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4. 卷十四:月占四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8:26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月占四

月犯石氏中宮一

《海中占》曰:「月入攝提,聖人受制。一曰謀臣有側。」《郗萌占》曰:「月犯蝕大角,強國亡,戰不勝。一曰大人憂之,期三年;一曰大角貫月,天子惡之。」陳卓曰:「月犯大角,天下疾;又曰有水災;一曰月蝕大角,天子死,期十三年中。」郗萌曰:「月犯天牢,以獄不平。」貫索之別名郗萌曰:「月犯織女,女主有誅,一曰人主有誅死。」石氏曰:「月犯守東西咸,女主因淫至禍,有陰謀;不通或咸,必有賊。」

(按晉孝武帝大元二十一年四月,月犯東咸,吳郡內史欽發人戒嚴,吳興諸郡回應為賊也。)

石氏曰:「月入天市中,大將死,或易政。」《黃帝占》曰:「月入天市,有更幣之令。」《海中占》曰:「月入天市中,近臣有抵罪者。」《帝覽嬉》曰:「月行入天市,及有變留其中,女王憂,將若相有戮死於市者。郗萌曰:「月犯乘天市,粟貴。」石氏曰:「月犯候星,有憂。」石氏曰:「月犯帝座、宗星,人主有憂。」石氏曰:「月犯宦者,侍人誅。」石氏曰:「月犯天江,大水關梁塞。」陳卓曰:「月犯建星,有臣相譖。」

(按《宋書天文志》曰:「魏陳留王景元元年二月,月犯建星,後鍾會鄧艾破蜀,會譖艾,遂皆夷滅。」)

郗萌曰:「月變於建星,有亂臣更天子之法令者;一曰易將相,近臣多死。」

(按晉咸康三年九月戊子,月犯建星。占曰:易相,一曰大將死。五年丞相王導薨。庚戌代輔,以太尉郗鑒征西大將軍庚亮並死也。)

《黃帝占》曰:「月犯天弁,粟貴;一犯一貴,數犯數貴。」《黃帝占》曰:「月犯河鼓;左星,左將死;右星,右將死;一曰所中者誅;一曰有軍敗,亡其大將,有兵起。」《河圖占》曰:「月乘大陵,天下盡喪;星從,兵革起,死人如丘山,星希則無。」石氏曰:「月乘捲舌,天下多喪。」《黃帝占》曰:「月入五車、天庫,兵起,道不通。」

(按《宋書天文志》曰:「宋武大明七年十二月,月犯五年,後二年帝後崩,大臣將相誅滅,皇子被害,皇后崩,四方兵起,遣諸軍鋒外討之。)

石氏曰:「月犯五車,兵起移駕。」《帝覽嬉》曰:「月行天淵中,臣逾主。」《黃帝占》曰:「月行天淵中,若犯之貴人死。」《黃帝占》曰:「月犯天關,有亂臣更天子之法,主關津者有罪,王者憂。」《黃帝占》曰:「月出天門中道,百姓安寧,歲美無兵。」《帝覽嬉》曰:「月乘天高,將死,外臣有誅者。」石氏曰:「月出天門中道之南,君惡之,大臣不附。」郗萌曰:「月犯南河戌,為中邦凶。」石氏曰:「月行南河戌中,四方兵起,有喪,若大旱,百姓數病。」《帝覽嬉》曰:「月行南河之南,兵旱並起,男子喪乃始。」劉向《洪範傳》曰:「月入南河戌,門民疾疫。」《黃帝占》曰:「月出天門中道之北,胡主死,天下多死。」石氏曰:「月行北河戌之間,冠帶國兵盡起,道不通。」《帝覽嬉》曰:「月行北河之北,兵水並起,女子喪乃始。」郗萌曰:「月經南戌之南,刑法峻暴,誅伐不當,經北戌之北,以女、金錢、奢侈、貪色失治道,皆近期三年,中期六年,遠期九年而災至。」石氏曰:「月犯五諸侯,諸侯誅。」

(按《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大明三年四月,月犯五諸侯,時竟陵王誕反,遣沈慶之領羽林兵戰屬城。)

《帝覽嬉》曰:「月入軒轅,有亂臣,期不出三年。」《帝覽嬉》曰:「月行軒轅中,女主失勢,其所中以官名名之,一曰王官有不治者。」《海中占》曰:「月犯軒轅大星,女主當之。」

(按晉安帝元興三年四月甲午,月押掩軒轅第二星,明年七月,永安皇后崩。又按晉孝武大元五年七月庚子月犯軒轅大星,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

《帝覽嬉》曰:「月犯軒轅左右角,臣有誅者。」《帝覽嬉》曰:「月犯女禦星,女禦有憂。」郗萌曰:「月犯禦星,禦仆死。」石氏曰:「月中犯乘軒轅大星,民大饑大流,太后宗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乘少星,民小饑小流,皇后宗有誅者,若有罪。」郗萌曰:「月乘軒轅端,臣子反,其事成。」《荊州占》曰:「月乘軒轅端,女主有散死亡去者。」郗萌曰:「月蝕軒轅,女主有憂,以官名名之。」石氏曰:「月入軒轅中,犯乘守之,有逆賊,有火災。」《巫咸占》曰:「月犯少微,處士有憂。」

(按《續晉陽秋》曰:「會稽謝數、李慶緒隱若耶山,初,月犯少微,時戴達名著于敷,時人憂之,俄而敷死,會稽嘲曰:「吳中高士,便是求死不得也。)

