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 乾卦

Jack 在 2011, 四月 15 - 21:0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彖傳, 2, 3象傳, 2文言傳, 2, 3, 4, 5, 6, 7, 8, 9


周易上經 

周,代名也。易,書名也。其卦本伏羲所畫,有交易、變易之義,故謂之易。其辭則文王、周公所繫,故繫之周。以其簡袠重大,故分為上下兩篇。《經》則伏羲之畫,文王、周公之辭也。並孔子所作之《傳》十篇,凡十二篇。中間頗為諸儒所亂。近世晁氏始正其失,而未能盡合古文。呂氏又更定著為《經》二卷、《傳》十卷,乃復孔氏之舊云。 

 乾卦  乾下乾上

乾,元亨利貞。

(乾,渠焉反。)六畫者,伏羲所畫之卦也。「—」者,奇也,陽之數也。乾者,健也,陽之性也。本注乾字,三畫卦之名也。下者,內卦也;上者,外卦也。經文乾字,六畫卦之名也。伏羲仰觀俯察,見陰陽有奇偶之數,故畫一奇以象陽,畫一偶以象陰。見一陰一陽有各生一陰一陽之象,故自下而上,再倍而三,以成八卦。見陽之性健,而其成形之大者為天,故三奇之卦,名之曰乾,而擬之於天也。三畫已具,八卦已成,則又三倍其畫,以成六畫,而於八卦之上,各加八卦,以成六十四卦也。此卦六畫皆奇,上下皆乾,則陽之純而健之至也。故乾之名,天之象,皆不易焉。元亨利貞,文王所繫之辭,以斷一卦之吉凶,所謂《彖辭》者也。元,大也。亨,通也。利,宜也。貞,正而固也。文王以為乾道大通而至正,故於筮得此卦,而六爻皆不變者,言其占當得大通,而必利在正固,然後可以保其終也。此聖人所以作《易》,教人卜筮,而可以開物成務之精意。餘卦放此。

初九,潛龍勿用。

(潛,捷言反。)初九者,卦下陽爻之名。凡畫卦者,自下而上,故以下爻為初。陽數九為老,七為少,老變而少不變,故謂陽爻為九。潛龍勿用,周公所繫之辭,以斷一爻之吉凶,所謂「爻辭」者也。潛,藏也。龍,陽物也。初陽在下,未可施用,故其象為潛龍。其占曰勿用。凡遇乾而此爻變者,當觀此象,而玩其占也。餘爻放此。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見龍」之見,賢遍反。卦內「見龍」並同。)二,謂自下而上,第二爻也。後放此。九二剛健中正,出潛離隱,澤及於物,物所利見,故其象為見龍在田,其占為利見大人。九二雖未得位,而大人之德已著,常人不足以當之,故值此爻之變者,但為利見此人而已。蓋亦謂在下之大人也。此以爻與占者相為主賓,自為一例。若有見龍之德,則為利見九五在上之大人矣。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九,陽爻。三,陽位。重剛不中,居下之上,乃危地也。然性體剛健,有能乾乾惕厲之象,故其占如此。君子,指占者而言。言能憂懼如是,則雖處危地而无咎也。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躍,羊灼反。)或者,疑而未定之辭。躍者,無所緣而絕於地,特未飛爾。淵者,上空下洞,深昧不測之所。龍之在是,若下於田,或躍而起,則向乎天矣。九陽四陰,居上之下,改革之際,進退未定之時也。故其象如此,其占能隨時進退,則无咎也。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剛健中正以居尊位,如以聖人之德,居聖人之位。故其象如此,而占法與九二同,特所利見者在上之大人耳。若有其位,則為利見九二在下之大人也。

