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9. 卷十九:五星占二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9:30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7, 18, 19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五星占二

五星相犯一

《易坤靈圖》曰:「王者有至德之萌,則五星若連珠。」

(鄭玄曰:「謂聚一舍,以德得天下之象也。」)

郗萌曰:「五星俱見,兵布野,期不出三年。」《春秋緯》曰:「帝有過失,既已命絕於天,則五星聚攝提,反衡亂不禁。五星聚,天子窮。」《荊州占》曰:「五星並聚,篡弑成。」《含神霧》曰:「五緯合,王更紀。」《海中占》曰:「五星若合,是謂易行,有德受慶,改立天子,乃奄有四方,子孫藩昌;無德受罰,離其國家,減其宗廟,百姓離去滿四方。五星皆大,其事亦大;五星皆小,其事亦小。」

(周將代殷,五星聚于房;齊桓將霸,五星聚於箕;漢高祖入秦,五星聚東井,齊則永終。侯伯本無更紀之事,是五星之聚,有不易行者矣。)

《洛書雒罪級》曰:「五星一合,不言聖起合有謨。」《考異郵》曰:「五星聚於一宿,天下兵起。」《荊州占》曰:「五星合於一舍,其國主應縮,有德者昌,無德者亡,受其凶殃。五星畢聚於一舍,填星在其中,天下興兵。」《詩緯》曰:「五緯聚房,為義者受福,行惡者亡。」

(《帝王世紀》曰:文王在豐,九州諸候咸至,五星聚于房。)

《海中占》曰:「五星合亢,為五穀頻不成。」郗萌曰:「五星聚於虛,天下之君,必有盟者;二星,則二國君;五星,則五國君;皆相見。」《考靈曜》曰:「帝起受終,五緯合軫。」《河圖》曰:「歲星帥五緯聚房,青帝起。」石氏曰:「歲星所在,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以義致天下。」《荊州占》曰:「歲星與火土金水五合同舍,相去三尺以外,七尺以內,相守十日以上,至四十日;天下兩主爭國,大帝易跡,近期三年,遠七年。」《運斗樞》曰:「歲星帥五精聚於東方七宿,蒼帝以仁良溫讓起,皆以所舍占國。」《春秋緯》曰:「五精入牛,從歲星聚;用兵遏亂,以義得天下。」

(班固《天文志》曰:漢高元年,有五星聚于東井,曆推之,從歲星也。此高皇帝受命之符,故客謂張耳曰:東井秦地,漢王入秦,五星從歲星聚,當以義取天下。秦王子嬰降于軹道,漢王以屬吏,曰寶器、婦女,任所取,閉宮封門,還軍將次於灞上,以候諸侯,與人民約法三章,人無不歸心者,可謂能行義矣。李奇注曰:歲星得其正度,其四星隨此常正行,故曰從也。孟康注曰:歲星先至,先至為主也。洪范《天文星辰變占》曰:客有齊人甘文卿者,善天文,後五年,高帝遂定天下。)

