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明夷卦

Jack 發表於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明夷 離下坤上

明夷,利艱貞。

 正義曰:明夷,卦名。夷者,傷也。此卦日入地中,明夷之象。施之於人事,闇主在上,明臣在下,不敢顯其明智,亦明夷之義也。時雖至闇,不可隨世傾邪,故宜艱難堅固,守其貞正之德。故明夷之世,利在艱貞。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正義曰:「明入地中明夷」者,此就二象以釋卦名,故此及晉卦皆《彖》、《象》同辭也。「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者,既釋明夷之義,又須出能用明夷之人,內懷文明之德,撫教六州,外執柔順之能,三分事紂,以此蒙犯大難,身得保全,惟文王能用之,故云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者,此又就二體釋卦之德。明在地中,是晦其明也。既處明夷之世,外晦其明,恐陷於邪道,故利在艱固其貞,不失其正,言所以利艱貞者,用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者,既釋艱貞之義,又須出能用艱貞之人,內有險難,殷祚將傾,而能自正其志,不為而邪諂,惟箕子能用之,故云「箕子以之」。

 

《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蒞眾,

注云:蒞眾顯明,蔽偽百姓者也。故以蒙養正,以明夷蒞眾。

用晦而明。

注云:藏明於內,乃得明也。顯明於外,巧所辟也。

 正義曰:「蒞眾顯明,蔽偽百姓」者也,所以君子能用此明夷之道,以臨於眾,冕旒垂目,黈纊塞耳,无為清靜,民化不欺。若運其聰明,顯其智慧,民即逃其密網,奸詐愈生,豈非藏明用晦,反得其明也?故曰「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也。 

 

初九,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注云:明夷之主,在於上六,上六為至闇者也。初處卦之始,最遠於難也。遠難過甚,明夷遠遯,絕跡匿形,不由軌路,故曰明夷于飛。懷懼而行,行不敢顯,故曰垂其翼也。尚義而行,故曰君子于行也。志急於行,飢不遑食,故曰三日不食也。殊類過甚,以斯適人,人心疑之,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

《象》曰:君子于行,義不食也。

 正義曰:明夷於飛者,明夷是至闇之卦。上六既居上極,為明夷之主。云飛者,借飛鳥為喻,如鳥飛翔也。初九處於卦始,去上六最遠,是最遠於難。「遠難過甚,明夷遠遯,絕跡匿形,不由軌路,高飛而去,故曰明夷于飛也。垂其翼者,飛不敢顯,故曰垂其翼也。「君子于行三日不食」者,尚義而行,故云君子于行。志急於行,饑不遑食,故曰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者,殊類過甚,以此適人,人必疑怪而有言,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

《象》曰「義不食也」者,君子逃難惟速,故義不求食也。

 

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馬壯,吉。

注云:夷于左股,示行不能壯也。以柔居中,用夷其明,進不殊類,退不近難,不見疑憚,順以則也,故可用拯馬而壯,吉也。不垂其翼,然後乃免也。

《象》曰:六二之吉,順以則也。

注云:順之以則,故不見疑。

 正義曰:「明夷夷于左股」者,左股被傷,行不能壯。六二以柔居中,用夷其明,不行剛壯之事者也,故曰「明夷夷于左股」。莊氏云:「言左者,取其傷小。」則比夷右未為切也。夷于左股,明避難不壯,不為闇主所疑,猶得處位,不至懷懼而行,然後徐徐用馬,以自拯濟而獲其壯吉也,故曰「用拯馬壯吉」也。

《象》曰「順以則也」者,言順闇主之則,不同初九,殊類過甚,故不為闇主所疑,故得拯馬之吉也。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

注云:處下體之上,居文明之極,上為至晦,入地之物也。故夷其明,以獲南狩,得大首也。南狩者,發其明也。既誅其主,將正其民。民之迷也,其日固已久矣。化宜以漸,不可速正,故曰不可疾貞。

《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

注云:去闇主也。

 正義曰:南方,文明之所。狩者,征伐之類。大首謂闇君。「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者,初藏明而往,託狩而行,至南方而發其明也。九三應於上六,是明夷之臣,發明以征闇君,而得其大首,故曰「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也。「不可疾貞」者,既誅其主,將正其民,民迷日久,不可卒正,宜化之以漸,故曰不可疾貞。

《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者,志欲除闇,乃得大首,是其志大得也。

 

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

注云:左者,取其順也。入于左腹,得其心意,故雖近不危。隨時辟難*,門庭而已,能不逆忤也。

* 「隨時」誤作「雖時」,依他本改。

《象》曰:入于左腹,獲心意也。

 正義曰:「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者,凡右為用事也。從其左不從其右,是卑順不逆也。腹者,懷情之地。六四體柔處坤,與上六相近,是能執卑順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意也。于出門庭者,既得其意,雖近不危,隨時避難,門庭而已,故曰于出門庭。

《象》曰「獲心意」者,心有所存,既不逆忤,能順其旨,故曰獲心意也。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貞。

注云:最近於晦,與難為比,險莫如茲。而在斯中,猶闇不能沒,明不可息,正不憂危,故利貞也。

《象》曰:箕子之貞,明不可息也。

 正義曰:「箕子之明夷」者,六五最比闇君,似箕子之近殷紂,故曰箕子之明夷也。利貞者,箕子執志不回,闇不能沒,明不可息,正不憂危,故曰利貞。

《象》曰「明不可息也」,息,滅也。《象》稱「明不可滅」者,明箕子能保其貞,卒以全身,為武王師也。

 

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後入于地。

注云:處明夷之極,是至晦者也。本其初也,在乎光照,轉至於晦,遂入于地。

《象》曰:初登于天,照四國也。後入于地,失則也。

 正義曰:「不明晦」者,上六居明夷之極,是至闇之主,故曰「不明而晦」,本其初也。其意在於光照四國,其後由乎不明,遂入於地,謂見誅滅也。

《象》曰「失則」者,由失法則,故誅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