上九,亢龍有悔。

(亢,苦浪反。)上者,最上一爻之名。亢者,過於上而不能下之意也。陽極於上,動必有悔,故其象占如此。

用九,見群龍无首,吉。

用九,言凡筮得陽爻者,皆用九而不用七。蓋諸卦百九十二陽爻之通例也。以此卦純陽而居首,故於此發之。聖人因繫之辭,使遇此卦而六爻皆變者,即此占之。蓋六陽皆變,剛而能柔,吉之道也,故為「群龍无首」之象,而其占為如是則吉也。《春秋傳》曰:「乾之坤曰:見群龍无首,吉。」蓋即純坤卦辭「牝馬之貞,先迷後得,東北喪朋」之意。

《周易彖上傳》

(彖,吐亂反。)彖即文王所繫之辭。上者經之上篇,傳者孔子所以釋經之辭也。後凡言傳者,放此。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此專以天道明乾義,又析「元亨利貞」為四德以發明之。而此一節,首釋元義也。大哉,歎辭。元,大也,始也。乾元,天德之大始。故萬物之生,皆資之以為始也。又為四德之首,而貫乎天德之始終,故曰統天。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

(施,始豉反。卦內同。)釋乾之亨也。

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

始,即元也。終,謂貞也。不終則无始,不貞則无以為元也。此言聖人大明乾道之終始,則見卦之六位各以時成,而乘此六陽以行天道,是乃聖人之元亨也。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

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物所受為性,天所賦為命。太和,陰陽會合,中和之氣也。各正者,得於有生之初。保合者,全於已生之後。此言乾道變化,无所不利,而萬物各得其性命以自全,以釋利貞之義也。

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聖人在上,高出於物,猶乾道之變化也。萬國各得其所而咸寧,猶萬物之各正性命而保合太和也。此言聖人之利貞也,蓋嘗統而論之。元者物之始生,亨者物之暢茂,利則向於實也,貞則實之成也。實之既成,則其根蒂脫落,可復種而生矣,此四德之所以循環而无端也。然而四者之間,生氣流行,初無間斷,此元之所以包四德而統天也。其以聖人而言,則孔子之意,蓋以此卦為聖人得天位,行天道,而致太平之占也。雖其文義有非文王之舊者,然讀者各以其意求之,則並行而不悖也。《坤》卦放此。

《周易象上傳》

象者,卦之上下兩象,及兩象之六爻,周公所繫之辭也。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天,乾卦之象也。凡重卦皆取重義,此獨不然者,天一而已。但言天行,則見其一日一周,而明日又一周。若重複之象,非至健不能也。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剛,則自強而不息矣。

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複,芳服反。本亦作覆。)反復,重複踐行之意。

或躍在淵,進无咎也。

可以進而不必進也。

飛龍在天,大人造也。

(造,徂早反。)造,猶作也。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言陽剛不可為物先,故六陽皆變而吉。天行以下,先儒謂之《大象》。潛龍以下,先儒謂之《小象》。後放此。

 

《周易文言傳》

此篇申《彖傳》、《象傳》之意,以盡乾、坤二卦之蘊,而餘卦之說,因可以例推云。

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

(長,丁丈反。下「長人」同。幹,古旦反。)元者,生物之始,天地之德,莫先於此,故於時為春,於人則為仁,而眾善之長也。亨者,生物之通,物至於此,莫不嘉美,故於時為夏,於人則為禮,而眾美之會也。利者,生物之遂,物各得宜,不相妨害,故於時為秋,於人則為義,而得其分之和。貞者,生物之成。實理具備,隨在各足,故於時為冬,於人則為知,而為眾事之幹。幹,木之身,枝葉所依以立者也。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