石氏曰:「熒惑所在,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以禮致天下。」《運斗樞》曰:「熒惑帥五精聚於南方七宿,赤帝以寬明多智略起。」黃帝曰:「填星與五星俱聚一舍,而填星亡焉,所舍國亡;填星在焉,大如狼星而黃,天下之兵雖合,其國不亡。」《運斗樞》曰:「填星帥五精聚于中央,黃帝以重厚賢聖起。」石氏曰:「填星所在,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以兵致天下;太白所在,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以重德致天下;太白所在,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以兵致天下。」《天官書》曰:「太白與五星相犯,大戰;出其南,南國敗;北其北,北國敗;行疾,武;不行,文。」《運斗樞》曰:「太白帥五精聚於西方七宿,白帝以勇武誠信,多節義起。」《河圖》曰:「太白帥五緯聚參,白帝起。辰精帥五精聚於北方七宿,黑帝以清平、靜潔、通明起。」《春秋緯》曰:「五星從辰星,聚北方七宿,黑帝起,以宿占國。」《河圖》曰:「辰星帥五緯聚營室,黑帝起。」石氏曰:「辰星所在,五星皆從而聚於一舍,其下之國,可以法致天下。」《考異郵》曰:「四表戒,五星薄,天下分爭,甲兵作。」郗萌曰:「五星一相抵觸,軍半破;再相抵觸,軍大破。五精星相薄,天下大戰,相去二三尺,破軍殺將,流血滂滂,天下饑荒。」《春秋緯》曰:「五星錯鬪,臣挾兵,上下相持。」《合誠圖》曰:「五星斗,天子去;一曰國昏亂,憂在公侯。」甘氏曰:「歲星、熒惑、填、太白四星與辰星斗,皆為戰;兵不在外;皆為在內。」郗萌曰:「五星斗,相貫抵觸,光耀相及,有兵大戰,覆軍殺將。」《荊州占》曰:「五星合鬪,人走馬馳,九州鼎沸,棄其妻兒,五郡無主,夷狄為君;五星相與合鬪,及列宿乘淩抵觸,磨靡及入貫,刺犯守勾巳環繞,所在之國,皆為兵喪,滅國之殃。」石氏曰:「五星主司人君諸侯大臣之過,五星合鬪者,皆為謀反大臣當有誅者。」

四星相犯二

《漢天文志》曰:「四星若合,是為大湯。

(晉灼曰,湯猶蕩滌也。)

其君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

(按《宋書》曰:始興九年,歲填災惑、太白聚東井,後曆五年至晉義熙十三年,相國劉裕入關,擒姚泓于長安,而秦亡。)

《荊州占》曰:「四星若合於一舍,其國當王有德者繁昌,保有宗廟,無德者喪。」

(按《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懷帝永嘉六年七月,熒惑、歲星、填星、太白聚牛女之間,徘徊進退,是後兩郡傾覆,而元帝中興、揚土是其應也。安帝義熙三年二月癸亥、熒惑、填星、太白、辰星聚于奎婁,從填星也。奎婁魯分,是時慕容超僭號于齊,侵掠徐兗,連歲寇掠,至於淮泗,姚興譙縱,僭號秦蜀,盧循及魏,南北交侵。五年,高祖北殄鮮卑,九年又聚東井,秦分,十三年,高宗定關中,縱修群凶之徒,皆已剪滅,於是天人歸望,建國。舊條元熙二年受終納禪,皆其徵也。漢平帝元始四年星聚柳、張,各五日,柳、張,三河分,後有王莽赤眉之亂,而光武興,復於洛。晉懷帝永嘉六年四星聚牛、女,後劉聰石勒之亂,而遠帝興復楊土。漢獻帝初平元年,四星聚心,聚箕尾心,豫州分,後有董卓、李霍暴亂,黃中赤眉之憂,而魏武迎帝都,許遂以兗豫定京建安,二十二年,四星又聚;二十五年,而魏文受禪,此為四星二聚而易行矣。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太元十九年十月癸酉,太白、填星、熒惑、辰星合於氐,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帝崩。)

《荊州占》曰:「四星合鬪,閉其關梁,女子運倉,天下半亡。」《文耀鉤》曰:「歲星與三星斗,九州謀王。」郗萌曰:「歲星、熒惑,陽也;太白、辰星,陰也;陽主中邦,陰主外邦,陽與陰合,中外邦相連以兵;陽與陽合,兵謀在國;陰與陽合,兵謀在外邦。熒惑在未申間,太白亦出酉;其出也,必有令。四星俱出,令大;二星俱出,令小;不然者,必有賞賜之事。」《荊州占》曰:「歲星與太白、熒惑、辰星同合,相去三尺以外,留守七日以上,至二十日,天下兵起,國主絕嗣。天下三主鼎足,俱用兵,必有滅國,親戚內,自相賊;九州謀殺作兵,社稷危亡,宗廟毀滅,期百八十日,殘戮九年,乃更始。其守七寸以內,芒角七日以上,至四十日,天下滅亡。人民殄盡,行將易紀,宮殿飛流,期一年,災十年。」

