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1. 卷十一:月占一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6:36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月占一

月名體一

皇甫謐《年曆》曰:「月者,群陰之宗,光內影月以宵耀,名曰夜光。」《易說卦》曰:「坎為月。」《河圖帝覽嬉》曰:「月者,金之精。」《春秋感精符》曰:「月者,陰之精,地之理。」《廣雅》曰:「夜光謂之月。」《天宮書》曰:「太陰之精,上為月。月者,天地之陰,金之精也。」王子年《拾遺記》曰:「瀛洲水精為月。」《禮記》曰:「月者,闕也。」范子《計然》曰:「月者,水也。」《淮南子》曰:「月者,天之使也;水氣之精者,為月。」《漢書李尋上疏》曰:「月者,從陰之長,妃後、大臣、諸侯之象。」張衡《靈憲》曰:「月者,陰精之宗,積而成象。兔蛤焉,陰之類,數偶也。並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娥竊之以奔月,遂托身於月,是謂蟾蜍。」《春秋演孔圖》曰:「蟾蜍,月精也。」楊泉《物理論》曰:「月陰之精,其形也圓,其質也清,稟日之光,而見其體;日不照,則謂之魄。故月望之日,日月相望,人居間,盡睹其明,故形圓也;二弦之日,日照其側,人觀其旁,故半照半魄也;晦朔之日,日照其表,人在其裹。故不見也。」

月行度二

四十分日之七百四十三奇一,則遲疾之一終而復始矣。月朔而晨見東方,謂之側匿,行遲也;月晦而夕見西方,謂之朓,行疾也;遲疾相通,謂之平;行一日十三度六十七分度之二十五半,二十七日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七百四十三奇一而周天矣。一年月十三周天,有閏之年則十四周天。與日合度,是為月朔。日月相與東行;日行遲,而月行疾;二十九日一千三百四十分日之七百一十一則月周天復還及日,即二朔去之日數也。《春秋元命包》曰:「日月右行,周天二十三萬里。」《河圖》曰:「曰:「日、月、五星同道,過牽牛、女、虛、危、室、壁、奎、胃、昴,皆行其南,去之九尺;畢北七尺,觜、參北一丈三尺;貫井,出鬼南六尺;出柳北六尺;出七星、張北一丈三尺;出、翼、軫北一丈三天;貫角、亢,出氐南二尺;出房左右服間,出心北二尺,屋北十尺;出箕北六尺;貫斗至牛,此日、月、五星行常道也。」《洛書》曰:「日、月、五星,行曆左角內;行左亢外四尺;曆左右氐;外行房兩服間;行心內六尺;行尾內十八尺;行箕內十二尺;行斗柄中一尺;行牛中,行女外四尺;行虛外六尺,行危外十三尺;行室外十六尺,行壁外十三尺;行奎外十三尺;行婁外九尺;行胃外十一尺;行昴外五尺;曆畢左角;行觜內六尺;行參內十八尺;行井中;行鬼外十四尺;行柳內九天;行七星內十五尺;行張內十八尺;行翼內十六尺;行軫內十三尺。在上者為北,此日、月、五星之正道也。」

月行盈縮三

石氏曰:「明王在上,月行依道;若主不明,臣執勢,則月行失道。大臣用事,背公向私,兵刑失道,則月行乍南乍北;女主外威,擅權則或進退朓朒;皆君臣刑德不正之咎也。有不如常,隨事占其吉凶;月行疾,則君刑緩;行遲,則君刑急。月之與日,遲疾勢殊,而事勢異也。是故人君月有變,則省刑以德,恩從肆赦,故春秋有眚災友肆赦。」劉向《洪範傳》曰:「晦而月見西方,謂之朓;朔而月見東方,謂之側匿。朓則王侯其舒言、政緩,則陽行遲、陰行疾也。側匿則王侯其肅言、政急,則陽行疾、陰行遲也。舒者,臣驕而執政也。肅者,臣下恐懼太甚也。」劉歆曰:「舒者王侯殿意專政,臣下促急,故月行疾也;肅者,王侯縮訥不任事,臣下馳縱,故行遲也。」《春秋運斗樞》曰:「主勢集於後族,群妃之黨,橫僭為害,則月盈。」京房《易飛候》曰:「月生八日當中,五日六日而中,有兵在列,大戰。」《荊州占》曰:「月行疾,天下有急事。」又曰:「月行過急,奸邪起,月行不及度,多留事。」又曰:「入月五日,昏而月中,急兵大起,糴大貴。」又曰:大月八日昏中,小月七日昏中;過度有兵事,不及度有喪事。」

