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3. 卷十三:月占三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8:22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月占三

月與列星相犯

郗萌曰:「月宿東壁、營室、奎、婁胃,皆主水。為此星雨者,則沖月雨水甚,則水甚雨澤,入地一寸。至其報月,立水七寸,其潢流,絕車轍,溪穀溢。」又占曰:「月宿觜、參、井、鬼柳,皆主旱,以此星雨者,則沖月旱,雨甚者大旱,雨微者小旱。」《帝覽嬉》曰:「月犯列宿,其國有憂。」又曰:「列星貫月,陰國可伐也,期不出五年,其國受兵,不出十年中,國有內亂,大危。」甘氏曰:「月蝕列宿,其國憂、星滅,天下有亡,國星復見,亡國復立,兵起大勝。」《高宗占》曰:「星入月中,將有大兵。」《海中占》曰:「星入月中,其國君有憂;一曰不出三年,臣勝其主。」京房《易傳》曰:「星入月中,大臣謀伐其主,主令不行。」《荊州占》曰:「星入月中,其國有喪;又曰有破軍。」又占曰:「月未中而星入之,有賊人為攻者,在東方,文者長,武者亡;月過中而星入之,有賊人為者,在西方,武者長,文者亡。」《帝覽嬉》曰:「星出月陰,負海國有勝星出月下,芒角相曆者,君死入饑。」甘氏曰:「月犯列星,其國憂,若受兵殃。」《荊州占》曰:「月犯所宿之星,其國有軍將死。」京氏《妖占》曰:「星與月同光,臣不作亂,則人民非上。」《荊州占》曰:「月蝕列星不見者,其國亡,星還復見者,國復立。」又占曰:「星蝕月,其國相死。」京氏《妖占》曰:「月中有星,天下有賊,星多者,賊多。」《荊州占》曰:「列星居月中,無光,其國以饑亡。」

月犯東方七宿

月犯角一

石氏曰:「月犯左角,大人憂,期六月。一曰大臣憂喪。」《海中占》曰:「月犯角,其國有憂。」《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左角,左將戰死,期不出三年;犯右角,右將戰死。」《荊州占》曰:「月犯左角,大臣誅,天下決水,大獄;犯右角,兵起。」《河圖帝覽嬉》曰:「月乘左角,法官誅;乘右角,兵起。」《海中占》曰:「月出角南,國家多暴獄,治病驕恣。」《荊州占》曰:「月出左角南三尺,多獄,五尺以上至丈所,天子明威。」又占曰:「月乘右角,後族家及將相,有坐法死者。」郗萌曰:「月乘左角為旱,右角為水。」又曰:「犯左角,左將軍死之;一曰天下有兵。」

(按:魏正始七年七月丁丑,月犯左角。占曰:「月犯左角,天下有兵。左將軍死。」到嘉平元年正月甲午,大將軍曹爽誅,時太傳舞陽侯屯兵浮橋,積二年七月。咸熙二年閏月庚子,月犯左角,到大始四年十月,荊州刺史上言吳遣使持節施績領三萬人圍於鄉,右丞相萬彧領萬五千人圍直城,大將軍丁皋間、壽春義陽王率諸軍徇壽春兵起之應也。)

郗萌曰:「月貫左角,三年,太子死。」又占曰:「月蝕角,大人憂,期三年;一曰有獄事,都尉死;一曰天下大凶。」《巫咸占》曰:「月蝕角,天子憂,牢獄空,用赦當之,期九十日。」《荊州占》曰:「月蝕角,三年更赦。」《河圖帝覽嬉》曰:「角星貫月,三年,國君死。」《郗萌占》曰:「左角角入月中,不出其年,強國有喪;右角入月中,其君死三年。」

月犯亢二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亢,兵起,不出三年。」《黃帝占》曰:「月犯亢,將軍亡其鼓,其國將死。」《海中占》曰:「月犯亢,亡地,其國有憂。」《荊州占》曰:「月犯亢,朝臣有事。」郗萌曰:「月乘亢,左星,為水,右星為大兵。」

(案魏正始九年正月辛亥,月犯亢南昌,占曰:「兵起,一曰將軍死。」到嘉平元年正月,廢大將軍曹爽等,十六日誅爽時,太傅動兵浮橋,積一年,魏喜平三年五月甲寅,月犯亢距星,到七月太尉王淩誅。到四年三月鎮將軍諸葛恪上言:賊朱異蟻聚,即誅,截死者三萬余人,積十一月始應。)

