後白者曲環如車輪,此謂解銜;其國人相斬,為爵祿;此謂自相齧食。」《荊州占》曰:「流星大如缶,其光赤黑,有喙者;名曰梁星,其所墜之鄉,有兵,君失地。」《太公陰秘》曰:「凡出軍擊賊,見大流星所指向者,將之用兵,順之行則勝。」又曰:「流星下入軍,營必空,主將無功,避之則吉。」《推度災》曰:「奔星所墜,其下有兵。」《文耀鉤》曰:「流星前如缶盆,後皎然白,其欲入時施,施如金散,此謂使星;其所入宿受福,期一年,遠二年。」《春秋緯》曰:「大奔星有聲,望之如火光,見則破軍,四方相射。」

(案《續漢書》曰:靈帝中平二年,邊章韓遂將數萬騎,寇三輔,五月夜,有流星如火光,長十余丈,照章遂營中,驢馬盡鳴,賊以為不祥,欲走,董卓聞之喜,明日並兵俱攻,大破之,斬首數千級,章遂敗走。《魏志》曰:司馬宣王圍公孫文懿,夜有大流星,長數十丈,從首山東北墜襄平城東南,及文懿走當流星處,斬之。)

又近驗前代邊將敗績,多有奔星墜其營中。石氏曰:「流星落落,如遺大光,其下有戰傷。」又曰:「赤流星,其後圓如輪,所之國有兵,其將有他意。」甘氏曰:「流星色黃,其後如一疋帛練,所之國,增地,有喜,期一百八十日。」班固《天文志》曰:「漢孝昭始,兀中流星下燕萬載宮極東去;

(李奇曰:極屋樑也,三輔間名為極,或曰極楝也,尋楝東去也,延篤謂之堂前欄楯也。)

法曰:國恐,有誅。其後左將軍與長公主燕刺王,謀作亂,咸伏其罪。」《荊州占》曰:「大流星赤光照地,流而東,吳越部兵;

(一書云:齊地部兵。)

流而南,楚宋部兵;流而西,秦鄭部兵;流而北,燕趙部兵。」

(案《宋天文志》曰:晉孝懷永嘉元年九月辛卯,有大流星自西南流于東北,小者如斗,相隨,天盡赤,聲如雷,是年五月,汲桑殺東燕王勝,遂據河北。十一月始遣和鬱為征北將軍,鎮鄴西田甄等。大破汲桑,斬于樂淩,於是以甄為汲郡太守,弟蘭钜鹿太守,小星相隨,小將副帥之象也。司馬越忿魏郡以東平原以南皆黨于桑,悉以賞甄等,於是侵掠桑地,有聲如雷,忿怒之象也。)

《荊州占》曰:「流星耀然有光,色白,長竟天者,人主之星也;星之所往,人主從之,人主不從,即將軍,若相從之;星如甕者,為發謀起事;大如桃者,為使事也。」《荊州占》曰:「流星之尾,長二三丈,耀然有光競天,其色白者,主使也;其色赤者,將軍使也。」

(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中元二年十月戊子,大流星從西南東北行,如雷,是時使中郎將竇固,楊虛侯馬武,楊鄉侯王賞將兵,征西羌。《宋天文志》曰:晉海西公太和四年十月壬申,大流星下,有聲如雷,明年遣使,免袁真為庶人,桓溫征壽春,真病死。息瑾代之,求救於苻堅,溫破堅軍,六年,壽春城陷。如雷,將士怒之象也。)

《荊州占》曰:「小流星,從敵軍上來,徐至吾軍上而入,有間謀者,且來間吾軍。」又:「流星前赤後青黑者,客軍敗死。」又:「流星夜見,光尾長,如厚布,其蒼白,為使;赤、有兵;黑,死喪。」又:「流星甚大,其光照地,色青赤,流四旁;若有赤光,人饑,五穀不藏。」又:「無風雲,有流星見,久食間乃入,為大風,髮屋折木。」《玉曆》曰:「流星出都邑中,王者有憂;欲去都邑,及有叛者,期不出二年。」《宋書志》曰:「蜀後主建興二年,諸葛亮帥大眾伐魏,屯于渭南,有長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投亮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占曰:‘兩軍相當,有大流星東走軍上,及墜軍中者,皆破敗之征也。’九月,亮卒於軍,焚營而退,群師交惡,多相誅戮。」宋幽川王《幽明錄》曰:「陳郡袁真,在豫州送妓女阿薛、阿郭、阿馬三人,與桓宣武至經時,二人共出庭前觀望,見一流星直墮盆水中,薛郭二人更瓢酌取,皆不得;阿馬最後取星,正入瓢中,便飲之,即覺有妊,遂生桓玄。」

