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7. 卷十七:月占七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9:16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月占七

候月蝕一

京氏曰:「月生三日,無光魄,其必蝕。」京房《易飛候》曰:「孟月六日而暈,月蝕;仲月七日暈,月蝕;季月八日暈,其月蝕。」《易緯萌氣樞》曰:「候月盡蝕,視水中不見影者,月盡蝕。」

月薄蝕二

《帝覽嬉》曰:「月赤黃無光,曰薄;毀傷,曰蝕,皆不祥,善惡各有為其國。」京房《易傳》曰:「日月不交而蝕,曰薄。」孟康曰:「日月無光,曰薄。」《易豐卦》曰:「月盈則食。」《釋名》曰:「日月虧曰蝕;稍侵,虧如蟲食草木葉也。」《詩》曰:「彼月而食,則惟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藏。」班固《天文志》曰:古人有言曰:「天下太平,五星循度,無有逆行者,日不蝕朔,月不蝕望。」王充《論衡》曰:「王者,有至德之萌;日月無朔望之異。」

(異謂蝕之)

《京氏占》曰:「月與日相沖,分天下之半,循于黃道,鳥兔相沖,光盛威重,數盈理極,危亡之災,一時頓盡,遂使太陽,奪其光華,暗虛虧其體質;小潛則小虧,大驕則大滅,此理數之常數也。」《洛書》曰:「日月當用兵擊之。若安居,日月蝕不可出軍。日蝕之歲,不可出軍;月蝕之月,不可出軍。」甘氏曰:「無道之國,日月過之薄蝕,兵之所攻,國家壞亡,又以有喪。」《洪範傳》曰:「人君失序,國不明,臣不瞀亂,群陰蔽陽,則日月薄蝕;暗昧無光,四方蹐起,背璚縱橫,賊亂交爭,兵革並行。」《春秋緯考異郵》曰:「麟龍鬥,日月蝕。」

(按《淮南鴻烈》曰:麒麟鬥,則日月蝕之。)

《河圖帝覽嬉》曰:「月薄所宿,國主疾。」《春秋緯感精符》曰:「臣下大恣橫,則日月薄於晦。」《石氏曰》曰:「日蝕,其鄉有拔邑大戰。」《石氏占》曰:「師出門而月蝕,當其國之野,大敗;一曰軍死而後生。」《石氏占》曰:「月蝕三日,有雨事解,不占;一雲七日。」

(其雨用戶雪必須普霈,如微不解。)

《雒書雒罪級》曰:「月蝕既,不吉,刑法失命。」《荊州占》曰:「謀臣以直死,月為之數蝕。」《帝覽嬉》曰:「月蝕所宿國,貴人死。用兵者從月蝕之面攻城,取地。日亦然。」《荊州占》曰:「日月蝕,當其國,君王死。又,攻戰從蝕所擊之者,勝。」《尚書緯刑德放》曰:「當赦而不赦,月為之蝕。」董仲舒《對災異》曰:「臣行刑罰,執法不得其中;怨氣盛,並濫及良善,則月蝕。」《河圖帝覽嬉》曰:「月蝕所宿國,貴人死;又曰其鄉有拔邑大戰。」《易緯通卦驗》曰:「月蝕曰:「月蝕者,人君行適時時專受所致也。不救,則致水害,壞城。」《荊州占》曰:「月蝕,則失刑之國當之。」京房《易房》曰:「月蝕,失刑;所宿之國當之。」《帝覽嬉》曰:「兵常在內而月蝕,其國受殃;又曰兵未起而月蝕,所當之國起兵,戰不勝。」京房《易飛候》曰:「月當交而蝕,君子道長,小人道消。」夏氏曰:「月蝕出軍,軍折傷後有失。」《帝覽嬉》曰:「月滿而蝕,兩軍相當必戰,無軍兵必出,將死於野。」

月蝕早晚三

《帝覽嬉》曰:「月蝕以晨,相及太子當之;以夕,君當之。」

月蝕所起方四

《荊州占》曰:「月蝕起南方,男子惡之;起北方,女子惡之;起東方,少者惡之;起西方,老者惡之。」《帝覽嬉》曰:「月未望而蝕,從上始而盡無光,天子坐之。」《帝覽嬉》曰:「月蝕東方,其月中有惡風;月蝕西方,主人為客。」《帝覽嬉》曰:「月蝕從上始,謂之失道,國君當之,從下始,謂之失法,將軍當之;從傍始,謂之失令,相當之;又曰從上始為君親,從下始為赤子蝕,其陰為女蝕。」