月行陰陽四

京氏《對災異》曰:「人君好用佞邪,朝無忠臣,則月失其行。」班固《天文志》曰:「月失節度而妄行,出陽道,則旱風;出陰道,則陰雨。」京房《妖占》曰:「月行南為旱,行北為水;當道天門、駟之間,天下大安,五穀大得,人主延年益壽。」《河圖帝覽嬉》曰:「月行一歲,不三出昴畢間,來年有兵。」郗萌曰:「月不道東西咸,必有賊。」京房《易飛候》曰:「月人八日,北向陰國,亡地;月不盡八日,北向陽國,亡地。」

月光明五

《易萌氣樞》曰:「臣道修,則月明有光。」《高宗占》曰:「月出如盛天下,且有主治也。」《尚書考靈曜》曰:「五政不失,日月光明;五政,謂四時及夏季之政也。」《禮緯含文嘉》曰:「君道尊而制命,即日月精明。」《黃帝占》曰:「有道之國,日月過之即明,人君吉昌,人民安樂。」孫氏《瑞應圖》曰:「人君不假臣下以權,則日月揚光。」甘氏曰:「月經心,清明烈照,天主內明,必有延慶。」

月變色六

《河圖帝覽嬉》曰:「日光如張炬火,所宿其國,立王亦立上卿。」京氏《妖占》曰:「月變色,青為饑與疫,赤為爭與兵,黃為德與喜,白為旱與喪,黑為水,民半死。」《京房占》曰:「君幼弱,月青色。」京房《易飛候》曰:「月生八日,當玄兔色,上旬糴貴,無則上旬糴賤。不盡八日,色,下旬糴貴,無則豐,而下旬賤。」《荊州占》曰:「月赤如赭,大將死于野;又曰月赤如血,有死王。以宿占國。」《荊州占》曰:「月生而色黃,主人受其殃;月二十八日,其色黃,攻地入,客受殃。」《河圖帝覽嬉》曰:「月入而黃,主人受殃;出而黃赤,客受其謫,赤三日不復,主人戰有勝。」《河圖帝覽嬉》曰:「月生三日,其中縵縵如絲布狀,其野虛;兵在內盡出,然外主人不勝。」

月光盛七

郗萌占曰:「月初生盛,女主持政。」京氏《易飛候》曰:「月之光如張芒,所宿之國立君;三齊所宿之國,立將軍,上卿。」《荊州占》曰:「月上弦已後盛,君無戕德,臣執權柄,人背君,尊其臣。」

月無光八

《太公陰秘》曰:「君不明,臣不忠,故月無光;月不明見變,變不救,殃禍生,臣欲反,主失名。其救也;安百姓,用賢人,弱者扶,無則害。」《黃帝占用兵要訣》曰:「沉陰,日月俱無光,晝不見日,夜不見月,星皆有雲障之而不雨。此為君臣俱有陰謀,兩敵相當,陰相圖議也。若晝陰夜月出,君謀臣;夜陰晝日出,臣謀君,下逆上也。」甘氏曰:「人君宰相,不從四時行令,刑罰不時,大臣奸謀,離賢蔽能,即日月無光,見瑕謫;不救,其國五穀不成,六畜不生,人民上下不從,盜賊並起。」《河圖帝覽嬉》曰:「日月無光,有亡國、死王,期不出五年。」《孝經內記圖》曰:「主驕慢,日月失明。」《京氏占》曰:「月大無光,國無王,民不安,天下有兵。」《京氏占》曰:「月昏無光,則淵涸山崩,王者惡之。」《河圖帝覽嬉》曰:「月大無光,主死士,戰不勝。」《高宗占》曰:「月大無光,城不降;月小無光,城降。」京氏《妖占》曰:「月無光,臣不作亂,教令不行,民饑國亡。」京氏《易飛候》曰:「月不光,貴人死。」《荊州占》曰:「月生無光,下有死王。」京房《易飛候》曰:「月生無光,君子徒凶。」

月兔不見九

《河圖帝覽嬉》曰:「月中無兔、蟾蜍,天下無官。」《荊州占》曰:「月中兔、蟾蜍不見,天下失女主,一曰宮女不安。」《河圖》曰:「蟾蜍去月,天下大亂。」《黃帝占》曰:「月望而月中蟾蜍不見者,月所宿之國,山崩,大水,城陷,民流亡,亦為失主;宮中必不安。」