月犯氐三

韓楊曰:「月入氐,天下兵起。」《河圖帝覽嬉》曰:「犯氐,其國有軍將死;一曰將當之。」《荊州占》曰:「月犯氐,其國有軍,一曰其國有憂。」《海中占》曰:「月犯氐左星,郎中右將誅死;皆期三年。」《荊州占》曰:「月乘氐右星,天下有大兵,天子自將,兵天野。」

(按魏嘉平三年四月戊子,月犯氐東北星,占曰:「將軍死。」五年二月癸丑,後將軍兗州刺史黃華薨。)

《海中占》曰:「月蝕氐,氐星翳,一將死之,國有誅者。」

月犯房四

《帝覽嬉》曰:「月行中道,是謂安寧,天下和平,舉兵不吉;欲被其刑,逆天之道,辱以無名。」又曰:「月宿天廄中央,一軍罷歸,期不過三十日。」《郗萌占》曰:「月當天門、駟之間,五穀大得,人主益壽。」《河圖帝覽嬉》曰:「月行陽環,多少暴事;」又曰:「月宿天廄左間,將軍論老弱分,歸期不過三十日。」又曰:「月行陽,裹治驕恣;多暴獄及驚駭,內亂。」又曰:「月行四表之南,陽人且錯,禍不可克。」又曰:「冬三月,月出房南,近小旱,遠大旱,期在沖;去房三尺曰近,五尺曰近。」《郗萌占》曰:「月宿房南,粟不美,稻不實。」又曰:「正月十九日,候月出房南,有兵,女主喪。」《荊州占》曰:「月出四表以南,人君有憂。」《河圖帝覽嬉》曰:「月行大陽,天下亂,人民啼哭,及天下大荒,禍不可禁,天下有兩心。」又曰:「月行陰間,多陰事,小起。」又曰:「月宿天廄右間,將軍伐,期不過三十日。」郗萌曰:「月出陽間,黍稷不為,菽美。」《河圖帝覽嬉》曰:「月行陰裏,權衡不得,後革時作,邊境不休。」又曰:「月行四表之北,陰人將革,禍不可克。」又曰:「冬三月,月出房北,近小水,遠大水,期在沖。」郗萌曰:「月行四表之北,水旱不時,民皆流食。」《荊州占》曰:「月行房北,帝有亂臣。」《河圖帝覽嬉》曰:「月行太陰,天下兵悉起,及內淫、流食。」《荊州占》曰:「月行太陰,民流亡。」《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房星,四足之蟲多死,期不出一年。」《海中占》曰:「房上第一星上相,次星次相,下第一星上將,次星次將也。」

(按晉成康二年正月辛亥,月犯房南第二星,占曰:「將相有憂。」五年七月丞相王導,八月太尉郗鑒,六年正月征西大將軍庚亮並薨也。)

《荊州占》曰:「月犯房,為死亡,近之為辱將相,期三年。」

(按:魏景初元年二月乙酉,月犯房第二星;房四星;股肱臣將相位也;占曰:「將相有憂,若死亡。」到十二月,司空陳群薨,到三年七月,司徒陳驕薨。積一年六月。)

《黃帝占》曰:「月犯上將,上將誅;犯次將,次將誅;犯次相,次相誅;犯上相,上相誅。」《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房心,天下有殃,主有憂。」《郗萌占》曰:「月犯房,有亂臣,期不出三年,臣伐其主,天下有亡國。」陳卓曰:「月犯房,有兵;又曰天下有殃,主憂。」郗萌曰:「月乘房,滅左右官,為有誅;伏甲者陳兵在宗廟中,天子不可出宮、下堂,又曰多暴事。」《河圖帝覽嬉》曰:「月行房心間,其旁有紅雲一,諸侯一王死。」郗萌曰:「月乘鉤鈐,大人憂火令。」《荊州占》曰:「月有中犯陵房星者,國君憂;色青憂喪;赤憂積屍成山;黑有將相誅;白芒角大哭。」郗萌曰:「月有中犯乘守房左驂,左服皆有夫人死,所中相誅。」又曰:「月犯鉤鈐,大臣有誤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于宗廟,天子崩,王者不宜出宮、下殿,有謀匿於宗廟中者;一曰犯鉤鈐駟,馬,駕將有行。」