月蝕既及中分五

《帝覽嬉》曰:「月蝕盡,女主當之。」《荊州占》曰:「月盡蝕,當其下者,君死;一曰有死相。」《河圖帝覽嬉》曰:「有軍在外而月蝕盡者,軍罷帥。」《荊州占》曰:「月蝕盡,有大戰,軍破、將死、拔邑、亡地;蝕不盡,軍破、將不死。」京房《妖占》曰:「以十五日蝕而盡,此謂毀亡,其君有喪,若水。」京房《易飛候》曰:「月蝕盡,則有亡國;不盡,有失地。」《荊州占》曰:「月蝕盡,大人憂,月曰糴貴,又曰豪族滅勢,家絕。」石氏曰:「月蝕不盡,光耀散,臣之象。」石氏曰:「月蝕盡,光耀亡,君之殃。」《刑德放》曰:「五刑當輕,反重虐酷,忽月蝕消既,行失繩墨,大水淫枯旱;其救之也,惟敬五刑,以成三德。」石氏曰:「月蝕中分,不出五分,國有憂,兵敗、軍亡。」

月蝕變色六

《荊州占》曰:「月蝕青色,人民多死者,五穀有傷,糴且大貴,望之下賤,皆不出一年,各為其國災;月蝕赤色者,君為客,不出其年;蝕黃色者,不出其年,有立諸侯為國者;月蝕白色,其國失地,若有喪。」《荊州占》曰:「月蝕盡者,糴貴,各為國。月已蝕而青者,為憂;月已蝕而赤者,為兵;月已蝕而黃者,為財;月已蝕而白者,為喪;月已蝕而黑者,為水。」

(蕭子顯《齊書》曰:「永泰元年正月乙亥,月蝕,色赤如血,二日而大司馬王敬則舉兵反。)

月蝕而暈鬥月並蝕七

京房《易飛候》曰:「月暈蝕殃祥;得其日者吉,得其時者凶。」石氏曰:「月蝕而暈,其國君主惡之。」《荊州占》曰:「月暈而蝕,人相食。」石氏曰:「月鬥薄而蝕,有軍必戰,無兵兵起。」石氏曰:「兩月並蝕,天下大亂。」

月蝕雲氣入月中又有風雨八

《荊州占》曰:「月蝕,有氣從外來,入月中,主人凶,氣從中出,客凶,氣南行,南軍凶;北東西者亦然。」

月一月再蝕九

《帝覽嬉》曰:「軍在外,一月而再蝕,將還兵其國,戰不勝。」月未望而蝕十石氏曰:「月生三日而蝕盡,是謂大殃,國有喪。」甘氏曰:「月生十日至十四日而蝕,天下兵起。」

(如望在十四,依垣占。)

石氏曰:「十五日出而蝕,國破滅亡。」

(如望在十五亦然。)

月未望而蝕十

石氏曰:月生三日而蝕盡,是謂大殃,國有喪。 甘氏曰:月生十日至十四日而蝕,天下兵起。

(如望在十四,依垣占。)

石氏曰:十五日而蝕,國破滅亡。

(如望在十五亦然。)

月四時蝕十一

京氏曰:「月春蝕,歲惡,將軍死,一曰有憂;夏蝕,旱,憂殺;秋蝕,羌兵起;冬蝕,其國饑,有女喪。」京房《易候》曰:「月春蝕,有憂;夏蝕,有兵起,民無有一月糧,糴貴。《荊州占》曰:「孟春月蝕,賤人當之;仲春蝕,貴人當之;季春蝕,人主當之。」《帝覽嬉》曰:「月春蝕東方,王死之;夏蝕南方,王死之;季夏蝕中央,王死之;秋蝕西方,王死之;冬蝕北方,王死之,國以謀亡。」《荊州占》曰:「月夏蝕南方,歲饑;秋蝕西方,兵起。」

月十二月蝕十二

《荊州占》曰:「正月蝕,有災異蟲。一曰燕受災,期在七月之後。」《帝覽嬉》曰:「正月月蝕,賤人病,糴石二千;二月月蝕,貴人病,糴石二千;三月月蝕,人主當之,糴石四千;四月月蝕,人主當之;五月月蝕,年饑;六月月蝕,赤地千里;七月月蝕,有兵;八月月蝕,兵罷;九月月蝕,年饑;一曰有戰;十月月蝕,藏穀,一曰起軍;十一月月蝕,有喪,兵圍城夏,軍殺將;十二月月蝕,不盡,是謂當其數,不占。」《荊州占》曰:「正月月蝕,歲災。上旬蝕;旱,中旬蝕,蟲;下旬蝕,賤人死。」《荊州占》曰:「十二月月蝕,吳國受災,期六月;一曰有流民,盡乃以日辰占其野。」《荊州占》曰:「十二月月蝕,來年國有大事,小兵起。」

