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 卷三:天占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4:3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天占

 

天名主 

《易》曰:「天地貞觀,日月貞明。」《洪範傳》曰:「清明者,天之體也。」《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易說卦》曰:「乾為天,乾健也。」《河圖葉光紀》曰:「元氣闓陽為天。」《易乾鑿度》曰:「清輕者上為天,重濁者下為地。」《禮統》曰:「天、地,元氣之所生,萬物之祖也。天之為言顛也,神水珍也。」《爾雅》曰:「穹蒼,蒼天也。春為蒼天,夏為昊天,秋為旻天,冬為上天。」《太玄經》曰:「九天:一為中天,二為羨天,三為順天,四為更天,五為$天,六為廓天,七為咸天,八為沈天,九為成天。」《考靈曜》曰:「觀玉儀之遊,昏明主時,乃命中星。中央鈞天,其星角、亢、氐。東方蒼天,其星房、心、尾。東北變天,其星箕、斗、牽牛。北方玄天,其星須女、虛、危、營室。西北幽天,其星東壁、奎、婁。西方昊天,其星胃、昴、畢。西南方朱天,其星觜、參、東井。南方炎天,其星輿鬼、柳、七星。東南方陽天,其星張、翼、軫。」《淮南子》曰:「道始於虛廓,虛廓生宇宙,宇宙生氣,清陽者薄靡而為天。」

 

天數 

《洛書甄曜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一度為二千九百三十二裏,則天地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廣雅》曰:「天圍廣,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東西短減四步,週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步。」從地至天,一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七裏。下度地之厚,與天高等。」《靈憲》曰:「天有九位,自地至天,一億一萬六千二百五十裏。懸天之景,薄地之儀,皆移千里而差一寸。」關令《內傳》曰:「南午北子,相去九千一萬里。東卯西酉,亦九千一萬里。四隅空無,相去亦爾。天去地四十萬九千里。」徐整《三五曆紀》曰:「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一萬八千歲天地開闢,清陽為天,濁陰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一萬八千數,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數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淮南子》曰:「九野,九千九百九十裏,去地一億一萬里。」《春秋內事》曰:「天下十二分次,日月之所躔也。」《孝經援神契》曰:「周天七衡、六間者,相去萬九千八百三十三裏三分裏之一,合十一萬九千里。從內衡以至中衡,從中衡以至外衡。各五萬九千五百里。」

 

天裂 

京氏《易妖占》曰:「天開見光,流血滂滂。」《天鏡》曰:「天裂見光,流血汪汪;天裂見人,兵起國亡。」劉向《洪範傳》曰:「漢惠帝二年,天天東北,廣十餘丈,長二十餘丈。」《星經》亦云:「或則天裂,或則地動,皆氣有餘,陽不足也。地動陰有餘,天裂陽不足,皆下盛強,將害君之變也。其後有呂氏之亂。」「景帝三年,天北有赤者如席,長十餘丈,或曰赤氣,或曰天裂,其後有七國之兵。」「晉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天裂,按劉向說曰:『天裂陽不足,地動陰有餘,是時人主昏瞀,妃後專制。』」「又八月庚午,天中裂為二,有聲如雷者三,君道衰,臣下專僭之象也。是日長沙王奉帝出拒成都、河間二王,後成都、河間、東海又迭專威命。是其應也。」「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己卯夜,天中裂,廣三四丈,有聲如雷,野雉皆鳴。是後哀帝荒疾,海西失德,太后總萬機,桓溫專權,威振內外,陰氣隆,陽道微也。」《天鏡》曰:「天以冬裂,天下大兵。有陰謀,主有喪;春秋主君臣懷攏,夏冬主有大兵。」京房《妖占》曰:「天分作亂之君,無道之臣,欲裂其土,國之主當之。」《天鏡》曰:「天裂而言,如其言。天裂見牛、馬、豕,天下憂。《汲塚紀年書》曰:「懿王元年,天再啟于鄭、晉,穆帝升平五年,天裂有聲,又有天裂見其流水、馬、人。」

 

天變色 

《洪範傳》曰:「天忽變色,是謂易常。天裂見人,兵起國亡。天鳴有聲,至尊憂且驚。皆亂國之所由生也。」《天鏡》曰:「天忽變色,四夷來侵,不出八年有兵。」

 