(按魏正始六年十二己巳月犯鉤鈐,占曰:王者憂,一曰有火災。到七年二月,熒乘黃廄,署屋延燒。又魏青龍三年十二月戊辰,月犯鉤鈐,王者憂,到景初二年十二月,明帝崩。積三年十一月。又案魏正始六年十二月己巳,月犯鉤鈐;占曰五星犯鉤鈐,皆主王者憂,一曰有火災。到七年二月,熒乘黃廄,延燒西掖門,到嘉平二年七月壬戌,皇后甄氏崩。積三年七月應。又案魏時火犯鉤鈐,皆為後崩也。)

郗萌曰:「月守房,皆為人君無道。」又曰:「皆為天下諸侯謀相吞,道不同;又曰皆為胡發兵。」

月犯心五

班固《天文志》曰:「月犯心,其國有憂,若有大喪。」《摘亡辟》曰:「六月辛酉,月犯心,亡君之戒也。」郗萌曰:「月犯明堂星,大人憂。」《海中占》曰:「月犯心中央星,人主惡之;犯其前星,太子惡之,及失位,犯其後星,庶子惡之;皆應以善事。」郗萌曰:「月行出心以南,在外大將易。一曰無兵。太子事。」陳卓曰:「月行宿心而霧,山崩穀塞,一曰水深。」《石氏占》曰:「月乘心,其國相死;月北出,其國旱,宗廟有焚者;月南出,其將相有起兵。」《荊州占》曰:「月犯乘心,大人凶,天下大旱,萬民災傷,近期三年,遠九年。」《石氏占》曰:「月合心星,其君死。」又曰:「犯大星,主遇賊害,國人為亂。」又占曰:「月犯心大星,女執行;又曰太子不立。」郗萌曰:「月犯心星,臣弑君;又曰滅其君,三年有憂賊臣。」《海中占》曰:「月犯心,有亂臣,天下有亡國;蝕心,國內亂,有大賊。」《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心,亂臣在旁伐國,期不出三年,其下有亡國;又民伐其主,應之以善事,已殃除。」《海中占》曰:「月犯心中央星,人主敗,國有賊,人為亂。」

(按魏甘露二年六月己酉,月犯心中央大星,景元元年五月,高貴鄉公敗。)

郗萌曰:「月貴心,其國亂,臣弑君。」《石氏占》曰:「月貴心,其國政亂。」《海中占》曰:「月貫心,其國亂,臣弑君。」《石氏占》曰:「月貴心,其國政亂。」《海中占》曰:「月貴心,一年國君死,不則臣伐主。」《黃帝占》曰:「月貫心星,三年國內亂。」

(按漢孝成帝陽朔元年七月壬子,月犯心星。占曰:「其國憂,若有喪。房心為宋,今為楚地,十月辛未,楚王芳薨,積四月應。又按王莽地皇元年正月,月犯心前星,為太子。是歲後,莽殺,太子臨之。黃初四年十二月丙子,月犯心大星。占曰:「犯心國憂,若有喪。七年五月丁巳,文帝崩。積二年六月。魏景初二年閏九月癸丑。月犯心大星,占曰:月犯中央星,其國有憂。若有大喪。到三年十二月,明帝崩,積一年四月。)

月犯尾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尾,君臣不和。」郗萌曰:「月犯尾,貴戚有誅者,其國有軍將死。」又曰:「在尾宿有變,後宮不安,妃後爭人君,子孫不吉,在宮中矣。」

月犯箕七

石氏曰:「月干犯箕度,君臣不和。」《含文嘉》曰:「月至箕,則風揚。」《春秋緯考異郵》曰:「月失行,離於箕者,風。」《春秋緯潛潭巴》曰:「月入箕中,其國有憂。」《黃帝占》曰:「月入箕,糴大貴。」郗萌曰:「月入箕,天下大亂,有兵,國君死之;又曰必赦,月在箕,踵期三十日;在口,期六十日。」《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箕,有客讒人者。」《海中占》曰:「月犯箕,女主有憂。」郗萌曰:「月犯箕,其國有軍將死。」