月十干蝕十三

《洛書》曰:「月以甲乙日蝕,年多魚;丙丁日蝕,年饑;一曰年穀收。戊己日蝕,無耕下田;庚辛日蝕,高田不入,凶;壬癸蝕,其歲和美。司馬遷《天官書》曰:「月蝕甲乙,四海之外,不占;丙丁,淮海,岱也,戊己、中州,河濟也;庚辛、華山以南;壬癸,恒山以北;月蝕皆將軍當之。」

月東南西南方蝕十四

《荊州占》曰:「蝕辰巳地,來年麥傷,春蟲;蝕千未地,禾稼少實,麥夏傷。」

月行五星暈而蝕十五

甘氏曰:「月行宿歲星而蝕,民相食,粟石千文,司農憂。」《荊州占》曰:「月暈歲星而蝕,天下大戰。」甘氏曰:「月行宿熒惑而蝕,天下破亡,有憂;期不出三年。」《荊州占》曰:「月犯熒惑,暈而蝕,天下破亡,失地,大將有憂,期不出三年。」《帝覽嬉》曰:「月犯熒惑,暈而蝕,天下破亡地,大將有憂;蝕盡者,王位也;不盡者,大臣位也;近期三月,遠期三年。」甘氏曰:「月行宿填星而蝕,其國以伐,饑亡。」《巫咸占》曰:「月當填星而蝕,其國有土功之事。」甘氏曰:「月行宿太白而蝕,強國戰,不勝亡城,大將有兩心;不出三年。」

(《荊州占》曰:「月宿太白,暈而蝕,其國有強兵,若戰而亡。」甘氏曰:「月行宿辰星而蝕,其國有女亂而亡國;期三年,若五年。」)

月在東方七宿而蝕十六

石氏曰:「月蝕在角、亢,刑法之臣有當黜者。」《黃帝占》曰:「月入角而蝕,將使有憂,國門四閉,其邦凶。」陳卓曰:「月蝕於角,其君死。」甘氏曰:「月在亢中蝕,其君邦有憂。」《黃帝占》曰:「蝕在氐中,天子憂疾;一曰妃後憂疾。」石氏曰:「月在氐中蝕,大臣死,後惡之;一曰後宮惡之;王者復禮,以赦除之。」《荊州占》曰:「在氐、房蝕,主治耕之臣當有黜者。」石氏曰:「月在房而蝕,公卿大夫在憂,當有黜者。」石氏曰:「月在房蝕,王者有憂,皆亂大臣專政,必有憂病。」京氏《妖占》曰:「月蝕于房,天子有喪。」郗萌曰:「月蝕房心間,人主有兵害。」石氏曰:「月在心蝕,人主惡之,太子庶子有憂,三公有死者。」郗萌曰:「月蝕,臣伐主,內亂。」《荊州占》曰:「月在心蝕,三公諸候有當黜者。」甘氏曰:「月蝕尾、箕,後族有刑罪,若妾有坐者,後有憂。」石氏曰:「月在尾、箕而蝕,主禦者及樂人有當黜者。」郗曰:「月蝕於箕,為風;一曰車騎發。」陳卓曰:「月宿箕而蝕,人相食。」

月在北方七宿而蝕十七

甘氏曰:「月在南斗而蝕,將相有憂,饑、凶。」甘氏曰:「月入牽牛度而蝕,其國叛兵起。」甘氏曰:「月在須女而蝕,邦有女主憂,天下女功廢。」郗萌曰:「月在須女而蝕,宮中有巫咒詛禱祝以求,幸有當黜者。」《黃帝占》曰:「月蝕在虛而蝕,邦有崩喪,天下改服,期九十日。郗萌曰:「月蝕虛、危,民多去其室;一曰大戰。」郗萌曰:「月在虛、危而蝕,主刀,主刀劍衣履金玉之臣有當黜者。」甘氏曰:「月蝕危,不有崩喪,必有大臣薨,天下改服。」石氏曰:「月在危而蝕,刀劍之官憂;一曰月在虛、危而蝕,戒在衣履金玉之臣有黜者;一曰必有驚恐之事。」石氏曰:「月蝕危,不有病主,必有大喪,天下改服。」甘氏曰:「月在營室而蝕,為軍族士眾之潰。」石氏曰:「月蝕營室,大軍絕糧。」郗萌占曰:「月在營室而蝕,陰道毀,不能化生,有黜削之罪。」《玄冥占》曰:「月在東壁而蝕,大臣有戮,文章者執。」