月中有離雲氣十

《荊州占》曰:「有雲如杵,長七尺,沖月所宿國,主君將死。」京房《易飛候》曰:「白雲如杵,長七尺,沖月所宿之國,人主死,杆柄中月,王后死;入月中,王后當之;月戴珥,主人來疾。」《河圖帝覽嬉》曰:「月始出時,有雲居其中,如禽獸狀,其名曰綦婁。甲乙見東方,受之;丙丁見南方,受之;戊己見中央,受之;庚辛見西方,受之;任癸見北方,受之;受者,受其害。」《荊州占》曰:「月下有氣,如人相隨者,是謂惡成。侯王有坐之者,有分國。」《荊州占》曰:「月中有雲,如人行者,臣害主;兩主爭,客勝;有三人,天維絕,主人必更。」《河圖帝覽嬉》曰:「月旁有白雲,大如杵者三,抵月,期六十日;外有戰,破軍,死將。」《荊州占》曰:「月始出,有黑雲貫月,名曰激雲。不出三日,異雨有害人者,客且至。」《河圖帝覽嬉》曰:「月旁多赤雲,如人頭,大戰多;白為風,黑為雨。」《荊州占》曰:「有赤雲、黑雲交臨,月當其國,亡軍。」《河圖帝覽嬉》曰:「月旁有白雲一,黑雲二,蒼雲一,其大如厚布,抵貫月,圍城、拔邑。」《高宗占》曰:「青雲挾月,是謂賊害,王受其殃,歲為五穀不熟;赤去挾月,是謂仇賊;黃雲挾月,女主有戮死者,期不出三十日;白雲挾月,其國君遇賊;黑雲挾月,陰雨逾時。」《荊州占》曰:「月中有黑氣,大如桃若李,臣有蔽主明者。」京氏《易傳》曰:「有黑雲,狀如群羊豕,如飛烏,如鳴雞,在月及月旁。三日王日不雨,匈奴兵起。」京房《易傳》曰:「赤氣覆月如血光,大旱,人民饑千里。」《荊州占》曰:「常以十四日夜候月,中有氣,如飛烏;其野無居者。」《尚書金櫃》曰:「視不明,聽不聰,則雲氣五色,蔽日月之明。無救,則群臣謀殺,關梁不通。其救,辟四門,求仁賢。」《春秋感精符》曰:「諸氣之出,皆曆日月旁,天子國君之害也。期如日蝕遠近之符。」《荊州占》曰:「凡諸氣,日月有變,不出兩日;大雨吉,大雨皆凶,小雨無益。」

月生牙齒爪足十一

《河圖》曰:「月生齒,主見期。(闕×××××××)

《春秋文曜鉤》曰:「趙有君,尹吏,日月生齒,在畢宿;主見欺大,《星占》曰:子殺父,臣刺君,期歲二月,有兵患。」(宋均注曰:「月,太陰之精也,屬水,水生於金;畢、金精也,水齒之臣子殺逆之象也。畢又為邊兵,畢主八月,其沖則二月,兵患於此發也。)

《荊州占》曰:「月生齒,人主有賊臣,王者偏左右,(闕××××)

徐廣《曆記》曰:「隆安五年三月甲子,月生齒,在斗;占曰:『月生齒,人主有賊臣,群下相賊(闕×××)

《春秋感精符》曰:「月生齒,妻妾黜;外垂牙,主威歇。」《考異郵》曰:「諸侯謀叛,則月生爪牙。」《荊州占》曰:「月生爪牙,國君遇賊,又曰月爪所指,四方煩若,有土功事。」《洛書》曰:「陪臣執命,王公望風,其將叛謀公卿,群下並附,諸侯歸心;則月舉足垂牙。」《河圖秘證》曰:「帝淫泆,政不平,則月生足。」《春秋緯》曰:「生足,君有過,後族擅權,月生足芒;有此類,則亡國也。」《荊州占》曰:「月生牙齒,天子有賊臣,群下自殘害。」郗萌曰:「月生爪牙,主賞罰不行,偏任兵起;招賢明,奪強國,兵勢則已。」《海中占》曰:「月生爪牙,人生偏,左右遇賊,有刺客;各在中分。」