(火起為飛,水湧為流。)

石氏曰:「熒惑與歲星、填星、太白會成勾巳,光不相及,主以攻者不救亂,三王九僑,二十一名,臣爭為主,更相殘賊。」

三星相犯三

《海中占》曰:「三星合其國,外有兵喪,人民數改立侯王。」

(按班固《天文志》曰:孝文後六年四月乙巳,水、木、火三合于東井,是歲誅反者周殷長安市。其七年六月,文帝崩。孝景元年七月乙丑,金、木、水三合于張,其二年三月立皇子為王准陽、汝南、河間、臨江、長江、廣川也。)

班固《天文志》曰:「三星若合,是謂驚位,是謂絕行。

(宋均曰:有兵喪故曰驚位,改立故曰絕行。)

外有兵與喪,立王。」

(按成帝河平二年十月下旬,填星在東井、軒轅南端大星尺餘,歲星在其西北尺所,熒惑在其西北二尺所,皆從西方來;填星貫輿鬼,先到;歲星次,熒惑亦貫輿鬼。十一月上旬,歲星、熒惑西去,填星皆西北逆行,其年十一月丁巳夜,郎王歆大逆不道,牂牁太守立捕殺歆。三年九月甲戌,東郡莊平男子俠丹辟,兄弟五人,群黨為盜,攻燔宮寺,綺縣長吏,盜取印綬,自稱將軍。三月辛卯,左將軍千秋卒,右將軍史丹為左將軍。四年四月戊申,梁王賀薨。)

司馬彪《天文志》曰:「考獻建安十八年秋,歲星、填星、熒惑俱入太微,逆行,皆守帝座百餘日,占曰:三星入太微,人主改政。二十五年正月,魏文帝受禪。」《荊州占》曰:「三星合於一舍,其國可復修德者強,無德者受殃,三星合鬪,天下動。」《海中占》曰:「熒惑、填星、辰星近角合鬪,女子為天下害,大臣殺主。」郗萌曰:「歲星與熒惑、太白鬪,殺大將;近環之,貫之,殺邊將;又歲與熒惑、填星相合,與參會一合,君子過也。有亂相為水,為旱、為饑、火土功。熒惑與歲星若與辰星舍尾,皆為用事者當之,天下開牢、大赦。太白與木星、填星合其國,謀兵起,不戰。」《荊州占》曰:「歲星與太白、填星同舍,相去三尺以外,國有女喪,有白衣會,用兵不戰;相去七寸以內,名曰交芒;將軍與皇后為奸,謀殺其君;相守七日以至四十日,必成刑,期百八十日,國主應以善令,則無咎。歲星與熒惑、填星同間,相去三尺以外,各留七日以上至二十日,天下兵起,五穀大貴,人民相食,國分土地;其相去七寸以內,名曰交芒;天下大叛,弑君父,妻去其夫,期百八十日。太白與歲星、填星色赤為兵;黃為旱;蒼為春多死亡。歲星、熒惑、太白三星合於一舍,其國大亂,若相去一尺至三尺,守之七日以上至二十日,天下皆兵。填星與太白俱入熒惑中,天下且有大謀兵。木、金,火三星合鬪,其分國絕嗣,三王鼎足而居,必有亡國,內親相賊,九州作亂,社稷滅亡,期百八十日,遠一年。太白與熒惑、辰星春鬪,其歲旱;夏鬪,不出三年,主易;秋鬪,不留其年,兵起;冬鬪,不出三年,有女喪。」司馬彪《天文志》曰:「填星與太白辰星合宿,為國亡地,戰不勝。火、金、水俱在鬪,有戮將,若死相。熒惑、太白、辰星俱在東井,內外有兵。木、金、火三量合軫,為白衣會也。」

二星相犯四

《天文志》曰:「二星合,有小兵,小人愁,人君憂。」《海中占》曰:「二星相近者,其殃大,相遠者,其殃小,無傷。」《荊州占》曰:「二星若合,其國有兵,改立侯王,有德者興,無德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