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姤卦第四十四

Jack 在 2011, 五月 21 - 17:4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序卦》曰:決必有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

崔憬曰:「君子夬夬,獨行遇雨」,故言「決必有遇」也。

 

  巽下乾上

姤,女壯,

虞翻曰:消卦也,與復旁通。巽,長女;女壯,傷也。陰傷陽,柔消剛,故女壯也。

 

勿用取女。

虞翻曰:陰息剝陽,以柔變剛,故「勿用娶女,不可與長」也。

 

《彖》曰:姤,遇也。柔遇剛也。勿用娶女,

鄭玄曰:姤,遇也。一陰承五陽,一女當五男,苟相遇耳,非禮之正,故謂之姤。女壯如是,壯健以淫,故不可娶。婦人以婉娩為其德也。

 

不可與長也。

王肅曰:女不可娶,以其不正,不可與長久也。

 

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

荀爽曰:謂乾成於巽,而舍於離。坤出於離,與乾相遇,南方夏位,萬物章明也。

《九家易》曰:謂陽起子,運行至四月,六爻成乾,巽位在巳,故言乾成於巽。既成,轉舍於離,萬物皆盛大。坤從離出,與乾相遇,故言天地遇也。

 

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

翟玄曰:剛謂九五。遇中處正,教化大行於天下也。

 

姤之時義大矣哉。

陸績曰:天地相遇,萬物亦然,故其義大也。

 

《象》曰:天下有風,姤。

翟玄曰:天下有風,風无不周布,故君以施令告化四方之民矣。

 

后以施命誥四方。

虞翻曰:后繼體之君。姤陰在下,故稱后。與泰稱后同義也。乾為施,巽為命,為誥。復震二月,東方;姤五月,南方;巽八月,西方;復十一月,北方;皆總在初,故以誥四方也。孔子行夏之時,經用周家之月,夫子傳《彖》、《象》以下,皆用夏家月。是故復為十一月,姤為五月矣。

 

初六,繫于金柅,貞吉。

虞翻曰:柅,謂二也。巽為繩。故繫柅。乾為金,巽木入金,柅之象也。初四失正,易位乃吉,故貞吉矣。

 

有攸往,見凶。

《九家易》曰:絲繫於柅,猶女繫於男,故以喻初宜繫二也。若能專心順二,則吉,故曰貞吉。今既為二所據,不可往應四,往則有凶,故曰「有攸往,見凶」也。

 

羸豕孚蹢躅。

虞翻曰:以陰消陽。往謂成坤。遯,子弑父;否,臣弑君。夬時三動,離為見。故「有攸往,見凶」矣。三夬之四。在夬,動而體坎,坎為豕,為孚,巽繩操之,故稱羸也。巽為舞,為進退,操而舞,故羸豕孚蹢躅,以喻姤女望于五陽,如豕蹢躅也。

宋衷曰:羸,大索,所以繫豕者也。巽為股,又為進退。股而進退,則蹢躅也。初應於四,為二所據,不得從應,故不安矣。體巽為風,動搖之貌也。

 

《象》曰:繫于金柅,柔道牽也。

虞翻曰:陰道柔,巽為繩,牽於二也。

 

九二,包有魚,无咎,不利賓。

虞翻曰:巽為白茅,在中稱包。《詩》云:白茅包之。魚謂初陰,巽為魚;二雖失位,陰陽相承。故「包有魚,无咎」。賓謂四。乾尊稱賓。二據四應,故不利賓。或以包為庖廚也。

 

《象》曰:包有魚,義不及賓也。

王弼曰:初陰而窮下,故稱魚也。不正之陰,處遇之始,不能逆近者也。初自樂來,應己之廚,非為犯應,故无咎也。擅人之物,以為己惠,義所不為,故不及賓。

 

九三,臀无膚,其行次且,厲,无大咎。

虞翻曰:夬時動之坎,為臀。艮為膚。二折艮體,故臀无膚。復震為行,其象不正,故其行次且。三得正位,雖則危厲,故无大咎矣。

案:巽為股,三居上,臀也。爻非柔,无膚,行次且也。

 

《象》曰:其行次且,行未牽也。

虞翻曰:在夬失位,故牽羊。在姤得正,故未牽也。

 

九四,包无魚,起凶。

王弼曰:二有其魚,四故失之也。无民而動,失應而作,是以凶矣。

 

《象》曰:无魚之凶,遠民也。

崔憬曰:雖與初應,而失其位。二有其魚,而賓不及。若起於競,涉遠必難,終不遂心。故曰「无魚之凶,遠民也」。謂初六矣。

 

九五,以杞苞瓜,含章,

虞翻曰:杞,杞柳,木名也。巽為杞、為包。乾圓稱瓜。故以杞包瓜矣。含章,謂五也。五欲使初四易位,以陰含陽,己得乘之,故曰含章。初之四,體兌口,故稱含也。

干寶曰:初二體巽,為草木。二又為田,田中之果,柔而蔓者,瓜之象也。

 

有隕自天。

虞翻曰:隕,落也。乾為天,謂四隕之初,初上承五,故有隕自天矣。

 

《象》曰:九五含章,中正也。有隕自天,志不捨命也。

虞翻曰:巽為命也。欲初之四承已,故不捨命矣。

 

上九,姤其角,吝,无咎。

虞翻曰:乾為首,位在首上,故稱角。動而得正,故无咎。

 

《象》曰:姤其角,上窮吝也。

王弼曰:進之於極,无所復遇,遇角而已,故曰姤其角也。進而无遇,獨恨而已,不與物牽,故曰上窮吝也。