(按魏嘉平五年六月十二日庚辰,月犯箕,占曰:「軍將死。」到正元元年正月乙丑,鎮東將軍母丘儉反,正月甲辰,斬儉,積一年九月。又按魏甘露元年八月七日辛亥,月犯箕東北星,占曰:「犯箕東北星,軍將死。」到二年五月,征東大將軍諸葛誕謀叛不就,後殺揚州刺史樂[糸休],積十月。)


月犯北方七宿

月犯南斗一

郗萌曰:「月宿南斗風,一曰雨。」又曰:「月入南斗魁中,大人憂;一曰太子殃;又曰宮中有自賦者,期三十日。」《荊州占》曰:「月入南斗,兵起,有憂,不出三年。」京氏曰:「月以子丑申入南斗,後百八十二日赦,無餘囚。」陳卓曰:「月犯入南斗魁,天下大赦;一曰兵起。」

(按晉成帝咸和六年正月丙辰,月入南斗,占曰:「有兵,一曰有大赦。」是月石勒殺掠婁武進二縣,於是遣戌中州;明年湖賊又掠南沙海虞民,是年正月大赦,伐淮南討襄陽,平之。又咸和八年三日己巳。月入南斗、與六年占同。其年七月,石勒死,彭彪以譙石生、以長安郭權、以泰州並歸順,於是遣督護喬球率眾救彪;彪敗球退。又石季龍、石斌功滅生權,咸康元年正月大赦。)

《黃帝占》曰:「月以十月至四月南斗中,天下大赦,近期六十日,中期六月,遠期一年。」郗萌曰:「月一歲三入南斗口者,其歲有赦。」《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南斗,大臣及將去。」《郗萌占》曰:「月犯南培魁,女主當之,不出三年。」《荊州占》曰:「月犯南斗,將軍死。」陳卓曰:「月犯南斗風,雨不時,大臣誅,不出三年。」郗萌曰:「月乘南斗,色惡蒼蒼,丞相死。」又占曰:「月變於南斗,亂臣有更天子之法令者。」《荊州占》曰:「月變于南斗,易相,近臣死。」

月犯牽牛二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牽牛,將軍奔,天下牛多死。」郗萌曰:「月犯牽牛,其國有憂,將軍亡其鼓;一曰有軍將死。」陳卓曰:「月犯牽牛星,道路不通,牛馬暴貴,天下有大誅,邦穀大貴,又曰月犯牽牛,軍亡;犯河鼓,戰。」郗萌曰:「月乘牽牛,天下有大水起。」又占曰:「月變於牽牛,犧牲事也;又曰四足之蟲疾。」《荊州占》曰:「月行犯若暈牽牛,天下馬多疾死。」

月犯女三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須女,天下多女患。」陳卓曰:「月犯須女,將軍死,其國有憂。」《郗萌占》曰:「月變於須女,有兵不戰而降;又曰有嫁女娶女之事。」陳卓曰:「月宿須女,霧,大人死;一曰蟄蟲死。」

月犯虛四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虛,空邑復起。」郗萌曰:「月犯虛,天下亂政,天下大虛,其國有憂,軍將死,有哭泣之事;又占曰:月變於虛,有土功事;又曰在外軍大饑。」

月犯危五

郗萌曰:「月行若犯危,有哭泣之事。」《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危,治樓室屋者多。」《海中占》曰:「月犯危其國有憂。」郗萌曰:「月犯危,有軍將死。」陳卓曰:「月行所宿危而霧,兵起,士卒多死。」《荊州占》曰:「月有入危者,大亂。」

(天下大亂也。)

月犯室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營室,以亂;若亡地及宗廟毀,若起室者。」《海中占》曰:「月犯營室,其國有憂。」郗萌曰:「月犯營室,有宰相死。」《荊州占》曰:「月犯營室,兵起。」郗萌曰:「月變于營室,大臣為亂,兵在外,軍人見棄,敗。」

月犯壁七

郗萌曰:「月宿東壁,不雨則風。」《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東壁,大亂,人民多死。」《海中占》曰:「月犯東壁,其國有憂。郗萌曰:「月犯東壁,兵在外,軍將死;一曰:有土功事。」郗萌曰:「月變於東壁,兵在外,軍人大驚,近臣去。」《海中占》曰:「月蝕東壁,其國有閉門事。」《石氏占》曰:「月蝕東壁,大臣戮亡,有文章者被執。」