月生角芒刺十二

《春秋運斗樞》曰:「後族擅權,月生芒。」《洛書摘芒辟》曰:「月盈而生芒,後黨成輩,且害其主。」《春秋運斗樞》曰:「月垂芒,國亂憂在公;禍大作,兵敗北。」夏氏曰:「月上有黃芒,君福昌;一曰皇后有喜。」《荊州占》曰:「月生角,天下兵,國將受殃。」《河圖帝覽嬉》曰:「月生四日,月兩角刺如矛狀,其野有殺其君者,且廢之;其上角大者,君上勝;其下角大者,臣下勝。」《荊州占》曰:「月生刺,在一日,是謂賊;賊生中國。月二日生刺,是謂隱,其女子卒,有陰疾。月三日生刺,是謂內傷大陽,是謂天芒。月四日生刺,是謂不明,是謂蔽光。月五日生刺,是謂音蕩,當有訛言者。月六日生刺,是謂內虛,是謂去邑。月七日生刺,是謂有剝,其地弱。月八日生刺,是謂割地在分,民其當者,名曰禽獲陽平。月九日生刺,其地民饑,民以食,弱其世,以兵行。月十日生刺,陰始盛,主女子執朝政。月十一日生刺,是謂憂土居,老幼穴處。月十二日生刺,其地有以陰死者。月十三日生刺,是謂始強,得地。月十四日生刺,是謂不利,其女君傷下。月十五日生刺,是謂盛強,其強地多兵。月十六日生刺,是謂內弱,大臣殺其主。月十七日生刺,是謂威法,主有流兵。月十八日生刺,是謂君瘟,死。月十九日生刺,是謂陽衰陰治,女子執事。月二十日生刺,是謂地有土功。月二十一日生刺,是謂千裏外聚,其都有土功。月二十二日生刺,是謂始衰。貴人多死者。月二十三日生刺,是謂陰盛,女子為王。月二十四日生刺,是謂中有大謀。月二十五日生刺,是謂隱蔽,是謂佚殃。月二十六日生刺,是謂感,多憂在內謀。月二十七日生刺,是謂大饑。月二十八日生刺,是謂竟,城數政。月二十九日生刺,是謂內亂,是謂自伐。」

月大小十三

《荊州占》曰:「月初生小,而形廣大者,月有水災。」《海中占》曰:「月大而體小者,旱;有氣色非常,皆為皇后陰謀事。」

月分毀及墜下流十四

京氏《易妖占》曰:「月毀為三四五六,見天下亂。」《荊州占》曰:「月分為兩,國無道,君失天下。」《河圖占》曰:「地淪月散,必有立王。」京氏《易妖占》曰:「月自天墮,有道之臣亡。」京房《易妖占》曰:「月出地中,庶民為王公。」

月晝見十五

《易緯辨終篇》曰:「月晝見,隱謀合,國雄逃。」京房曰:「月晝見,必有亡國。」京氏《對災異》曰:「月若晝明者,奸邪並作,專明擅君之朝。」京房《對災異》曰:「月若晝明者,月為臣,日為君。臣以明續君黨,當在其時;不可與君用力,含穢以舒刑。今晝明者,奸邪並作,專明擅君之朝。不救,則失其行而毀矣。其救也,出退強臣,斷奸佞,近直臣,親賢良,則月得其行,不可專明矣。」《洛書》曰:「月與大星並出,晝見,同謂爭明;大國弱,小國強,有立侯王者。」

月當盈不盈十六

石氏曰:「月漢盈不盈,君侵臣,不則有旱災。」

月當朔而不朔晦不盡十七

《荊州占》曰:「月當朔而不朔,國有大喪。月當晦而不盡,所宿國亡地。」

月當弦不弦不當而弦十八

《荊州占》曰:「月生六日而弦,大臣為政,不用主命。」《荊州占》曰:「月生七日而弦,主人勝客;不勝,主人將死。」《荊州占》曰:「月未當弦而弦,是謂兵起;當弦不弦,國有大兵。」《郗萌占》曰:「不當上弦而弦,國兵起。」《荊州占》曰:「未當下弦而弦,臣下多奸。」《荊州占》曰:「月生八日而弦,天下大安;八日而不弦,攻人城者不勝。」《河圖帝覽嬉》曰:「月十日不弦,以戰不勝,主將死;當弦弦也,是謂大安。」