天鳴 

京房《易傳》曰:「天鳴必有殺行,民流亡。」又曰:「萬姓勞厥,妖天鳴。」《天鏡》曰:「天鳴,世主失,不出十日。」又曰:「天鳴主死,百姓哭。」《河圖秘微》曰:「劉帝即位百七十日,太陰在庚辰,江充構禍,其變天鳴。」「晉元帝大興二年八月戊戌,天鳴東南,有聲如風水相薄。京房《易妖占》曰:『天鳴有聲,人主憂』」「晉大興三年十月壬辰,天鳴,至甲午止,其後王敦入石頭,王師敗績,元帝屈辱,制于強臣,即而晏駕。」「晉安帝隆安五年閏月癸丑,天東南鳴,二年九月戊子,天東南又鳴,是後桓玄篡位,安帝播越,憂莫大焉。鳴每東南者,蓋中興江外,天隨之而鳴也。」「晉安帝義熙元年八月,天鳴在東南,京房《易傳》曰:『萬姓勞厥,妖天鳴。』是時安帝雖反政,而兵革歲動,眾庶勤勞也。」

 

天雨禽獸 雨蟲 雨鱉 雨骨 

《天鏡》曰:「天雨鳥獸,主兵喪,萬民流亡。」劉向《洪範傳》曰:「天雨禽獸,是謂不祥;不出三年,其下興兵。」《洪範傳》曰:「人君不親骨肉,親他人,故蟲從天墮地,骨肉去也。不救,兵大起。其救也,立王公,率同姓諸侯,無偏黨,則災消。」又曰:「春秋者,蟲之災也,以罰暴虐而取於天下;貪叨無厭,以興動眾;取邑治城,而失眾心,蟲為害矣。」文公三年秋,雨螽于宋,是時宋公以暴虐刑重,賦斂無度應,是而螽也。《天鏡》曰:「天雨魚鱉,為兵喪,萬民流亡」。《洪範傳》曰:「天雨魚鱉,國有兵喪。」又曰:「天雨骨,是謂陽消;王者德令不行,佞人用。不出三年,有內爭。」「《易飛候》曰:「天雨骨,師將破亡。」

 

天雨筋 雨膏 雨肉 雨錫 雨水銀 

《洪範傳》曰:「天雨筋,國大饑。」又曰:「天雨膏,如蟲,輔臣多貪之應也。」《易飛候》曰:「天雨膏,其國有急。」《洪範傳》曰:「君無道暴虐,天雨肉。天雨肉,天不享其德,將易其君。」《繼漢書五行志》曰:「桓帝建和三年,北地雨肉,似半筋,大如手。時帝幼,太后專政。」《魏志》曰:「公孫泉將亡,襄平北市生肉,長圍各數尺,有頭目口喙,無手足而動。」《喙搖占》曰:「有形不成者,其國滅。」《洪範傳》曰:「天雨膏錫,如甘露著樹木,不出三年,更政易主。白者名甘露,黃者為爵錫。」《天鏡》曰:「天雨如水銀,是謂刑枉,不出三年,兵喪並起,亡國失土。」

 

天雨血 

京房曰:「天雨血,茲謂不親,黔首怨之,不出三年,亡其宗人。」《尚書中候》曰:「夏桀無道,天雨血。」《天鏡》曰:「天雨血,是謂天見其妖,不正者不得久處其位,不三年兵起。」《演孔圖》曰:「君過滿七九,則雨血。」《運斗樞》曰:「偏任不移,雨血漂流。」京房《易傳》曰:「王者不顧骨肉,不親九族,天雨血二日。」又曰:「血自天墮,三年大兵。」《易飛候》曰:「天雨血,流染衣,其國亡,君戮。」《太公金匱》曰:「唐堯克有苗,問人曰:『吾聞有苗時,天雨血沾衣,有此妖乎?』人曰:『非妖也,有苗誅諫者,尊無功,退有能,遇人如敵,故亡耳。』」京房《易》曰:「臨獄不解,茲謂進非厥咎,天雨血。天雨血者,茲謂不親宗,有怨恐,不出三年,亡其宗。佞人用功,天雨血。」《漢書五行志》曰:「惠帝二年,雨血于宜陽,一頃所,劉向以為近赤,祥也。時大臣誅滅諸呂,僵屍流血。」又曰:「哀帝建平四年,山陽胡陵雨血,廣三尺,長五尺,大者如錢,小者如麻,後三年,王莽專朝,誅貴戚。」

 

天雨羽毛 天雨金銀鐵錢 

《天鏡》曰:「天雨羽毛,是謂興人不常,棄亡,前後有喪,不出九年,兵馬興。」京房曰:「天雨毛,邪人進,賢人逃,貴人走。」《易飛候》曰:「天雨毛羽,其國大風。」又曰:「天雨羽毛,大人出亡。」又曰:「天雨羽,君德不通,逆於天下。」《天鏡》曰:「天雨金,為兵喪,萬民流亡。」《易飛候》曰:「天雨金鐵,大兵入。」《天鏡》曰:「天雨金鐵,是謂刑餘,人君殘酷,好殺無違,不出一年,兵交於朝。」京房曰:「天雨金銀,兵將興,失道之君當之。」謹按:《史記》秦獻公十八年雨金。《易飛候》曰:「天雨鐵錢,其國大饑。」