流星四面交行二

《孝異郵》曰:「陪臣專行,請謁至尊,眾星數流,主命凶。」《海中占》曰:「流星紛紛,交行耀目;人君自貴,視臣如草;土臣欲有離散之象也;期不出二年。」班固《天文志》曰:「孝昭元平元年二月,有大流星如月,眾星隨而西行;大如月,大臣之象也;眾星隨之,眾人皆隨從大臣之象也;此大臣欲行權,以安社稷。其四月,昌邑王賀行淫僻立;二十七日,大將軍霍光白皇后廢賀。」韋昭《洞記》曰:「四月癸未,昭帝崩。」司馬彪《天文志》曰:「流星百數,四面行者,庶人移徙之象。」

(案《宋•天文志》曰:宋明帝大始二年三月乙未,有流星,大小西行,不可勝數,至曉乃息。占曰:人流之象。其年淮北四州地,彭城、兗州,並為虜所沒,人流之象。)

《黃帝占》曰:「大流星出行,眾星紛紛從之而流,期不出三年,王者徙都邑,去其宮殿。」又曰:「星數流者,天下不安,急使絡驛之象也。」石氏曰:「流星紛紛交行,移時不止;天下大饑,兵起,人民流亡,各去其鄉,期不出三年。」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建武十二年正月已未,小流星百枚以上,或西北、或正北、或正東、或東北、二夜止,六月戊寅,流星百枚以上,四面行;小星者,庶人之類;流行者,移徙之象;于時西討公孫述,北征虜羯,匈奴侵邊,漢遣將軍馬武等,屯下曲陽,臨呼沱,以備胡匈奴入河東;中國未安,米穀荒貴,人或流散;後三年,吳漢等從雁門、代郡、上谷、關西使人六萬余,置常關、居庸關以東,以避胡寇。」《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懷永嘉元年十二月丁亥,流星震散。」

(案劉向說:天官列宿在位之象,眾小星無名者,庶人之類,此百官庶人將流散之象也,其後天下大亂,百官萬人流移轉死矣。驗近事,中宗朝,衛王重後與李多祚等,欲舉兵誅鋤幹紀者,武三思等於時光夜有流星繽紛,交亂不可勝記,向晚有大流星百數,皆有尾跡,紛馳漸下,向西南,及至,王與左右將軍等奔退,多向西南,衛王亦殞身于西南方有鄠之野。又檢景龍二年六月癸未,夜有流星無數,四方奔墮,繽繽紛紛,不可勝記,多出虛、危、河鼓、天津、貫索、織女、羽林、王良、閣道。又先天二年六月庚戍、夜有流星無數,皆向北及西北流,從羽林飛入紫微宮者甚眾,亦出河鼓、織女等座,後皆朝有變故,因羽林兵誅岑義等賊,干戈垂于紫宮,鋒鏑流于絳闕,群小流移,急使駱驛。又驗其月丙辰,夜,小夜星四面交流,極多,不可勝記,所流者不過二尺,後果京兆、醴泉、坊人遞相訛恐,多棄己宅,散走他裏,經宿而止,凡小流星者,庶人之象,交流者,驚馳之應也。)