月當望不望未當望而望十九

《荊州占》曰:「月十四日而望,主更令;期一年;十五日而望,主安久長,天下和,人民歌樂以行。」《河圖帝覽嬉》曰:「月未當望而望,是謂趣兵,以攻人城者大昌。當望不望,以攻人城者有殃,所宿之國,亡地。」《荊州占》曰:「月十六日而望,主不昌,更立公王,期十年。」(此謂不依歷數而望,他皆仿此。)

《易萌氣樞》曰:「月當滿不滿,君侵苫;當毀不毀,臣淩君,君侵臣,則大旱之災;臣湊君,則有兵水之難。大進月盈,則有人君之憂;縮,則有臣下之害。」《郗萌占》曰:「月行急,未當中而中,未當望而望,皆為急。兵大戰,軍破,將死,大臣執政,逼君,女主將有擅權,天下亂,易宗廟。」

月當毀不毀未當缺不缺二十

《春秋漢含孳》曰:「妻怨成,無詘制之者,則月滿不虧,有女妃虐。」

(宋均曰:不虧不缺也,虐若趙飛燕妒殺皇子。)

《荊州占》曰:「月當毀不毀,陰事無形。」《黃帝占》曰:「月未當缺而缺,大臣滅,女主黜,諸侯世家絕。」

月當出不出出而復沒二十一

《京房占》曰:「月當出而不出,有陰謀,有死王,天下亂。」《郗萌占》曰:「月生七日見者,天下有兵;十日見者,有大兵;十二日至十六日而後見者,天下有滅國。」《海中占》曰:「月出復沒,天下亂。」

月再中反缺二十二

京氏曰:「月再中,帝王窮。」《荊州占》曰:「月望而西缺,望後東缺,名曰反月;臣下不奉法,制度侵奪主勢;無救,為湧水,兵起其沖;其救也,正刑罰,誅奸滑,任賢而稽疑,定謀事成,即月變為復矣。」

月失行及偃仰二十三

《郗萌占》曰:「月出非其所,行非其路,皆女主失行,奸通內外,陰國兵強,中國人饑,下欲僭權。」《海中占》曰:「月生正偃,天下有兵合,無兵主人凶。」京房《易飛候》曰:「正月有偃月,必有喜。」

月出異方二十四

黃帝曰:「月始生,見南方而蝕者,糴大貴。」《荊州占》曰:「月始生天中者,上謀下,其事不成。」

月並出及重累二十五

京房《易傳》曰:「君弱而婦強,為陰所乘,則月並出。」京氏曰:「月並出,為並明,天下有兩王立。又云相去二寸,臣作亂,滅其主。」《春秋運斗樞》曰:「主勢奪於後族,群妃之黨橫僭為害,則月盈,並若兩月連出,妃黨交萌,若照同力,排滅王公。」郗萌曰:「月並出,相重,當有急兵至。」《荊州占》曰:「三月並見,其分有立諸侯而亡女主,有竟兩月並出,天下治兵,異姓大臣爭朝,勢為害王者,選能授之。月重出,皆為異兵殘害,為天下亂者,將有亡天下之象。」

(案漢成帝建始元年八月戊午,辰漏未盡二刻,兩月重見,京氏《易傳》曰:「君弱婦強,為陰所乘,則兩月並見。其後趙飛燕為皇后,姊娣專寵,殺害皇子,成帝不能禁,後皆誅滅之應也。又按故太史令李淳風云:隋大業九年正月二十七日,曉起東方,有二月見,相去二尺許,在箕斗之間,眾俱見之。俄而楊玄盛于黎陽起逆、朱變、管宗義殘賊江南,天下因此遂兵賊相繼,至於滅亡,此尤效。」)

《海中占》曰:「月兩弦中間,月光盛而眾多,或二三,或四五,及至十月並見,皆為天下分裂,天子失政,政在諸侯自立。」

(諸月傍氣象皆與日占大同。)

《春秋潛潭巴》曰:「十月並出,不必外,強猾出。」

(宋均曰:月為大臣今如是,大臣必多爭,並為奸稱疾也。)

《郗萌占》曰:「東方小月承大月,小國毀;大月承小月,大國伐之為主,客在西方。小月承大月,小邑勝;大月承小月,大邑勝。」《春秋運斗樞》曰:「小月承大月,群奸在宮,當此之時,主若贅旒。」

(宋均注曰:喻見制、在下也)

大月承小月,近臣起,讒人橫,陪臣執命,三公望鳳。」

(宋均曰,望風者,陪臣見而事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