 

天雨石 雨冰 雨笠 雨杵 雨灰土 

《天鏡》曰:「天雨石,為兵喪,萬民亡。」京房曰:「天雨石,為政者質信不施,偽詐妄作,國君死亡。」《易飛候》曰:「天雨冰,其國大疾。」又曰:「天雨笠,國大饑。」又曰:「天雨杵,其國大饑。」皇甫士安曰:「殷紂暴虐,天雨灰天雨灰色,君有歸來邑者。」墨子曰:「商紂不德,十日雨土於毫,天雨土,君夫封。」《易飛候》曰:「天雨土,是大凶,民人負子東西,莫居其鄉。」又曰:「天雨土,是謂高土,百姓勞若而無妨,土是謂高。社民勞苦,繁於土功不安,主外戚謀。」

 

天雨五穀 雨耐 雨草木 雨梳 雨釜甑 

《天鏡》曰:「天雨五穀,是謂禾不熟,人君賦斂重數,故示戒,不出五年,因乏軍糧。」墨子曰:「天雨粟,不肖者食祿,與三公一位。天雨黍、豆、麥、粟、稻,是謂惡祥;不出一年,民負子流亡,莫有所向。」《易飛候》曰:「天雨五穀,其國大饑。」「天雨黍,為政者去,大人出死他國,三年有死將。」又曰:「天雨,兵起四方。」《天鏡》曰:「天雨草,是謂增福,不出三年,外國輸穀。」「天雨草木,為兵喪,萬民流亡。」「天雨木,多風,五穀傷。」墨子曰:「國君失信,專祿去賢,則天雨草。」《易飛候》曰:「天雨草,國有殘,民破亡。」又曰:「君讒臣不和,天雨草木,其歲民多兵死。」《易飛候》曰:「天雨梳,其國有權。」又曰:「天雨釜甑,其國大饑。」墨子曰:「天雨釜甑,歲大穰。」

 

天雨絮布帛 雨蘗 雨墨 雨火 

《天鏡》曰:「天雨絲帛,天下有兵喪,不出六年,兵起且亂。」又曰:「天雨布帛,為兵喪,萬民流亡。」墨子曰:「天雨絮,其國將喪,無復有兵。」《易飛候》曰:「天雨藥,其君有咎。」《天鏡》曰:「天雨墨,是謂陰謀,君臣無道讒人進用,不出五年,君亡。」墨子曰:「天雨墨,君陰謀。」《天鏡》曰:「天火燒國郭門,其地有謀人欲發。」又曰:「天火焰宗廟,人君不謹敬,淫佚,又數犯冬令也。」又曰:「天火焚朝廟社稷,主有大殃,國將亡。」謹按:後魏時,造作宮室過度,而頻有天災,其後累有兵亂。又曰:「一條天火燒正殿,此必人君不聽諫,戮大臣,佞人持政。」「天火燒街,有大兵。」「天火燒廄,兵大起。」「天火燒民舍,兵方起。」「天火燒野五穀,國將亡。」「天火燒山阜,百姓不安。」「天火燒萬物,天下分裂。」「天火燒牛馬,兵屠裂。」「天火燒水,逆兵方起。」「天火焰大水,木鳴呼,是謂奸起,六月霜降。」「天雨火,為兵喪,萬民流亡。」「天妄下火焚燒,是謂大殃,民負子流亡。」墨子曰:「天下火燔邑城門,其邑被圍。」《易飛候》曰:「天雨火,是謂大凶,民人賣其子東西,莫居其鄉。」又曰:「天官見師為禍,司馬必敗。」司馬謂兵師也。

 

天隕石 天雨雜物 雨戟 雨人 

京房《易候》曰:「王者不顧骨肉,不親九族,則天隕石。」甘氏曰:「無雲而雷,石隕隨地,大可一丈,圍形如雞子,兩頭銳,名曰天鼓,所下之邦,必有大戰,伏屍數萬,不可救。」春秋僖公十六年,隕石于宋五。此時宋襄之應也,望之是星至地為石,其所無光榮之象也。」《天鏡》曰:「天雨雜物,皆為兵喪,萬民流亡。」「天雨戟,是謂不祥,不出三年,天下兵興。」《天鏡》曰:「天雨人,無名字,妄語言,是謂凶殃。不出十二年,必易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