月犯西方七宿

月犯奎一

郗萌曰:「月入天庫,天下有兵起。」《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奎,大亂,人多死者。」郗萌曰:「月犯奎,邊兵不安。」又曰:「有大水,敵人多死。」又占曰:「月犯若暈奎,其國大人有憂。」又占曰:「月蝕奎星,大將戰死,軍乏食。」《海中占》曰:「月蝕奎星,必有大戰,軍乏食。」郗萌曰:「月變於奎,有溝瀆事;一曰:女子事。」陳卓曰:「月宿奎而霧,有妖星見;或曰妖死;一曰:十日妖見君車。」

月犯婁二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婁,多淫獵。」《海中占》曰:「月犯婁,國有憂。」《郗萌占》曰:「月犯婁,軍將死,民多移徙;又曰獄多冤死。」陳卓曰:「月犯乘婁,國君好愛婦女,游獵無度。」黃帝曰:「月變于婁,有兵在外,不戰而和。」陳卓曰:「月行宿婁而霧多;有人死復生者。」《海中占》曰:「月蝕婁星,軍不戰,在外罷。」

月犯胃三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胃,倉庫散,若有令;一曰其國有變。」《荊州占》曰:「月犯胃、倉粟散。」《海中占》曰:「月犯胃,其國有憂。」郗萌曰:「月犯胃,鄰國有暴兵伐中國;一曰有軍將死;又曰以夷為憂,天下國無實。」《海中占》曰:「月犯乘胃,小國起兵,倉庫虛;一曰軍不戰,民多病傷有令。」《陳卓占》曰:「月宿胃而霧,死於孕,孝婦謀死。」

月犯昴四

石氏曰:「月入昴中,胡王死。」《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昴,天子破匈奴,不出五年,中若有白衣會。」《荊州占》曰:「月犯昂,以粟米為賤。」《河圖帝覽嬉》曰:「月行犯昴,北有赤白雲緣月,兵入匈奴,地有得;赤白雲不緣月,兵入無得,期不出三年。」《黃帝占》曰:「月乘昴,貴人有憂。」郗萌曰:「月乘昴,天下用法峻,一曰水滿野,五穀不收。」又占曰:「月合昴,有赦。」又占曰:「月行觸昂,匈奴擾擾。」又曰:「月生於昂,天下有赦。」《黃帝占》曰:「月變於昂,兵在外食絕。」郗萌曰:「月變於昂,國有喪。」《石氏占》曰:「月蝕昴,貴臣誅,貴女失勢。」《海中占》曰:「月蝕昂諸候黜,門戶臣有事,天下饑。」石氏曰:「月出昴北,天下有福,一曰胡王死。」郗萌曰:「月犯昴,其國有憂,將軍死;一曰胡不安。」

(按魏正始元年四月二十七日戊午,月犯昴水頭第一星,其年十月庚寅、月犯昴北第四星。占曰:「月犯昴,胡不安,將軍死。」到二年六月,征西將軍趙[亻敢]上言,鮮卑大人阿炒兒等殺掠敦煌太守王延等。將兵斬首千一百級。冬十月,又討斬阿炒兒,唐首千級。三年正月,又斬鮮卑大師首六百級。討鮮卑斬首千餘級,八月丁巳,輕車將軍特進王忠薨,積三年四月應。)

月犯畢五

《詩》曰:「月離于畢,俾滂沱矣,謂大雨也。」《春秋緯考異郵》曰:「月失行,離于畢,則雨。」蔡氏《月令章句》曰:「月離者,所曆也。」班固《天文志》曰:「月入皆,則多雨。」郗萌曰:「月入畢,其國君大憂;又曰兵起,期一年,先起兵者有破亡;又曰與兩股齊,近期二十日,遠期六十日,有將死。」劉向《洪範傳》曰:「月入畢中,將若相有一家事坐罪革起;一曰有女喪;一曰女主當之。」

(按魏太和四年二月丁未,月加午在畢大星三月蜀劉升為丞相。諸葛亮將五萬人入天水,攻將軍賈魏副車騎將軍舒等三萬餘人,討之,斬首三萬餘人,投降者萬餘人。七月乙酉,大赦,六年正月甲戌,皇女暴薨,上及群臣皆為之服。五月甲戌,皇太子殿下薨。十一月壬寅,吳越賊將周賀于東萊牟平之內恣殺掠,與青州刺史程喜戰,射殺周賀,斬首四千餘級,又生擒八千餘人。青龍元年八月已未,大赦。二年三月庚寅,故漢帝山陽公崩,以天子禮葬之,諡曰獻帝。積三年六月應也。)