《黃帝占》曰:「月入中,犯乘少微,女主憂;一曰宰相易。」《荊州占》曰:「月犯少微南第一星,諸處士憂;犯第二星,諸儀士憂;犯第三星,諸博士憂;犯第四星,諸大夫憂;易史官黜。」石氏曰:「月入中,犯乘守少微,皆為五官亂,宰相憂。」《荊州占》曰:「道太微,為宮中逆亂,政不行,又曰月行太微中,貴者失勢,必奪權勞所中,成刑以官命之。」《黃帝占》曰:「月行入太微中,皆為大臣有憂;一曰大臣死。」郗萌曰:「月入太微中,君弱臣強,四夷兵不制,有奸人來聽伺主之庭者;又曰有喪。」《荊州占》曰:「月入太微庭中,東出,大臣出令如主;入中華西門,出右掖門,必有反臣。」《荊州占》曰:「月犯太微庭,臣弑其主。」《海中占》曰:「月犯南門左右扉,將相有免墮者,期不出三年;左右扉者,執法也。」石氏曰:「月入太微庭,所中犯乘守者,皆為天子所誅,若有罪者。」《帝覽嬉》曰:「月入太微庭,所中犯乘守者,各以其官名之。」《春秋緯合誠圖》曰:「入華闕門者,臣不臣。」石氏曰:「月入太微中,乘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皆為臣弑君之候也。」《荊州占》曰:「月入天子宮者,為大臣者死。」《帝覽嬉》曰:「月入太微而出端門者,臣不臣。」石氏曰:「日入太微中,乘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皆為必有反臣;又曰入西門出東門,皆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入中華西門,出中華東門,皆為臣出令;入太陰西門,出太陰東門,皆為天下大亂;有喪,若大水。」郗萌曰:「月入古門而折出右掖門,皆為大臣假言之威而不從主命;月入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皆為大臣代主。」

(按《宋志》晉恭帝元熙元年正月丙午,三月壬寅,五月丙申,七月己卯,皆月犯太微,二年六月三日,帝遜位於宋。」)

《黃帝占》曰:「月行入及留太微中,為大臣有憂。」石氏曰:「月出東掖門,為將受命東南;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荊州占》曰:「東南為德事,西南為刑事,期以春夏。」《荊州占》曰:「月中犯乘守四輔,為臣失禮,輔臣有誅者。」《帝覽嬉》曰:「月行犯左右執法,皆為大臣有憂。」《春秋緯文曜鉤》曰:「月入太微軌道者,司出門守皆為天子所誅。」《帝覽嬉》曰:「月出黃帝座之北,禍之大;出其南,禍之小;若近之大臣謀亂,禍不成。」石氏曰:「月犯黃帝座,大人憂其中,黃帝座,大人易,天下亂。」《帝覽嬉》曰:「月犯黃帝座,天下大亂,存亡半。」《海中占》曰:「月犯黃帝座,有亂臣,人主惡之。」郗萌曰:「月犯黃帝座,臣子反弑其主,事成。」郗萌曰:「月抵黃帝座,有土功事。」《黃帝占》曰:「月犯四帝座,天下有喪。」石氏曰:「月犯四帝座,若乘之,君憂。」《荊州占》曰:「月犯四帝座,諸侯凶。」甘氏曰:「月中犯乘守四帝座,天下亡。」石亡曰:「月中犯乘守屏星者,為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孝經內記》曰:「月入三台中,君有大憂患,敗在臣下。」《黃帝占》曰:「月入三台,大臣為天子,公族共弑君。」

月犯石氏外官二

郗萌曰:「月入庫樓,天下有兵起。」郗萌曰:「月宿羽林中,兵大起。」石氏曰:「月犯乘若中北落,皆為天下兵大起。」石氏曰:「月入天倉,主財寶出,憂臣在內,天下有兵。」石氏曰:「月犯天倉,有移五穀。」石氏曰:「月入天倉,市兵起。」《郗萌占》曰:「月行弧宿,臣逾主。」《郗萌占》曰:「月變於狼,陣兵不戰,一曰不起,如小戰;一曰有水事。」

月犯甘氏中官三

石氏曰:「月在天理,臣當坐,欲反者而入獄;一曰君有大憂。」《帝覽嬉》曰:「月乘天高,將死,外臣有誅者。」《黃帝占》曰:「月入五潢中者,皆為兵起,軍道不通,天下大亂,易政,一曰貴人死。」《黃帝占》曰:「月中犯乘守五潢,皆期二十日,兵起。」郗萌曰:「月入咸池,暴兵起,期四十日。」郗萌曰:「月入咸池,有迷惑人主者。」《荊州者》曰:「月入咸池,天下大亂,人君死,易政,以入日占國。」郗萌曰:「月有不從天街者,皆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又曰行天街中,天下甯,百姓順;一曰行天街外,百姓凶。」

月犯甘氏外官四

《郗萌占》曰:「月行折威中,天子亡。」《甘氏占》曰:「月人哭星,女主崩。」《黃帝占》曰:「月入天積,即芻葉也財寶出,主憂臣在內。」

月犯巫咸中外官五

《郗萌占》曰:「月乘鍵閉星,大人憂。」《郗萌占》曰:「月犯乘鍵閉星,大臣大誤,天子不尊事天神,致火災于宗廟,天子崩;一曰王者不宜出宮、下殿,有偃兵於宗廟者。」《黃帝占》曰:「月行天淵中,若犯之,貴人死;一曰臣逾主。」石氏曰:「月犯鈇鑕,有戮臣。」《黃帝占》曰:「月犯鈇鑕者,為大臣誅。」《郗萌占》曰:「月中犯乘守鈇鑕者,為鈇鑕用;一曰兵將有憂。」《石氏占》曰:「月行天廄,星天為兵歸;月行天廄,上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