以仁為體,則无一物不在所愛之中,故足以長人。嘉其所會,則無不合禮。使物各得其利,則義無不和。貞固者,知正之所在而固守之,所謂知而弗去者也,故足以為事之幹。

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非君子之至健,无以行此,故曰乾元、亨、利、貞。

此第一節,申《彖傳》之意,與《春秋傳》所載穆姜之言不異,疑古者已有此言,穆姜稱之,而夫子亦有取焉,故下文別以「子曰」表孔子之辭。蓋傳者欲以明此章之為古語也。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樂,音洛。確,苦學反。)龍德,聖人之德也,在下故隱。易,謂變其所守。大抵乾卦六爻,《文言》皆以聖人明之,有隱顯而無淺深也。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行,下孟反。邪,似嗟反。)正中,不潛而未躍之時也。常言亦信,常行亦謹,盛德之至也。閑邪存其誠,無斁亦保之意。言君德也者,釋大人之為九二也。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幾,音機。)忠信,主於心者,无一念之不誠也。脩辭見於事者,无一言之不實也。雖有忠信之心,然非修辭立誠,則无以居之。知至至之,進德之事,知終終之,居業之事,所以終日乾乾而夕猶惕若者,以此故也。可上可下,不驕不憂,所以无咎也。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群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无咎。」

(離,去聲。)內卦以德學言,外卦以時位言。進德修業,九三備矣。此則欲其及時而進也。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應,去聲。)作,起也。物,猶人也。覩,釋利見之意也。本乎天者,謂動物。本乎地者,謂植物。物各從其類。聖人,人類之首也。故興起於上,則人皆見之。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賢人在下位,謂九五以下。无輔,以上九過高志滿,不來輔助之也。

此第二節,申《象傳》之意。

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

(舍,音捨。)言未為時用也。

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在淵,自試也。

未遽有為,姑試其可。

飛龍在天,上治也。

(治,平聲。)居上以治下。

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治,去聲。)言乾元用九,見與他卦不同。君道剛而能柔,天下无不治矣。

此第三節,再申前意。

潛龍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

雖不在上位,然天下已被其化。

終日乾乾,與時偕行。

時,當然也。

或躍在淵,乾道乃革。

離下而上,變革之時。

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

天德,即天位也。蓋唯有是德,乃宜居是位,故以名之。

亢龍有悔,與時偕極。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剛而能柔,天之法也。

此第四節,又申前意。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

始則必亨,理勢然也。

利貞者,性情也。

收斂歸藏,乃見性情之實。

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始者,元而亨也。利天下者,利也。不言所利者,貞也。或曰:坤利牝馬,則言所利矣。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

剛以體言,健兼用言。中者,其行无過不及。正者,其立不偏。四者,乾之德也。純者,不雜於陰柔。粹者,不雜於邪惡。蓋剛健中正之至極。而精者,又純粹之至極也。或疑乾剛无柔,不得言中正者,不然也。天地之間,本一氣之流行,而有動靜爾。以其流行之統體而言,則但謂之乾而无所不包矣;以其動靜分之,然後有陰陽剛柔之別也。

六爻發揮,旁通情也。

旁通,猶言曲盡。

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言聖人時乘六龍以御天,則如天之雲行雨施而天下平也。

此第五節,復申首章之意。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勿用也。

(行,並去聲。未見之見,音現。)成德,已成之德也。初九固成德,但其行未可見耳。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蓋由四者以成大人之德。再言君德,以深明九二之為大人也。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重,平聲。下同。)重剛,謂陽爻陽位。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九四非重剛,重字疑衍。在人,謂三。或者,隨時而未定也。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夫,音扶。先、後,並去聲。)大人,即釋爻辭所利見之大人也。有是德而當其位,乃可當之。人與天地鬼神,本无二理,特蔽於有我之私,是以梏於形體而不能相通。大人无私,以道為體,曾何彼此先後之可言哉?先天不違,謂意之所為,默與道契。後天、奉天,謂知理如是,奉而行之。回紇謂郭子儀曰:「卜者謂,此行當見一大人而還。」其占蓋與此合。若子儀者,雖未及乎夫子之所論,然其至公无我,亦可謂當時之大人矣。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

(喪,去聲。)所以動而有悔也。

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知其理勢如是,而處之以道,則不至於有悔矣,固非計私以避害者也。再言其唯聖人乎,始若設問,而卒自應之也。此第六節,復申第二、第三、第四節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