郗萌曰:「月入畢,有拘主,近期百日,中期十月,遠期一年;又曰小人自立;一曰小人罔上;一曰將相驚;又曰大赦,期三月;一曰在畢口,期六十日,赦,在踵,期三十日;又曰有土功;又曰有以弋獵事惑其君者。」石氏曰:「月居畢中,不出其年,女君死。」《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畢,天子用法以誅罰急,貴人有死者。」京氏《妖占》曰:「月犯畢,天下有變令。」《黃帝占》曰:「月犯畢,出其北,陰國有憂。」《海中占》曰:「月犯畢,南陽國有憂,一曰賊臣誅,不然邊有兵。」郗萌曰:「月行犯畢赤星,臣弑主;一曰乘畢赤星,將死。」又占曰:「月犯蝕畢,有小疾。」又曰:「合畢,天有下赦,合其陰,水;合其陽,風;又曰:月變于畢,邊境有事。」《黃帝占》曰:「月蝕畢,使邊者凶。」《郗萌占》曰:「月蝕畢,諸侯相謀。」又曰:「月入畢中而暈,人主生;一曰人主伐。」又占曰:「月入畢而聖人生;一曰人主伐。」《荊州占》曰:「月蝕畢中,星居月中,不出其年,女主當之。」《石氏占》曰:「月蝕畢星,星居月中,不出其年,女主當之。」《石氏占》曰:「月蝕畢星,星居月中,不出其年,女主當之。」《石氏占》曰:「月蝕畢星,中有土功事,一曰:女主有憂。大臣系囚者;一曰天下兵起,是謂小人國。」陳卓曰:「月行宿濁而霧,君使有道死于諸侯曰;一曰諸侯之使有道死者。」

(濁者畢也。)

《陳卓占》曰:「月犯附耳,兵起,若將相有喪憂,不即免退。」

月犯觜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觜觿,小將有死者。」《海中占》曰:「月犯觜觿,小戰;又曰小將吏多死。」郗萌曰:「月犯觜觿,下將畢叛。」《荊州占》曰:「月犯觜觿,道多死人。」

月犯參七

郗萌曰:「月宿參,若宿伐,皆為風雨。」《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參伐,有兵事,競城堡。」《海中占》曰:「月犯參,其國有憂;又曰國有兵事。」郗萌曰:「月犯參,有軍將死。」《海中占》曰:「月犯參右肩,右將戰死;犯左肩,左將戰死。」郗萌曰:「月犯右股,大將戰死;犯赤星,將誅。」石氏曰:「月犯乘參右股,五中占曰:「月蝕參伐,兵大起。」

月犯南方七宿

月犯井一

《郗萌占》曰:「月宿東井,雨;不雨則風。」《河圖帝覽嬉》曰:「月入東井,諸侯貴人多死。」《荊州占》曰:「月入東井,有兵。」《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入東井中,其國君有憂。」《黃帝占》曰:「月犯東井,有水事,若水令。」《郗萌占》曰:「月犯東井,軍將死。」

(按魏青龍三年十一月己丑,月犯東井轅西第一星。占曰:「月犯東井,將死;一曰:國內有憂;一曰:有水令。」到十二月己卯,右將軍朱益薨。四年十二月癸巳,司空穎陰侯群薨。又景初元年九月壬申,詔曰:「今年雨過差,翼兗徐豫四州特劇。遇水溺沒死者,所在開倉救濟。」瘐辰,皇后毛氏崩。積二年十一月應。正始五年十一月壬申,月犯東井距星。六月癸酉,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占曰:「月犯東井,將死。」到七年十一月庚子,鎮北將軍呂昭薨。積二年,魏嘉平三年四月戌寅,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占曰:「月犯東北井,將死,一曰:有憂。」到七月壬戌,甄皇后崩,太尉王陵誅,積四年。)

《黃帝占》曰:「月蝕東井,大臣有謀,皇后不安,五穀不登。」《陳卓》曰:「月行宿東井而霧,有水患。」《河圖帝覽嬉》曰:「月犯鉞,大臣誅。」郗萌曰:「月中犯乘鉞,兵起,斧鉞用。」又曰:「月中犯乘鉞,若蝕鉞,為內亂。」