《荊州占》曰:「流星以人定至,夜半見者,期歲數;夜半至雞鳴見者,期月數;雞鳴至平明見者,期日數。」石氏曰:「流星見甲子旬,為東方;丙子旬,為南方;庚子旬,為西方;壬旬,為北方;戊子旬,為中方。」司馬彪《天文志》曰:「流星者,貴使也;星大者使大,星小者使小;聲隆隆者,怒之象也;行疾者,期疾;行遲者,期遲也。」《天文志》曰:「景元四年六月,大流星二,並如鬥,西方分流南北,光炤地,隆隆有聲;占曰:‘流星為貴使,星大者使大。’是年鍾鄧克蜀,二星蓋二帥之象;二帥相背,又分流南北之應;鍾會既叛,三軍憤怒,隆隆有聲,兵將怒之象也。」《荊州占》曰:「流星大無光者,眾人之事也;小而光者,貴人之事也;大而光者,其貴人且眾;乍明乍滅者,敗謀也;前大後小者,憂恐也;前小後大者,喜事也;蛇行者,奸事也;往疾者,往而不反也;長者,其事長久也;短者,其事疾也。」

流星晝行三

《黃帝占》曰:「流星名曰營頭;營頭所之下,流血滂沱,赤地三千里;若過四關,天下道不通,期不出三年。」司馬《天文志》曰:「王莽地皇四年六月,莽使司徙王尋、司空王邑將兵;號百萬眾。驅犀象虎狼放之道路,晝有雲氣如壞山,墜其軍上,人皆似壓,所為營頭之星也;是時,光武將數千人,赴昆陽,奔擊二公兵,並力猋發,號呼聲動天地,虎狼豹驚怪散,會天大風,飛屋瓦,雨如注水;二公兵敵敗,自相賊殺者數萬人,競赴滍水,死者委積,滍水為之不流。殺司徙王尋,軍人皆散走,歸本郡;王邑還長安,莽敗,俱訴死。晉大安二年十一月辛已,有星晝隕中天,北下,有聲如雷;明年劉淵、石勒攻掠並州,多所殘滅,王浚起燕代,百姓塗地。」《洛書摘亡辟》曰:「流星晝行,亡君之誡。」甘氏曰:「星晝行,名曰營首;營首所在,有流血滂沱,則天下不通;一曰大旱,赤地千里;所謂晝行者,日未入也。」巫咸曰:「流星晝行,名曰爭明,其分有兵,國破君亡;期一年,遠三年。」京房曰:「星晝行,唯百姓不安。」《荊州占》曰:「暮若晝,有流星甚大而長,兵從之其後,散,無功。」又曰:「流星晝見,墜邑都中,有王來入都邑者。」《玉曆》曰:「流星晝行,下都邑中。赤;不出二年,外國相有來者;色白,臣謀主,不成,戮死。」班固《天文志》曰:「成帝元延元年,四月丁酉日,晡時;天清晏,殷殷如雷電,有流星,頭大如缶,長十餘丈,皎然赤白色,從日下東南去;四面或如大盆,或如雞子,耀耀如雨下,至昏止;郡國皆言星隕。《春秋》星隕如雨,王者失勢,諸侯起霸之異也。其後,王莽遂專國政,王氏之興,萌於是也。是時,已有星隕之變,後王莽遂篡國。」

流星犯日四

《荊州占》曰:「奔星入日中,有臣欲謀其主,凡流星貫日不中者,臣謀主,事不成而戮死也。」

流星犯月五

《河圖》曰:「天無雲,有流星過月下,若月上,其國有喜。」《洛書》曰:「流星入月中,不出三年,有主憂。」《海中占》曰:「流星入月中,星無光,不出其年,亡國;星出,亡國復立。」《海中占》曰:「使星入月中,女主疾。」《荊州占》曰:「流星入月中,無光,四夷侵中國,不出十月。」又:「奔星入月中,有臣謀其君。又使星入月中,有君失地者。」又曰:「使星入月中,無光,將軍戮,期十年。」

流星犯五星六

郗萌曰:「流星抵歲星,大臣弑主;一曰相戮死。」又云:「流星抵歲星,歲星沒不見,流星反為歲星,人主死,相出走。」《荊州占》曰:「使星入歲星,色蒼黑,則大農、相國死;赤,歲大病,天下飢;黃白,飢;青,足食。」又:「流星抵熒惑,天子將大將,國旱飢。」又:「使星入熒惑,國多讒臣,天子備火。」《黃帝》曰:「流星抵填星,後忌之。」郗萌曰:「流星抵太白,有喜令。」《天官書》曰:「流星抵太白,太白沒不見,流星反為太白,更國政令,將戮死,有內兵。」又云:「流星抵辰星,辰星沒不見;流星反為辰星,國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