月在西方七宿而蝕十八

石氏曰:「月在奎而蝕,有大臣憂,削凶;期九十日。」石氏曰:「月奎度中,魯國凶,一曰邦君不安,白衣之會。」《郗萌占》曰:「月在奎而蝕,主邊兵之臣有當黜者。」《海中占》曰:「月蝕于奎,大將軍有謀。」石氏曰:「月在奎、婁而蝕,主聚斂之臣有黜者。」甘氏曰:「月蝕婁,皇后犯危,大臣受誅。」《海中占》曰:「月蝕婁,其國有王事。」郗萌曰:「月宿婁而蝕,人相食。」《黃帝占》曰:「月在骨而蝕,王者相吞食,大邑亡主,大將亡軍;一曰委轄之臣有罪。」甘氏曰:「月在昴而蝕,皇后有憂;一曰虐吏憂。」郗萌曰:「月在昴而蝕,人相食。」石氏曰:「月在昴而蝕,大臣貴,女失職。」郗萌曰:「月在昴而蝕,人相食。」郗萌曰:「月在昴、畢而蝕,天下聚;又曰主獄之臣有黜者。」甘氏曰:「月蝕在畢,有邊使者凶,若邊國有臣誅,不出一年。」京房《妖占》曰:「月蝕在畢,天下有小兵。」郗萌曰:「月宿畢而蝕,人相食。」郗萌曰:「月在觜、參而蝕,主兵之臣當黜之。」甘氏曰:「月在觜蝕,主殺臣。」石氏曰:「月在參而蝕,旱,赤地千里,人民饑。」甘氏曰:「月在參而蝕,貴臣誅,大饑,人相食;一曰貴臣謀。」《海中占》曰:「月蝕於參,兵在外,大將死,其國有憂,天下更令。」

月在南方七宿而蝕十九

石氏曰:「月在井、鬼而蝕,主人主五祠之官憂。」甘氏曰:「月在東井而蝕,大臣誅,一曰大臣謀,皇后不安,五穀不登。」陳卓曰:「月在東井而蝕,其國內亂。」甘氏曰:「月在輿鬼而蝕,廢貴臣,後有憂,天下不安;期一年,遠三年。」石氏曰:「月在柳而蝕,大臣有黜者。」甘氏曰:「月在柳而燭,主虞水官有當黜者。」郗萌曰:「月宿注而蝕,人相食。」注者柳之別名。」甘氏曰:「月在七星而蝕,正陽虧太陰星,大臣有暴誅,國大饑;又曰主詞事者憂黜。」郗萌曰:「月有七星而蝕,主道橋門戶之臣有當黜者。」甘氏曰:「月在張而蝕,貴人失勢,皇后有憂,期七十日。」郗萌曰:「月在張而蝕,人相食。」甘氏曰:「月在張而蝕,水衡虞人當有黜者。」甘氏曰:「月在翼而蝕,忠臣見譖言,清正者亡,不出其年。」郗萌曰:「月在翼而蝕,主車駕之臣有黜者。」甘氏曰:「月在軫而蝕,貴臣亡;一曰後不安,期百八十日。」郗萌曰:「月在軫而蝕,車騎發。」

月犯石氏中官而蝕二十

《荊州占》曰:「月在建而蝕,後妃癙娣有當黜者。」石氏曰:「月在太微而蝕,有破國易王。」

月在石氏外官而蝕二十一

石氏曰:「月在弧、狼而蝕,主供養之官當黜者;一曰食者亡。」

救月蝕二十二

《海中占》曰:「月蝕,王者以救,除咎則安;又曰:月蝕,清刑明罰,敕法。」《周禮地官司徒》曰:「救月蝕,則詔王鼓。鄭玄曰:救日月食,王者必親擊鼓。《禮記婚義》曰:「婦教不修,陰事不得,謫見於天,月為之食。是故月蝕則後素服而修六宮之職,蕩天下之陰事。」《星傳》曰:「月者、刑也,月蝕修刑。」

(鄭玄曰:救月蝕,王必親擊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