(按魏正始四年十月七日十一月十四日,月犯乘守鉞,兵起。一曰斧鉞用,是月太傅舞陽侯上言:吳將諸葛恪屯據。遣眾軍討恪,恪棄城奔走。投水死者萬計。到五年三月己卯,大將曹爽率眾軍征蜀,積六月應。又按魏嘉平五年,月暈犯鉞,兵起,一曰光祿夫夫張緝皆誅,九月車騎將軍郭准上言,薑維等攻隴西,斬首萬餘人,積十月應。)

月犯鬼二

《郗萌占》曰:「月犯輿鬼,有軍將死。」陳卓曰:「月行宿輿鬼而霧,軍戰,主人敗。」又占曰:「月犯乘天屍,亂臣在內。」郗萌曰:「月有入輿鬼者,皆為財寶出。」《河圖帝覽嬉》曰:「月犯鬼,大臣有誅;一曰國有憂。」陳卓曰:「月犯鬼天屍,國君有憂,大亂,大臣誅。」又曰:「月入輿鬼乘質者,君貴人憂,金玉用,人民多病;從南入為男,從北入為女,從西入為老,棺木倍貴。」

(按魏青龍二年二月辛卯,月犯輿鬼中央星,其年十二月甲子,復犯,輿鬼為天鑕,主斬殺。占曰:「民多病,大臣憂,又曰:國有憂。」三年正月辛巳,自冬涉春,節氣不和,因下詔曰:「連年疫疾,雕傷人民。」二月丁巳,文德皇后崩。四年五月乙卯,司徒樂平侯董昭薨。三年三月應。魏正始二年九月癸酉,月犯鬼西北星,主金玉。三年二月丁未,月犯鬼西南星,主布帛。占曰:「大臣憂,一曰:有錢金到。」八月丁巳,輕車將特進王忠薨。至四年甲子,上加服元,賜諸侯王公公卿校將軍以下錢各有差,一年五月應。又魏嘉平二年十月丙申,月犯鬼距星。五年三月一日,月犯鬼距星,如占。六年七月甄皇后崩,太尉王淩楚王彪有謀,妻子五歲以下皆誅,積十月應。)

陳卓曰:「月蝕輿鬼,貴臣皇后有憂,天下不安,近期一年,遠期三年。」

月犯柳三

郗萌曰:「月入天庫,天下有起土。」《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柳,有木功事。」又占曰:「月犯柳,其國有憂;又曰有軍將死。」石氏曰:「月犯乘柳,工匠興。」陳卓曰:「月行宿柳而霧,民多陰內之病;又鳥多死。」《石氏占》曰:「月蝕柳,王者以病,不安宮室。」《黃帝占》曰:「月蝕柳,大臣憂。」

月犯七星四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七星,兵在外戰。」《海中占》曰:「月犯七星,輕車戰。」《郗萌占》曰:「月犯七星,掌食臣有誅者,國有憂,將軍死。」《黃帝占》曰:「月行宿七星而霧,民分。」《郗萌占》曰:「月犯七星,臣為亂。」《石氏占》曰:「月蝕七星,君後大臣在暴憂,國大饑。」《海中占》曰:「月蝕七星,國相更政。」

月犯張五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張,有飧客。」郗萌曰:「月犯張,將相死,其國有憂。」《黃帝占》曰:「月蝕張,貴臣失勢,皇后有憂,期七十日。」陳卓曰:「月宿張而霧,天子惡之。」

月犯翼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翼,飛蟲多死。」《海中占》曰:「月犯翼,其國有憂;一曰相傳令;一曰外夷有兵。」郗萌曰:「月犯翼,有軍將死;若北夷有兵。」又曰:「月犯翼,女主惡之。」《黃帝占》曰:「月蝕翼,忠臣見,譖言正事者亡,不出其年。」陳卓曰:「月行宿翼而霧,後惡之。」

月犯軫七

《海中占》曰:「月犯軫,兵車用,近期二年,遠期三年。」《郗萌占》曰:「月宿軫,風;又曰:月犯軫,其國有憂;一曰兵車出,近期一年,遠三年中。」班固《天文志》曰:「月入軫,則多風。」《黃帝占》曰:「月蝕軫,貴人亡,皇后不安,期有八十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